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h購物| | PChome| 登入
2004-10-31 14:29:47| 人氣1,113| 回應1 | 上一篇 | 下一篇

空服員札記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文/小戴

一般人可能會認為空服員因為工作的關係可以常出國,其生活必定是多采多姿,其實不然,因為基本上空服員的工作相當單調又費體力,而且還要去適應時差問題。通常空服員飛抵目的地後,不是在飯店休息,便是上街逛逛,若是窮極無聊,則可能幾個感情較好的空服員聚在一塊,八卦一番,聊聊發生在空服員四周的新鮮故事……。

小老太婆的乾屍

在從美國飛往亞洲的某個班機上,一個小姐請空服員凱文幫忙拿她放在衣櫥裡的東西,因為她的東西被一個掛在衣櫥裡裝西裝用的行李衣袋壓住,那個行李衣袋出奇的重,而且又有異味,相當奇怪,凱文找到行李衣袋的主人,便問他裡面裝的是什麼,那個男乘客看起來很緊張,凱文覺得一定有問題,遂要求他把袋子打開,他竟拒絕,為了安全,凱文堅持要打開,當凱文把拉鍊一拉,一個矮小老太婆的乾屍竟掉了出來。原來老太婆是男乘客的母親,他們是菲裔的移民,老太婆的遺囑是她死後要葬在菲律賓,而且屍體不能火化,她兒子為了省下運屍體的貨運費,才出此下策,令人感到納悶的是,當初安管人員為什麼會沒發現?

凱蒂有一次出勤飛往馬尼拉,住的是一家歷史悠久的5星級大飯店,那天晚上當她睡得正甜,突然被吹風機的聲音吵醒,她把燈打開,赫然發現一個長髮女子,正坐在梳妝台前吹頭髮,可是她住的是單人房,而且她睡前明明把門給鎖了,那這個長髮女子豈不是…,她嚇得趕緊跳下床奪門而出,從此她在選空服員出勤班表時,一定不會考慮馬尼拉。

空少艾爾向來認為自己的八字較重,跟靈異鬼怪絕緣,就算是在馬尼拉那家「惡名昭彰」的飯店過夜,也都一個人睡得安安穩穩,可是某一夜,當他睡到一半,卻感到有人用冰冷的手撫摸他的臉頰,更恐怖的是,在光線略暗的房間裡,他好像看到一個輕飄飄的東西從頭上飛過。長這麼大,他還是第一次跟陰陽魔界靠得這麼近,不用說當然是嚇出一身冷汗,結果他整夜未再闔過眼,天亮之後,他把這件事告訴飯店大廳的接待人員。
「你說你住的房間是520?」接待人員用懷疑的眼神望著他,「可是那個房間從未出過事啊!」
「但我就是遇到了嘛,我幹嘛騙你?」
「奇怪,有問題的房間是505,離你的房間還有一段距離呀!」接待人員無意中說溜了嘴。
「他可能505住膩了吧。」

