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h購物| | PChome| 登入
2006-02-11 02:15:28| 人氣557|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探險之志樂別墅一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有d愛上呢間屋..佢有好多歷史..

時間:一九八七年六月,下午
地點:香港屯門青山公路旁,一間樓高兩層的豪華別墅
人物:王姓地產富商與其太太,陳姓地產經紀

王姓富商夫婦隨同一名地產經紀,在一幢豪華的別墅四周參觀著。

「王先生,這幢別墅真的很超值,不是業主要移民,也不會放盤。你看,這裏遠離市區,最適宜作渡假用途,這裏樓高兩層,不太大也不算小,兩口子剛剛好……來來來……看看屋內裝潢富麗堂皇,很有歐陸風情,名設計師設計的,前業主在裝修上花了不少錢和心機呢!大門前那個印有金龍的噴水池,金龍是吉祥物,池水源源不絕地流出流進,好兆頭呢!你的財富也會源源不絕……」陳經紀正滔滔不絕地對著面前這位身家坐擁幾十億,但生性吝嗇的富商推銷這幢別墅。

「好了!好了!你停一停可以嗎?」王富商揮揮手,有點不耐煩地說。他身上穿著的西裝起碼有十年以上的歷史,袖口幾處位置都有破爛痕跡。

「你喜歡這裏嗎?」王富商問身邊小鳥依人的太太。

「是的!很喜歡!」王太太微微一笑,眼神透露著無限溫柔。

陳經紀趁機搶著道:「王太太真有眼光,別說你,不少客戶都很喜歡呢!我們去看看地牢,這是停車場,那邊有一條小樓梯可以通往一樓客廳。一樓和二樓的間隔都差不多,中央是大廳,旁邊有露台、有套房,所有傢俱設備齊全,用料名貴,九成以上新,全是名牌貨……再來,別墅有前後花園,周圍都種滿了樹木,空氣清新,環境幽美……看!後花園有個小涼亭,涼亭旁有一條小橋,很古色古香呢!花園另一邊有一間小屋,是工人房。這別墅設施、格局完全乎合王先生和王太太的需要吧!」他說完後立即綻開一個公式化的招牌笑容。

雖然對陳經紀的滔滔不絕很不耐煩,但王富商環顧四周,的確對這別墅頗滿意,他再問身旁的太太:「買了以後還要裝修,換傢俱嗎?」

「不用了,傢俱還很新淨,周圍的裝修也很漂亮,不用再花無謂的錢了。」王太太把頭伏在丈夫的肩膀上,純如一隻小羔羊。

王富商對太太的回應很滿意,他就是喜歡太太知慳識儉,對物質生活從不講究,像他一樣,從不多花一分一毫,即使坐擁數十億家財,生活也像普通平民,甚麼鮑參翅肚,燕窩補品,兩夫婦甚少沾口,平日三餐都是粗菜。有時候王富商在公司處理業務,午餐只吃飯盒,吃不完還會帶回家,可見他節儉非常,但背後不少人說他不但是個吝嗇鬼,對待員工十分刻薄,經常借機減薪。

他的大公司本來就有財政部、會計部管理公司的帳目,他就是信不過人,所有有關錢的事務,一概只由他處理,絕不假手於人,務求把公司的支出節省至愈少愈好。他願意一擲千金買下這幢別墅,是打算送給身旁這位與他結婚差不多廿年的太太,作為她的生日禮物。做差不多廿年夫妻,他絕少送禮物給太太,思前想後,決定要送份禮物給她,一切由她作主,要甚麼也可以。於是王太太選了這幢別墅,她說兩口子閒時可在這裏渡假,而且地產是最保值的。起初,王富商對別墅的價錢咋舌,但也覺得妻子的說話有道理,於是一切讓她決定。

