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5-23 14:28:51| 人氣394| 回應0 | 上一篇

Emma Shapplin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Emma Shapplin - Dolce Veneno
艾瑪·夏普琳 - 甜毒
Album: Carmine Meo (永遠的戀人) 1997
英文簡介Emma Shapplin - "Carmine Meo"




在唱片市場上,融合了古典與流行的跨界產品,一直是一塊相當另類領域。 只要策略正確,往往可以締造令人訝異的銷售成績。 1997年,來自法國的女歌手艾瑪·夏普琳(Emma Shapplin)就以一張《Carmine Meo/永遠的戀人》轟動了國際。 當時她年僅23歲,在歌曲中卻是以如今幾乎已經沒有人會使用的古老拉丁文來演唱。 儘管很少人能夠真正的聽懂她在唱些什麼,那種美聲的表現卻令人難以抗拒,甚至在排行榜上還曾經超越了席琳狄翁(Celine Dion)與麥當娜(Madonna)。 五年之後,夏普琳再度出擊,推出第二張個人專輯《Etterna/無盡的愛》,也再度引起熱烈的迴響。

年輕貌美的艾瑪夏普琳,被唱片公司形容為“媲美莎拉布萊曼(Sarah Brightman)的跨界美聲新女神”。 的確,她們有好些地方是相當相似的:兩人都不是正統音樂學院科班出身的,都曾經唱過搖滾與流行,也都喜歡用“古老的語言”來演唱。 不過,她們之間仍然有著不少的差別。 Emma Shapplin,原名Marie-Ange Chapelain,1974年5月19日出生於法國Marie-Ange教堂。 她和做警察的爸爸、做秘書的媽媽還有兩個哥哥生活在巴黎南部郊區。 看見夏普琳的美貌的人,必定會被她的氣質迷戀得神魂顛倒,她的容貌,實在難以想像的美麗,雙瞳翦水,肌膚勝雪,秀外慧中,總是不苟言笑,冷若冰霜,她的聲音就更加完美無瑕,宛如冰壼秋月,清秀脫俗,不帶一絲俗氣,名符其實真正的天籟之音,似乎所有讚美褒揚之詞也無法表達她的高貴氣質。 但原來美艷容顏的背後,卻不是與生俱來。 很多人都會認為,小時候的她必定沉迷於彈鋼琴,拉小提琴這些古雅的玩意,所以才培養到如此充滿藝術的氣質。 但事實剛好相反,她幼年時期是個很頑皮的小女孩,喜歡的竟然是爬樹、踢足球這些男孩子的活動,因此鍛煉成一身粗線條,甚至被形容為Tom Boy(扮演男性角色的女同性戀者),對音樂並不熱衷。

但有時天意安排就是這樣巧妙,在她14歲的那年,她的人生就發生了轉折。 一個朋友介紹她認識當地的一位歌唱老師。 那位七十歲的老太太,年輕時代曾經是個歌手,見到夏普琳之後,熱心的教導她歌唱。 說也奇怪,向來不曾喜歡音樂的她,突然對歌唱萌生了驚人的熱情,把所有空閒的時間都用來練習歌唱的技巧。 她開始將她驚人的歌唱天份表露無遺,展露她的獨特嗓音,成為一個出色的女高音。

儘管進步神速,夏普琳的家庭卻沒有給她任何的鼓勵。 事實上,在她學習一年多之後,父母甚至拒絕讓她繼續聲樂的課程,也禁止她參加學校合唱團的練習,因為他們希望女兒從事比較“正經”的工作。 但是,這樣的壓力反而引起了反彈,她拒絕接受父母安排的秘書訓練,打定主意要成為一個職業的歌手,同時夢想著有一天能夠在莫扎特的歌劇《The Magic Flute/魔笛》中演唱《 The Queen Of The Night/夜之女王》的花腔女高音詠嘆調。 只是,這條路並不是那麼好走的,為了繼續向前,她只好暫時與她父母對自己的願望妥協,接受一些比較“普通”的工作,並接受女祕書的相關訓練。 18歲那年,她參加秘書資格甄試,慘遭淘汰,但是她一點都不在乎,因為她內心真正希望的是完全不同的願景。

