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6-12 20:08:18| 人氣451| 回應7 | 上一篇 | 下一篇

極劍番外---你這個殺人魔渣15

推薦 17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這天,避一早起來,極劍就不在了。她聽極劍說過,從今天起連續十天,他必須要到京城去會晤某位京官,避知道極劍的人脈不只江湖人士,朝中也不少,這是為了鞏固西行教在中原的地位必須做的。

 

避通常對極劍的事不怎麼關心,她只想著活好自己即可。倒是出門前極劍擔心不已,一直交代避和墨玉玄玉她們,萬事都要小心。

 

今早極劍起身後,避還睡著,她有孕在身難免貪睡,極劍不忍吵醒她,坐在床沿盯著她看了半晌,在她額上輕輕一吻,輕輕撫了撫她的肚子,這才離開。

 

 

 

避起身後,玄玉伺候她梳洗,用過早食後,一直沒看見墨玉。她知道墨玉和玄玉是西行教女眾裡武功高強者,她們同時也肩負訓練其餘西行教眾武藝的任務。墨玉不在,肯定是去後院校場盯著那些教眾練功了。

 

這時,避就會以散步為由,到後院教場去,盯著那些教眾練功。

 

西行教的鎮教之寶是周天劍。但周天劍只有教主才能學全。其餘教眾都只是會周天劍訣中的一部分,但避有心,這個人身上學一部分,那個人身上學一部分,拼拼湊湊倒讓她把周天劍訣的招式記住了不少。

 

她知道周天劍沒有先練心法,直接練外功會走火入魔,這也是她父親鉛陵鈺的死因,她斷不能再重蹈覆轍。於是,她要墨玉和玄玉傳授她周天劍訣心法。

 

因為周天劍訣並不外傳,墨玉她們覺得有些不妥,去請示了極劍。

 

極劍知道鉛陵鈺的死因,更知道他沒法阻止避學周天劍,與其如此,倒不如傳她心法,保護她,以免她重蹈她父親的覆轍。

 

墨玉和玄玉有些為難。她們的師父在教她們周天劍訣時,不得外傳可是耳提面命的。但極劍是教主,他對墨玉和玄玉說。

 

「規矩是人定的,並非絕對。如果一切都要照著成規走,我不會周天劍,這教主之位豈不是要拱手讓賢?」

 

極劍替避開了方便之門,讓避得以習得周天劍心法。總之為了避,什麼打破成規公器私用偏私護短的行為,薄教主都做了個遍了。

 

當然也有教眾質疑極劍,只換得極劍冷冷一句。

 

「你行你來做。你做得起嗎?」

 

對極劍而言,人世間的規矩禮教就沒一條放在眼裡的。他自己就是規則,是真理,他並沒有耽誤正事,寵一下他的女人又怎麼了?

 

惹得教眾對他又敬又怕地,這還只是個教主,要讓他當皇帝還不上天了?

 

 

 

避在校場看完墨玉的訓練後,跟玄玉說她想去藏書閣看看,讓玄玉不必跟著。

 

玄玉便在藏書閣外候著。這藏書閣是避已經逛到爛熟的地方,她因為最近想把學到的周天劍招連綴起來,武術秘笈翻得勤,這兩天她正在翻一部輕身法,才讀完一半,走到熟悉的位置上,將書本拿下架子來,翻到印象中的頁數想繼續看下去。

 

讀了兩三頁,她突然覺得不大對勁。

 

為了除濕,保全這些典籍,西行教的藏書閣向來有薰檀香的習慣,這些書本上因而沾染了檀香的氣味,好聞得很,避也聞習慣了。

 

可今天空氣裡浮泛的氣味,和平常似乎有些不同。

 

避提高警覺。那味道雜在檀香氣味中並不明顯,但改變了檀香的氣味。

 

避放下書本,尋找氣味的來向。她發現她一走遠,檀香氣味就恢復了正常。

 

所以,那氣味的來向,是在她剛剛站立的地方。

 

她走回方才讀書的地方,氣味又變怪了。

 

避看著她方才攤開的書本,心念一動。

 

她將書本湊近鼻子嗅了嗅,果然在扉頁上聞到一股特異的味道。

 

 

 

「馬番木?」

 

避心念一動,手中的書本落地!

