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h購物| | PChome| 登入
2024-02-28 15:20:01| 人氣856| 回應1 | 上一篇

20210324_大南三縱走十天之1_六順丹大

推薦 5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南三段名列百岳四大障礙之一,商業隊多安排十天,自花蓮瑞穗林道進,途經丹大山、內嶺爾山、義西請馬至山、東郡大山、東巒大山和無雙山共六座百岳,陡降至烏瓦拉鼻溪後再攀升上郡大林道出去。之前跟翔馬走干卓萬時,聽材哥說起南三段一派輕鬆,直說不過天數長而已,我心想跟團享受「輕鬆」的代價可不低,且十天六座百岳,還要上下其他多座三千公尺以上的山峰,投資報酬率實在不高,但要靠自組走那麼多天大概也是妄想吧。

 

時隔多年,已非昔日吳下阿蒙的我開始相信自己有能力免跟商業隊走南三段。主要是因為遇到士驊、谷音和佳家,自南二段自組縱走初體驗後,接續幾趟行程而累積了不少經驗。

 

這回的南三段,士驊保守地提出十加二,也就是考量有什麼狀況而保留兩天的預備天。之後不知哪來的野望說要加碼六順七彩,行程天數也增加至十二加二,心中不禁懷疑真只要多兩天就夠嗎?沒想到最終拍板定案的版本是「丹大林道撿六順七彩經大小石公上丹大接南三段十天」。什麼?十天!開玩笑的吧?天數變少就算了,連預備天都不提了!

 

罷了,畢竟大家還是要工作,士驊有班要排,而我今年也有重責,早點回崗位也少點罪惡感。只是這行程也讓谷音和我備感壓力,於是當他提到最近很夯的丹大機車連單趟6500元可省下四五十公里時,我跟了。而士驊要陪另一位山友腳踏實地踢完丹大林道,還加碼童話世界和紅崖山,一行四人勢必得兵分兩隊再會合了。

 

行前幾天密切和谷音與士驊討論,搭配先前蒐集的丹大林道走六順七彩、七彩湖到秀姑坪以及南三段加童話世界看九華等三段航跡,以文字編輯器整併成本次的大南三航跡,透過綠野遊蹤來仔細推敲,決定第四天於太平溪源營地會合,之後再看是否都去童話世界,或谷音和我輕鬆點往丹大溪源營地去,之後再度會合。

 

2021.3.24(Wed)

 

今天請了半天假,接了上完鋼琴課的嗨啾回來,對我那碩大的背包感到好奇,直說要揹揹看。只見她蹲在地上怎麼使勁都站不起來,看不下去的阿公幫她提了背包才得以起身,畢竟她的體重只比這直逼25公斤的背包多三四公斤而已。

 

別了家人後驅車南下,馬不停蹄地開了近三小時抵達雙龍部落附近的達瑪巒風味餐廳。由於已近七點,偌大的草坪黑壓壓一片,僅一旁建築物有些許燈光,趨近一看恰有人走出,老闆娘帶我往旁邊三棟小木屋去,說自己隨意挑兩間。對於即將天天睡帳篷的我而言怎樣都好,哪有什麼好挑的,不過谷音和士驊對睡鋪比較有意見,就留待他們到來再說了。

 

從背包裡取出泡麵,跟老闆要了熱水泡來吃,晚餐就這麼簡單解決了。水都燒了,老闆索性拿了些零嘴泡茶邀我喝,容易睡不著的我自是無福消受,但還是喝著熱水配吃的,和老闆有一搭沒一搭地聊天。

 

言談間得知老闆曾北上求學,念的正是雅銘任教的泰北中學,還說復興美工跟泰北沒得比,以及幾位老師在設計界赫赫有名......由於非我熟悉的領域,聽來頗感驚奇,畢竟腦中還停留在30年前「三開四方」雄踞一方的印象。不過牆上有幾幅畫,尤其是肖像畫,不論Q版或正常的都有老闆夫婦的神韻,真有兩把刷子。另外也提到原在武界,但因原住民一喝酒就出爾反爾鬧事不給租,只好收店另覓他處而在朋友幫助下找到這兒。餐廳旁有不少魚缸,據說也曾養我去年開始養的孔雀魚,如今養的卻是鬥雞,一聊起鬥雞更見神采奕奕,十天後下山回訪赫見這夜間需開燈保暖的小雞已長大不少了啊!這老闆年紀大我沒多少,卻有精彩萬分的生活歷練,真是佩服不已。

 

士驊那車頗晚才到,小聊幾句認識一下初見面的山友,也跟著HankHank去地稱呼,只見他收拾背包時拎出海尼根和高粱,看來是狠腳色!話說直到行程倒數第二天在谷音的告知下才知我叫錯名字了,原來他們口中的「Hank」其實是台語的「顯哥」......

