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5-15 03:20:02| 人氣2,480| 回應5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嗄,了一個夏 】〔第十六話〕迷惘的小金魚

推薦 1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 嗄,了一個夏 】

〔第十六話〕迷惘的小金魚






--玲奈ver.--








『 我像已沒力氣魚兒,只能隨水擺動,
              看著泡沫一個接一個觸破 』







呆在醫院,一切來得很不真實。

就像困在魚缸裡。


窗外,日出日落,告訴我外面世界還在動,

但屬於我的時間停頓了。



再醒來時候,

已到黃昏,窗外下著毛毛細雨。




滴滴答答,

深秋,而且還快到冬天,

竟然還下雨。




『 是老天爺替欲哭無淚的我繼續哭泣嗎? 』



病房空無一人,

大概,由紀已離開了吧,

她有帶雨傘嗎?




真是很奇怪,

原本以為有了女友,

和由紀就像斷弦的樂器,

只要自己堅決不續線,就永遠奏不響,

從此不會再想著由紀。




『  但是,為何我越加想她!?  』




只不過,發覺由紀不在視線範圍,

就像掉了入海而缺氧,胸口收緊了。





由紀把頭髮撥到耳後,溫煦的微笑模樣。



從她牽手傳過來的溫度。

又在耳邊揚起甜蜜的聲線哼唱著我們出身年分的舊曲,

接著輕浮說我哭紅了眼變了金魚。


最後帶著愛惜的擁抱,說會等我給她一個機會,

又照顧我吃午飯和哄我睡著才靜悄悄離開。



由紀還說明年會為自己慶祝生日,

明明知道還有大半年,離畢業還有很長時期,

就已經暗自期待。




....





醒來後,


對由紀的所有複雜情素,不是再流于表面,



將這四年來對她一切都更深刻,

就像骨中骨,肉中肉一樣。








但,我是配不起她的,

她亦不值得如此喜歡我。

光想一個優異生待在一個愣頭愣腦壞學生身邊,

足已令人發毛。



現在這壞學生副業沒法做,而高中畢業也成問題。



我們真的一頭貓,一尾金魚,

兩個世界的生物。




我在床上坐起來,

嘆了一口氣。




按著手機屏幕,很想很想致電給貓兒,

聽聽她的清脆柔潤聲線,

但還是努力按捺自己衝動。




今天和由紀互動,像極情侶之間做的事。

要避免兩人泥足深陷,

一旦通電,會不會令大家現在的關係更加模稜兩可?





思前想後,最後選擇發了訊息給由紀。



============

由紀,回家了嗎?
下雨了,有沒有淋雨?
今天辛苦了,
謝謝妳照顧,
好好洗澡休息吧。

晚安。

============




看著屏幕表示對方輸入中,

但不消數秒,又停了。






正當我有點失望,

電話突然震動起來,我嚇得捉不住電話。

幸好在床上,電話怎樣跌也不會壞掉。




左顧右盼找著電話,快手接通了電話。




由紀柔和聲線:「 玲奈? 」

我小聲:「 嗯 」

由紀:「 我看到短訊喲,我想妳應該是醒來了吧,所以才致電給妳。 」

我:「 嗯嗯... 」

由紀:「 本來想回短訊,但又想聽聽玲奈聲音 」

由紀電話另一端傳來細雨聲音。

我感到很害羞:「 那,由紀回家了嗎? 有淋雨嗎? 」

由紀:「 傻瓜金魚別擔心我,金魚神會庇祐我的。
            反而小金魚,眼還腫嗎? 要好好休息哦  」

我:「 好了點,因為貓貓給我揉眼睛... 」



((  卡  ))


傳來急促拉門聲,正有人進來,

我像給人抓包一樣,急趕收起電話到被子裡。




麻友:「 玲奈醒來嗎? 我和珠理奈出去大堂閒坐了 」

我:「 啊,那珠理奈呢? 」

麻友:「 珠理去辦出院了,主診醫生說可以現在先出院。
            因為現在血色素正常,手的傷情況穩定。
            之後再回來覆診,拆線和拆石膏等等。
            費用不用擔心,我和爺爺說了不准收任何錢,受傷的可是我女友 」