與此同時,當地有一支重搖滾樂隊邀請她擔任主唱,她立即接受。 接下來的三年間,不得不暫時把女高音歌唱家的訓練擺在一旁,轉型為North Wwind製作重金屬的歌曲。 甚至為了配合重搖滾的表演,還刻意的每天抽兩包香煙,讓自己的歌聲變得比較粗糙。

重搖滾畢竟不是夏普琳真正喜歡的。 一次觀賞了一出歌劇,她深深的受到感動,也再度喚醒了她對古典聲樂的熱愛。 她離開合唱團,開始到處打工,把所有賺來的錢用作學費,恢復聲樂訓練的相關課程。 隨著技巧的越來越進步,她決定專心的向歌唱事業進軍,並且開始參加一些歌唱比賽。

在1997年一次宴會中,夏普琳遇見了80年代法國搖滾創作歌手和音樂錄像帶導演的卡普迪維爾(Jean-Patrick Capdeville)。 兩人一見如故,天南地北的談了很多事情,絲毫沒有察覺時間的流逝。 最後,夏普琳突然福至心靈的提議一起製作一張專輯。 就這樣,他們花了一年半的時間精雕細琢,完成了專輯《Carmine Meo/永遠的戀人》。 所有的歌曲都是原創的,主要由夏普琳與卡普迪維爾共同譜寫,歌詞采用的是拉丁文與十四世紀的意大利文,音樂則結合了古典與流行,有交響樂團、歌劇合唱團,也有最現代的電子合成樂器,雖然沒有幾個人真正聽得懂,那種特殊的情調卻造成了轟動。 在法國市場上,不到三個月就賣出了十萬張,成功登上法國專輯榜冠軍。 接著又進軍國際,在荷蘭、西班牙、意大利、瑞典、希臘、加拿大、與拉丁美洲都創下佳績,全球累積銷售量超越一百五十萬張。 成為繼安德烈波加利(Andrea Bocelli)、莎拉布萊曼(Sarah Brightman)之後,征服歐陸、享譽全球的跨界美聲女伶。

================================================

Emma Shapplin:法國跨界美聲天后

這張《Carmine Meo/永遠的戀人》是夏普琳1997年的作品,也是她第一張正式出版的大碟,當時轟動了整個國際,因為專輯內的歌詞竟然採用古老拉丁文與十四世紀的意大利語所創作,幾乎沒甚麼人聽得懂她在唱甚麼,可能就是這個原因,令她更受群眾注意。

敞開Carmine Meo的音樂大門,映入眼簾的景像是一片荒蕪空曠之地,在De L'Abime Au Rivage的不遠處傳出陣陣河谷的感嘆聲,大海的浪濤聲和隱約的談話聲,一切屬於大自然的東西,都會融入Emma的奇妙音樂世界,這方面有點像Mylene Farmer。 隨著節拍的響起,利落地拖曳到下一首的Spente Le Stelle,在電子敲擊樂與歌劇合唱團的配合下,結合成為天衣無縫的一首近乎完美的歌曲,充滿濃厚的意大利神秘色彩。 Emma曾經說過,這張Carmine Meo是結合了火與土的特性,所以弦樂的合奏突出了大地上的火熱感,如同酷熱蒸騰的沙漠正在火舌囂張,Emma的聲音就是荒漠中的水氣,滋潤著乾涸的心田。

