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h購物| | PChome| 登入
2021-06-11 19:45:50| 人氣742|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貝殼男孩番外---校草的草其實是狂草的草9

推薦 18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也許你的夢話,是前世記憶的殘留吧。」

 

李瀛比顧擇生感到更不可思議。她沒想到這輩子,竟然能參與一個人的前生和後世。這該是怎樣的一段奇蹟?

 

「我想也是,否則怎麼解釋我不認識妳,卻能在夢裡一直叫著妳的名字?」

 

顧擇生道。

 

「對上輩子的我來說,妳應該是我很重要的人吧?所以才會換了時空,喝了孟婆湯後還是記得。」

 

 

 

李瀛凝視著顧澤生,沒有回答。她將顧擇生的右臂拉了過來,和自己的左臂放在一起。

 

「這裡,你也曾有個跟我一模一樣的紅花寶螺。這兩個貝殼,你說是你撿過最漂亮的貝殼。當時我們都說,要永遠戴著它們。」

 

顧擇生看了看右臂上的紅色胎記,果然,延續的不只記憶,還有痕跡。

 

 

 

「我說的這些,你真的相信嗎?」

 

李瀛紅著眼眶道。

 

「發現你後,我一直不敢去找你。我相信你已經忘了前世的一切,我又該拿前世的記憶來擾亂你今生的生活嗎?如果不信,你會不會覺得我這個老女人是不是對你有所圖謀,所以編了這一套謊話來欺騙你?」

 

「我相信妳。有太多的繫聯和證據擺在我眼前。而且,妳也不老。如果真要從前世開始算,我應該大妳七歲,不是嗎?」

 

「你……你怎麼知道?」

 

的確,顧柏年去世的時候是14歲,她是在他去世後七年遇見的他,算一算,如果顧柏年還活著,的確大了她七歲。

 

 

 

「妳叫了我很多次顧柏年。所以我便去網路上查。查到了二十八年前,墾丁海岸那場溺斃事件。」

 

顧擇生道。

 

「只是,我不大在意那些。我在意的,是我們......妳和顧柏年之間,曾發生過的故事。妳可以告訴我嗎?」

 

 

 

「故事啊……除去靈異事件的元素,其實很平淡。沒有什麼轟轟烈烈,淒美浪漫的情節發生。」

 

 

「那年我國二升國三,暑假,我T市的爸媽正在辦離婚,怕我受影響,就把我送回墾丁外婆家。我知道我的家庭即將分崩離析,那又是個多愁善感的年紀,那一年的我,很寂寞,然後,我認識了你。」

 

T市的海和墾丁並不相同,多了許多燈光建築,華麗有餘,到處都是人工的痕跡。晚上的海風吹進了涼亭裡,舒服又自在。遠處還有幾點捕撈夜行性漁獲的漁船燈火,很安靜,卻不顯寂寞。

 

「我常常去海邊看海,你出現在海灘上,問我幾點了,又送我一枚小硨磲貝。就這樣,我們認識了。」

 

「我們每天都在海灘上見面。外婆家種了很多愛文芒果,我切了一些拿去海灘上給你吃,你說你不能吃芒果,會過敏,卻一直看著我吃,好像覺得那是人間最美味的樣子。我後來才知道,你其實很愛吃芒果,只是當時的你,已經不能吃東西了。」

 

說到這裡,李瀛的眼眶含著淚。當她愛上顧柏年時,他已經死了。這是她一生中最大的傷痛。

 

「我……顧柏年,死在你們相遇的七年之前。所以,那時的他已經死了,是個鬼魂,對嗎?」

 

顧擇生想起他在網路上查到的,李瀛國二升國三時,是墾丁溺斃事件後的七年,他曾為此感到毛骨悚然,原來他沒想錯,李瀛遇到的,是顧柏年的鬼魂。

 

 

 

「嗯。我當時以為你……以為顧柏年真的只是芒果過敏,我們過了一段開心的日子,一整個暑假,我只有他,他也只有我。他充實了我的生命,讓我面對父母離婚的巨變不再那樣難過。」

 

「這枚紅花寶螺,就是他送我的。他也有一枚,我戴了二十幾年,除了洗澡,從未拿下來過。」

 

「後來,暑假快結束,我得回T市了。我邀他也一起回T市,那我們就可以常見面了。可是他面有難色。也許是當時的他知道他已經地縛,不可能離開墾丁。」

 

「我卻以為是他父母不幫他轉學,於是希望回T市前,能留下我們兩個的合照。那時,我覺得他是我的男朋友,我也想拿著他的照片想念他,去跟同學們炫耀。」

 

「可是,我們所有的合照……都只有我一個人……」

 

「我知道他不會再出現了,但我還想再見到他,於是我跳海了。因為他說他會保護我。」

 

李瀛雙頰出現了兩條晶瑩的光閃。

 

「在我被海底枯骨抓住時,他真的出現了,他打退了那些枯骨,把我推上岸去,他說好好活著,我愛妳。所以,我聽他的話,好好活著,直到現在。」

 

說到這裡,李瀛有些激動,她的雙肩顫抖,眼淚不停地流。

 

