2020-02-01 21:51:50| 人氣119|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ㄿ續長今夢ㅛ第九十章ㄼ愁腸已斷無由醉(上)

推薦 14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濟洲島飄揚著秋風

軟嫩草地變成錯綜複雜的地毯

一片鵝黃 一片是翠綠 又一片陀黃

[吾呼----!] 喘氣聲傳入畫面

一女子手持斧頭走在半山腰上

她向村子望去  簾下是一座座低矮的小茅屋

似乎有什麼難言之隱 手中斧頭握得緊緊的!

此女正是曼大人!!

?! 她怎了?

肯定有誰惹倒她! 但這次 她卻噙著淚水!

 

鏡頭跟著她來到山上一處空地 前面有幾個似井水的小瓦台

原來這裡是洲牧為挽留曼大夫 而承諾蓋的奉天水處

就是將雨水接住後進行淨化 讓百姓用上淡水

官婢跟百姓就不用走遠路往玄武岩那邊挑水

不少百姓為求方便到河邊挑水等

曼大夫察覺到濟洲島百姓極易生病的原因

把雨水淨化成淡水 熬的藥湯才有效!”

可是上任萬戶大人壓根沒把曼大人建議聽進耳裡

所以洲牧與水軍將校偷偷地蓋!

 

呯噹!!  一聲清脆碰瓦!

懸在半空是曼大夫手中的斧頭

她與它毫不留情地往奉天水瓦台---!!砸去!

!! 曼大夫!! 這不是妳為濟洲百姓解決水源問題嗎!

停呀! 這樣下去! 大家可要到崎嶇得不像路玄武岩挑水!!

 

曼大夫 又一下往瓦台砸

砸開的碎片像枯葉散開遍地

每塊碎片似乎承載了故事

落地那一瞬間被陽光反射 就像淚珠閃了一下

鏡頭往裡看---!

 

有塊片兒承載著曼大夫那一天/

/那一天她用上最好的三七粉為長今包紮

當她看到長今背部烙印一道道鞭傷

一塊塊乾血跡死死粘住皮膚

連本身阻止她為重犯治療的洲牧

也乖乖地站在一邊  不禁一同惋惜/

 

曼大夫一砸 這塊碎片又記錄著/

/一星期後 長今傷勢才恢復沒到一半

就被執務官強行拉到馬房清理糞便

只要進度不及其他人

那個頭目就用盡言語辱罵指責

連同是官婢都刻意疏離她

 

曼大夫止不住淚水再砸  這次碎片更大塊 ..../

/ 有一天幾位大汗淋漓衛兵找到曼大夫道

[仁洙他!! 快救他!]

還很疑惑怎麼有一個連衣服都沒穿好就奔過來

莫非一班衛兵在訓練時遇到....

[他被蛇咬倒! 嘴唇都黑了!]

提起小藥箱 趕過去是........一偏僻的叢林

眼前卻是熟悉的臉孔 她衣衫不整神情呆滯依坐石處

草地臥著的應該是仁洙吧?!

[妳對他做了什麼!!?] 他們看到她雙手都是草泥

再看一下自己同伙有氣沒力的仁洙 小腿被咬處 敷了什麼

後來才知道 這幾個人把長今拉到這裡

興奮的他們粗暴地扯開她衣裳 看到滿是傷勢皮膚

嚇得兩人都有了憐香惜玉的眼神

但只有那個仁洙 眼中只有女子柔軟肉包

活該就他被蛇攻擊!!

 

儘管妳活著 咱們還能在濟洲島相遇

但我寧願 ....妳在那一天跟著她們死去!

一路噙著眼淚拉著長今回到寢房 

從長今那天叫了幾聲自己後再也沒張口說話

沉默的她示意著長今可以到浴房享用 熱水

那木桶裡的熱水都是紫羅蘭花瓣 !!!-!!!!

 

衣裙從肩膀滑下  長今被羅蘭香包圍

終於忍不住咽嗚了一聲 [...] 然後是抽泣

因為在青樓時  姐姐與客人愉悅後都會浸紫蘭浴

羅蘭花為冬春兩季切花 耐寒性極強

為喻困境中也能保持貞節

那時候還與陽雪嘻哈哈在庭院摘花瓣 [...]

[我不想活!] 開腔的心底話!

連花瓣也承受不了抖大的眼淚

[但無法放棄本能去救他!!]

她咬緊嘴唇 不得不道出一事實 [要是活下去...]

[...只能活給男人們...洩慾....]

[我能怎麼辦......我也知道 辦不到什麼...]

 

啪啦! 這下一砸 整個奉天水瓦台 全碎!

碎開的故事 拼湊起 ....

/ [你是?] 幾次走溜眼 讓長今又被抓回去執刑

幸好最長官的牧使也得靠自己藥引治舊疾

長今才不用被當成官婢工作

她能否重新振作 在她心裡也已經不重要

只要能保護她 曼大夫也放下定期去的大牛島診症

為能監視她也好不被欺負也好

曼大夫願意乖乖坐在藥房裡重新更新濟洲藥引書籍

只是把寫好的書籍放回辦公處的時間

神情呆滯的長今依在門欄  旁邊!!