我汗顏:「 妳爺爺一定不明白“女友”是指什麼 」

麻友深情看著我:「 爺爺或許會理解為“要好女性朋友”或者“好姊妹”,不過不重要。
                        只要我兩人明白就可以。」

我低下頭支吾以對:「 或許,是吧 」

麻友捉住我雙手臂:「 玲奈,今天的事,很抱歉 」

我只能對上她視線:「 今天的事算了,我累了,其他事出院再說吧 」

麻友失落樣子:「 這,這表示不原諒我嗎? 」

我更無奈:「 不不不,是我不好,才讓麻友生氣,生氣才做出衝動的事 」


麻友加重手的力度:「 玲奈,明明是我錯,失去理智是我,妳怎可成了自責 」

我感到頭痛按著前額,再重申:「 嗄,所以說算了,我們別再討論下去 」



麻友若有所思:「 讓我看看吧,今天早上亂來弄傷妳,畢竟身體最柔嫩地方 」

我慌張:「 不,那不好!!!  」

麻友:「 今天由紀姐照顧妳時,有看過妳身體吧?
           怎麼反而我不能看? 是我傷妳傷得大重吧,所以不讓我看  」

我:「 我沒事,大猩猩醫生,不,秋元醫生說,說過三、四天之後就會好 」

麻友:「 那給我看看吧,這樣我才放心 」



麻友不等我回應,拉著我病服褲子的褲頭。

右手受傷,我左手用盡力相反拉扯,保護自己僅有尊嚴。


麻友輕吻著我手背:「 別怕,讓我看一下好了 」

我含著淚水搖頭。

麻友冷冷聲線:「 再扭,我要生氣了哦 」





我心知只要我撐一下時間,

或許,能等到珠理奈會回來。






可惜怒氣的麻友還是力氣很大,

如今早,已激動脫掉我的褲子,

之後舉止失態地抬高我雙腿,一點點退掉我的小褲褲。





我一邊搖頭,用左手遮擋重要的地方。

我:「 不,麻友,不要,今早才欺負過人家 」

麻友:「 玲奈終於承認是我欺負妳嗎,這世界只有我才可以欺負妳
           我有心讓她們看看,我如何要了妳的身體.... 」



麻友停下所有動作,抱著我小腿哭起來。

麻友抽泣:「 真的很對不起,求妳別因此離開我 」

淚水都一夥夥打到我腿上,

那種我能諒解的悲涼寂寞,透過皮膚感傳到我心裡。




我稍為坐起來,伸手撫著她的小腦袋。

我緊鎖眉頭:「 麻友,不要哭,我沒過說要離開妳 」




麻友聽畢,面容若得若失,

半信半疑地吻我膝頭一下,輕輕吹了一口氣,

令我感到涼涼癢癢。


麻友:「 真的? 」

我輕輕點頭。



之後一直吸吮我腿上肌膚,

像個嬰孩,沒有停下來意思。






我知我在犯傻,

麻友對我做什麼我也會原諒,

正如珠理奈做錯什麼我最後也會原諒。



兩個也是孩子氣小屁孩,我卻真心愛護她兩人。



麻友更是一個單純專注自己喜歡東西的小女孩,

而所做一切出於怕寂寞。




麻友挪開擋著的左手,

慢慢分開了我的雙腿,

為了消除我的不安,

她的右手還十指緊握著我的左手。




沒法理解情況下,

再一次裸露自己最私密地方。





最少,現在這刻應該認真思考,

面前麻友是我現在女友。

將寶貴身體給她取暖,

該好好和她發展長遠的親密關係,

來忘記由紀。






我掩著臉,

感受麻友空著的手伸到我背後揉著我的臀。


我:「 麻友看夠了嗎? 很害羞呢 」

麻友感慨「 玲奈嬌嫩的花蕾很可愛,白皙肌理中間淡紅色花瓣,
               幽幽花莖,就像水中蓮。
               今天早上沒有好好細心欣賞,我真是無禮  」