 

那是馬番木的氣味,馬番木有劇毒,會使人肌肉慢慢痙攣,窒息而死!

 

她方才碰過書本了,不知道藥力會不會已經滲入身體?

 

她自己不要緊,可是寶寶......她不知道會不會影響到寶寶!

 

避下意識捧住自己的小腹,走出了藏書閣!

 

 

 

「玄玉.......玄玉......妳幫我,去藥堂裡,找一種叫白角藤的藥粉,快點!」

 

避見到玄玉後,當場在一旁的石塊上坐了,讓自己的身體靜止下來,以免血行加速毒藥滲透!

 

玄玉見狀不對,也不多問,逕去藥堂百子櫃裡,找出白角藤粉,並斟了一杯水,送到避眼前來!

 

避馬上服下白角藤粉,她對醫藥有一定研究,白角藤正是馬番木的解藥。

 

吃了解藥,避才略微放鬆下來,可也未能完全放鬆,她不知道毒性已滲入體內多少。

 

她讓玄玉扶她回小苑裡歇息,玄玉問她怎麼回事?避不知道那塗了毒的書是專門針對她,或者是針對別人,而自己不小心中招。極劍不在,她也不想造成混亂,於是便說她突然不大舒服,服了白角藤粉好多了來搪塞。玄玉不懂藥理,便也接受了避的說法。

 

只是,避從此多留個心眼。她在西行教的日子,也許並不像極劍在時那般歲月靜好。

 

如果有人針對她,這才是正常的。她是鉛陵鈺,是西行教解散二十年罪魁禍首的女兒,這些人怎麼可能放下仇恨而接受她?

 

不知道是心理影響身體,或者馬番木毒還是影響了她的身體,接下來幾天,避都覺得胸悶身體沉,小腹隱隱作痛,很不舒服。

 

綠隱山莊對她和寶寶來說,不再是安全的地方。

 

她知道她和極劍之間的關係原本就是強求,所以對外界的訊息,她一直不看不聽不聞。但就像現在,極劍難道能十二個時辰都守著她,寸步不離嗎?

 

 

 

因為身體不舒服,避在房裡悶了兩天,今天才覺好些。她又往校場去看墨玉教教眾練功。正看得入神,背後突然響起一陣中年男子低沉的聲音。

 

「鉛陵姑娘。」

 

避聞聲回頭,見是一名身著黑袍鑲金絲,年約五十來歲的長輩。玄玉對他施禮,喊他莫差遣使。

 

這是個有一定身分的人,所以他不必遷就極劍的意向,喚她一聲夫人。

 

避能理解,在這偌大的綠隱山莊,甘心喊她夫人的恐怕沒有,全都是懾於極劍的淫威才不得不為。

 

「莫前輩。」

 

避朝莫玉邪拱手,行了個江湖禮。

 

「老夫因為職責的關係,一直在外奔波,直到今天,才有緣得見姑娘尊容。」

 

莫玉邪說完,支開了玄玉。

 

看上去似乎有話,想對避說。

 

避朝玄玉點點頭,示意她遵守莫玉邪的指示。

 

莫玉邪帶著避,來到校場附近,一個居高臨下的涼亭。

 

 

 

「聽聞鉛陵嫡女有絕色,今日一見果然名不虛傳,也無怪乎教主無視彼此之間的立場和身份,對鉛陵姑娘念茲在茲,眷顧有加。」

 

上次在藏書閣沒能毒死避,他們這一干長輩打算採取其他策略,就讓莫玉邪當說客,前來懷柔勸退了。

 

避沒說話,莫玉邪一開口,她就知道這位年紀應該是極劍父親那一輩的差遣使對她有意見了。

 

「我和世家已經斷絕關係,星也說了,過去的恩怨都讓他過去,我父親也已經付出代價,他不想再報仇。」

 

避下意識替她和極劍的關係辯解,但說得坑坑巴巴地,因為這些話,連她自己都不能說服。

 

「那鉛陵姑娘,您自己呢?您願意跟教主在一起,待在綠隱山莊嗎?」

 

莫玉邪道。

 

「妳這樣代表了妳徹底放棄了妳的族人,妳的過去。我聽說妳曾在江湖上流浪過一段日子,妳的同胞對妳和教主的關係是如何看待的,我想妳不會不知道。」

 

「再想想妳的父親,雖然我們是敵對雙方,但也不得不承認鉛陵鈺在世時,是多麼令人景仰的英雄豪傑,卻要因為妳的關係,毀了他一世英名嗎?」

 

「我......