Vedi,Maria,潺潺的流水,清脆的鳥鳴,爽潔的良辰美景。 Emma的嗓音幻化成清泉中洗滌的仙子,濺起點點水花,清澈晶瑩得透明。 在歌曲接近完結之前,還強調火與水的混合和狼叫聲營造陰沈的氣氛。 唯一不足之處,就是旋律重複過濫,顯得有點累贅。 Carmine Meo是意大利男聲和唱配合歌劇女高音的結成品,比Spente Le Stelle顯得要遜色一點。 Cuor Senza Sangue的意境跟它的MV一樣,孤獨的天鵝在落日彩霞的景色下優雅獨舞,指間在空中揮動將彩虹化作七色的粉末,於大氣中輕輕散開飄落,為地上的琪花瑤草作點綴。 Emma就是擅於表現大自然的聲音,今次在結尾出現的就是雷聲。 當Emma在唱Favola Breve的第一句時,不知何解會想起Vedi, Maria,或者兩首歌都有輕微地方的相似,但這首似乎更加歡愉更感舒暢。 在輕快的電子節拍再加入咚咚的聲音,無可否認,Emma很成功地將電子音樂和歌劇古典這兩種南轅北轍的風格合璧,形成獨一無二的自我格調。

Reprendo Mai Piu盡是黑色憂傷在瀰漫,好比殺人凶器,勾劃出深藏隱蔽的憂鬱苦悶與千愁萬緒,到處都是深沉的暗湧,寂靜幽深得叫不能呼吸,令人窒息。 Lucifero, Quel Giorno猶如一部音樂劇,淑女們輕揚羽扇,半掩玉臉,紳士們揮轉手杖,微挑鬍子,一個獻技殷勤,一個故作矜持,在舞台上打情罵俏。 Emma熟練地運用了意大利語獨特的顫音,聽起來份外稱心。 A La Frontiere Du Reve是一首純音樂,將雷聲、風嘯、水聲和人聲拼湊一起,又在故作神秘。 Ira Di Dio充滿濃郁的佛教色彩,聽這首歌時,腦內浮現出喇嘛正在坐禪誦經,手執一串串佛珠,心口念念有詞的莊重嚴肅,暮鼓晨鐘的擊響呼喚了天籟的甦醒。 Emma再一次披露她音樂世界奇異的一面,跟Mylene Farmer有著異曲同工之妙。

Emma Shapplin - Dolce Veneno 視頻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CVk0xtP6FWE

Dolce Veneno開首的敲擊聲似乎有點莫名其妙,顯得突兀不知用意何在。然而,其實是敲心門之意。 不過Emma的天籟之音仍是如此的優美,彷如珠落玉盤,清脆鏗鏘,精緻巧妙像藝術瓷器,只可觀賞而不可褻玩。 真正做到餘音繞樑,三日不絕。 Fera Ventura的旋律與Reprendo Mai Piu一脈相承,但與那種死亡憂懼相比,似乎更覺迷離詭異。 最後一首Discovering Yourself是碟內唯一一首英語歌,無論旋律還是Emma的唱腔,都比較貼近主流,表現出童真的一面。 Emma唱英語歌比意大利語稍稍遜色了一點,不過已是一個很好的嘗試,更加期待她的進步。

如果說夏普琳是一個天才歌手相信亦不為過。 她的音樂類型是偏向流行的歌劇,有很高的考究和欣賞價值。 她的聲音及奇異的風格,令以往墨守成規的音樂定位帶來無限的衝擊。 假若你喜歡Sarah Brightman的古典美,Emma或者會是你另一個更佳的選擇。

===========================================

因為《永遠的戀人》而一夜成名的夏普琳並沒有因為走紅而立即乘勝追擊,也沒有像一般歌手那樣到處巡迴演唱。 或許是由於她拒絕推出短期速成的作品,因此跟原先的唱片公司發生衝突而解約。 加盟新東家Ark 21後,她花了四年的時間仔細琢磨,才在2002年六月發表了第二張專輯《Etterna/無盡的愛》。 這回,她仍然繼續使用古老的意大利文,親自撰寫所有的歌詞,同時在音樂上與曾經製作過《Tomb Raider/古墓麗影》、《The Crow/龍族戰神》和《Red Planet/紅色星球》等熱門電影配樂的名家葛雷米·瑞衛爾(Graeme Revell)合作。 早在2000年發行的《Red Planet/紅色星球》配樂中,夏普琳就曾經應邀擔任演唱三首插曲,精彩的表現贏得許多影迷與樂迷的推崇。 由於合作愉快,兩人這次再度結緣。