我迷惑:「 不要說出來嘛...都給妳看了,快幫我穿回褲子 」





麻友鬆開和我牽著的手,

我以為她放過我了。



但異常刺激感覺,又從身體傳到大腦。

麻友用姆指輕巧揉圈著我的兩片花瓣,

頓時觸電感,麻友緩慢觸摸怪舒服。





『 不過怎樣也好,這貪吃小鼠怎會輕易放過嚐甜頭機會 』





我:「 麻友不是說看看而已,怎麼又來了,我不想要,今早才做過, 」

麻友:「 但玲奈的身體很誠實敏感,花瓣邊緣都脹起,而且染上晨露。
           如果現在停下來反而難受吧 」

我:「 秋元醫生說這三,四天內不能再做這個,
         之後再給麻友好嗎? 」

麻友:「 玲奈說的下次下次大概可以,都是遙遙無期!
            放心,今次麻友會很溫柔的,而且沒聽說過人的唾液能療傷? 」


麻友用小巧舌頭滑進,抵住花蕊。

我已沒任何抵抗能力。



不得不說,

看著麻友像頭小鼠,

看著她在我腿間不停伸舌頭舔水喝的樣子很可愛,

加上,她亦很乖巧取悅我的身體。


((   ペロペロペロペロペロペロ ))




但我不想養頭米老鼠,

我的心還是很抗拒和麻友做這事。




正在進行中的親密事,

才驚醒,這樣做不會令我對麻友感情有什麼增長,

原來我對她,真的只是僅於愛惜之情。


不是愛情。




怎樣親暱,不如由紀給我簡單擁抱,就使我心裡悸動不已。

好討厭自己還想借麻友體溫忘記由紀,卻更想念由紀。




處於任麻友所欲為難堪情況,

怎樣沒法停下來。



『  我該怎麼辦!? 』




想用手捂著口,不讓害羞聲線漏出。

但麻友已再一次抓緊我的手。


哎嗯...


