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6-02 07:15:06| 人氣1,689| 回應1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嗄,了一個夏 】〔第十七話〕慌作一團的貓兒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 嗄,了一個夏 】


〔第十七話〕慌作一團的貓兒












 ﹣﹣由紀 ver. ﹣﹣





落寞坐在醫院的庭園大半天。










我早知道會下雨,


因為我很留意天文。






智能手機上程式,


不是同學都在玩的手機遊戲,


而是一堆官方和非官方的天氣報告和觀星指南,


還有懷舊流行曲。







滴答滴答,


綿綿細雨打在我撐著的摺疊傘上,


我輕嘆,從頭到尾再細閱玲奈的紅色筆記本。






想起初初她在校園樹下睡


不小心看到她的筆記,


天也降下相同的雨。







我們獨處,夾雜複雜情素,


早就感到陌生卻熟悉。






只是我太愚笨,


當時沒察覺片字之隔,字裡行間,


如細雨般,點點滴滴也是關於我。







自在玲奈家中拾回這本筆記,百感交雜。


我日以繼夜在家中、學校上課、公車提筆在上面書寫,


只希望補缺這數年的情感,


亦冀盼這份感情不再是單向。






來來回回,


我已沒法抑止對她的愛意,


很想呆在她不遠地方。





念到和她只是朋友關係,


沒理由長時間待在她身邊,


不能像蚊子喋喋不休,給予無謂壓力。






已經整天沒回家,


但不想離開醫院,念掛她,又怕麻友有機會就欺負她。


進退兩難,靜靜遠眺她的病房。









如果我們是相愛,


為什麼要弄的如此難堪。








她和麻友不管交往那個程度,也是在交往。


麻友怎樣對待玲奈,也是玲奈私人的事。






我生氣麻友亂碰她是一件事,


而她們是否繼續一起另一件事,



但,是否願意改為和我交往,已是第三件事。





搔著頭,心情很困惑。


想著她,想著她的事情,


悶著自己自圓其說內心對話。






天色如我的心情漸灰暗清涼。


也許是時候回家。






(( R.....))



站起,卻收到傳來短訊



============

FROM:松井玲奈



由紀,回家了嗎?

下雨了,有沒有淋雨?

今天辛苦了,

謝謝妳照顧,

好好洗澡休息吧。


晚安。


============





頓時,


心情散了雲霧,開朗起來。




輸入什麼字給她才好?


或許該說個笑話逗逗她?




輸入了三個文字,我就取消了。




還不及想念她的聲音,


鼓起勇氣直接致電給她。





我:「 我看到短訊喲,我想妳應該是醒來了吧,所以才致電給妳。


玲奈:「 嗯嗯...





沒聽夠她的聲音,


卻傳來令我心煩厭氣的米老鼠聲音。






這白痴,真的如我所想壞方向去再騷擾玲奈。






電話中得知,


麻友真的意圖不軌,


聽到玲奈反抗說不要。





有沒有那麼飢渴?



我也處於青春期,


不見得我會無禮地對人毛手毛腳。


亦不會因為對性好奇,就胡來恣意索取。





我一口氣衝進醫院大樓,


在大堂繳費處遇到珠理奈。





珠理奈愕然:「 由紀姐? 妳不是已離開了嗎?


我的汗珠劃過我臉頰:「 我就是直覺麻友會再次欺負玲奈!



