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2-24 18:00:56| 人氣168| 回應1 | 上一篇 | 下一篇

ㄿ續長今夢ㅛ第八十九章ㄼ餘音沉沒

推薦 19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

//

///娘娘! 快嘛!

 ////大家都在等我們呢!

 

日光柔和畫面裡甩出一條辮髮

披衣一穿已來到宮門

眼前三兩小宮女手拉手往早市出發

母親牽著女兒小手 細心挑選食材

旁邊還有男童念著家喻戶曉童謠

 

/娘娘! 要找的食材往哪走啦?

幸好還記得有正事!

不過活蹦亂跳的她們早就經過了呢!

叫也叫不住!!

 

只見遠處棕髮小宮女焦急地尋求自己身影

/娘娘! 娘娘!

 

要是下次出宮再亂跑 就不帶妳們呢

白色蝴蝶圖案刻上湛藍勾背鞋

小跑向前 ?! 忽然停住了 ...

[這裡不會有心機鬥爭 毋須為權勢羈絆]

[縱成為女官亦有苦中作樂的一份自由]

這嗓音很緩和!

不緊不慢似細水長流 [別走太遠!]

流到遠處棕髮小宮女[---長今! ]

 

猛烈一回頭——!!!

靠在尹桓肩迷糊又昏睡的長今有了意識

承上回時間線倒回到這裡

刺烈的陽光從雲間傾下  

那種光感度強得讓人睜不開眼睛!

她嚐試揉揉了眼睛 不由得輕吟了一聲

只要拉扯一下手指 就牽上身上的鞭傷

 

濟洲碼頭漁民工 早就對宮廷船虎視眈眈

還沒靠岸 大家都交頭接耳怎麼來了一艘宮廷船

[敢問朝廷大人? 有沒有要小的幫忙?]

比周邊商船還高出一截船身的宮廷船

彷彿乘來一股肅氣 讓大家戰戰競競

緊張粗糙的表現會否讓落船的高官看不順眼等等

 

爭先恐後走下船的是押送兵

經過數天搖搖晃晃的船程

大多人都出現三餐不進 [終於著陸了!]

個個 顯得疲憊不堪... [待會找誰大爽幹壺好酒!]

(! 好歹還有百姓在場 你們收歛下啦!)

 

[!].../唰唰...//[!]

船裡傳出雜音 未等大家揣測是什麼

鏗——吭吭

——————!!

瞬間眼前甲板!跌出一女子!!

 

大家都趕緊上前攙扶時

卻被船上追下來一男子捷足先登

大家都發現!!!

女子雙足被鐐羈勒

杏嫩的雙手亦被枷鎖銬住

[...咳咳!]

披頭散亂的棕髮被風揚起一部份

露出有血漬側顏 眉頭緊皺 ..呀哎...

唇瓣似乎痛到不能抖出單字

攙扶她的男子沒說話 溫柔地為她撥攏

 

[?怎回事...] 漁民都嚇了一跳!

這無疑是重犯!

淚眼汪汪又不堪一擊的女子是犯了何等罪?

 

[嗷嗷!!看什麼?]

抬眉間 已見 甲板站著下巴長滿鬍渣

整張臉像抹了一層蜜蠟一樣緊繃著

雙眼炯炯有神 一出場空氣彌漫沉重抑壓氣息

他慢慢縮回右腳

(!! 原來是你把長今踢下來! ((翻桌!)

此人應該是頭目!

大家都不敢正看眼他 紛紛往後退

 

臉無血色的長今一瘸一拐跟著押送隊伍

莫說數天船程 押送隊伍出現三餐不進 暈船等等

食物分配到尹桓就所剩無幾

被押送官發現尹桓把自己份 分給重犯

那天在船上還發生打鬥!

尹桓以一敵八把押送兵打得落花流水 但也吃了皮肉傷

要不是尹桓抱著被裁材結果 那身武力還能往押送官打過去

我不想違抗命令 但你敢再出言不慚 找荏欺侮我們!”

一著岸我就帶她逃跑 看你怎麼跟朝廷交代怎麼跟掉了犯人

 

押送官不甘心自己職位或氣場

一切都比他壓下去你只是兼司僕的武官!”

就算回到宮廷 我也會把你上奏 你等著被...”

語音未落之際 —— ?!”

尹桓片刻動作把自己繫腰的劍 擱在他頸項上!

 

“要走到你死我亡地步?”

手握的劍快插進皮肉裡

那麼 我決定殺了你跟你手下  再帶她離開!”

如果你改變了想法 忍到回宮再處理我

你覺得我逃出宮廷是有多難的事嗎?”

你的家人 你打拼回來的府宅  捨得毀於一旦?”