 

2021.3.25(Thu)

 

五點起了個大早,東摸摸西摸摸後將背包放在餐廳,然後依老闆指示沿一旁小路將車開下去停,原來下面還有幾階平台,也有淋浴間,回程就是在那兒沖澡。

 

近六點時天已亮得差不多了,這才發現對面有兩座山峰,稍近這座的右肩山坳處有一練瀑布,難怪整晚都聽到水聲。

 

老闆將他的吉普車開來,一行四人連同背包塞進去剛剛好,便往耳聞已久的丹大林道駛去。不久抵達原本要停車的合流坪,或許是夠早且不是假日吧,還有位子可停。其實谷音和我可以將車開來再轉搭機車的,但除了考量車位以及落石,主要是為了讓另兩位徒步走丹大林道的隊友少走點路,才決定多花點錢請老闆載我們到二分所。

 

這合流坪是丹大溪與濁水溪匯流處,同時也是台16線的終點。曾有孫海橋和丹大吊橋通往丹大林道,但分別因颱風雨所夾帶的洪水損毀,如今僅旱季有台電架設於河床砂石上的鋼筋便橋。

 

右轉下坡後緩緩過僅一車寬且中空的短短便橋,稍晚透過網路得知將於3/31撤走,屆時我們仍在山裡,不過下山也是出郡大林道而不會經過這兒。

 

過橋後涉過一段淺溪,左轉沿著砂石陡坡開上去,右迴彎便接上丹大林道。狹窄的林道多半僅一車寬,偶有山稜鑿穿處,也有小而長的幽暗隧道,路面極顛簸,真不是一般人能駕馭的。

 

六點半多抵達二分所的柵欄前,一人自屋子裡走出,見我們下車便招呼進去繳驗入山證,知悉我們將不從這兒出來後,特別在簿子上註記「郡大林道出」,並叮囑一切小心。

 

完成登記出了屋子,屋旁滑著手機的兩位原住民湊近,正是路上帥氣超車的機車連騎士,載我的那位名喚小B,巧的是也曾有人叫我小Bee。兩人仔細地把谷音和我的背包綁在機車上,順道塞幾瓶綠色汽油,途中還真加起油來。

 

一切就緒後,小B叫我們象徵性地走一段,於是拍了張此行少有的合照後揮別士驊和顯哥,和谷音兩人走在丹大林道上,享受著6500帶來的悠哉。將近5分鐘便讓小B他們追上,卻被虧說我們走太大段了,害他們追得很辛苦......好吧,是我們認真了。

 

近七點上了車,兩騎一前一後地馳騁在林道上,不久見路邊有幾個人露宿,一旁還停了幾輛機車。聽小B跟他們聊一下,原來昨兒個夜裡呼嘯而去的正是這群獵人,但似乎只打到一隻飛鼠,感覺不夠分啊!

 

七點半在一紅底白字的公告牌前放我們下車休息一下,順便欣賞眼前的山巒,從地圖上看來似乎是即將要走的南三段,但由於沒走過而認不出山頭。

 

八點出頭抵達標高2450公尺的六分所,谷音那車晚了幾分鐘到。這兒是片開闊谷地,有幾棟建築群,其中兩棟似乎有人駐紮於此,還拿了盆高麗菜出來洗呢!其他建築若能整理一番經營簡易旅宿,搭配孫海橋的重建,以及推廣沿線景點,相信丹大林道可成為健行熱點。

 

休息近20分鐘再度上路,九點出頭又在一水灘前停了車,記得行前谷音洽詢後說一路不停車不解說的,而今對我們還真好,差不多每半小時就放我們下車休息。經小B指點始知孫海招待所就在左側邊坡上,而海天寺則要往右邊上去。

 