麻友聽到我的嬌喘像得到獎勵一樣,

她雙眼笑起來,感到她舌尖已慢慢進入我花莖口撥弄著。




和今天早上截然不同的歡悅感覺洶湧上來,

令我想起今天早上溫柔的由紀。


想起和由紀一起洗澡時,

看到她豐滿的身體,

而她是如何撫著我小腹,

還有赤裸著身體擁著時的皮膚觸感。



我竟然不自覺,幻想正和自己合為一體的人是由紀。



原本很緊的身體終於放鬆起來,

鬆開我的手時,

我的腰也很自然弓起,配合扭動。





對方停了一會,換了指尖開始撩進抽送,惜憐地漸進。





陶醉幻想中,

放任自己去喜歡由紀,順從對方動作。

想象和由紀如何一邊纏綿地吻著,一邊感受和由紀的歡悅。




在差不多被推上頂峰時,

我顫抖聲線呼著:「 我,很喜歡妳,YU...YU...」




忽然感到對方停下動作,離開自己身體。

消失充實感,帶來魚兒脫水空虛感,

我大大喘氣,忍受那不被滿足大大落差。



我累得沒法睜開眼睛。



只感到小腹有股暖流傳到身體各部份,

全身潮熱,滲出一層簿汗。





感到身體還想要,花瓣輕顫張合,

腰肢很自然擺動了兩下。

很羞澀,也很狼狽,

還感到腿間被大量蜜液弄得黏糊糊不舒適。





『  什麼完了,沒來抱抱我? 』

如此親暱過後,很想被人緊緊抱著。





終於感到對方來了身邊,撫著我的面龐,

用沾了蜜液的姆指,撥弄著我的下唇。



聲音:「 剛剛,玲奈呼出的名字YU,是YUKI (由紀),還是MAYU (麻友)?」

我竟然反射性如實作答:「 YU,YUKI ,玲奈只想和由紀緊緊扣在一起 」




嚇然自己衝口而出,

睜開眼,很想向麻友道歉。





我卻目瞪口呆,訝異得不能作聲。





在我眼前的人,竟是由紀。


由紀見我沒反應,便理所當然地說:「 因為不確定玲奈是在叫誰名字,才停下來 」

我用手指點著由紀氾紅面頰:「 真的是由紀??? 」


由紀握著我手心,輕吻了我手指。


我不能理解:「 怎會是由紀? 我不是正在被麻友....」


由紀直接向下吻了我沾了蜜液的唇,不讓我說下去。




我勉強提高了受傷的雙手,將自己順服掛到由紀頸子上,

由紀把我像寵物般抱緊了,撲鼻都是由紀身上甜甜令我安心味道。



沉溺於她的懷抱中,就像還在夢中。



由紀暗笑著:「 麻友給珠理奈掩著口拖出去 」

我:「 那,為什麼由紀還在醫院???? 」



我的手感受到冰涼濕透,

原來由紀的肩頭、髮尾都打濕了,

不用說都知道是來自外面的雨點。



由紀:「 我一直都在醫院的小庭園閒坐著 」

我再左手撫著由紀濕透、髮尾:「 為了什麼 」

由紀:「 第一,是覺得小老鼠會因為貓兒不在,
            又會去貪吃,少看一會兒都一定出事。
            我的小金魚都不會保護自己 」

我:「 可惡,我是因為被貓兒弄傷右手,才沒法保護自己 」

由紀輕笑:「 我沒有責備的意思,我是自願偷偷留下來,看守心愛小金魚 」

我:「 但為何最後又換了由紀...」

由紀鬆肩:「 我從電話聽到麻友又有所行動,立即衝上來。
                  剛好遇到珠理奈回來,為免驚動醫務人員,
                  決定捉她離開房間才教訓她。」

我小聲:「 怎麼了,何時換了由紀我也不知道 」
 
由紀捧著我的臉:「 珠理奈一手拖了麻友出去,我就留下來看顧妳。
                        只不過看見玲奈身體好像很難受...
                        便順手滿足一下玲奈,
                        等一等,玲奈應該知道中間有停頓過.... 」

我扯開話題:「 由紀,剛剛提出留下來原因第一,還有第二,第三吧 」

由紀發笑:「 第二,想看看玲奈提及過這所醫院小庭園。
                  第三,是為了這本紅色筆記 」



由紀從她的書包掏出一本我熟悉不過的紅色筆記,
我一手便搶過來。


我:「 太過份了,由紀今次一定看了裡面內容! 」

由紀:「 我該慶幸我還是看了,而且一字一句也沒遺漏。
            剛剛在小庭園,又從頭到尾看了一遍 」



怪不得我醒來後,由紀變得如斯主動。

原來她都知道我是如此長年累月喜歡著她,

我感到好害羞,想立即鑽到床舖下。



可是今天連續兩次親密,

對之前沒什麼經驗的我感到體力透支,

下床還是站得不穩,

還是讓由紀扶著,坐到床邊。



由紀向我示意看看手中紅色筆記本,

便跑去弄溫暖毛巾,輕擦我的身體。


拭擦後,由紀替我整理內衣和衣服,

我就翻閱自己筆記簿。





接著我的淚水,一點一滴掉到筆記上。





我寫著


〔 XO年X年X月,初初在教員第遇到一位女生,

她溫煦笑容像天使,她說,如果同一班也許不錯,

心裡期盼著,後來從其他學生得知她的名字﹣ 柏木由紀

由紀,很好聲名字。

她是學校優異生,而且很受歡迎,

可惜,最後沒有同一班一起上課。

不知道她是如何看持我這壞學生  〕





由紀在旁寫了一段字


〔 那天我印象很深,我從來沒在學園裡見過如此唯美的女生,

好像玻璃一樣透明冷酷,但卻閃閃發亮。

由衷想和她一起上課,高橋老師說她名字﹣松井玲奈

和她文靜外表很合襯,只是看看公告板剛好沒有同一班。

高橋老師說她是壞學生,別說笑,這麼內向纖細女生怎會是壞學生,

惹人憐愛才對!〕







又或是


〔 XX年O年X月,柏木上體育課不小心跌到了。

我偷偷放了一枚有貓兒圖案OK繃到柏木的儲物櫃,

不過發覺由紀沒有用,是不是掉了? 〕



由紀也在旁寫了一段字


〔 那OK繃太可愛了,捨不得用,

我還留在身旁,就在錢包內,原來是妳,謝謝妳 〕



我寫了一小般

〔 OX年O年O月,柏木領呔多難看,
   
    一點不像發生在完美柏木身上的事。

  但她是不是不懂打領結? 我努力練習,直到打得滿意。

   很白痴,我懂了又如何, 不會有機會幫她打領結,妄想了吧。 〕




由紀也在旁加了一段字


〔 那每天早上就讓玲奈替我打領呔好了  〕

...



