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h購物| | PChome| 登入
2022-09-02 09:00:00| 人氣4,546| 回應1 | 上一篇 | 下一篇

〈握向火花〉

推薦 5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沈眠/寫

要張開手掌,壯大如釋放一頭猛虎的張開
你們要忘了黑暗有多麼堅決、洶湧
而上帝的掌紋哪遍山滿谷的漫漶,紊亂如偃倒的野草
有誰的嘴舌說著,噩夢一整排臥倒,而碑墳群起
聽見血肉在兇惡的地方,被凌遲成─片片
聲音很近、很近吧,挨在骨頭的邊緣
看到了灰色的花絕望地盛開,那就是你們的餘燼
已經灰得夠凌厲了,大家看,看啊!

誰認得無情又荒廢的神祇,祂們集體在天上安眠
幾萬顆澎湃有力的心臟,被歷史的詞語載送以遺棄
以哀痛的骨骸,無數張臉既前進又後退
祂們打造籠子,嵌進被遺棄人們的胸膛深處
緊緊地鎖閉信仰,不再生產咒語
救贖必須終止,一切的光源都要暫停
而聲音近了,近了呀,就在你們的耳朵上跳舞!

還有誰想要軟綿綿的咖啡或燦爛的晚餐
在這雨不停的夜,
還有誰繼續淚潸潸的晴朗、堅硬如鐵的寂寞
在這雪不停不停的夜,
而你們的腳已被大片大片的哀傷感染了
在這夜不停不停啊不停的水裡!

有關悲傷的連續性議題,刀刃幾大把幾大把的茁壯
與野草相似,但種植在眼球之上
它們是不可跳躍,不可作為詩的向下形式
於是,你們持續噁心、輕浮,持續在空中延宕、爬行
時間乃變成一座空蕩蕩的郵局,有許多套郵票無人領取
應該建議每種凝視都貼上一張,順便蓋郵戳投遞出去
然後躺進墳墓,用力捧住自己支離破碎中的臉孔,哭泣!

你們已不可避免的知道,軟體正趨向錯誤
樹的程式如女巫的百年亂髮纏結不清,天空和禽鳥一樣
不流動了,山林一再當機,狂虐的病毒偽裝成土石流
房子撞擊河面,傾斜,一家子的生活悉數毀壞
河跌墜在疲憊冷淡的夢底,夢已沒有童話會再經過了
小孩眼裡純潔的線條被驅趕一空,被一些圖案和泥塞滿
只剩下荒涼了,只剩下無由停靠、靜止的恐懼!

聲音愈來愈近了,近到幾乎是切割
頭顱以內長滿了刀鋒,
你們祈禱,將頸子垂入塵土,向著蒼穹
跪碎了膝蓋裡的黃金,
而神棄絕你們很久,很久了
已超過宇宙一次凝視的長度!

而善心人士很早、很早就睡了,安穩地睡在人造天堂
畢竟城市離灰黃的黏稠的撲殺很遠,很遠
遠到哭喊都像劇場,還有人計較演技的精湛與否
要求每個起伏都該到位,包含聲線的變化
而不夠、不夠啊,不夠慘烈、激動哪
他們指著銀幕批評誰應該得救,誰應該被扔擲
即使你們被吸進巨大的嘔吐,即使你們已經背起了
寫著自己名字的墓碑,走在殘破的土地上
他們總覺得不夠抒情,不夠悲壯,不夠哪!

在所有受難者的中間,有誰比眼淚更野獸
有什麼比疼痛更玫瑰,有多少火焰比等待更雄偉
還有哪一種粉碎能比你們更洪荒,還有哪一種地獄
會比你們更神聖,哪一種罪惡會比你們更遺忘
金黃的滾滾滾滾的大暴力,就要衝擊、抵達
使固著的山脈曲折如蛇影,使住滿先靈名字的土地終結!

而目盲的音樂遍地找不到階梯下
找不到華麗的鼓皮降落,
啊啊,騷動的色彩,在你們喑啞的底層
結構另一種把戲,
創世紀係由末日分娩而出的
另一種歌唱的絕望美學!

你們都已聽見了,金剛在大氣中流動、變化
菩薩在夜裡哭無聲,花草樹木一概喪失溫馴的表情
石頭停止滾動,停止作為你們的臉的深刻形式
而聲音很近、很近啊,如膚色般的
時間在竊竊私語,而公共的語言潰敗於
厭煩跟過多的程序正義,並向著喉嚨倒叉
旋即綿延為風聲的細末,沒有任何一片葉在舌上演奏
於是,荊棘蔓延到命運底,鋪張為他者臉上的面具!

你們墜在石碑的名字脫逃至隱匿、無聲的荒原
與膠著在耳、由國家傳播的謊一起扭著鐘,扭著光的零件
而一顆顆純淨輝煌的螺絲,從一些孩子的臉孔垂散
在那些鋼鐵形狀之雨的圍繞底,倏地盛開以豔紅的杜鵑
以哭啼在虛無的內部興建骨架,以支撐美麗蜃樓復又興起
而五官附著的符號,亦飛起七嘴八舌的烏鴉
以隱喻受難的群像,以不祥的意象,對不詳的災劫進行破除!

而你們最終還須在島的肉身
以微小的熱度與凝望繼續生活,
在盡頭那一邊、在水的所有暴力表面
寫柔軟、深情的字,
並以空中的老虎追索光源
以綻放裂痕的手啊握向火花!


發表於《文訊》443‧2022年9月號「草原副刊」。





台長: 九十九我魔
人氣(4,546) | 回應(1)| 推薦 (5)|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沈眠《輝煌的零件》 |
此分類下一篇:〈我們的明日如何錘鍊〉
此分類上一篇:〈失心〉

頹小疤//吳明毅
只能讚嘆...再讚嘆!
2022-09-03 08:25:16
版主回應
您好


寫詩歌時,心中總是充滿對萬物的讚嘆。


沈眠
2022-09-04 09:32:55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