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2-18 12:38:32| 人氣148| 回應4 | 上一篇 | 下一篇

ㄿ續長今夢ㅛ第九十一章ㄼ愁腸已斷無由醉(下)

推薦 18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踉踉蹌蹌 前合後仰走在盤曲羊腸小路

漫天白雲 陽光灑落在草舍與瓦房

盈盈杏眼 玫紅雙頰 豐滿酥胸跟著崎嶇路搖晃

一身淺白軟紗更顯凹凸有致身材

/

[!] 連小孩也推倒作弄她 [!!快跑...]

這下推倒 長今乾脆軟在戶前欄柵

女主出來驅趕 與她目光相視時

實不知她是喜是怒 是愁是樂

愧這人兒五官靈秀 卻染上酒癮

上回雲白驚遇政浩到來時的另一邊

曼大夫找到她了

來到她身邊輕聲道 [我準備好熱水浴]

順便責罵了那對欺負她的雙生兒

 

X

韓等人圖謀判逆消息也很快傳到茶裁軒

大人!” 茶使女紛紛擔心長今目前情況

別怕嘛! 只要鄭大人診斷出來就能還清白!”

她們可真不會輕信 長今因怨恨被貶才處心積慮合污!

而雲白亦是最早得知韓愛成被處決

當他趕到碼頭時 長今已在駛去濟洲船上

回到茶裁軒 無法像以往一樣跟大家嘻鬧

聽審判裡她們一直被鞭打那種折磨可很殘暴!

就算下了判決書 我都不相信長今是他們講呢

要是怨恨 她怎可能花心思打理這裡?!” 茶使女們惋惜

想起每次把丫頭她罵得再難聽

她依舊朝氣滿滿 執著做她認為對的事

鏡頭一轉 洲牧領了六名壯兵上山

[你也太慢了吧!] 曼大夫在奉天水處等侯

 

[] 洲牧抓了頭皮 看到曾偷蓋的瓦台破壤

他感受到曼大夫痛苦 但同樣心煩地道出憂慮

[這丫頭果真朝廷不留呀... 真是倒楣]

[大家都知道她是重犯 ]

[如果再縱容下去 我怕濟洲島的百姓也把我殺了]

[加上...監營目大人的事... 到時朝廷回書過來]

[可能不得不判她死罪呀]

 

曼大夫知道洲牧難處

要不是他重情義念在自己治療份上

哪能豁免長今官婢的重務作

如果長今爭氣...也許能....

但又有誰能積極面對 自己也是消沉了很久

[抱歉! 多給我一些時間]

 

洲牧顯然受寵若驚 [.哎一古.]

頭一次曼大夫這樣哀求

[對了!] 洲牧帶來了好消息

抓到了欺辱長今的士兵

[我特意針對他 一共扣了他這兩月俸祿!]

 

曼大夫閃過一絲喜悅 [!]

[別讓他找我服藥! 保證他瀉三五天!]

 

此時山下的漁村 傳來捕魚歸來鳴笛

畫面再向下移 鮮魚已擺在攤販 還活潑竄跳

婦人拉著小孩來回穿梭市集

本來這都應該是美好日常溫馨 忽然!

[讓開! 給我讓出路來!]

嘴角瘀傷的監營目大人氣勢非同凡響

別說小孩嚇得躲在母親背後 連大人也顯得畏首畏尾

好快大家都給他殺開一條路

 

[大人...] 他身邊助理好像顧忌什麼

[洲牧大人他有交代....]

 

監營目正被打壓得忿忿不平

[你閉嘴!] 有習武底子的他一手狠勾著長今手肘

不管長今喝得軟叭叭 走路不穩

都被他提起半邊身拉扯走

[我才是管重犯的! 哪能讓她到處晃!]

[妳給我聽著!] 他一把抓住她頭皮

撲鼻而來的重酒氣也讓他感到噁心道 [臭女人!]

 

像這樣眾目睽睽下被粗暴對待

不遠處的小女孩 大大雙眼微抖

與自己對視了嚇得她呀的一聲躲在木箱後

明明是我被傷害!

長今嗝了一聲冷笑 沒關係!