 

——為了她...?” 押送官只知道此女不簡單

崔氏 御醫 義府 不同領域的官及商團

都重酬提前要押走她!!

如果我死了 他們也不會放過我府上的人..可惡!

 

就為了她!”

 

畫面回到曾名為 耽羅的濟州島

先後臣服於百濟 新羅

到元朝 元政府看中島嶼適合養馬 便成立耽羅軍民總管府

直接管轄濟州島 到元末時

高麗名將崔瑩和與李成桂收復濟州島

設濟州牧 李成桂後成朝鮮開國君

因與漢陽隔了山水 四面環海不怕走犯

亦視為罪犯流放地

[別擋路! 走開!] 押送兵推開人群

[你別靠近來!] 不耐煩的他舉起長矛

[朝廷官員辦事 沒看到過嗎?]

[再揍過來! 我也把你拉去牢裡!]

 

-他們到來不但劃破濟州島寂靜

[——大人!!] 召喚衛幾乎破門而入

-還擾了州牧大人清夢 [?!] 

趕緊梳理一番 喃喃自語 [你沒看錯吧?]

[朝廷押送伍? 這幾天是有收到過朝廷信函? ]

苦惱的他傻傻地摸著與身材不符的發福肚子

騎上了馬匹 回到監營準備

! 這位微胖的州牧顯得有點笨拙

 

官德亭X濟州監營

話說這三個大字的匾額

是世宗大王的第三個兒子安平大君提筆

非罪大惡極者 不流配

只有重刑犯才能發配到這裡

 

這塊匾額讓長今感覺到宮廷氣息

不禁想起韓尚宮的死 ....

也許傷心過度 又昏厥過去

 

[此女徐長今 終身為官婢?!]

州牧也沒來得及了解 [哎喲?!]

嘲諷道 [看她這副樣 只能捱苦力!]

[畢竟是官婢! 也要有姿色嘛!]

 

眼見長今被粗暴拉走 尹桓還是緊握拳頭 忍耐著!

要是出聲斥喝州牧手下

非但不能保護她 待自己離開了 也許會更粗暴對待她...!!!

躬身離開 敏捷的他翻進了另一邊牆

追上了—!

她跌跌撞撞被扯一間大房間

裡面設備很簡單三兩張破爛又破爛塌塌米

似樣的被子也沒有 都是散亂的乾稻草

解開腳鐐與枷鎖  刻烙般的紅痕

也許自己一輩子也不會淡忘的痕跡

[—大人!] 長今咬緊牙關的哭腔說

[拜託 了結我!]

 

尹桓眼神沒敢回應她

只是掏出銀票拜託使衛跟裡面的婢女

希望他們能對長今多一分憐憫

不過從天掉下來的錢 官婢都沒瞄過長今呀

 

[!真不長眼睛!]

 

忽然傳來不一樣的女聲

與接過銀票就喧囂的女

單聞她清晰有力語調便知 她非與她們同輩!

[?!] 尹桓眼睛移到聲音來源——房間角落裡

背著自己 像是在診症的女人

她正好把藥瓶放進旁邊小木藥箱

 

[說來就火大!] 她嗓門很大

[還說誰開的藥方是華陀轉世]

[!可是人呢! 就只記得藥方的字!]

[連診症的人是男是女 都不知道!]

言下之意 是要記住診症大夫的感恩?!

確是她在告訴尹桓有錢能使鬼推磨

但先要分清楚誰是頭目!

 

[我說妳們!] 她收拾好藥箱 轉過身來

訓斥官婢 [是幹啥了!]

[! 三番四次打翻我磨了幾天的藥粉瓶]

[! 熬藥材時打瞌睡把我庭院燒了]

[!磨墨就把墨水倒在我一整年紀錄冊]

[通通都欠我的!]

 

官婢貼在胸口的銀票被她搶去

但似乎曾經惹的大麻煩

[就留點點意思嘛] 大家都向她撒嬌

[曼大夫...就一點點嘛...]

 

[!擅自拿我的紅棗泥做美顏]

[!以為神不知?偷賣我的藥丸!]

 

[曼大人—!!在這喔?!] 此時州牧也趕了上來

[我之前不是告訴妳嘛...我那個朋友長久睡不好]

[他人呢就在外面了 拜託! 妳高人貴手幫幫忙吧!]

[我都跟他說走運了  日理萬機的妳剛好在這邊]

[妳都不知道 他押送來的女罪犯是有多大壓力]

[曼大夫嘛 !! 出來嘛 他肯定不會虧待妳喲]

 

連州牧跟她講話都低聲下氣

她可非泛泛之輩!

[是叫曼大夫吧?] 尹桓也嘗試拜託

 

左耳拜託右耳嗲語

曼大夫她一張嘴能應付得了嗎

要是我們認識的曼大夫! 肯定... [我說]

她嗓音可真比一般男人還要洪亮

[你們全都給我閉嘴!]