她旁邊多了一大鬍子重酒味的怪男人

[滾開!] 嚇得曼大夫隨手抓了掃把往他打!

[臭男人!! 不要以為女人好欺負!!]

 

[等等停手!!]  身手笨拙的他似乎喝大了

一張口 酒臭味撲鼻 讓人真難受!!

[我認識...她啦!!]

[我是她上司跟啟蒙導師!!]

 

[!] 曼大夫冷笑

[倒了多大楣! 有你這男人當啟蒙導師?!]

[那我算啥?!!]

[滾開去!]  不知道多大的力氣 掃把也斷開呀

 

兩人妳打我擋 吵鬧的聲音

也沒讓長今注意

直到那一縷熟悉的酒傳到回憶

瞄到地上一酒壺 不經思索地送到喉嚨

[?!] 她見到鄭主薄毅然到來沒有驚訝

[對呢 是我熟識的人!] 然後一口氣灌下烈酒

感覺身體有點輕盈 沉重的感覺變輕鬆了

後來才知道這男人是曾鼎鼎大名的鄭雲白

幾杯熱茶暖肚

他的經歷到茶裁軒 由荒蕪之地到她的執著使其朝氣生機

還有 她跟韓愛成的逆謀而韓尚宮在宮裡已被處死刑了

[丫頭的醫術 原來是妳傳授喔?!] 他順手在藥引書裡補充幾句

 

即使砸碎了眼前瓦台

曼大夫兒時記憶裡出現那兩位宮女畫面

天女與愛成  那時候與世無爭地在課堂閒聊

權力的貪婪砸碎她倆 也摧毀了長今的堅強

 

鏡頭轉到官衙

[又是新來的官婢? 又是她? 又偷了酒?]

牧官不得不頭痛一番

當初不是看曼大夫臉色才豁免她官婢的工作

還得讓她招搖過市般大喝衙府酒

現在還變本加厲往村子裡找酒

不敢惹曼大夫才放過她

但卻因為她

讓外面百姓怨聲載道現在官府管不好罪犯

[不用找她了! 由她自生自滅算了!]

[還不出去!! “她回來?]

始終又不能放任她

 

畫面一轉

路上走著搖搖晃晃女子

長長棕髮與被撕爛的袖口被風捲至半空

迷蒙眼眸又不禁望去  大門上褪漆三大字

官德亭

儘管遠在村另一頭醉睡過去

每天醉醺醺的都會走到這裡

 

官德亭

這三個大字匾額

每次看見都會潸然淚下

這裡唯一能讓自己感覺到...

感覺到韓尚宮一絲氣息的地方

 

官德亭

非罪大惡極者不流配

只有重刑犯才能發配到這監營

 

一聲低哼  手中的烈酒又往肚裡灌

是為了掩飾她不為人知的痛苦

神情恍惚 喜怒無常 [? 大人呀..]

[從前不就抱怨沒伴嘛? ]

每次話間停頓吞一大口酒

 

[我說嘛] 雲白此刻才知道

旁人眼中賣醉的模樣是那麼狼狽與讓人惋惜

我理解妳! 妳跟韓尚宮遭遇確實...

那時候我應該換匹良馬

診症時 能判斷更快...妳們就不會...

[喝得醉癱癱 要是掉下斜坡受傷 不好呀!]

[好歹 找到地方...]

語塞了 他也不知道哪裡有她歸宿

 

東倒西歪的長今指著雲白冷笑

[那就把我關起來吧]

腳下不穩 身不由己

[關在一個....見不到人!見不到任何人!]

前一句竭撕里底大喊還把酒壺砸地

好快又變人似逗趣地冷笑

[關進酒壺裡 也肯嘛~]  指著碎塊跟她冷嘲

原來雲白身後還跟來曾很牽掛的恩師---

曼大夫說實話也因為她轉變而變得怯懦

!!應該是愛莫能助

她非常體會她的矛盾!

他倆雙眼很清楚! 很清楚!見到她

她內裡那顆善良的心一點點試圖重整這不堪一擊的自己

 

FanArt by @@lau_fen98 In Instagram

我像什麼了?! !

深底處那個聲音告訴自己不能倒下

奇怪!! 怎麼韓尚宮會竄改以前帳目

什麼?!  ?

旁邊多重樹丫忽東忽西 如身在雲裡霧裡

長今揉揉眼睛卻不知身在何處

眼下韓尚宮似乎跪在前面認罪

而左邊就是今英向判官呈上出納簿道出異樣

做夢也沒想到她竟然意圖逆謀顛覆朝政 !!!”

 

/!!!娘娘!! 多撐著呀!...

...如果從來沒有過丟失出納簿...

說不定我們能撐到.....!!!

[...] 這段唬人回憶又找上門! [!]