 

提到父親,避不能不動容,她知道江湖上有很多人罵她寡廉鮮恥,她聽著難過都是自己的事,可若父親泉下有知,他該有多心痛?

 

他唯一的女兒,也曾經捧在手心裡呵護的女兒,辱沒了他,怎麼會把自己活成了這副德性?只能靦顏事仇,苟延殘喘?

 

想著想著,避紅了眼眶。

 

她知道現實會是這樣,只是她沉浸在極劍補償式的呵護中,選擇了鴕鳥式的不看不聽不想。

 

 

 

「你們是想我離開綠隱山莊?」

 

避穩定情緒後,回望莫玉邪。

 

「藏書閣裡,書上塗的馬番木,也是你們做的?如果我不走,你們會想辦法置我於死地,因為我是鉛陵鈺的女兒,你們不相信我,你們要保護你們的教主,我說得對不對?」

 

這些問題避已經想過很多次,此刻說出來自然而然,她其實不怪極劍,也不怪莫玉邪這些人,怪自己庸弱無能沒有實力,只能任人魚肉,完全沒有選擇的權力。

 

「什麼馬番木?這我們不清楚。我們只是想跟鉛陵姑娘妳談談。妳和教主並不適合。」

 

莫玉邪他們早說好了,既然毒殺避失敗,那他們就乾脆否認到底。反正也沒人有證據說是他們幹的。

 

就連避自己也不能完全確定,那馬番木就是針對自己而發的。

 

 

 

其實流浪之初,避的打算便是找個沒人認識自己的地方了卻殘生,她並沒有想跟極劍走到一起,後來不知怎地,兩個人就在一起了,極劍還說要和她成親,兩個人還有了寶寶。

 

因為寶寶,她不能說走就走。她一個人就算死也無所謂,可現在她必須保護寶寶,只有極劍能做到。

 

「我......現在不能走。」

 

「即使後半輩子要背負背叛家族的罪孽也無所謂嗎?」

 

這樣的話若是拿去說服目空一切的極劍,只會換得他的嗤之以鼻。可莫玉邪知道,避不是那樣的人,她是鉛陵嫡女,家世顯赫,她身上的名譽,就是她父親、是全鉛陵家的名譽,不能任意傷害。

 

「不只是妳的問題。包括教主,以他的聲望,原本足以穩定統整後的西行教,但因為妳的存在,有許多分舵對他是否能忠於西行教感到存疑。為了穩定人心,他必須花更多的力氣去說服教眾,教務才能得以推行。」

 

她一直沒去過問極劍的工作,莫玉邪告訴她因為許多教眾對極劍口服心不服,逼得極劍只能用殺人來解決,但教眾也會反擊,極劍前後已經遭到好多次暗殺,還不包括世家的份。

 

極劍再強,能一次次躲過嗎?

 

 

 

「可是,我現在還不能離開。」

 

她只是重複著這樣一句話,並沒有告訴莫玉邪寶寶的事。她現在知道了她和極劍之間一直都是極劍在粉飾太平,其實沒有那麼多的歲月靜好。

 

 

 

「鉛陵姑娘,教主是我看著長大的,我和教主的父親是同僚,情同兄弟,對教主的事,我不得不盡力。老夫今日言盡於此,該怎麼做,請鉛陵姑娘仔細掂量掂量。」

 

「當然,以姑娘現在和本家的關係,若是選擇離開綠隱山莊,生活勢必困難,不過我們在金錢上和姑娘的維安上會盡力協助,直到姑娘生活穩定。」

 

莫玉邪軟硬兼施,威逼利誘,卻沒有要避的答案。

 

他原也沒想一次就能說服避。只是極劍離開的這十天,這麼好的機會,怎能不把握著做些什麼?