這樣王姓富商夫婦便買下了這幢別墅,而這別墅的名字叫做「志樂別墅」。



時間:一九九零年四月,下午
地點:香港屯門青山公路旁,志樂別墅二樓的主人房中
人物:王姓地產富商太太,林姓貨倉東主

一幢豪華別墅的二樓睡房中,有兩條脫得光光的肉體躺在一張有歐洲皇室氣派的大床上,正為剛才瘋狂的激情喘息著。

「正一守財奴,我受夠了!跟了他廿多年,只送了我這間別墅,你知道他有多少身家嗎?起碼超過一百億了,我呢?我分到多少?」王太太激動地罵著。

「別勞氣嘛!他死了以後,財產還不是你的嗎?」林姓男子擁著王太太那雪白的肩膀,親了親她的額頭安慰道。

這個年齡比王太太少六歲男子是個貨倉東主,已有家室,還有一個五歲大的女兒。然而,他與王太太秘密地交往了差不多八年。

「死?那有這麼容易?七年前他被綁架,我遲遲不交贖金,故意拖延時間,就是要他死,誰不知他那麼大命,安然無恙地回來。」王太太躺在那男子的懷裏,愈說愈激動。

「寶貝,別氣壞身體了,我會心痛的,來親親吧!」那男子板起王太太的身體,手溫柔地輕撫她身上每一吋肌膚。

「急色鬼!」王太太嬌嗔道,說著便合上眼睛享受著溫柔的撫摸。

慾火燒得愈來愈烈,兩條肉蟲黏得緊緊的,正互相纏繞著,漸漸傳來一陣陣淫聲浪語。

「狗男女!」突然間,一聲怒吼從房門傳來,破壞了這充滿淫慾的氣氛。房門被踢開,一個氣得青筋暴現的中年男子衝了進來。

「你這賤人!勾搭男人勾搭到這裏,你不要臉!」王富商咬牙切齒地指著那一絲不掛,被嚇得臉孔發青的太太說。

「不是……沒有呀……你聽我解釋……你聽我解釋……」王太太抓起身旁的被子遮掩身體,焦急和驚慌令她口齒不清。

「奸夫!」王富商沒理會太太,一個勁兒衝向那男子,揮動拳頭,怒不可遏。

那男子絕非善男信女,一手揪住了王富商的手,一拳兩拳摳到他的臉上,王富商倒地,臉被打得青了一塊,鼻孔還流著血。

王太太驚呼了一聲,跑到丈夫的身旁,但被丈夫一手推開。

「賤人!別碰我!我早就查到你這賤人對我不忠,今天終被我遞著,嘿!我甚麼都聽到了,你想分到我的財產?別妄想!當我知道你在外勾三搭四時,我已改了遺囑,你休分得一分一毫!」王富商掩著臉上的傷,冷笑道。

王太太萬料不及她丈夫會跑到這別墅,他平時處理公司的事,緊張著鈔票,甚少理會她的事,她只知要在丈夫面前盡心盡力地扮演溫柔節儉的賢內助,她一直假裝得很好、很完美,沒想過有任何漏洞,丈夫今天揭發了他們的奸情,她真的想也沒想過。

原本她打算在危急中編個故事,說她是被迫、冤枉,是這個男子要脅她這樣做,但聽到丈夫剛才的一番話後,她逐漸收起那張驚慌、委屈的臉,憤怒地盯著眼前這位她認為一早該死的丈夫。

「你說甚麼?你何時改遺囑的?你偷偷地改遺囑?」平時在丈夫面前千依百順的王太太怒吼著。

「嘿!我不是蠢才,不是我有錢,你會待在我身邊?你這廿多年的心機毀於一旦,你甚麼都沒有了!失望吧!」王富商斜視著眼前這對奸夫淫婦乾笑著。

這番說話把王太太心裏積存已久的怨氣、怒火一次過爆發出來,她發瘋般撲到丈夫身上,拳頭、手掌不停地拍打,但她畢竟是個女子,氣力不夠丈夫大,很快被叉著頸項,按倒在地上,左右兩邊臉受著不留情的掌擱。

身後的男子見狀,立即上前制止,朝著王富商的背部一腳一腳重力的踢著,王富商受不了那重擊,鬆開雙手,他妻子立即逃開,而他被踢得卷著身體,一邊掙扎著,一邊呼叫道:「你……你打死我吧……打死我也分不到錢……」

原本那男子只想把王富商打剩半條人命,算是教訓他一頓,但見他一邊掙扎,口裏一邊臭罵,令他動了殺機,於是把他拖到床上,拾起一隻大枕頭硬按在他的臉上,只見他掙扎得愈急、愈大力,那男子朝著王太太嚷道:「呆甚麼呀?還不過來幫忙!」

