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6-08 16:45:06 | 人氣(3,198)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當你有怪怪的好朋友(記胡嘉琪博士)

推薦 2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嘉琪是我們很多年的好朋友,和士鈞在彰師大結識。士鈞寫隱喻的博士論文時,嘉琪是他論文裡頭訪談的諮商師之一。常混在一起的那幾年,嘉琪還是個二十五六的女孩兒,我和士鈞則是成天晃晃蕩蕩的閒閒情侶,尚未結婚。

 

過去十年來,嘉琪到美國拿到了博士學位,也在那裡結婚、有了自己的家。去年,嘉琪出了一本和創傷工作有關的書【從聽故事開始療癒—創傷後的身心整合之旅】,自此嘉琪回來台灣的頻率就變高了,也開始重新進入我們的生活,每次回台灣演講或開工作坊,就會順道來我們家小住一晚。

 

嘉琪是個挺特別的人。

怎麼個特別法呢?

 

她說話比一般人慢,回應別人的話時,停頓的時間與次數也比一般人都多很多。

她腦海的世界很豐富,而當嘉琪的腦海在運作時,是有擴音器把聲音播放出來的:她會自顧自地就發出「嗯~」的理解聲,或是「喔~」的驚嘆聲,或是「咦~」的狐疑聲。

不只如此,嘉琪連和自己的對話也是被播放出來的。

她會和自己說話。自言自語。自問自答。

 

據嘉琪自己說,以前手機還不普及的時候,她比較常被當成神經病;後來大家都有手機了,身邊的人往往以為她的自我對話是在講手機,所以她被當成神經病的時刻頓時大減。現代科技的普及,顯然用一種神奇的方式解放了嘉琪這個奇人。

 

 

孩子們喜歡嘉琪。

一年多前嘉琪阿姨第一次來我們家的時候,孩子們對於她的自言自語就很印象很深刻。對於一個阿姨會自顧自的「嗯~」「喔~」「咦~」,孩子們張大了眼睛,充滿好奇。

記得嘉琪阿姨首次在我們家過夜的第二個早上,正要去找阿姨玩的黃阿赧,在客房沒找到她,然後發現阿姨跑到客廳去了。

當時嘉琪正對著窗外的樹,比手畫腳練地練著氣功,然後一邊發出嗯嗯啊啊的聲音。黃阿赧覺得有趣極了,一邊傻笑一邊看著我,彷彿在說:「我們家怎麼會來一個這麼神奇的阿姨?!」

 

等到過了快一年,嘉琪第二次要來我們家時,孩子原本已經快要忘記她了,直到我開玩笑說:「就是那個很奇怪的、會發出咿咿喔喔的聲音的阿姨啊!

喔,那個喔…」孩子們就全都想起來了。

 

我和士鈞喜歡嘉琪,非常接納她和一般人的不一樣。

孩子們也喜歡家琪,也非常接納她和一般人的不一樣。

 

 

嘉琪每次從美國回來,都會帶一些特別的小東西給我們。今年五月,嘉琪應士鈞之邀,答應帶一場心動台灣。為此,她再次來我們家借住一宿。這第三次來訪,嘉琪帶了香香的手工皂,還有好幾條Burt’s Bee的護唇膏,每條都是不同的香味和顏色。

 

這天晚上,黃士鈞一如往常的說瘋話,一直說嘉琪送的那個護唇膏是要拿來擦屁股上的眼睛的。孩子們都知道爸爸在亂說,誰也沒把這個不正經的人的不正經話放在心上。但是黃士鈞很自high,開口閉口都是要用護唇膏擦屁股上的眼睛,還慫恿孩子把他的瘋話付諸行動。

 

一如我們接納嘉琪的特別,嘉琪也一向熟悉黃士鈞的低俗的。但這天晚上嘉琪被黃士鈞實在鬧到受不了了,於是把頭湊到阿毛旁邊,小小聲地對阿毛說:「妳把拔好奇怪喔~

 

一般的孩子這個時候會怎麼回應呢?

苦笑?無奈地附和?流冷汗?制止爸爸別再亂說話了….?

 

但我們家備這種爸爸養出來的孩子畢竟不是一般的孩子。

 

聽到嘉琪阿姨對爸爸的評語,只見一向氣宇軒昂的阿毛,頭也不抬,以一種再也理所當然不過的語氣,對嘉琪阿姨說:

 

妳  還  不  是  一  樣…

 

嘉琪阿姨愣了一秒,然後在地上一邊狂笑一邊打滾起來。

在旁邊聽到這句話的我們,噴飯的噴飯,噴水的噴水,也通通一起狂笑起來。

 

是啊,黃士鈞真是有夠奇怪的。

胡嘉琪也真是有夠奇怪的。

但在黃毛毛的眼裡,顯然奇怪早就不奇怪了。

她冷眼看著這一切,冷靜地道出這兩個人的共同處。

 

難怪,嘉琪阿姨是我們這麼多年的好朋友。

 

…………………………………………………………………………………………………..

心血來潮,僅以此文記我們特別的好朋友胡嘉琪博士。

 

台長: 睡午覺的貓
人氣(3,198) | 回應(0)| 推薦 (2)|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心情日記(隨筆、日記、心情手札) | 個人分類: 朋友 |
此分類上一篇:一直沒忘記的生日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