口香糖包裝紙所寫的遺書

那次我們從東京飛馬尼拉,大約飛到航程的一半時,機長收到來自地面的警告:在我們這班飛機上可能被放置了一枚炸彈,可是那時候我們的位置是在大海上,不可能緊急迫降,飛機只好繼續往馬尼拉飛去。由於害怕會造成恐慌,我們並未把這件事告知乘客,機艙的服務照舊,我們亦不得不裝做什麼都沒發生,但我們的心裡很清楚,飛機隨時會爆炸。我們的演技並不好,因為馬上有乘客發現有那裡不對勁。
「今天你們這些空服員是怎麼了?一個個無精打采。」
「沒事啦,可能是太累了,真不好意思,服務不週,請多包涵。」向來服務極佳的空姐阿曼達撒了個小謊後又繼續工作。
另一個空姐羅莎琳卻沒心情工作了,只見她躲在陰暗的角落,頭低低的,不知道在幹什麼。
我走了過去,問道:「羅莎琳,你還好吧?」
「嗯!」她的聲音有點哽咽。
「你在寫東西嗎?光線那麼暗,不怕得近視?」
「都快死了,還管會不會近視。」
「你到底在寫什麼?」
「當然是寫遺書,我有好多話要跟我爸爸、媽媽和男朋友講。」說著說著羅莎琳便哭了起來。
「那為什麼不用大一點的紙,那麼小張怎麼寫?」
「我找不到大張的紙呀,而且時間緊迫,可能等一下就會爆炸了,所以只好將就點,用口香糖的包裝紙寫遺書,不過我的字必須寫得很小很小,我真怕到時他們看不清楚。」
「我看他們連看不看得到都成問題,想想看,飛機在海上爆炸,口香糖的包裝紙怎麼找得到?」
「不要說了,請你不要說了……。」
那天一直到飛機降落、停妥,我們還是心驚膽跳個不停,後來事實證明我們是虛驚一場,只是不知道羅莎琳那張小遺書是否現在還留著。

有陰陽眼的空姐

海倫是一個有陰陽眼的空姐,土鬼洋鬼、大鬼小鬼她都看多了,就拿上次她在漢城的遭遇來說吧,她睡覺睡得好好的,突然覺得臉癢癢的,她睜開眼睛一看,原來是一隻小鬼,不,應該說是迷你鬼,頑皮地爬到她的臉上,玩她的眼睫毛,她一氣之下,便順手一揮,結果啪一聲,迷你鬼被她打到牆上,再彈落到地上。而她呢?看都懶得看,一翻身,繼續睡她的大頭覺。

愛麗絲和貝蒂是好朋友,有一次她們一起飛到新加坡,因為愛麗絲較膽小,晚上貝蒂便到愛麗絲的房間陪她過夜,房間裡有兩張床,電話便擺在兩張床中間。到了半夜,愛麗絲聽到有人在黑暗的房間裡講電話,聲音很小聲。
「貝蒂八成又在跟男友情話綿綿了,」愛麗絲想,「真不知要講多久。」於是她便用棉被把整個頭部蓋住,過了好一會兒才睡著。
到了早上,愛麗絲問貝蒂:「你昨晚是在跟你男朋友聊什麼?聊到那麼晚。」
「我昨晚根本就沒打電話,」貝蒂不高興地說:「反倒是你,一直講電話講個不停。」
「我昨晚沒講電話呀!」
「什麼?講電話的不是你!可是,我昨晚明明聽到有人講電話,而且,我還聽到掛電話的聲音。」
「太可怕了,不是我們,那到底是誰?」

珍妮是一個開朗的美國籍座艙長,那天她飛抵塞班島後,才剛踏進旅館房間,連制服都還來不及脫,便心臟病發作,當場斃命。
幾天後,一個空服員湯姆被安排住在珍妮住過的房間,當他一把門打開,竟發現一個女空服員背對著他坐在床上。
「你是誰?」湯姆問道。
女空服員沒有回答,起身逕自走進浴室,湯姆緊跟著她進入浴室後,卻發現裡面空無一人。
這個事件發生過後沒多久,另一個空服員傑克亦被安排住進珍妮住過的房間,傑克是珍妮生前的好朋友。在半夜,一個穿著制服的女空服員出現在傑克的房間。
「傑克,你還記得我嗎?」女空服員問道。
「你是珍妮?」
珍妮點點頭,然後說道:「傑克,你可不可以幫我一個忙?」
「只要我做得到,一定幫你。」
「帶我回家好嗎?我在這裡好寂寞,我真的很想念在美國的家人。」
可憐的珍妮,魂斷他鄉,有家歸不得,至於後來她是不是如願返鄉,倒是不得而知了。


台長: 甘益光
人氣(1,113) | 回應(1)|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Lee Chung Mei
蠻爆笑的哦
2008-01-09 11:52:46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