反正..[?!] 一條蔬菜扔了過來

 

[大人做得好!] 一婦人站了出來

[這女子不只偷了我家酒還屢次弄亂我院子!]

然後又多一個婦人出來指證 又扔去果皮

[是她! 就是她!] 三四人出來指罵

 

她們謾罵嘴臉像極明國凡竹鎮民

就是妳們把兩塊肉攤在外面

哪怕夫妻關係走到盡頭 也會算賴在青樓人的錯

別經過我們這裡市集!”

那一天她們也是把能扔的東西.....

反正...這種事都會落到我身上...沒關係

 

[~!]

長今一聲嬌吟惹了監營目側頭關注

一道鮮紅從她右額流出

眼睫毛也擋不了溫熱血流 幾滴著在胸口上

好快他找了她腳下砸傷她的小石

他注意到她放鬆了眉頭還輕笑著

但眼底卻透著一股委傷

此刻監營目的硬心腸有些作動

[她是我監營的人!] 他勾得用力

[可別動手碰我的!] 也加快了步伐離開

明明喝得醉醺醺走不好 是砸醒了?!

[...把我關起來!] 她聲音很細

[讓我去軍營房也可以....]

 

喂喂!” 陽雪嗓音穿過長今思緒

妳們賣的菜 吃壞了我幾天肚子

還好意思嗎?”

自己掌握了不少明國語 是第一次出門實習

幸好陽雪不放心偷偷跟在後 還解救了自己

/那一瞬間監營目跟陽雪 兩人重疊了

其實這麼看來 濟洲島就跟她們那時到明國一樣呢

命運竟然也重疊了 喝了酒也給過男人洩慾

青樓的奏曲猶在耳邊隱隱傳來

那音裊裊清歌

是鬱悶?是憂思?還是懷念?

無從說起 陽雪!跟青樓裡的大家!

我實在....再也堅持不了...

 

[這裡官宦之地!] 監營目怒目再現

論職級雖不是同一範疇

但無礙是貴為中宗貼身護衛還有玉璽的他

理應見到他也要躬身 但我才!做不到!

明明在監營前我才是頭目!

方況哪有護衛武士沒有任何知會 紆尊降貴到濟洲

也沒有奏貼信函 輕易就隨便撤掉重犯罪?!

朝廷做事也太沒規則了吧!

單憑打傷官員這魯莽行為 !!!可要你受到告誡!

他決定一紙狀奏告到朝廷去

理智繼續分析的... 兩人年紀差不多莫非有染?

!那我就拭目以待等候發落!

[這沒能讓閔大人管轄的事宜 煩請離開!]

 

長今也沒在注意監營目斥喝著誰 只被他扯著走到坡上

思緒仍穿梭於宮廷與明國青樓

 

[咱們先回去!] 是雲白的嗓音

 

長今餘光瞄到一抹藍------!!!

瞪大的褐色眼眸充滿訝然

被拉扯的腳步不由自主地遲緩了

 

 

勾著她監營目也感到她身軀微微抖著

! 果真八九不離十 [!閔大人不是找誰嗎]

[本來還不想大人操心] 他示意了旁邊助手

[我把她領來了]

勾著她的手肘一用力轉到自己旁邊

!!

瞥間

細柔的風拂過她垂頭的長棕髮

額頭的傷! 臉頰的血跡!

不管雲白問道怎樣弄倒 她沒有回應

監營目得逞道捸捕她是她屢次偷酒!

 

趕來船程裡 我一直祈禱上天

他們已殘忍地把韓尚宮帶走!

我從來不知道什麼是天上眷顧她曾輕聲道

韓尚宮的死

會讓她一蹶不振?還是她得逞地堅強面對未來?

可單聽聞韓尚宮的死刑

其殘暴手段也令自己毛骨悚然

因為不想她身陷其中才交還的出納簿..

沒料到成了此案有力證據

我該怎面對她....

 

[.......]

那瞬憂慮 錯過了與她對視

終於見到她了!!

那雙靈動眸子如今蕩漾著黯然哀傷

如今似一股寒意透過衣襟沁入心房

政浩愣住了 腦海一片空白

 

她淚眼凝視監營目哭腔道

[...逃不了...再也不逃了...]