 

 

李瀛哭得顧擇生心底很酸,他伸出手去,替李瀛抹去眼淚,將她攬入懷裡,柔聲道。

 

「李瀛,不要哭,我還在。」

 

謝謝妳真的好好活著,妳並沒有失去我。

 

 

 

顧擇生就這樣靜靜陪著李瀛哭。直到李瀛意識到自己也才認識顧擇生不久,這樣似乎有些失態,抹抹臉,從顧擇生懷裡坐了起來。

 

「對不起,我失態了。」

 

李瀛破涕為笑,繼續道。

 

「那時偵辦顧柏年案子的警官說,顧柏年本來是想抓我交替的。可他後來放棄了,也許就是這一念之仁,讓他解除了地縛,獲得了投胎的機會。」

 

「顧擇生,我不知道你心裡對這件事是怎麼想的。也許你並不認為你是顧柏年。可對我來說,能再見你一面,就是我耗盡這輩子的運氣,換來的一個奇蹟。」

 

「所以,除此之外,我也不敢再有什麼奢求了,你有你的新人生,不該被前世綁縛,我只要看見你能好好的。」

 

這就是她看起來很冷淡,也許久沒去超商找顧擇生的理由。

 

 

 

「好吧。李瀛,妳想聽聽我的故事嗎?」

 

顧擇生道。

 

「我是家裡的獨子。一會開口說話,我就開始說夢話,喊的都是妳的名字。我爸都聽我媽的,我媽覺得小孩子說夢話不是什麼大事,也就隨著我,一直到我上了大學。」

 

「上了大學後,談戀愛交女友是必修學分,對我來說,追女孩子沒什麼難的,但我現在還是孤家寡人,母胎單身,妳知道為什麼嗎?」

 

「因為只要跟當時的女友一過夜,她們就會聽見我喊妳的名字,認為我劈腿,隔天一巴掌過來馬上分手,她們都覺得我是渣男,我也不明白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無從解釋起。當然聽妳今晚這樣說,一切我便懂了。」

 

緣分還真是神奇的東西。顧擇生繼續道。

 

「後來我忍不住去廟裡問月老,月老說我是有姻緣的。他說我的姻緣和海有關,也和靈異有關。我原本以為我要娶女鬼了,後來才知道,原來鬼是我自己。」

 

說到這裡,李瀛不覺笑了起來,顧擇生自己也覺得蠻好笑的。

 

「李瀛,我說的這些,妳相信嗎?」

 

 

 

「相信。」

 

她連鬼都遇過了,那麼怪力亂神也就不需要去質疑了。

 

 

 

「所以,我們的相識是因為海,妳的名字也是海,而我們的緣分的確來自靈異。李瀛,月老認證了妳就是我的正緣。」

 

顧擇生突然握住李瀛的手。

 

「我們的相遇,也許是重逢,很不容易,所以不要辜負上天給我們的機會,李瀛,我們在一起,好嗎?」

 

 

 

李瀛睜大了眼睛,好像被顧擇生嚇得不輕。

 

「你......你說什麼?你知道我幾歲嗎?」

 

「知道。」

 

「那你還這樣說?」

 

「十四歲的差距又如何呢?我們是宿世的緣分,我喜歡妳,妳也喜歡我,這樣就好了啊!」

 

「你想得太簡單了!你跟我在一起,就不怕流言可畏嗎?說你只是想少奮鬥二十年,說你被我包養,說你女朋友早已經是生不出孩子的年紀了,這些你可以忍受嗎?」

 

李瀛雖然很喜歡顧柏年,也捨不得放棄顧擇生,人情世故顧擇生可以不知道,但她不能不清楚。

 

「過日子的是我們兩個,別人說的都不是事實,幹嘛在意他們怎麼說?雖然我有在打工,但那只是消磨時間的方法,我不缺那筆薪資,就算妳沒有工作,我也不會讓妳過苦日子,哪來包養的說法?至於孩子就順其自然,妳想生就生,不想生兩個人也很快活。」

 

顧擇生覺得李瀛幹嘛顧慮這麼多?

 

李瀛看了顧擇生一眼,嘆了口氣。

 

「你剛剛說的那些,回去問你媽,看她有什麼感覺。」

 

一般父母,只要聽到女大男方14歲,肯定反到底的。她並不想讓顧擇生為難。

 

「我媽不會有意見的。她心裡只有獅子沒有兒子。」

 

而且她連兒子跟男的在一起都能接受,14歲又算什麼?

 

「什麼?」

 

李瀛不大明白。什麼獅子兒子?

 

「總之我爸聽我媽的,我媽不會有問題的。」

 

「不只是這樣。顧擇生,你知道我喜歡的是顧柏年。我不知道能不能喜歡上你,或者只是把你當成顧柏年的替身。這樣,你也不在意嗎?」

 

「現在或許是這樣。但妳怎麼知道顧擇生,不會比顧柏年更好呢?」

 

顧擇生臉上的微笑,自信而帥氣。

 

 

台長: 陳跡

是 (本台目前設定為強制悄悄話)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