 

[曼—大夫—?] 一弱小聲

 

[閉嘴! 沒聽清楚嗎?]

曼大夫怒目尋找沒長耳朵的人

 

[是——曼大夫?]

顫抖嗓音是出自側臥女罪犯

[是妳嗎——?真的是嗎——?]

 

曼大夫一再回想這聲音

雖然斷斷續續 但肯定曾經有聽到過

瞬間 房間只剩下她輕微哭腔

!?該不會!! ... 

瞳孔瞪大 難以置信的她 蹲了下去 [妳說...]

掂掛多年的 是眼前之人?

指尖輕碰她棕髮時——

­­­­­­­­­­——滲入一股強烈預感———!!

[長今!!! ] 嗓音竟然柔和了百倍

[妳怎麼...] 映入眼簾是不堪入目傷勢

 

[你跟外面的人滾開一邊!]

曼大夫沒心思處理州牧

[妳們通通給我準備大量熱跟衣服!]

[還有你 抱她去我院宅!]

[不痛喔! 要撐住]

同時憶起陽雪與陸主管的死

曼大夫急得快掉眼淚的模樣

讓大家都不知所措又驚訝 但還是聽話準備要用的

[我說! 妳給罪犯治病 要是傳到宮廷裡]

州牧想到顏面 [我被革職 新上任可也把你拉進牢房!]

 

[我老娘現在可會宰人] 曼大夫

[妳再廢話看看!]

 

畫面漸暗提亮 移到肅靜宮地

細綿似萬千針散落

大小參差鵝石圍砌的溪池裡

蕩起圈圈漣漪

連吵人蟬聲也被秋風吹散

代替它的是石縫裡蟋蟀悲嗚

 

我會跟妳撐下去!!放心 ...一定會跟著妳

多撐一會就好!!!”

她那淚眸痛得抖著拜託了

數夜重複 她跟自己被拉扯開瞬間


不管遇上什麼事!” 一再給她的承諾

妳都要給我幫妳分擔!”

恩! 那晚禁書殿的笑



-

重傷臥在塌塌米的政浩 眼簾輕開滿額冷汗

全身骨頭仍隱隱作痛

 

[?] 洪常剛好進來呈藥湯

[見效喔!]

[果真是鄭大人藥引!]

 

[我躺了沒多久吧?]

政浩急不及待換衣要到中宗那邊

[不能再耽誤了...]

 

/!! 洪常捧上的藥湯似乎在半空遲緩了數刻

再者他重整呼吸次數一次兩次

莫說政浩那千斤重心頭石

連周邊的空氣都變得稀薄

洪常從衣襟裡掏出一封信箋 慢慢道出

[韓尚宮娘娘未等到准刑奏 就被動了絞刑]

[長今小姐情況一樣 押去濟洲島了]

----道出一個連自己再也無法改變的是....

[一星期前收到了濟洲島回目確定了]

-------...自己半昏睡了已經半個月了!!

不會是吧...

 

藥湯涼愣在炕桌 見政浩空洞眼神許久

連進來探望的內禁衛長都沒敢多回應韓尚宮案件

對他來說 比起韓尚宮 他更不想失去部下!

[關鍵時候!是崔尚宮娘娘挺身而出! ]

[御膳房終算渡過難關!]

[過兩天崔宅有慶宴 大家都被邀請了]

[識趣話 你跟我就在宮廷裡風平浪靜!]

 

悵然若失地目送內禁衛長背影漸行漸遠

回過神來 燭光映住桌上紙箋

洪常倒也沒說誰手筆!?

只見信函第一句

/特瀝寸函布達  

淚行便順著臉頰落下 是韓尚宮字跡手書!

鏡頭往信函裡推

畫面回到韓尚宮手書當天

我無法保護妳了她順著長今髮絲撫下

我知道妳很堅強! ”

我看到這次會徹底打擊妳的堅強

當然了 我先走一步會比妳輕鬆多

但妳要多撐一會! 多撐一會!”

撐到那個人來!” 韓尚宮欣慰地寄於信箋

 

/倘蒙慨允 沒齒不忘

 

<<待續

 

 /

儘管每天都能看見

然而每次都是潸然淚下

//

[酒能忘記一切難受?!]

政浩走到她臥躺旁

[那麼說 現在我的難受也能忘記吧]

 

醉醺醺的長今冷笑支恩了一聲

她又灌下一大口烈酒 來不及送到喉嚨

 政浩捧起她雙頰 朝她唇裡畫圈似的舔

舔光嘴巴裡的烈酒

續長今夢第九十章愁腸已斷無由醉

台長: Jia

(悄悄話)
2019-12-28 13:56:46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