由紀用姆指輕抺我臉上淚珠,

就讓我穿上簡單便服,以便我出院回家。






由紀在筆記最後頁,還寫著

 〔  我愛妳,玲奈 〕

我抱著筆記本在胸口:「 我也是 」

由紀再一次展露溫煦微笑,就像初初遇見她的一樣。

我稍為失神,她已點水式吻下我的額頭。






由紀領著我離開醫院,

麻友和珠理奈在正門門口吵架。


繞過正門,由側門通道離開,

由紀推我上計程車。



我惶恐:「 計程車很貴 」

由紀:「 現在還有點雨,
            加上玲奈現在雙腿應該跑不動,
            也別讓臭老鼠追上來 」

我:「 最少也讓珠理奈一起坐,車資較合算 」

由紀在車上牽著我的手:「 傻瓜,叫車子繞個彎,再呼叫她上車便行 」



當然,麻友不及珠理奈跑得快。

巧捷登上車,拋下麻友不管。



麻友氣憤把石頭掉過來,

計程車的車尾隨隨發了一記響聲。



司機:「 那麼野蠻的小鬼 」



珠理奈隔著坐在中間的我,和由紀來過Give me five。

珠理奈:「 司機不用理會那些壞孩子 」

我:「 麻友可是妳的朋友 」

珠理奈:「 切,她這樣對妳,妳還替她說話 」

我:「 珠理,是妳帶壞她先,
         我之前聽到少學校的傳聞,為了什麼原因稱妳做壞學生」

珠理奈以笑非笑:「 別人怎樣說我不管,我和麻里子是真心相愛 」

我把頭髮繞到耳後:「 真心相愛是就值一萬日元?  」

珠理奈像頭氣炸小犬:「 我收下她的錢,不是因為和我愛愛,總之我們不是緩交! 」


最後兩個字揚聲而出,

司機大叔從倒後鏡打量著我們。



由紀伸手越這我肩,撫著珠理的頭。

由紀:「 別拌嘴,玲奈應該先聽聽珠理奈親口說出來版本 」

由紀接著順勢摟著我:「 但妳們回家再好好說  」



我和珠理奈別個臉默不作聲。



回家路上,車子途經我家附近海彎。

就是由紀初次遇見我的地方。


由紀指指窗外:「 當時就在這裡對玲奈一見鐘情 」

我:「  由紀這樣說像個中二少年,
          只是看了一眼,就喜歡上,只是代表多情。 」

由紀欣喜:「 哈哈,當時我的確是中二生 」

珠理奈難得認真:「 一見鐘情,是看了一眼之後,什樣沒法忘記那個的人,
                          這應該就是專情。我對麻里子也是如此 」

由紀再一次和珠理奈Give me five: 「 我對妳姐也是如此 」

我納悶:「 有什麼好five 」



珠理奈和由紀同時搓著我的臉:「 多情的是玲奈 」


我不滿:「  由紀! 」

由紀:「 多情,感情豐富,所以長情。
           妳三年多,我超過四年,時間可不少,現在就補回來,
           今後請多多指教 」


我靠,當受傷醒來,就是由紀一大堆情話,
我的心臟受不了,只能鼓氣發燙臉頰,輕輕點頭。


由紀:「 嘻,我的小金魚真的很可愛 」

珠理奈:「 妳們,弄得我疙瘩疙瘩,司機先生請開快點! 」

司機再從倒後境看我們燦笑:「 年輕真好 」






回到家中,

終於找回實在感覺。

我脫掉雙鞋,就衝入父親的房中,

但空無一人。




珠理奈:「 臭老爸不在,好像說去了東京的出版社 」

我:「 他還是老樣子,什麼都不管 」

珠理奈:「 有妳管我,我管妳便行 
              不,以後麻里子管我,由紀姐管妳就行  」

我:「 妳歸我管,快說妳和篠田老師的事,妳從來沒好好對我說過 」 

珠理奈尷尬樣子看著由紀。

由紀:「 好吧,我先走,妳們再慢慢說,告辭  」



在玄關,我抱著的由紀,

今天發生那麼多事,身心很累,但也很捨不得由紀。

互相環抱著對方,依依不捨地乾站著,未曾有離去意思。




珠理奈坐在玄關旁冷眼瞪著我們:「 妳們夠了沒有,算吧,由紀姐現在算自己人了,留下來吧 」

我閃閃眼:「 由紀今晚就留下來陪我,不過先洗澡吧,淋過雨會生病 」 




我和珠理奈就一起做飯,由得珠理奈自話自說。



珠理奈:「  因為擅長田徑,體育成績不錯,這校才收留我。
               不這聽聞這校最出名就是籃球部,
               所以升上高一第二天,我就跑去看看籃球部有多了不起。
               原本想問姐姐怎樣去,但當時和玲奈吵嘴。
               成了繞錯路去了美術室。

