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h購物| | PChome| 登入
2024-06-06 13:05:49| 人氣353|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18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碧海喋血 42

接下來的兩天佛朗斯和芮開著車就是在佛州海岸線一帶兜風和逛街。其實兜風是要把附近的街道作徹底的了解,逛街購物就是掩人耳目的扮頹廢。

「希望這部車可以承受得起每天的哩程。」芮把車停在一間旅館的停車場後指著哩數儀上標示的二十四萬哩的天文數字說。

「根據負責車輛維修組的人說,哩數是他們故意加放上去以達到看起來是輛殘破舊車的目的,其他機件引擎方面的都是一部哩數只有三萬多新車一樣,沒問題的絕對安全可靠。車裡的座椅和其他裝潢我就無法保證。」佛朗斯轉頭看著車後簡陋又失修的裝潢。

「喂,223,說起安全可靠,你那把用作賴以維生,解決一切疑難的九毫米沒忘記帶來吧?」芮有點擔憂的問。

「我一向對使用武力持保留的態度。」

「這點森探長已告訴過我。我也尊重你的立場。反正我們要應付的只是幾個比較冷血的義大利黑手黨的重量級人物罷了。」

「我就知道你是最了解我的要好朋友。」說完佛朗斯還不忘又再追加了一句:「永遠都是。」

「天啊,怪不得森探長說你是個怪人。以您那麼說,我的任務又多了一個。」芮歎著氣,苦笑委屈著說。

「哦?怎麼森探長一直沒提起?這就是他不對了,我們是拍檔嘛,有難應該同當才是!」

「對,他是沒說過。只,是,我,剛剛,才,決定的新任務。」

「你這話我就有點聽不明白了。」這次佛朗斯一反常態,認真嚴肅的看著芮說。

芮看著佛朗斯一臉嚴肅的表情,拿去墨鏡,也以同樣嚴肅認真的姿態回視佛朗斯,幽幽的說:「新任務就是我還要當你的隨身兼職保母。你知道我為什麼把車停在這嗎?」

「因為停車場有陰涼的樹蔭?」

芮第一次以對方的全名對佛朗斯說:「大衛佛朗斯先生,在我們正前方的旅館就是那晚馬提斯中伏的地點。」

「嗯,一個不可多得的好漢。森探長有很多要好的同事,但聽說馬提斯是他最要好的朋友跟同事…對於失去一個那樣的朋友,對他的打擊真的太大了。聽他的太太說他幾乎因此得了嚴重的憂鬱症。他這次幾乎把全盤的計畫包攬在身就是要用工作去把自己從不幸事件中抽離。」

「我也經歷著那些無盡的回憶。但是我會好起來的…有一點我希望你了解…我永遠永遠不希望發生在馬提斯身上的事情會重複發生在所有跟我合作的拍檔身上。」

「好,明白。槍就藏在後面。我現在就把它找出來。」佛朗斯姆指往設計在車後的簡易生活設備中的某一處說。「噢,我身上沒攜帶面紙,但是你可以借我的肩讓你擦擦淚水和鼻子。就當是我對好朋友又好,對好拍檔也好的回謝吧。」

「223!警告你別造次!我是跟你說正經的!」芮被氣的有點掩飾不了的轉涕為笑。

———————————

麥和馬克離開後的第三天芮和佛朗斯按著對方給的地址找到了他們所說的「浪塵」潛水俱樂部。

「剛剛準時一點半。不知道他們在哪?」芮站在浪塵的門前張望著。

兩分鐘後馬克和麥開進了停車場。

浪塵俱樂部一所用紅瓦作樓頂,白色牆壁的一棟中型建築物。停車場的四週圍繞著十尺高的棕櫚樹,一個比奧林匹克比賽用還寬和深的泳池坐落在俱樂部的屋後。屋的再後頭是一個碼頭。兩頭帶虎紋,一頭灰色,一頭紅色的貓懶洋洋,雙耳不時抖動一下,攤在店門旁地上享受著剛過午的陽光。

「跟店員說過了嗎?」馬克問。

「我們也是剛來到。」芮說。

「教練名字叫茱莉。」麥說。

進門處的男服務長的身材結實,頭頂因為過度暴曬而脫髮。看著佛朗斯一等四人推門進來,急忙從櫃台後迎了上來:「閣下就是偉遜先生一行吧?」

馬克指了指佛朗斯:「他就是。」

男服務聽後轉身往店後喊:「茱莉,找你的。」

一個身材中等,五十上下,剪一頭瀏海,全身上下看不出一點多餘脂肪兼且肌膚古銅,穿著印有浪塵商標襯衫的女人走了出來。問:「誰是偉遜先生?」

「我就是。」佛朗斯半舉著手說。

茱莉上下打量了佛朗斯——短袖T恤,短工褲,及肩的長髮,人字拖…又看看佛朗斯身後的芮,麥和馬克,然後問:「這幾位是…」

「你們不是一切安排好了的嗎!」佛朗斯一下就扮起了御前監軍的勢態。說完之後臉色一轉,微笑著跟他的即將教練說:「這樣的,一個剛買下一座小島的超有錢老頭要我教他潛水這玩意。只是他怕死,所以在教他之前要我來這裡讓您看看我是不是個合格的教練。」

「哪不簡單,讓他找我們教他不更省事?」禿頂的男服務插嘴說。

「因為老頭是我的舅舅。又是我媽提議的點子。至於其中兩個…他們是我媽吩咐派來先看看你們可不可以勝任擔任評估我的潛水技術然後再讓你們擔任評估我潛水技術評估的。我媽怕我出事嘛。老人家的要求我是沒法拒絕的。其實這兩位是我舅舅的近身保鑣,另一位是…我女友。嘿嘿!」

「簡單說來就是,他們三個評估了我,如果我過關了,然後再讓我評估你。對吧?還是聽來蠻複雜的。準備好了嗎?跟我來吧。」茱莉意簡言清的概括完後轉身就走。

「親愛的,要小心點喔。」芮急步靠在剛被成為對方女友的男友身後柔聲的說完後又咐在新男友的耳邊低語:「誰是你女友!後果你以後就知!」

「哎呦!」佛朗斯悶哼著感到後腰上被狠狠的戳了一記。




——————————



Cut!Cut!Cut!喂!把鏡頭的那個拿穩一點!不許再笑!

https://youtu.be/tqHzOJjn-CI?si=lQEYTGiH9bzDTOd1







台長: uni2019
人氣(353) | 回應(0)| 推薦 (18)|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我要回應 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 登入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