不理會珠理奈,我加快腳步跑往電梯。


我不憤,頭也熱起來。






珠理奈抓著出院文件,


就用她足以驕傲的速度追上來。


而未到樓上已追過我。






在病房門口,我停下來。


我冷靜吸口氣:「 就算當面罵麻友也沒用,唯一可以做是要她和玲奈分開


珠理奈嚴肅:「 那我要怎樣做 」




握著珠理奈的手腕,我們在門口待機起事。





我:「 珠理奈先按著她的口,拉她出去大堂理論,

      盡量別驚動醫護人員,因為麻友爺爺是院長,怕之後有麻煩。

      我領玲奈乘計程車,到時妳獨個兒追上車



珠理奈小聲:「 由紀姐,妳說要我靜悄悄打包麻友走是可以。

            說什麼不要驚動醫護人員,我明白妳不想看到什麼。

            但妳別再騙自己,也別再騙別人。

            第三者角度最清楚,妳們待著眼神和氣氛都變得不同。


我慌張:「 我,我單方面沒有意思,也不能代她決家」



珠理奈耍酷:「 少廢話,記著進去後要溫柔疼愛我的玲奈姐。

            妳還要等到幾時,妳們才是真心相愛。


我:「  她和誰交往,等玲奈康復之後自己決定。


珠理奈反握著我手看著我:「 她和麻友交往以來,根本沒怎麼笑過,

                      反而妳們自從認識妳,

                      妳們笑得自然,表情也豐富。」



我苦笑:「 就算明明相愛,也不敵過時間不對 」


珠理奈:「 她只不過因為我的關係,也顧念麻友寂寞,才試著麻友交往

         任誰也知道,她只視麻友如妹妹


我不忿:「 留在之後再說,救人要緊


珠理奈壞笑:「 好好和玲奈姐愛愛,

            妳這個呆頭呆腦的優異生就會明當中有什麼分別


我反白眼:「 別教壞完麻友,就來教壞...我 ...


太陽穴暴出青筋,我怎能乘人之危?






但我還尾音未落,


珠理奈已迅速從後勾起麻友,掩著她的口拉她離開病房。





珠理奈這孩子的怪力量到底那裡來?


但宮澤的無情力也能令玲奈廢掉右手,感到無言。


打藍球的真不好惹,幸好我理是珠理奈和宮澤敵人。






我再親眼看了麻友硬上了她,


煩燥卻不能生氣。





她衣衫不整,


露出她如花枝腰際,胸口不規律起伏著,


這樣骨感的少女,令人憐惜,也動人。




她褲子被掉在地板上,淺藍色的小褲褲被扯到腳踝。




白玉的雙腿曲起躺開,含羞膝頭交碰著。


隱匿能看到中間的含苞的睡蓮上沾潤晨露水光感,



玲奈喘息如蘭,


她烏黑秀髮順服散落白色床舖上。






我終於明瞭書中嫵媚這詞什麼回事。







她的臉如昔單純,緊閉著眼。


早上一起共浴時,我早就留意她的身姿。






她如楊柳的細腰,


也迷戀她的白玉無暇皮的皮膚,


像貓對著金魚唾涎三尺。



從後抱著她,還能感受她羞澀的情感,


享受於二人親暱肌膚觸感。






房間還充滿悅色的瓣香氣息,


令血液加快流動,心跳也加速。




總算明白麻友這米老鼠,為何貪戀玲奈的身體。


因為愛著一個人,會想和她融為一體。


只不過這融為一體建立兩人心靈上,才伸延到肉體。


而非值著肉體,去霸佔對方的心。




『  我是來救她,不能像麻友。』


越抑制自己,卻越想接近。


按捺不住走近半祼的玲奈,









麻友喜歡玲奈,才想碰她。


我也喜歡玲奈,不比麻友少。



腦內閃著珠理奈剛才說話。




如果我做著相同的事,


玲奈就會察覺我和麻友之間有差別嗎?




幼稚的我,還離不開妒忌麻友 




我七上八下,掃著玲奈光滑大腿外側,


玲奈有點欲拒還迎,平坦小腹收縮起伏。





我大胆,用手指劃過她的大腿內側,


她緊張得雙腿夾緊,


卻將我的手指困進去腿間,


讓我輕試觸碰到那兩片水中的花瓣。





加點力度,可愛淡紅色水中蓮徑口就吸吮著我的指尖,


玲奈像嬰孩般鬧哭樣子,咬著下唇鎖著眉。


而我痴迷地看著她變化,


她白皙身體,漸漸潮紅而透出紛紅。


化成美艷人魚。





而我沒有一點經驗,


只是努力學著麻友於早上怎樣撥弄她。


預先知道,我得該一下大網絡神:如何取悅自己女友。




橫向掃弄著花瓣,


噗嗤蜜液沿著指尖打濕了我指根。


小金魚齒音低鳴,吐露著愉悅。


示意我做的是正確。




膽怯弄了一回,卻討好。


小金魚羞怯扭著腰,用身體示意懇求我和她結合。





我慍怒


 她不知道是我,她以為我是麻友吧!?