左手使勁按著腦袋 咬牙切齒

淚一兩行 痛苦不堪模樣

此滔天大罪 小女罪該萬死!”

灼熱的烈酒一路往喉嚨燒下

 

風塵夾雜起霜寒

三人各有不能回味的苦堪

此刻卻狠狠地鏤刻在心頭 揮之不去

小寶寶鬧哭只要看到親近之人張開雙臂

把自己抱在懷裡 定會感受到安全感吧

那是被保護象徵!

 

顯然雲白與曼大夫都不是保護她之人

只能默默看著她深陷自責 墜落

長今捧起大大小小酒壺轉身往叢林晃去

想起當初的她和現在的她

直她身影消失在遠方

那一倩影既熟悉又遙不可及

最是抽心!

 

忽然後面監營傳來雜聲

才讓愣在原地良久的兩人有了反應

曼大夫落寞地回去藥房準備解酒湯

雲白本來也想跟著回藥房 ?! 耳朵似乎辨識到什麼

還是男人直覺 他繞了些山路去正門探個究竟!

 

X監營辦公處

外面一陣吵鬧 突然!

來不及反應 桌上軍錄書出現一隻白嫩玉手

?! 淡然神容的監營軍宮似乎是有點點出奇

他不急地放下毛筆 掃視前面何方大膽的男子

能輕鬆撥開外面兩三個懂功夫的衛士

難道想用展示功力 不費金銀 在我這要人?

要是面對自己精兵還會來勢洶洶嗎?!

[你是不了解情況...?] 軍官語音未落

 

[我是內禁衛從事官 閔政浩!]

他爽快道上名來

?!軍官嘲諷連官銜都搬錯 要唬我?

[堂堂內禁武官千里迢迢到這 不會要是...]

 

[我要見徐長今!] 又未等他娓娓道來

他便從襟裡掏出半截指長般的銀白蛇雕玉印

 

雖看是輕便玉印 但掂起卻出乎意料沉甸重

而且底隆起的字亦是大王名字

要是大王心腹官臣而交付的玉璽 右下還有其名

果真這小小活靈活現的玉印都具備齊了!

而且身穿之官服圖案針線如此精緻.!

沒有誰費盡千金混成宮廷官員吧!

眼前確是貨真價實宮廷之人!

他不得端莊起應有軍官氣勢 查看起監營入錄册

直到看到册欄徐長今 猶豫道 [恐怕小做不到!]

感覺被喧賓奪主 軍官誓要把守職位本份 [此女乃大逆不道之人!]

[大王有旨 任何人不得接近!]

軍官還得逞地揚在政浩面前 [大人可碰碰運氣!]

[大駕去軍營房 會否有她為了溫飽...]

//眨眼間//

左側灼熱疼痛使軍官往後倒 連叫痛的力氣都發不出!

握不住的入錄册!!!.. ?!?!

那欄徐長今

被政浩狠狠用毛筆刪去還蓋上玉印!

[!] 軍官扶著官帽椅指著想罵 但左臉辣痛感倍增

原來嘴角流出鮮血

 

[現在!] 政浩扔下入錄册[徐長今不再是大逆之人]

隨即收起玉印 揮袖而去! 他也不指意軍官會領人出來

那麼自己就去把她帶出來!

 

?!

/

?!

兩男人瞪大瞳孔 彼此驚訝對方存在

 

 

<<待續

 

/

[夠了年輕人!] 村裡的婦人被一再叮囑

要是看到一單薄又酒不離手的女子

就讓她披上厚肩!

[不用一兩天來拍我家門提醒我]

 

[儘可能!] 政浩拜託

[跟她說 有人一直在等她...]

 

[那個瘋癲姑娘?] 婦人只覺得很神煩

被抓回去的小偷是懲罰不輕?

更想不到瘋癲的女子會有英俊大人”痴迷關注

[到處都是你拜託 都一個月了!]

[都找不到她 她肯定是在避開你呀!]

 

 //

[濟洲島冬天大風雪]

雲白趁著酒意道 [能拖延一些時間]

[春天一到 他們會把閔政浩抓回去判刑!]

[這可足以抄家!他可會被判死罪!]

 

///

[酒能忘記一切難受?!]

政浩走到她臥躺旁

[那麼說 現在我的難受也能忘記吧]

 

醉醺醺的長今冷笑支恩了一聲

她又灌下一大口烈酒 來不及送到喉嚨

政浩捧起她雙頰 朝她唇裡畫圈似的舔

舔光嘴巴裡的烈酒

(: 夠了 妳又拖了三章了!沒完沒了呢)

(: 稍安毋躁!下章福利來了! 這麼甜的也要鋪排一下下嘛!)

(......才顯得更珍貴嘛><)

 

////

 

[我總是遲一步] 政浩掏出豆娃娃

 

[要是我早跟著死去!] 長今

[大人你不用這樣..]

 

[那麼我也會了結自己] 政浩把她摟緊緊

[趕去黃泉路上找妳 ]

 

續長今夢第九十章愁腸已斷無由醉()


台長: Jia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