招待所裡有許多房間,上下舖的床不少,只是有些已沒了床板。此外還有草蓆或榻榻米通鋪、門上玻璃寫著「使用廚房瓦斯每人100元」的廚房,以及有著水鹿乾屍的廁所,腦中不禁浮現「鹿死誰手」這成語。另外也有傳統的兩側多抽屜辦公桌、映像管電視、洗脫雙槽洗衣機、柴火灶、第一次看到譯為「福美林」的福馬林、龍德黑草散......令人遙想昔時生活。

 

逛完後轉往海天寺,卻見停在路中的機車擋了輛車,原來是台電工作人員。小B和他們邊聊邊挪車,谷音和我待車子開走後過馬路走上去,不久便見前庭搭了紅色圓拱鐵皮的海天寺。

 

寺門上有塊由右至左的金色「海天寺」牌匾,另取海、天二字提了右「海通山川融河嶽」和左「天開日月相照明」的對聯,一樣金光閃閃。寺裡主要供奉觀世音菩薩,座前還有黑面媽祖、紅面關公和其他神佛,左右也有一些神像。看著諸多神佛,兩人虔敬地合掌祝禱,祈求保佑此行平安順利。

 

九點半再度上車,20分鐘後因問了對面是什麼山而又貼心地放我們歇會兒,畢竟在這顛簸的路上持續僵著身子也不太舒服。雖然不甚確定每個山頭,但左前近處應是干卓萬群峰,而右後遠方則是能高安東軍吧,尤其那有著緩緩雙山頭的安東軍山。

 

10:20抵達七彩湖上方的營地旁,由於時間早得很,卸下背包後又和小B他們小聊一會兒並目送離去,這才悠哉地揹起背包到營地,任由谷音東挑西撿後才取出帳篷紮營。

 

搭完後坐在一旁發呆,反正有的是時間,只是豔陽曬得燙,終究拎了水袋往七彩湖去。由於目標明顯,隨意亂走下切,看會不會不小心踢到鹿角,不過這兒那麼多人來走跳,想撿到鹿角也難。

 

居高臨下俯視七彩湖,覺得形狀跟能高安東軍上的萬里池挺像的,而回頭往光華復旦碑看去,兩座電塔右側有個金字塔狀山正是名列台灣三高之一的能高山,右側一段陷落稜線後攀升而起鋸齒山稜最高峰則是十峻之一的能高南峰,至於稍近草坡雙山頭則是名字聽起來頗威的安東軍山。

 

小谷裡的湖面既映著天空的藍,也映著周遭的綠,另有水深的綠,風吹水面閃耀的銀白與深綠,以及淺灘的褐色,還有水下沉木的黑,這是此刻硬湊出來的七彩,明早再看是否有緣親見前人所述日出光照湖面的斑斕七彩。

 

十來分鐘下抵湖畔左側樹頭附近,攀上去拍照後以逆時鐘方向繞湖到彼岸,順著山拗小徑而去便是圓形的七彩妹池。妹池大小遠比不上七彩湖,水體小,水質理應較差,不過考量可能較少人過來,或許污染也少。只是這路徑上多的是陳年垃圾,想想還是取大池的水為佳,不過谷音還是舀了一杯進水袋,據說稍可滿足姊妹丼之遐想。

 

改採順時鐘繞行妹池後,回七彩湖完成剩下的半圈,猶如寫個「8」字。將抵樹頭時,由穿著雨鞋的谷音踏過幾顆石頭往深處取水,儘管舀起的水微黃,不過水中有紅色如劍水蚤般的蟲竄動,表示水質還不錯吧!

 

取了10公升的水後,兩人用登山杖演起兩個和尚抬水喝的戲碼,只是不好走之餘,也擔心登山杖撐不住,還是交給厲害的谷音就好。順著樹頭指向處的路徑而去,穿過一對迎賓樹,不遠處則是一對迎賓電塔,眼見光華復旦碑就在左側山稜上,直接左上穿越一球球玉山針藺,不到十分鐘接回丹大林道,然後右上直抵碑前。

 

周遭盡是草坡,往北延伸而去接上安東軍山和能安稜線,再遠就因濛濛的而看不清了。往左看去有太陽能板和一些設備,該是氣象局的雨量計吧,右側還有兩個小看天池。其後有兩層明顯的山巒,較遠那層是干卓萬群峰,牧山和火山在干卓萬山右側,而左側十八連峰之後的卓社大山離它們好遠啊!