憂悶小金魚竟然那麼順從那隻臭老鼠,


我可是從摩天輪到現在,也表明自己愛意。


而她卻用反反覆覆態度抗拒著我。





不自覺生氣,故意不滿足她。


中指輕輕滑進小金魚的花徑,姆指頂著花蕾郤不動。



小金魚面容顯得非常難過,渴望被愛。


她輕顫聲音都卡在喉嚨裡,


眼角睫毛閃著淚光。





我心軟了,加了根手指,憐惜地漸進抽送,


玲奈弓起腰,她的小花徑努力接受著、感受著我指關揣動。







英文字母H,離不開Heart,


不用多考慮她對我怎樣,對麻友又怎樣。


只管用心透過行動表達對她愛意就可以。




我能感到內壁溫暖,緊緊包容著我。



我不用理會別人想法,


我對玲奈的親密接觸是最坦蕩接納愛與被愛,


真誠取悅對方。



是將虛幻愛情,付諸實現。


我的人魚不會消失,我要一直在她身邊呵護她。






可是差不多能捧她上頂峰時,


我的氣泡卻瞬間被戳破。





當玲奈顫抖聲線呼著:「 我,很喜歡妳,YU...YU...」


我卻軟弱地抽出了手,停下所有動作。


憐惜撫著玲奈的面龐。




正當我以為最終徹底輸給麻友時,


玲奈卻給我表白般的答覆:「 YUYUKI ,玲奈只想和由紀緊緊扣在一起






我由底谷不出一秒爬上頂峰的欣喜,


直接由親吻向她表達。





玲奈勉強提起受傷的手,


張開雙臂,想我緊緊摟著她。


我亦不帶遲疑擁這可愛人兒入懷。






靈與肉的交合之後,


是這樣密不可分溫厚擁抱。






之後如何給她看了寫得滿滿筆記


如何送她回家,


她又如何和麻友說分手都不重要。






因為我真的抱回失落了四年的背影,


懷中是自己思念日日有增無減的小金魚,


她也不再躲到魚缸中逃避,願意接受我的愛。










......














晚上,四人擠擁睡在玲奈家中雙人床,


對我這獨生子來說,是很特別體驗,






背後爬來一隻像小犬的珠理奈,

第一次在校園見面,雖然她抽菸來討關心,

但直覺她會是個不太壞的孩子。

認識後,

的確是一個愛搗蛋,開朗又愛撒嬌的妹妹。





雖然吵吵鬧鬧,令人擔心,有她卻不失歡樂。


本性不壞,只要好好管教,還是個乖孩子。


難怪玲奈和篠田老師那麼疼她。






看著玲奈睡顏,


那麼,我們以後是一家人吧。








我很愛妳,玲奈




不自覺收緊了雙臂,


小金魚也含笑意安躺在我懷中。







學業壓力,升學困惱,保持優異生形象,校內雜務。


到找到自己掛念的,但玲奈已跟別人交往,


之後和宮澤交往,沒有預期甜蜜反而吵架,


還有令玲奈受傷,也看著麻友欺負她。




緊張、空虛、驚訝、喜悅、不安、生氣、愧疚、心痛...





上山下海的心情,


心累了,由今年夏祭到現在沒有一天睡得好。




現在身體也很累,


精神卻激動得睡不著。





感受玲奈輕飄的呼吸聲,


她的眼睫毛掃到我的脖子上,


她的吻落在我胸口。




我的心被人兒熔化了。






感到心頭暖意,


現在什麼也不再重要,


她的笑容是上天禮物。





小金魚,妳在作什麼夢? 