在製作人瑞衛爾的主導之下,這張專輯的音樂添加了更多“現代化”的元素。 新作在洛杉磯、巴黎與倫敦知名的Abbey Road錄音室錄製,除了倫敦愛樂交響樂團之外,還大量採用各種電子合成樂器音效。 整張專輯的音樂皆由夏普琳想出概念,再與瑞衛爾共同譜出旋律,雖然都是原創歌曲,仍有著動聽的旋律線條和蕩氣迴腸的音樂起伏,而配合整張專輯的統一概念,也不時會加入戲劇性的元素。 夏普琳本人同時也擔任和編曲的大部份工作,選擇以教堂式的合聲和弦樂團營造出空間感和古典聖潔的味道,而在Stephane Lottier與她共同編曲的歌曲中,則加入現代節拍和音效調和,顯然是用來平衡她較為古典走向的編曲手法。 在主打歌“La Notte Etterna/無盡長夜”宛如舞曲格林高利聖歌的編排中,她的聲音和合唱團時而互補,時而融為一體,讓長期浸淫於古典聲樂界的夏普琳展現對於聲音本質的敏銳度,在逐漸飆高的聲音中自然散發出不屬於暗示性的性感。 而在“Da Me Non Venni/身不由己”中,她同樣擅用聲音和演奏樂器的互補和配合,做為開頭的簡潔低沉弦樂,若隱若現的合唱,完全古典化的編曲抽離流行節拍之後,配合她如波浪般的聲音,自然的聲腔轉換有著漂亮的結合,即使在演唱起具有空靈味道的歌曲時,Emma的聲音在流轉於旋律之時,仍然有著適度重量,在飄浮中有著強大的穩定性。 有時她也會試圖利用反拍節奏來增強專輯中的戲劇性和情緒張力,在調性十分一致的音樂中,聽得出在細微處的音樂用心。

同樣是演唱跨界歌曲,同樣是將古典唱法融入流行曲調,同樣有著姣好的面容和身材,夏普琳在音樂選擇上,有著不同於其它跨界歌手的特立獨行之處,不撿“古樂新唱”的現成便宜,也不在歌曲中強調勵志溫馨,全部的原創歌曲除了一展她的美妙歌喉,也證明她對於音樂概念能夠有完全掌握的能力。 夏普琳依舊使用14世紀古典的意大利文和拉丁文來創作與演唱所有歌曲的歌詞。 藉由這種她認為最有劇戲性、也最浪漫的語言,夏普琳以精彩的演唱紅花和適如其份的綠葉編曲,用充滿光芒和水、火等自然元素的詞句,編織出屬於她心目中的羅曼史伊甸園。 歌詞內容談的都是形而上的愛情和救贖,從專輯開頭的雷聲效果,到最後主題的重現,完整描繪出一幅古典羅曼史的故事畫面,夏普琳以詩句的方式呈現,配合著音樂型式有著浪漫和激情的加乘效果。 即使不聽演唱的語言,單單是夏普琳的高音就足夠為浪漫燭光晚餐做出最好的催化前奏曲。 而她對於音樂概念的堅持和歌曲中即使愛情浪漫但是純然潔淨的情緒,也讓她在不一昧追求流行之餘,能夠在相似的音樂中,塑造出自己的音樂形象,不但能喚起聽眾豐富的情感,同時還帶有“視覺”的特質。 在她飄逸而華麗的音色妝點之下,營造出超越時空、夢幻般的感覺。

