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h購物| | PChome| 登入
2022-01-08 23:10:09| 人氣881| 回應5 | 上一篇 | 下一篇

極劍番外之武林學院1---全都一起去

推薦 15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西行教總壇,綠隱山莊正殿,此刻正陷入一片喧嘩鼓譟。

 

「啥?老莫你是說真的嗎?朝廷來函,讓我們西行教今年也能派員參加武林學院?」

 

說話的是統籌使河之沂,他的語氣興奮。

 

「這可是武林一大盛事啊!自天爵王朝立朝以來,根基不穩,為了拉攏江湖勢力,開始舉辦武林學院,讓各大門派都能派遣菁英子弟前去參加,表現好的,直接授予官職,草莽出身立地洗白了,還能帶旺門派聲譽。」

 

這是度支使桓信說的。

 

「可惜,過去的朝廷,只發請帖給那一小搓人所謂的武林正派,咱們西行教勢力雖然家大業大,卻因為是外來門派,不受重視。這次聽說只要是江湖上叫得出名的門派都收到了請帖,這可是咱們西行教揚名立威,展現實力的大好機會,必得好好把握才是。對了老莫,對於參與武林學院的人選資格有哪些,說出來參詳參詳,大夥才好挑人啊!

 

這次說話的,是左使塗大熹。

 

差遣使莫玉邪道。

 

「因為上了年紀的弟兄,在江湖上都已經有一定的聲望,所以朝廷希望把這個學院,定位為提拔後進的機制,與會的,必得是十八歲以上,三十歲以下的年輕人才行。行菁英制,每派不得超過五位代表。」

 

「那麼,咱們得慎選代表了,畢竟這是咱們第一次與會,可不能讓其他門派瞧扁了,派去的,得是菁英中的菁英才可以。」

 

桓信道。

 

「薄右使,說到教內年輕一代的菁英,就屬你家阿星了,不僅武功高強還飽讀詩書,簡直就是文武雙全了,讓阿星去,給咱們西行教長長臉。」

 

「啊?那我得回去問問他,你們知道我家阿星那個人不大好說話,不是長輩叫他去幹啥他就會去的。」

 

右使薄承騫在一旁靜靜聽了半天,嘆了一口氣。他妻子早年難產而亡,只留下一子名喚薄允星,今年二十三,大概是自幼喪母卻又資質過人的關係,相當自負脾氣又怪,不大好搞。

 

雖然薄承騫也覺得這是阿星露臉的好機會,但這是他覺得,不是阿星覺得啊!

 

「叫他去,你說我說的。」

 

上首的教主公孫篪說話了,簡潔有力。

 

「還有老薄,你在江湖上是何等英雄豪傑,別什麼事都慣著兒子,男孩子就是要歷練歷練才是。」

 

「教主教訓得是,屬下慚愧。」

 

「有優秀的新血,咱們西行教才有未來,這是百年大計。還有老桓你也別光說阿星,你兒子桓午不也十八歲了嗎?一起去。」

 

公孫篪點名道。

 

「老塗,你兒子不是也二十二了?老河的兒子也十八歲,一起去。」

 

「老莫你兩個兒子一個二十、一個二十一,全都一起去!」

 

教主一個一個點名,竟是百忙之中對他們的孩子瞭若指掌,讓這些幹部不禁傻眼。

 

大伙面面相覷,眼波流轉間好像有了一股默契,後來還是薄承騫開了口。

 

「唉,教主……您公子今年也二十七了…….您看……」

 

 

 

「老薄,這你就思慮欠周了,我兒子,那是教主的兒子,以他的地位,他去對你們的孩子來說,會有壓力的,放不開手啊!」

 

「就這樣!五人成行,目標放在這屆武林學院第一名,一定要落在咱們西行教手上!這不是希望,而是命令,命令!」

 

公孫篪一拍桌子,氣震山河地走了。

 

 

 

還不是因為武林學院有些測驗項目是可能死人的……

 

諸幹部心裡哆嗦著。

 

 

 

鉛陵家,家主鉛陵鈺的書齋裡,聚集了一干鉛陵家幹部,同樣為了武林學院的名單而熱烈討論著。

 

「武林學院啊,想當年我們那一屆的作業,上山除猛虎,下海除蛟龍都不及的驚險刺激啊!」

 

家主鉛陵鈺坐在上首,吸了一口氣,深深地陷入回憶裡。他是第一屆武林學院第一名畢業,朝廷給予的官職名單就落在他身上。他曾做到兵部侍郎的高官,若不是後來得回家繼承家主之位,他也犯不著自請貶官,回揚州兼任總兵。

 

後來,因為名門正派陣營中第一劍術高手的身分,鉛陵鈺被推舉為武林盟主,只得辭了官,專心於江湖事務。

 

那屆武林學院畢業考,他徒手殺死的一隻大黑熊,熊皮現在還鋪在他寶貝女兒鉛陵遙的床席之上。

 