還是沒丁點睡意的我,很想用電機拍下她嘴角帶笑的樣子。





動身找智能電話,


才發覺麻友的雙手沒有鬆開,


緊緊環在玲奈纖腰,


她還貼近玲奈的背。







這米老鼠真難纏,


這家才不要把有害動物作寵物。








我試圖甩開麻友的手,


卻不小心弄醒今天折騰整天的玲奈。





玲奈綿綿睡腔:「 由紀? 睡不著?


我小聲:「  抱歉,太擠迫睡不慣,玲奈再睡吧,不用理我




玲奈坐起身揉揉眼睛,就拉著我到了客廳。





下雨過後的晚上,雲已散去,


月色皎潔明清,銀光照進客廳地板。





帶著睡意的玲奈跌跌撞撞,


我小心翼翼地拉著她,摟著她的腰背怕她受傷,


卻像邀請玲奈共舞。




小金魚搖著頭,口裡還說著含糊夢話,


和我原地轉了兩圈,像童話國舞會,


她擺著尾的巴舞姿好看得要命。





玲奈靠在我肩上:「  就算不厭棄我是壞學生,

                 但和我交往,對由紀一點好處也沒有

             


我鄭重:「 不,玲奈令我成長很多,妳讓我明白愛一個人的感覺,

         內心忐忑不安,情緒放大波動,

         平靜過後,卻更清楚自己想要什麼



玲奈納悶掛在我身上:「 由紀讓我說我的故事,卻從來沒說過關於自己的事




我隨意轉了半圈,


拉著她躺到廳中的長梳化,讓她睡倒在我身上。


摟住玲奈,撫著她的肩,像訴說床頭故事細數過去。





我:「 從前,


就有個出身於小康之家小女孩,


因為獨生仔,父母很疼愛她。




也沒有迫她做什麼,


或要求她做些什麼。




亦不是什麼有錢人的家庭,


沒有把她當成父母附屬品。



亦沒有因為要進名門學府,


而迫那女孩讀書,學琴,跳芭蕾舞。




她父母很樸實,沒過高期望。


只希望孩子健健康康,像他們在社會上做過平實的好人。




女孩天性隨和,很愛呆在家,


不是溫習,就是因為父親影響喜歡研究天氣和觀星,



平時娛樂也只是受母親影響愛聽懷舊流行曲。






別人看來很嫻靜,本身也沒特別人生目標。




只喜歡讀書。


成績好,自然獎狀也厚厚。


她有著善解人意,不負所托的性格。


師生對這女孩品行讚口不絕。







其實這別人口中好學生,卻很怕別人讚許。


女孩看不透別人心裡真正想著什麼,比較著有什麼。



她不明白,總有人因為名次排在她後,


或者幫師生義務工作後得到稱讚,


就跑過來說著妒忌又羨慕的酸話。





天文和觀星,自古人類智慧,


卻不是學校科目,不會因此有排名比較。


所以女孩喜歡學習這不炫耀的興趣。




其實她和玲奈沒什麼分別,


也是徹頭徹尾沈迷自己世界的宅女。


只是所宅的東西不同。」





玲奈苦笑:「 但怎樣說,

           家裡和學校,由紀很棒的乖學生和乖孩子,沒什麼缺點。

           不像我,家裡父親沒認可我,學校也視我是壞學生


我:「  怎會,玲奈在家裡是好姐姐,工作上是好編輯,

       學校方面主要因為玲奈缺席太多,

       只要玲奈之後多點回學校陪我就好了。


玲奈噘小嘴:「 哼,誰說我回校就只因為妳



我:「 那,為了玲奈,我星期一到星期五也做早會MC


玲奈:「 傻瓜,那,由紀會很辛苦