他實在捉摸不定她心理

若拋開成見

髒兮兮臉蛋裡鑲有罕有明亮褐色瞳眸

確頗有勾魂攝魄之態

雙睫微垂 強抿朱唇 柔弱懮傷神態

如此天下柔情之女 卻是大逆之人?!

州牧也暗中保護她 突如其來的武士...

難不成.... [我會根據律令判她適當罪罰]

 

直到長今等人離開他視線

政浩仍緩衝消化那個真實出現的她

如此陌生又熟識

證明自己實力..若不自動請纓到五白山!

張壽路便不會到來交接而喪命

別假裝延續張壽路大人的使命!”

是我急於打擊貪官! 為了一網打盡最大惡勢崔家!

 

[放心!] 雲白明白政浩連日趕路疲憊

一再強行拉著他離開監營 [曼大人 你該知道吧!]

[不幸中大幸 她深受州牧尊敬]

[也因為她 洲牧下達命令 裡面所有人都不對她動粗!]

監營目本來也是識趣 愛管不管

但雲白看到他對政浩的態度相當針對 才借長今刺激他

[你到來是得到什麼樣准奏呀?]

 

政浩似乎知道長今暫不會被責罰

眉頭沒一絲寬容道 [從今以後]

[她便是我捨生理由! ]

 

雲白恍然大悟錯愕道 [這可出大事!]

X 鏡頭一轉

來到遠海中的一艘大船

無數黑影在裡面急匆匆處理著什麼

一強而有力重嗓斥喝

只見一剪影手持長槍站在甲板

畫面出現以下字樣

[再婆媽的瞎操心 我就把你們一個一個扔下海!]

[給我拿起武器 今晚拿下骷髏島!]

此人氣勢一出 黑影們排山倒海豎起戰鬥格風

月黑風高乘風破浪朝著不遠處的島

勢洶洶殺去!

一大部份島民來不及逃跑被殺到甲片不留

可見這班是訓練有素且勇猛的異國精英海盜.....

 

X

半米長的黑藍抹額在鏡頭前解開

那辮長棕髮也除除散落

政浩脫下衣袍 坐進了浴盤

一半棕髮宛如妖嬈的水草舖散在水中

擦身的水珠四濺成了一圈圈蓮漪



十四天了..

光陰似箭 那天長今被帶到監營房後 他再也得不到她消息

手竟握起酒瓶 失去靈魂的身軀

卻曾是那純真 笑容很有感染的女子

就算再見到她 我該如何開口?

哪怕在夢裡 政浩也無法靠近她

情感總戲弄人 見不到卻心煩意亂

/畫面傳入這樣插曲

[不是說前抓人後頭放人嗎]政浩尋找無果怒道

可對比起長今下落 雲白臉上已是輕描淡寫

他眼前最緊張最憤慨是政浩未來!

他拉扯政浩手肘 [跟我來!找到了!]

數日來雲白攔了不少到漢陽的商船

[主上是重情義君主 何況你們從小一同讀書生活]

[只要你要比監目信函先回到宮廷! 一切還能來得及!]

政浩終於默認了

中宗對判決無動如衷 更相信被算計而服毒致昏迷

 

我每天祈求大人突然出現長今

我一直祈求...從不習慣到得心應手

/韓尚宮的遺函

我寄望著大人會出現長今所以我一直沒有放棄

 

小宮女時的笑容 成為內人的臉上堅韌


FanArt by @feurmich in twitter

! 她凝視過自己的眼眸全是堅定信任

他便毅然拋下宮廷一切來到濟洲島

 

[你好歹也親自請辭再過來] 雲白

[你可知道不辭而別的後果?]