王太太這時已被嚇得失魂落魄,跌跌撞撞的跑過來。

「按著他的腿!快呀!」那男子呼喝道。

「哦……哦……」王太太只知是危急關頭,沒時間想,一雙手用力地按在丈夫的腿上。

王富商掙扎多數十秒便不再動,那男子慢慢地鬆開手,把枕頭挪開……只見一張紫青的臉,眼睛還睜開,充滿怨恨的一雙眼睛還直勾勾地盯著腳旁的王太太。

王太太驚呼了一聲,慌忙把手從丈夫雙腿挪開。

「他已斷了氣。」那男子冷靜地說。

「怎麼辦?怎麼辦呀?弄出人命了……」王太太急得快要哭。

「怎麼辦?當然要把他藏起來呀!別忘了你也是幫兇,這件事若果傳了出去,不止我,還有你,也要坐牢,一輩子也別想出來。」那男子陰森地說。

王太太害怕得要死,只好對男子言聽計從。

「那……那你打算怎樣處理他?」王太太不敢正視丈夫的屍體。

「一切由我處理,你在外繼續做你的王太太,別惹人懷疑,否則你我都完了!」那男子說。

之後他們二人妥善地收拾殘局,銷毀了所有証據,弄到神不知鬼不覺的樣子,餘下的屍首就交由林姓男子處理。

別墅位置偏僻,附近民居寥寥無幾,加上吝嗇的王富商沒有為別墅聘請工人、園丁,所以他的死根本沒有其他人知道。

那男子用甚麼方法處理了屍體,王太太不知道亦不想得知,只知道他保証已把屍首毀屍滅跡,只要她不說,這件事將永遠是個秘密。

個多星期後,社會上傳出王富商被綁架的消息。

身穿素色衣服的王太太召開記者會,一雙眼睛腫得像乒乓球一樣。她對記者承認丈夫被綁架的事實,然而她交了贖款後還未有丈夫的消息,說完後哭成淚人。

在外人眼中,王太太是個千依百順的好妻子,夫婦二人一直是對姻愛夫妻,所以人們對王太太從沒半分懷疑。有些人對終日以淚洗臉的王太太有所同情,但對吝嗇成性的王富商被綁架的事則無半點惻隱,不少人暗地裏咒罵他應有此報。

經過大半年來的調查,警方對富商綁架的事毫無頭緒,暫列為失蹤案處理。王太太暫時掌管丈夫旗下所有業務。為了不想惹人猜疑,她與林姓男子減少了來往,但離奇地在事發後差不多一年,那名林姓男子被發現倒斃在自己住所的浴室內,死因是室內空氣不流通以致窒息死亡。

王太太對情人的死暗地裏傷心了一段日子,她曾擔心過是否丈夫的冤魂尋仇,但每天面對著數以億計的生意,忙得不可開交,似乎無暇去理生意以外的事。至於那間別墅,自從殺死了丈夫後,她已沒有再到那裏,為免引起麻煩,她沒打算把別墅賣出。

日子一天一天地過,王太太搖身一變成為商界鐵娘子,由於她的丈夫是失蹤亦未証實他已死,所以她可以繼續管理所有業務,建立她的王國。然而,別以為一切都風平浪靜,做了虧心事的人未有報應但始都不會好過。正當她的事業發展得順順利利,如日中天之際,怪事便相繼發生。

有時候,當她獨自駕駛時,不論打算返公司還是回家,竟不自覺地由港島區駕駛到屯門青山公路一帶,起初她懷疑自己走錯路,但這些事接二連三地發生,她開始覺得不對勁。

更離奇的是她會在無意識之下,把車駕到志樂別墅附近,當她清醒過來時,發現自己就在別墅門前。但她回想起自己明明已把別墅的大閘鎖好,身上又沒有攜帶那裏的鑰匙,她怎樣通過大閘,走到屋的正門前呢?有人把大閘開過嗎?她不得不急起來,於是再把整棟別墅重門深鎖。

然而,一段日子後,怪事又再發生。

有一晚,半夜兩、三點,她已經就寢了,但不知怎地迷迷糊糊地爬起來走了出去,駕車子一直駕到青山公路,她一直不知道自己在做甚麼,直到有意識時,發現身穿睡衣的她竟然在車子裏,車外一片漆黑,出外查看,才知道自己身處在那別墅地牢的停車場內。

一件又一件的怪事使她精神開始失常,醫生的診斷指她工作太多壓力太大,所以出現夢遊和神經衰弱的情況。但不管怎樣,王太太決定托人把別墅易手,愈快愈好,亦不管賣多少錢,在有身之年她都不要再踏進那裏。

結果,別墅成功出售,買家是一名曾移民外國但回流返港的商人,他的妻子與三個小孩都在隨他返香港生活,一同搬到別墅居住。在別墅出售後,王太太那邊再沒怪事發生,但由於她的情緒經常處於膽戰心驚的狀態,所以一直要接受精神科治療。

所謂:「己所不欲,勿施於人」。自從回流商人一家住進那別墅後,所有的事都十分不如意。他的生意一落千丈,脾氣變得暴躁,兩夫婦經常吵架,他們的三個孩子一個接一個地,不是生病就是發生意外,例如跌傷、被車撞傷等,總之就是家無寧日。後來那商人揭發他妻子竟背著他與舊情人幽會,一怒之下便把妻子和三名孩子斬死,自己再畏罪自殺。

這件事在一時之間鬧個滿成風雨。聽說後來曾有一個洋人家庭租住了這別墅,但怪事亦不能免地發生在他們身上,幸好的是他們急急搬離,否則後果難以想像。自此,這別墅一直丟空,沒有人再遷入,慢慢地荒廢、破爛……

故事告一段落了嗎?似乎還未……

台長: 懷念﹏彭
人氣(557)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彩虹同志(同志心情、資訊)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