我的鼻點著玲奈的鼻尖:「  為了每天能看見心愛的女孩,很值得


玲奈:「 我從來沒要好朋友和同學,但由紀卻不少,不能只花時間在我身上吧


我:「 我也沒什麼朋友


玲奈:「 宮澤她們不就是妳的朋友



我:「 嘛,我的確沒什麼朋友。 



因為不論現在我多生氣,


不能否定宮澤從小就視我是好朋友,


宮澤很重視所有朋友,


不想我一個人呆,總有辦法約我出去玩。


閒時也會介紹她的朋友給我認識,大伙去玩一下。




父母也認識宮澤,同一個社區看宮澤長大。


所以他們很了解宮澤為人,


從不怕我會學壞,更甚覺得宮澤會保護我。




中三時,媽媽也曾經問過我是否和宮澤交住。







/////////////////////////



媽媽:「  宮澤真好,笑容很元氣,人長得帥,又有禮貌,

         次次約妳去玩也有親自送妳回來呢


我汗顏:「 媽,妳不是給宮澤去家族旅遊時所買手信 "羊羹 " 收賣了?」


媽媽:「 她和家人關係好也是加分的 


我推媽媽離開我房:「 加什麼分?又不是升學考試,別礙我溫習 


媽媽:「 孩子,如果是宮澤的話,我批准 


我臉燙起來:「 沒,沒什麼呀 


媽媽:「 那麼由紀怎麼過了暑假怪怪的,青春期嗎? 

       如果真的在交住要告訴媽媽 


⋯⋯




/////////////////////////


我怎能說,因為我在海邊看到一個女孩子在哭之後,

一想起那人背影,胸口就痛。







現在回想,



我對宮澤的感情,一向只是兄弟姐妹的般友情,


後來和她交住,除了因為同學覺得我們極相襯,


也來自媽媽冀望。」




....


玲奈面色一沉無言以對。




我立即打完場:「  我相信媽媽也同樣喜歡玲奈的 



在月色下,玲奈雙眼閃鑠著淚光:「 會嗎? 我怎樣比不上宮澤同學



我怨懟:「 最好別和那臭小子比較, 

         我喜歡玲奈,是因為玲奈是玲奈,不像宮澤


玲奈歉疚:「 由紀真小氣,還在生宮澤氣,宮澤的錯我有份...」


我:「 抱歉,但我沒再生氣了,因為是好朋友,消消氣沒放心


玲奈:「 都說由紀人緣好,受歡迎,多的是朋友


我在玲奈耳邊低語:「 吶,從今天開始,我的朋友,也是我的女友的朋友


玲奈閉著眼揚起下巴:「 我好像還沒答應






躺在狹小的梳化,我把她的黑亮髮輕絲繞到她耳後,


低頭吻了她薄薄唇。


小金魚害羞窩到我的頸子裡。




我輕掃著她的背,


她乖順依偎著我,


心情自然舒緩起來,


暗笑:果然養著小寵物,很冶癒。wwwww





我:「 傻金魚,還說和妳一起沒什麼益處,

      妳剛才令我放下對朋友怨忿



但玲奈沒聽好就睡著了,只用鼻音:「





這樣安穩心情,相擁入眠。


























多月來,也沒如此甜睡。


腦瓜也像電腦重新啟動,


對於這近來發生的事,


也感覺彷如隔世。






但醒來,胸脊很酸。


兩人傻傻睡在梳化上。





感覺很浪漫,


讓我的小金魚停泊寧靜水湖面安眠。



溫馨讓女友睡到懷中,


還能嗅到她身體散發淡淡花香。






但不自覺數小時讓她壓到自己身上,


是會周身骨痛。





下次,我會選個比較舒服姿勢。(汗)