雖然鉛陵鈺拿下武林學院第一名那年,鉛陵家在武林裡勢頭風光無兩,但之後的鉛陵家就沒再奪下第一名過了。

 

二十年來,像鉛陵鈺這樣文武雙全的高手,總在不經意間感到敵手難逢的寂寞。

 

鉛陵鈺嘆了口氣,回過神來,底下的討論早已沸沸揚揚。

 

 

 

書齋外,鉛陵鈺的獨生女,年方十八的鉛陵遙,正伏在窗紙旁,偷偷聽著書齋裡大人們的談話。

 

站在她身邊的,是她的堂姊,鉛陵鈺的庶兄,鉛陵鉅的女兒鉛陵遐。

 

五人名單出來,就是沒有她們兩個。因為目前的武林學院,為了管理方便以及學習效率,並沒有開放女子進場。

 

不過,因為當年的父親就是從武林學院崛起,讓她心馳神往,另外,還有一個重要的原因。

 

 

 

「聽見了聽見了,阿遙,聽說櫟陽霆聲也會去,他不是和妳有婚約嗎?妳不是一直很好奇他長得甚麼模樣嗎?如果妳去了,就可以見到他了。」

 

聽完牆腳,鉛陵遐拉著鉛陵遙躲到後院假山後,低聲道。

 

「說的是。但我怎麼去呢?武林學院只有男子才能進去啊!」

 

鉛陵遙拍了拍自己的頭。

 

「對了,咱們勸退名單上的其中兩個人,男裝頂替他們上場就行了!畢竟武林學院的課程有一定的危險性,也不是每個人都願意去的。」

 

「男裝?會不會被識破啊?」

 

鉛陵遐覺得這主意有些餿。

 

「見機行事啊!行了阿遐,我爹跟我說過不少武林學院的事,對此我也算了解,妳跟著我就是了。」

 

「但我還是覺得有些不妥......

 

「那我自己去。」

 

說完,鉛陵遙扭頭就想走。

 

「不是,妳去了萬一出事,鈺叔肯定找我麻煩。而且妳去了,我到底要不要跟鈺叔講這件事?」

 

鉛陵遐皺眉道。

 

「是啊,挺為難的,那妳就跟我一起去,誰也不用交代啦!更何況......

 

鉛陵遙挑眉道。

 

「江湖上出色的俠女還少嗎?憑甚麼武林學院只開放男子參加?這是不公平的事。不公平的事就得打破,阿遐妳想,萬一第一名落到咱倆個手上,第一名是個女人,咱們就可以笑死那群男人了!」

 

鉛陵遐覺得遙說的好像挺有道理的,而且就算阿遙捅出啥摟子,鈺叔可是武林盟主,她自己好歹也是盟主姪女,相信不會有人敢為難他們兩個。

 

鉛陵遙因為父親是武林盟主,讓人捧上了天去,從小天不怕地不怕,鉛陵鈺又寵她,為她摘星星摘月亮地。而鉛陵遐跟她年紀差不多,從小玩到大,鉛陵遙有啥好處都會跟鉛陵遐一起分,雖然是女兒身,兩個人就沒啥不敢做的。

 

後來,她倆冒了兩個堂兄弟的身分,堂兄鉛陵逞身體差,最近是蘆花開的季節,氣喘還好一頓發作,本不想去,就由鉛陵遐頂替了。

 

而堂弟鉛陵避身體好得很,鉛陵遙便在他飯菜裡下了瀉藥,足足拉了三四天,拉得身體虛弱也沒法去,就由鉛陵遙頂替鉛陵避去了。

 

 

-------------------------------------------------------------------

 

這部番外的梗是

[如果極劍的岳父大人沒有死]

是寫來耍智障的

如果每篇作品都要求寫得好壓力很大

寫得爛請大家多多包涵

 

第一集在這

第二集不知道猴年馬月會出來

因為完全沒靈感

哈哈

 

 

 

 

 

 

 

 

 

台長: 陳跡

Camille
我上次有去告白林如是
偶像她應該有看到留言
但還沒回覆我隻言片語
2022-01-09 07:25:15
版主回應
她可能很忙吧
2022-01-09 10:04:50
uni2019
明天就是龍月鳳日,拜託馬上動筆!言下之意是,請立即動筆。

鉛陵遐,這名字有意思!


有誰要說爛的,請直接跟我洽詢!
2022-01-09 11:14:47
版主回應
目前[我的傷痕]靈感正多
可能會先以那邊為主
2022-01-10 22:56:19
Camille
樓上根本是詐騙集團
老頭子明明限制留言
2022-01-09 19:20:53
Camille
林如是好像在國外發展
但詳情我不知道是做啥
好像是求學,不太確定
2022-01-09 19:22:53
(悄悄話)
2022-01-11 20:42:19
是 (本台目前設定為強制悄悄話)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