 

[主上乃是情義之人] 政浩堅決不上船

[我亦只是紜紜一介武士]

[哪怕我不辭而別 宮廷亦會把我革職依舊運轉]

說罷 政浩繼續日以繼夜走遍村莊追尋她下落

/

日裡疲憊在水裡得到舒緩

此時


FanArt by @feurmich in twitter

他一身白色勝雪的袍子 依坐在朱窗

棕髮一半披散一半束敷 瀏海被夜風懸在半空

狹長眼眸似潺潺春水 眉宇間抹不去的憂傷

原來時間又虛度了十來天

回憶起這些天裡村落大小石牆都被貼滿氣象警示

天上鉤雲 地上雨淋

正濟洲島獨特地理位置

冬天大多時間都在刮下風雪雨  

那時潮頭數丈之高 碼頭被海浪一涌而至

難怪雲白昨日軟硬兼施 嚷著是四天後!

四天後是來春前最後一班船!

政浩依舊穿梭村莊 ....

[夠了年輕人!] 婦人被一再叮囑

要是看到一單薄又酒不離手的女子

就讓她披上厚肩!

[不用一兩天來拍我家門提醒我]

 

[儘可能!] 誠懇拜託道

[跟她說 有人一直在等她...]

 

[那個偷酒瘋癲姑娘?] 婦人只覺得很神煩

被抓回去的小偷是懲罰不輕?

更想不到瘋癲的女子會有痴迷大人關注

[到處都是你拜託的 都快一個月了!]

[哪會找不了人? 她肯定是在避開你呀!]

 

避開我?

畫面回到現實!

按信函送出時間 再也沒可能快馬加鞭理由了!

用中宗名義強行撤銷長今官婢罪名

就算中宗再是情義聖人 也不單是革職而已!

依舊擔憂 下雪了

她終會回到藥房吧?

 

實在不能讓父母為自己承受判決

究竟兩者 哪一個會先來?

若臨死前能見面....但她又怎樣想!

睫毛微微抖動 遮住了藏藍眸中哀傷

真讓人忍不住拭去他的心疼與落寞

好快又燃起執著

政浩正披上了衣肩時瞄到山上叢林閃過一抹----!

莫非是....!!!

 

窗外千朵萬朵壓枝低

風一吹

花瓣與希望種子都隨風飄落

至少默默承受痛苦的不只是自己

還有她....

 

她夢中芳容不改

他來日追尋等待

 

蒼白月光下 她左歪右倒

四周都是蟋蟀淒切的叫聲

政浩是習武之人這段追趕距離本應算不上吃力

!---!! 隨著兩人距離愈來愈近

她會質問出納簿的事嗎?

我要該怎說? 她會相信我?

腳步卻愈來愈重 走在斜坡上腰間像綁著馬車

瘦長的樹枝在寒風中搖擺 抖動著即將飄向空中的殘葉

倘若不曾失去

怎用一生明白

 

[路有好多石子] 政浩挽住了她胳膊

[看路小心走!]

抬眼間 正與水樣樣藏藍眸對視

她閃過一絲愕然 意識又渾渾噩噩了

眼神飄到一則輕輕冷笑

抗拒地縮回自己胳膊 [?!]

指尖掃過政浩胸脯 [...對呢...要看路..]

又往嘴裡倒酒

時而傻笑時而輕輕喃喃自語 [看路?]

 

散落的長長微曲棕髮

兩袖及心胸採用若隱若現布料

無一不讓人再瞄是

每一歪就跟著抖的酥胸

真如雙月圓勻 再下是似楊柳的小蠻腰

這妙曼身材恰似特意雕塑!!!!

小時候嬌小玲瓏的她如今長成這般....美艷

 

政浩還是上前為她披上披肩

一路跟著她走 也說起故事[傳說很久以前]

[有位神仙在這裡戲弄一頭白鹿]

[所以這裡做白鹿潭]

 

這裡月被烏雲遮掩

凸起於大地的是山丘

凸起於大海的則是島

迎面吹來的冷風直讓人寒毛直豎

 

[!] 她吐出一口霜

這裡不是酒瓶就是一個個大酒壺

手提的小酒瓶從大酒壺裡裝得滿滿

然後依在於粗樹幹上 這裡是她世界

FanArt by Jia 



[徐內人!] 政浩慢慢吐出

[妳變多了...]

 

長今似乎閃過一絲清醒

此滔天大罪 小女罪該萬死!”