我護著玲奈後腦,抱著慢慢坐起,


卻發覺我倆被人蓋上被子,


要不是我們會冷病。





耀眼金色陽光照進客廳,很刺眼。


廚房傳來陣陣香氣,和兩個孩子吵嚷聲。




玲奈揉著眼:「 早安,由紀  」


我:「 玲奈上不上學? 如果玲奈不回,我也不回 」


玲奈單手環上我的頸子:「 由紀很詐 」


我輕吻她的前額:「 乖,點名之後,再到圖書館睡吧

                還要記得帶病假紙 」



麻友嬌甜聲線:「 珠理,我要英式早餐 」


珠理奈不客氣:「 少放屁,妳當這裡是飯店嗎 」


麻友:「 我哭了整晚,現在很餓  」


珠理奈:「 還好說,半夜哭喊吵醒我,

         拉著我手臂擦淚水,我手也酸了 」



珠理奈忙著煮早餐時,


我半推半攘玲奈去梳洗更衣,




我穿上玲奈的白襯衫,


有點緊,不過套上她親手編織毛衣不是太覺眼,


校裙借珠理奈後備的,因為玲奈太瘦。



玲奈伸手想替我打領


雙手停在半空,失望退回。



我抓緊她的左手,吻著她的指尖。


我溫雅:「 不要緊,待玲奈康復再替我打領呔 」


玲奈雙眼向下朝:「 到時我們都畢業了 」


我:「 將來就找份要打領呔的工作 」


玲奈:「 傻瓜,那有一份工作需要女生打領呔 」





遠處傳來麻友聲音:「 玲奈,早餐準備好了,快來 」





玲奈轉身回覆:「 ,來了」


我拉著玲奈邊耳語:「 如果工作上不行,就在結婚那天打領


玲奈驚訝紅著臉小聲:「 我想,我比較想看由紀穿婚紗 」


我來不及回應,玲奈就溜走。







『 那天就一起穿婚紗吧,像今天這樣穿起相同制服








我走到飯廳,三人已坐好。


檯面真的很豐富正宗英式早餐。



我:「 珠理奈太利害了吧,妳真的是高一生嗎?簡直是五星級大廚  」


玲奈:「 不要這樣誇讚她,會誇壞她  」


珠理奈笑得爽朗:「 謝謝,由紀姐。

                玲奈不喜歡,也不用呆著不動,不餓嗎? 」


玲奈:「 我不是不喜歡,只是我手沒有力動餐刀  」


「  哈哈!!! 」


我和珠理奈開懷大笑著,接著爭著餵玲奈。


但期間麻友沒參與,也沒看我一眼,只是低頭進食。




早上北風帶著涼意,


踏過清涼的街道,候鳥在頭頂飛過,


原來離開夏祭至今,不知不覺已經到了初冬。





但我不感寒冷,


右手十指緊扣牽著玲奈,


左手讓珠理奈勾著。




隻影的麻友穿著和我們不同校服自徑走,


那時借珠理奈的舊校制服,


大一個碼制服,顯得她身形更嬌少。




她垂頭喪氣轉入火車過


我有點同情她。



沒什麼家人、朋友、戀人,怕寂寞的孩子。


目送的玲奈也表露出擔心她的表情。





好吧,愛屋及烏。




我在入閘口撫著麻友頭頂,但她用力開我的手。


我淺笑:「 麻友小朋友,我們再約去玩吧  」


麻友炸毛:「 誰和妳玩? 也別碰我頭髮! 」


我帶著笑意:「 我是認真的,我和妳也喜歡玲奈,也視珠理奈好朋友

            我們也是珍視她兩人,也想她倆快樂。

            真的,我和妳抱著相同心情 」


麻友看了站遠的玲奈再轉向我:「 


我伸出手:「 從新交個朋友吧  」


麻友輕握回我掌,道別也沒說就轉身離開。








我們三人步調相同,懷著美好心情回校。





快到學校不遠處,也遇到同樣上學同校生。


玲奈鬆開我的手。



我抓不回她,想說些什麼。


卻給珠理奈搶先。



珠理奈雙手拍著我肩膀:「 除了很快總決賽,

                    麻里子仲有兩個月就離開,我想多些時間和她一起。 

                    既然玲奈沒大礙,這段時間就拜託妳照顧玲奈姐。」