 

 

 

莫玉邪邁著步子,沉默地離開了。

 

避還坐在涼亭裡的石凳上,她的眼底噙著淚。

 

不管是為了她的同胞,或者為了極劍,她都不能心安理得地待在他身邊。

 

可是,寶寶怎麼辦?如果沒有極劍,她又如何能保住它?

 

 

 

玄玉來到涼亭時,避還在發呆。

 

玄玉叫了她幾次都沒有回應,再走近些,玄玉被眼前的景象嚇得腦子斷片!

 

她看見一條明顯的血跡,從避的裙上,沿石凳流了下來!

 

 

 

台長: 陳跡
人氣(451) | 回應(7)| 推薦 (17)|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不用動腦番外系列 |
此分類下一篇:極劍番外---你這個殺人魔渣16
此分類上一篇:貝殼男孩番外---校草的草其實是狂草的草9

david
現代人有耐心看長篇小說的 少之又少 !
您還能如此勤於筆耕 真是佩服 !
2021-06-14 17:04:42
版主回應
我是受了金庸的感召
加上興趣使然
我的生活壓力很大
工作家庭兩頭燒
寫作可以讓我快樂
平衡生活
所以不管有沒有人看
我都會寫下去
反正我也不靠這個賺錢
是寫爽的啦
做自己喜歡的事
沒有壓力
只有愛
2021-06-14 18:03:47
david
做自己喜歡的事 只有愛 !
唉 能做到者 幾希矣 !
奇摩部落格時代 我寫過續倚天屠龍記 互動者還不少 後來奇摩下架了 轉到PCHOME這個平台 鮮少人互動 因此續倚天屠龍記就沒動力寫下去而夭折了 !
現在寫沙漠迷情 讀者是不少 但也少人互動 要不是為了完成故人所託 可能也早就封筆了 !
2021-06-16 00:28:52
版主回應
我十幾年前寫的時候互動的人也很多啊
但現在這個時代 競爭激烈 大家的時間都很寶貴 新詩這種字少的文體會比較受青睞
其實再好的產品都要行銷
如果在意互動的話
所謂投桃報李
可以先去其他文友的站台互動
情況會有改善
若是再沒有的話
還是要繼續寫下去
我忘記哪個小說家說的
就算沒有靈感也要繼續寫下去
靈感會自己跑出來的
創作的路上共勉之吧
2021-06-16 07:32:05
david
您的堅持 令人感佩 !
其實我的新聞台點閱率雖高 但據我了解 絕大部分讀者是來瀏覽照片的 而非欣賞文章 !
我問過一些臉友 他們都老實說 只看照片沒看文章 !
2021-06-17 08:24:15
版主回應
哈哈哈
我的網站也是啊
我索性把照片也當成事業在經營
精益求精
2021-06-17 09:01:00
david
照片是您本人嗎?
不會有侵犯了肖像權的後遺症?
2021-06-17 09:20:46
版主回應
是我本人的ps照
所以沒有肖像權的問題
2021-06-17 12:11:55
david
失敬!失敬!
原來是才貌雙全,難怪人氣那么高。書中黃金屋不如顏如玉,自古皆然!
2021-06-17 13:06:02
版主回應
那是PS過的
而且是年輕時候的臉下去ps的
我本人現在並不長那樣
2021-06-17 15:40:56
david
哈!不管PS再怎么的化腐朽為神奇,您落落長的一篇文章只放一張照片,就能夠有眾星拱月的效果,真的是令在下自嘆不如啦!
2021-06-17 17:04:00
uni2019
對極劍而言,人世間的規矩禮教就沒一條放在眼裡的。他自己就是規則,是真理,他並沒有耽誤正事,寵一下他的女人又怎麼了?惹得教眾對他又敬又怕地,這還只是個教主,要讓他當皇帝還不上天了?

皇帝在天上,可管不了那麼多。這裡地球人話事,抓fit。哈哈!
2021-06-25 22:27:10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