她強忍這塊痛!閉著眼睛繼續酗酒

良久 她回道 [在看得見路上走]

嗓音如往日那樣清甜  !!一聲抽泣

她咬緊牙關強顏笑道[都會跌落萬丈深淵]

[何況是看不見的路]

從她視覺看過去 是一個無限寬的世界

走在下山的路上萬事萬物都朝著大海延伸

攀登上如此陡峭的高山卻仍然望不見大海盡頭

島上條條道路曲折蜿蜒走到盡頭還是大海

[太可怕了] 恐懼加重了她的悲傷

 

 

無法忘記!” 在茶裁軒雲白坦言但又釋懷不了

不喝個大醉 壓根睡不了

隔天如夢初醒痛苦還是壓在心頭!”

兩人神緒如出一轍 那是無法承受清醒時的痛苦

 

無論承受過多少的委屈與不公

她都能靠堅韌樂觀的天性面對 這一切在她看來只是磨練

但當整個殘酷現實擺在她身邊人裡

當她看到韓尚宮被誣告受盡了萬般苦難後死亡

她的樂觀天性被扭曲了 

這種糟糕的事怎能以樂觀去改變?

教人抱持原有天性並堅守理性的心態

是非常困難的!

 


FanArt by @feurmich in twitter 

划過一行曲折線 [酒能忘記一切難受?!]

他二話不說 搶過她手裡的酒 一飲而下

烈酒刺痛了味蕾 似火燒地穿過喉還能在腹間浮動

本性不沾酒的政浩一下喝紅了雙頰 眉目起波瀾

[那麼說 現在我的難受也能忘記吧]

一口又一口的酒瓶份量灌入喉裡

累了

想到判決的到來

再也無法保護長今 可我總是來不及!

內心憤慨與不快 早就想翻江倒海吐出來!

那就來一次痛快的醉!

 

醉醺醺的長今看到政浩灌酒 [大人...]

[不要這樣...]

 是那個熟悉的凝望

政浩按著沉重的頭 !!!!

月色下

那曾靈動的眼睛此時變得迷離飄渺

似一潭看不透的泉水

白皙臉頰染上緋紅

原本整齊的辮髮 現在性感地散落

褪去一塵不染氣質

是酒精影響還是潛意識作動

全身灼熱得讓人欲罷不能...

很想伸手撫摸她

很想靠近她.....!!等等.......

她又奪回政浩手中酒瓶

酒從她水潤嘴唇溜出來 那一抹媚笑!!! 

泛起醉意的政浩捧起觸手可及的雙頰

毫不猶豫吸吮片柔軟

她含在口中的酒來不及送到喉嚨

被他深入的舌頭往裡舔 畫圈似的舔

舔光裡面最後一滴酒 政浩才離開那片柔軟

長今原來醉睡過去了

迷離的藏藍眸落在她臉頰 好長一段時間

 

..

......”等等!!”...”拜託!”....

....”我跟娘娘是同一伙呀!”......

....

[拜託!]

每個輾轉難眠的夢裡她總是歇斯底里請求!

今天仍從夢囈裡醒過來

醒來的世界依舊很黑暗

淡淡星星發光 樹葉沙沙作響 空氣漫著夜的潮氣

 太可怕了!” 她記憶停留這裡 我跟誰說話了?

連回憶都很可怕! 韓尚宮餘音繞樑

沒有給她澄清的機會

那種憋屈如鯁在喉

將她摧殘得輾轉難眠 遍體鱗傷 [?!]

視線往右移驚訝發現火堆裡還飄著餘煙

還有蓋在身上的披肩 是誰?!

周邊的酒壺被打碎!

沉重的頭使她吃力地坐了起來

是誰? 曼大人還是鄭大人?!

 

閔政浩大人? 我喝多了!

不對! 我在濟洲島! 

我怎麼天天夢裡有大人出現?

都什麼時候啦 還奢望哈?

嘲笑妄想身邊出現他.....