玲奈:「 這是什麼意思 」


珠理奈吐舌:「 我會去麻里子家住一下,

            而且今天是約定的每周愛愛日 」



嘻,我努力忍笑。




玲奈:「 喂,不批準 」



珠理奈向我揮揮手,


就將運動袋勾到肩上,活潑地跑向體育館。



我拉著玲奈的前臂:「 由她吧 」


玲奈:「 我不放心嘛,可愛妹妹這樣給人拐了  」


我輕笑:「 哈,放心吧,篠田老師是一個可靠大人,也很疼珠理奈,

         而且她們也不會出什麼意外。例如,未婚懷孕。」


玲奈輕打我肩頭:「 不是說這些,篠田老師太縱容她了 」


我投訴:「 女友不是來寵,來疼,難道來打的!? 」





我們在門口拉拉扯扯,吸引了其他同學目光。


我很少看到同學們如此冷漠眼神,


她們議論紛紛:「 那個和柏木前輩一起的是壞學生... 」


玲奈雙眼紅紅,不顧一屑麻木跑開。





學妹A:「 柏木前輩,那壞學生在打妳嗎 」


我:「 沒有,我們在玩玩而已 」


學妹B:「 前輩心地太好,替她說話,但為了這種壞學生不得 」


我:「 別胡說,松井同學不是壞學生,不要再這樣說她 」



我搓揉自己的肩,卻按撫不到內裡心疼。


是我叫她重回校園,但她卻得到這樣歡迎方式。






進入教職員室,提走自己班功課。


剛巧遇到篠田老師空堂。



篠田老師暗笑:「 看來柏木遇到好事,冬天卻滿面春風 」


我托托下巴:「 怎樣也比不上老師和珠理.... 」



篠田老師用畫簿輕拍我頭頂:「 柏木同學! 」


我看一下四周沒人:「 我可以請求篠田老師幫忙嗎? 」


篠田老師交叉雙手:「 怎麼了,想用珠理奈威脅我嗎? 」


我:「 是就是松井,不過是珠理奈的姐姐 」


篠田老師:「 玲奈她怎樣 」





我:「 有什麼方法... 可以讓她調到和我同班? 」


篠田老師嘴角扯起:「 精英班的三年一班? 別發夢了 」


我遞出玲奈成績表:「 玲奈很聰敏,考試成績不下於我,

                 只是,只是學校對她有點偏見和誤會 」


篠田老師無奈:「 我快離任,幫不了什麼 」


我合十:「 請看她是珠理奈親姐份上 」




回到忙碌校園生活,


不知不覺到了冬日下沉的時間。







我快步走向舊舍的圖書館,


卻正面迎上一個我不想見到的人。








宮澤:「


我尷尬:「 .... 」


宮澤:「  柏木,周末會有空嗎? 」


我對她視而不見越過她:「 沒有 」 


宮澤苦笑:「 周末就是全國總決賽,是我最後一次比賽,

           我希望妳會來看 」




我鎖著眉回頭,仔細看到宮澤憔悴的臉。


我:「 那加油 」




宮澤上前輕抱著我:「 如果輸了怎麼辦? 」


我輕拍她的結實的背:「 我認識的宮澤從來不會認輸 」






我回神,玲奈卻在面前晃著,抱著的筆記掉到石路上,

她站在宮澤背後,眼紅紅退後兩步,拾回筆記落魄轉身逃去無蹤。





我鬆開宮澤,緊張走遍校園各處。

卻看不見玲奈的身影。









『 天呀, 別給我開玩笑 』


沒法子冷靜,


我忍受不了她離開我太遠。






















=================



更新有點慢,因為真的很忙。


謝謝大家耐心等待。



這兩個星期,發生膽顫心驚的事。


祝願入山川榮和那STAFF 早日康復。


不想分析行兇者動機,或有什麼陰謀論,總之欺負比自己弱小就是不對。



忙極也投了票給雙大,


大家也支持心愛成員了嗎?

台長: Olives醬

(悄悄話)
2014-06-03 14:59:35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