               一個高挑的美女在我面前大搖大擺走過,
               我:『 那裡來的模特兒明星? 有電視台嗎? 』
               結果被那位美人笑慘了:『 真有趣孩子,妳是新生吧,我是任教美術的篠田老師 』
               她便親自帶我去籃球部。

               之後三、四星期,我籃球練習完畢就會找她。
               那個時間學生都走了,只留下她收拾美術用品。
               我享用美術室冷氣當然是藉口,為了想見她和找她聊聊天。
              
               越聊越深入,終於聊到家境不好,和姐姐吵架,沒錢生活的事。
               她只是像個大姐姐,抱一下哭訴的我。

               一天,麻里子就提出當她美術模特兒的事,
               讓她練習畫人像,一次一小時,會給我2500日元。

               有穿衣服的,只是擺一些簡單動作.... 
               而且麻里子筆下的畫也很漂亮 」


我停下單手放馬鈴薯入湯煲的動作:「 為什麼愛愛起來? 」


珠理奈:「 ....第四次,是我主動脫掉學生制服讓她畫我的裸體。
              反正運動練得身體那麼健美,想看看麻里子會畫成怎樣嘛。
              麻里子看著我的身體時神態顯得很不自然,但我倆又忍不住犯禁的曖昧。
              看著看著,畫了一半,就纏綿地吻著,之後就自然什麼起來。」


我:「 那,所以就帶壞麻友,讓她誤會做這事後便成為戀人 」


珠理奈:「 我的確有說過類似的話,不過只是說笑。
              麻友現在行為是貪慾,貪。戀。情。慾。根本不是愛。

              我和麻里子早就日久生情,互相產生愛慕,才做起來。
              之後麻里子對這事很內疚,急急給我錢,就躲避我。
              學生傳來傳去,就說我緩交。

               忍受不住麻里子突然冷落,所以辭去籃球部跑去加入美術部。
               麻里子反而對我視而不見,更冷落。

               都是託由紀姐的福,麻里子現在很疼我,有做便當給我,也有來看我比賽。
                真的要謝謝由紀姐  」

我:「 什麼,珠理也要感謝我,為了讓妳回籃球部,我大大犧牲.... 」

由紀原來已在浴室出來,她瞇著眼:「 玲奈犧牲了什麼?  」

我:「 沒什麼...」

由紀:「快說 」

由紀不由分說將我抱起掉到梳化上,不停搔腰癢處,迫我求饒。


珠理奈過來:「 我和麻里子真心相愛,姐,妳明白嗎? 」

我:「 知道了 」

由紀:「 玲奈只是擔心妳被人欺負 」

珠理奈笑笑:「 我也明白 」



我:「 等等,有聲 」

由紀:「 那有聲,還未說完,別搪塞過去 」



我掙開跑到大門,倒吸一口氣,便打開大門。

珠理奈:「 蠢材! 別開門 」

我:「 麻友 」


微雨轉向大雨,大門狼狽地站著一個背向的人。

她聽見我呼叫她,才轉身。




我:「 進來,別停留在雨中,會生病 」



麻友低頭不語行進來,

珠理奈不爽遞過毛巾,

我接過來,只能不順心地只用左手替麻友擦頭。


由紀:「 讓我來 」

麻友搶了我心中毛巾,自己拭乾:「 不用了 」




四人沉默坐到飯檯,

我把熱騰騰蕃茄馬玲薯湯放到麻友面前。



我:「 麻友一定很餓,先吃飽,再洗澡,今晚留下來睡  」

麻友還是低頭不語,擺出可憐樣子。

珠理奈停下手中湯匙:「 色鬼睡客廳好了,別再動玲奈姐。
                                還是先綁起來吊著天花比較好。 」

由紀搖著頭拉著珠理奈到客廳梳化坐。


我小聲:「 抱歉麻友,我想我們還是分手比較好。
              不是因為麻友做錯了什麼,而是我的確和由紀很早之前互相愛慕。
              事實就是和麻友交住,我也一直想著她。
              這樣對麻友不公平,傷口只會更深,我們三人也不會快樂。
              