她柔柔眼睛再看左邊熟睡的男人  

這下幻覺可真實呀

就算....是幻覺.....心裡還是踏實一點

禁書殿依偎的壯實溫暖

一前一後走山路徑的恬靜

 

靈動褐色眸把這幻覺看得很仔細

劍眉微蹙 長長睫毛投下的陰影

俊挺鼻樑勾勒出完美的側臉

就算是幻覺 長今也不想放過輕摸

在茶裁軒夜裡 總是偷偷地這樣親近他

 

當指尖觸碰幻覺一刻 長今渾身一震

她聽見他綿長的呼吸聲

看見寬闊的胸膛有規律地起伏

不是幻覺!

總在夢裡徘徊的人 活生生的躺在自己旁邊

長今疑惑

究竟自己在濟洲島 還是在茶裁軒

還是在茶裁軒做了一個惡夢?

 

/

你敢碰她一根汗毛!” 斥喝道

我就跟你拼死!”

此刻

她才聽得見一直以來曼大夫的呵護!

 

 

濟洲島冬天大風雪雲白無奈道

能拖延一些時間

 

惡夢是真的

我是在濟洲島!

零碎的斷片 陸陸續續浮現起

徐內人政浩妳變多了!”

[你來到了...] 長今終於看到真實了!

她垂頭抽泣 斷線的淚珠

一滴一滴滴在政浩臉頰

 

[!] 夢裡傳來熟識的哭聲

他努力地往源頭跑...一直跑

宿醉給他沉重頭痛

若能換回一絲她靈動也好

映入眼簾人兒....是他熟悉的!!

他伸手撫去她熱淚

 

他下押自己 前途 職位 名譽

連同他生命!”

換得妳無罪身份!”

 

春天一到 他們會把閔政浩抓回去判刑!”

這可足以抄家!他可會被判死罪!”

 

[大人!] 正當她想問道....

 

! 突如其來的巨響

夜幕閃起刺眼的火花

示警的烽火砍開了他倆曖昧-----

 

 

<<待續

 

 

一群來勢洶洶的黑影直搗入濟洲島官衙

火炮燒毀部分村落 遍死燒焦百姓屍體

究竟來者何人?

/

[明天有艘商船在虎岩洞渡口出發到漢陽]

[咱們趁這機會離開!] 雲白一行人往山上逃脫

 

[行不通!] 一士兵 [必經的大牛島也被他們控制]

[再說今天開始刮大風雨 明天船都無法靠岸!]

//

[很奇怪!] 傷兵

[聽說他們改變航線只為擄走全部大夫]

 

[...他們每天至少殺了兩個大夫]

傷兵說 [最後我逃跑過來!]

[曼大夫還生還....不過不敢說....]

 

 

///

[大人不是在船上嗎?] 長今疑惑

[拜託...]

[曼大夫不是到村裡找我 她也在船上了!]

[我珍而重之的人都 因我而]

[我像被詛咒了!] 長今痛哭 [大人再不回去宮廷]

[你真的會死....拜託!!]

 

“天女妳會相信大人與宮女有結果嗎?

[早知道這一切...我就應跟隨韓尚宮娘...]

 

“命運互相吸引 會為對方持續散發光芒”

“我相信 也許會出現所謂的奇蹟呢”

 

[那麼我也會了結自己] 政浩把她摟緊緊

[趕去黃泉路上找妳 ]

 

台長: Jia

小西寧
長閔!盼了多久的糖!😘
大大筆下的長今原來私下已經是摸摸慣犯
長今是忘記了閔大人借酒醉的吻嗎?
可惜!不過想想倒是記住了不就未來沒曖昧戲份
我可是一直追大大這台同人文牙!
2020-02-20 23:16:56
版主回應
不定時有收到西寧大的留言
所以哎喲>< 未來也希望有你支持喔><
忘了小閔的吻(算是吻吧) BinGo!!對呢
目的是讀者知道了偏偏女主還一廂情願裡><
2020-02-23 16:45:26
(悄悄話)
2020-02-23 13:13:13
楊風
好文細賞
2020-02-24 09:32:32
版主回應
感謝><
2020-02-24 12:55:27
旅人
謝第一推荐紅樓晨鐘

晚安安
2020-03-03 21:58:04
版主回應
^^
現在早呀
2020-03-04 10:40:07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