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h購物| | PChome| 登入
2022-09-02 11:53:07| 人氣215|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26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國土偵事

森探長看了看自己拿著的手機在想,我怎麼沒想到這種可能性。「應該有機會的。有一點可以肯定的是,暫時整個調查程序都屬於不在檔案登錄範圍內。表面上我們的行動現在需要的只是找幾個跟極右傾斜組織有關的獄犯和其他有嚴重暴力傾向的疑人套取資料。」

「喔,就是如果他們合作我們就不動傢伙的意思。」蔚爾引導著森探長的思緒。

「對。暫時是的。」

「那怎麼算得上有趣?」蔚爾有點失落的感覺。

「你沒留意那個暫時的字眼。你要加入還是?」

「好多了。我們當然要加入。跟你一起辦案一定會有有趣的事情發生。遲早的事。我們剛完成跟邊界和城市防暴部隊的混合演練,悶的沒地方出勁。」

「那你是算答應了。另一個在嗎?」

「阿保?我答應了他還會不答應?他去車上拿東西。福特先生說他為我們辦了今天下午兩點的機票,如果沒有誤點的話,趕得上今晚你請的晚餐。」蔚爾幹員一人替兩人說著。

「晚上見。」能得到這兩人答應又一起辦事,森探長心裡竊笑著跟對方道著晚安,但為求能讓對方堅定過來走一趟的意決,森探長還是補充了一點,「既然是這樣,你倆記得過來的時候記得帶上你們那些大包細包,得心應手的長短攜械,說到底會有用得著的時候…」

「唉,森先生。你跟我們第一天共事?你應該非常清楚槍已是我們身體的一部份!」蔚爾幹員對被提醒出門帶槍的提醒真的是非常不以為然。

「以防萬一嘛,我可不想萬一出現被對方的火力壓的動彈不得的情況發生。」森探長看著天花板為自己解著圍。

「你!你說!哪一次我們有被對方壓得動彈不得的!」話筒傳來蔚爾的質問!

「這個問題哦,我倒沒辦法替你回答。但是,被壓的不可動彈可不是每次都是來自敵方的…你跟保爾商量一下再下結論吧…」森探長想著對方一定是被氣得又嗔又羞的樣子,自己倒先笑了出來。

「沒!沒有!完全是虛構的事實!」然後就是電話被狠狠掛上的悶響。



放下電話,森探長給查爾打了通電話:「就我所知道,我調查的一共有七個本土勢力組織,六個已知的首腦。第一個。愛國者。首領叫卡爾。大概有十二個成員。第二個。絕望中的希望。馬克為首領。第三個。白色打擊。首領只知道是個叫骨頭的人。它是個有組織的危險組織。第四個。隱藏的怒火。第五個。奪命刀緣。第六個。白人公報。一份月刊性質,鼓勵白人右翼活動的地下刊物。籌辦人叫傑克。比較有號召力,有一定固定閱者數量的刊物。第七個。自由之柱。首領是卜斯。我需要你把你對他們所了解的都詳盡的給告訴我。」森探長認為假如這幾個組織的行動經費是來自查爾,查爾一定對這些組織的底細知之甚詳。

「探長閣下,我承認我聽說過你剛提到所謂的組織,但是有一點我要澄清的是。我們跟你剛提到的組織一點關係都沒有。無可否認,你的消息很靈通。既然你肯相信我,那我也告訴你一些我這些年來打聽到的。你剛說的,除了第三個。白色打擊和第六個。白人公報。其他的都是些不成氣候的組織。但既然你提供了這麼詳盡的資訊,我也可以吩咐我的助理根據你的資料再分析一下。有一點我可以提醒貴局的是,我想你們的調查方向是可以接受的。為了證明我們的清白,我也會展開我們自己的查詢,一但有了新發現,我會毫無保留的跟貴局分享。」

「這是一個可以接受的提議。我需要你盡快的取得更詳盡的訊息。」

「這個當然。我們一定儘全力協助貴局。好了,我很榮幸能參與貴局的活動。那,探長閣下,您是否可以告訴我貴局還有什麼新消息?」

森探長想了想,然後說:「我在不久前剛離開老約翰的居所。」

「太有趣了!怎麼辦到的!他居然被你找了出來!可以告訴我他真實的名字嗎?」

「很抱歉,根據可靠線報,他認為他在組織裏的時間已經接近尾聲,再且,他不再想再參與任何組織的活動,他已即時退出了組織負責人的工作,連帶他的手機也被他老婆的剪草機給壓成粉末。」

「探長閣下,我完全尊重他老的決定。只不過,他是我極之希望可以見上一面的智者。」查爾的前額因心情緊張而變得紅潤,一邊掏出西服胸口口袋裏的收帕擦著汗水,邊語帶近乎哀求的接著說:「既然你找得到他,你一定可以再找的到他。起碼讓我知道他的名字。」

「這我無法告訴你,至於你要求跟他聯絡,我可以代你轉告他。他的決定是什麼,他會自行決定。」

「我的聯絡電話隨時等待他的來電。」查爾幾近誠恐誠惶的回答。

到酒店餐廳隨便吃了晚餐,回到房間,森探長在手提電腦中又收到了一封加密信件。是那個綾芫霞寄出的。郵件內容是關於森探長跟她所提到的那七個本土社團組織。聯調局的搜索沒有太大的差別,只是其中一段引起了森探長的目光:

第四個組織。隱藏的怒火的成員大多數都是跟服刑人有關的一個組織。它的首腦在沒有被扣押在田納西的一所醫院前是一個名為索爾的人。他被扣押在當地醫院是因為他和他的同夥打算持械搶劫當地一間烈酒店的時候反而被店員還火;索爾身中四彈,卻活了下來。他的同夥,一個名叫丹尼的人就當場斃命。

綾芫霞在聯調局的報告中附上了她的私人調查筆記:

斃命現場的丹尼身中總共七彈。前四發當即把丹尼擊成重傷,後發的另三發是店員對已奄奄一息躺在地上的丹尼補發的另三發。被問到對一個已沒救的人再補槍的理由,店員1的口供:這種人就應該讓他知道一下誰該惹,誰不該惹。另一店員:教訓一下也是應該的。不是他就是我。公平啊。

你會問那為什麼索爾能活著?綾芫霞的筆錄記載著。這也是我們覺得好奇的問題。答案是:兩個店員處理完丹尼後本來打算把槍膛裡所剩的都無償捐贈給索爾,但好運還是光顧了索爾。店員因心情激動而忘記了扣板機的次數。所以攤在地上的索爾得以活了下來。

因為索爾在企圖搶案前已是一個犯有其他持械搶劫的假釋犯,也因為在假釋期間再犯下持械罪因而不再獲得受審的機會,所以一等他的傷勢有所改善,他就會立即被送回聯邦監獄。刑期將以六年起跳。

綾芫霞還指出根據當地州警的資料,因為索爾的智商指數,他的首領位置在他再次被關後已由他的女友,一個名為妲碧娜的人頂替。

森探長在google maps上找了找對方的地址,離華盛頓特區兩個小時車程的地方。比起其他六個組織跟華盛頓特區的距離,這個是最遠的,也是最低危險攻擊性的,但既然找到了對方的所在,對方又是個女的,應該不是什麼大問題。保爾和蔚爾還有數個小時才會抵達,所以閒不下來的森探長看了看時間:早上9:30,如果來得及,中午就可找到對方面談,下午5點左右就可以回來跟保爾和蔚爾吃晚餐。前提是,如果一切順利的話。手腳得趕快。

台長: uni2019
人氣(215) | 回應(0)| 推薦 (26)|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我要回應 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 登入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