              不論如何,我還是當麻友親妹妹的,不會讓妳孤單,好嗎 」


麻友哭水都打到湯中:「 嗯...  」

我撫著她的小臉:「 麻友是嫌我煮的湯落不夠鹽嗎? 」

麻友破涕為笑:「 我不管,玲奈就算和由紀交住,也要像以前一樣疼我,陪我玩遊戲機 」

我伸出左手尾指:「 那打勾,就算我得一隻左手,我也陪妳玩遊戲,亦比疼親妹妹更疼妳 」


珠理奈:「 喂! 松井玲奈,我是聽到的! 」


四人在這家笑場。






我房的單人床的確難似容納三人,

總不能讓麻友睡客廳,珠理奈又不願意和麻友睡一塊。


珠理奈:「 誰知麻友會不會在我睡著時,對我上下其手 」

麻友:「 切,妳照照鏡才好說,怎麼同樣父母生,樣子氣質差那麼遠 」

珠理奈:「 色鬼沒資格說話 」

我:「 很晚了,妳們別吵醒鄰舍,我們睡父母雙人床吧,反正父親大人都常常不在  」



我躺在床中間,讓由紀睡到我左邊,麻友睡到右邊。

一整天折磨,我已經累到連晚安也沒說,眼也再瞪不開,雙腿也不屬於我。



只感受到由紀緊緊抱著我,我倆身體近貼,頭輕依靠在她胸口,

嗅著她的身上獨有味道。


而麻友也從後抱著我的腰際。



雖然被她兩人夾在中間初初有點不自在,但卻很溫暖。

珠理奈還是不甘寂寞也跑過來一起睡,她睡在由紀後。




四人調節一下身位,心平氣和同時入睡。











自從意外受傷之後,


由紀變得主動欣勤,很疼我,也表明很喜歡我。

珠理奈變得對我很坦白,又保護我。

麻友變得貪慾,霸道,一時卻願意讓步。



是我以前看漏了什麼,忽略了什麼。

還是世界突然變了。


我好像一尾金魚,而身在的缸已被狠狼打破一樣。

越掙扎越迷惘。







我還沒好好打算和由紀正式交往,

也不知道將來自己生活怎樣好。


但這刻感覺好像新婚父妻和兩個子女生活,

是什麼回事?










==============================

隔了兩星期才更文,很抱歉。

但請體諒在下,上星期病了,之後還要覆診。

還要解決積聚的工作。


上兩話有點虐,今回終於可以歡樂一點。

(本應走亂來歡樂路線 )









看見我們玲小哥在選舉海報又灑一地帥的神COS,

真的很無語,

只能默默投下香油錢,祝福她不用再仰望。XDD

台長: Olives醬

Rena黃雪
已看完~結尾有點完結的感覺?
玲奈這次總選舉海報很帥~
前輩也加油!身體也要照顧好唷^^
2014-05-15 04:07:28
版主回應
謝謝RENA看畢和關心,本文的確接近尾聲了呢。
2014-05-15 16:10:45
Rena黃雪
蛤~好可惜…
那前輩想好下一篇了嗎?
很期待唷~
2014-05-15 16:18:36
版主回應
謝謝期待,下一篇未想,反而會填坑。
就是之前講騎士《銀河》或 《呆毛》
2014-05-16 16:17:12
新聞台Blog小天使
親愛的台長︰
  恭喜您!此篇文章極為優質,獲選為本日哈燒文章,將會出現在新聞台首頁哈燒文章區塊輪播。請您繼續保持每日撰寫文章的好習慣,期待您提供讀者更多精采的內容,加油!
2014-05-16 10:49:57
Rena黃雪
了解了~
很期待^^
前輩的病好了嗎?
也恭喜前輩的文章本日哈燒><
2014-05-16 16:45:02
版主回應
好多了,謝謝
2014-05-20 16:14:38
阿月
好棒的文章
很欣賞版主的文筆
2014-05-20 10:12:35
版主回應
太客氣了,謝謝看文。
2014-05-20 16:15:15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