夏普琳認為,如果《永遠的戀人》具有土與火的個性,那麼《無盡的愛》就像是空氣與水,因此我們可以聽到各種水流與海浪的音效。 它的音樂性是輕柔而溫和,敏感而脆弱的,但同時,它又是黑暗而奢華的,像是一種濃烈的香水,或是一塊有皺摺的天鵝絨。 這是一張擁有自然、完美平衡感受的專輯,絕對值得細細鑑賞品味。 另外,跟上次的專輯最大的不同還有歌曲的“整體性”。 這次的歌曲,有如持續奔流的小溪,幾乎是彼此互相連結的,而大量運用的音效,更使得某些歌曲的“前奏”長達一分半以上。 在歌聲的表現方面,夏普琳也是多采多姿的,有的時候輕柔有如夢囈,有的時候又悠揚嘹亮,有時無比的壓抑,有時又熱情奔放,充滿了變化與神秘的感覺。 而夏普琳在歌曲中更是扮演著許多不同的角色,從小精靈、女巫、老婦人、小男孩、迷失的靈魂,到一個瘋狂的女孩,堪稱是千變萬化,相當有趣。

這是一張不能單純用聽覺來評斷的專輯,因為,除了聲音的表現之外,專輯附冊的設計也非常的突出,顯示出整張專輯概念上的藝術指導相當的強。 當然,這樣的表現,也是更為極端化的,所以有的人可能非常喜歡,也有的人卻會認為弄巧成拙,比不上《永遠的戀人》。 音樂,是一種非常主觀的藝術,因此我們無法斬釘截鐵的告訴你它究竟好還是不好,必須要靠你自己去體會感覺。

Dolce Veneno 原義大利歌詞

Per la diversita
Che dà Natura
Al Mondo érrante
Si vede curre,
Sorte diverse,
E pensier vane

Beata, Beata notte
Fugace cosa
Che poco dura
Sola sta ferma
E sempre viva
Sola constante
La morte

Voi sapete sol
Voi e 'l mio cor
Dolce silenzio
Chi meglio mi vuoi
'L dolce veneno
Chi scherza col amor mio

Omai Omai son stanca
'L fallo non scuso
Onde'l cor
Di spera m'arse
Ogni cosa
Mi riconosco
Solo in voi

'L dolce veneno
Scherza col amor mio

Beata, Beata notte
Fugace cosa
Che poco dura
Sola sta ferma
E sempre viva
Sola constante
La morte



Dolce Veneno English Chinese translation

Sweet venom                         

Due to diversity        
That Nature gives to the wrong world
If you see effort Different fate
And vain thoughts

Blessed, blessed night
Fleeting thing
That lasts so short
It is just closed
And always alive
Just constant
Death 

You know the sun
You, and my heart
Sweet silence
Who better to want me
The sweet venom
That plays with my love

Omai Omai I am tired
The fail doesn's have an apologize
That's why
Hope burns me
Everything I recognize
Only in you

The sweet venow
That plays with my love
Blessed, blessed night
Fleeting thing
That lasts so short
It is just closed
And always alive
Just constant
Death


歌詞中譯詞意

大千繽紛
賦予錯誤的世界
如果你看到
我在際遇裡徒勞的努力

祝福 祝福之夜
瞬息萬變之物
剎那須臾
繫於生死一瞬

你知道太陽嗎?
那即是你以及我的心
甜蜜的沉默
甜毒即是愛之最佳詮釋

喔 喔 我十分疲憊
在命運裡失敗無需致歉
此即是我帶著希望燃燒一切
我承認 只因你

甜毒
即是我的愛
祝福 祝福之夜
瞬息萬變之物
剎那須臾
繫於生死永恆一瞬

Solo Lee 2020.05.23丑時


台長: duet
人氣(394)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全站分類: 音樂賞析(音樂情報、樂評、歌詞、MV) | 個人分類: 絲絲縷縷 |
此分類上一篇:【曾經。愛是唯一】once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