 

閒晃了兩個多小時已一點多,肚子早餓了,兩人取出炊具,待谷音料理一鍋加了滿滿青江菜的拉麵,心滿意足地囫圇下肚,再慢慢品味一顆顆綠葡萄與眼前的廣闊山水景緻,還有遠方花蓮上空滿滿的雲海,愜意極了!

 

三點多回帳篷,旁邊有了伴,偌大的營地偏挑我們旁邊搭,真英雄所見略同啊!帳內在豔陽下烘得暖呼呼的,眼皮也跟著酥軟,幾番掙扎後,終究不支而昏昏睡去。

 

尿意喚醒沉睡的兩人,儘管兩三個小時前才吃過午餐,谷音提議趁著天黑前再煮一鍋晚餐拉麵,只要動嘴吃的我當然連聲說好,更何況還煮得那麼好吃,從這一刻起都尊為阿谷師了。吃完也差不多天黑,東西收一收又窩進睡袋裡,結束這飽食終日的耍廢日。

 

2021.3.26(Fri)

 

一早醒來便聽到沙沙聲,原來帳內水氣全凝結成霜,帳外更貼上一層薄冰,顯然是個零下之夜。準備就緒後開始清掉冰霜好收帳,山友好心提醒登完六順再回來收曬乾的帳篷,殊不知我們不走回頭路了。

 

本打算早早出發趕路去,見東方天色紅得很,忍不住撇下還沒收的地布,看一下日出七彩湖再說。

 

營地邊穿越車道便可居高臨下俯視靜謐如鏡的七彩湖,稍遠的妹池僅一小部分映出天光而有如一條小白線,湖濱山稜外有兩三層山巒,山巒外的天上有條渾然天成的水平線,線之上的紅霞由濃漸層至淡,正胡亂算著是否有七種色彩,線之下突然迸出一個小紅點,那是日出啊!有別於過去所見的光芒四射,這日出曖曖內含光,即便兩分鐘後完全升起仍不刺眼,或許是晨光中水氣的效果吧,也因這水氣讓我們朦朧間分不清是否日出於太平洋之上。

 

欣賞短短十分鐘的精彩日出秀便回營地,收好地布打包行囊,正欲離去時卻有歡笑聲自林道上傳來,原來是有人變裝成恐龍在拍照,花樣還真多!但若是我肯定還會移步上稜拍個恐龍吞日照。

 

揹起沉甸甸的背包,總算踏出此行真正的第一步,沿著營地邊小徑接上林道。林道上映著旭日下的身影,腿長得似能三步併兩步走,但現實還是只能一步步緩行。

 

上了段小坡後便沒了陽光,不過遠方山稜已沐浴在晨光中,就方位上看來似乎是往後幾天要走的南三段,但沒能認出它們誰是誰。

 

不久在路左看到一醒目的白框橘色方牌掛在開滿小白花的馬醉木上,上頭寫有「六順山登山口」。小徑往前方小丘而去,其後有個陽光下的山塊,雖然妄想著,但也知那絕不會是六順山。山塊後還有另一山塊,倒有機會是六順山,但由於角度關係,看不出中間的落差有多大,也懶得看地圖了,反正一條路,走就對了。

 

初時多走在稜線上,周遭為短箭竹和玉山針藺,偶有盛開的白色玉山杜鵑,一度在箭竹叢上看到白色毛茸茸拖著兩條長緞帶的姬長尾水青蛾,一動也不動的,不知是否凍僵了。另外也在一掛滿松蘿的林下發現騷動,原來是被我們驚擾到的有著紅面特徵的帝雉。

 

託帝雉的福讓我們在林子裡小休片刻,出了林子視野又開闊了,回望可見一草坡山稜,上有一電塔,該是出發地的七彩湖所在吧。

 

接下來是一整片被風吹得東倒西歪的球狀針藺草原,即便此刻無風,陽光映照下的光影仍顯得動感十足。路徑邊一小水漥有不少水鹿腳印,或許東倒西歪的針藺其實是牠們的傑作。

 

近九點走到草原邊,幾棵樹上綁了布條,看了下航跡發現幾乎到六順山頂了,但怎沒看到右轉往丹大的路?兩人下了背包往回走,再三比對航跡還是沒能找到明顯路徑,看了看地形地貌,感覺該捨樹林而從小水漥附近順著草坡抓方向下切。

 

兩人議定後,再轉往六順山去,一會兒便於9:10登頂,收下我的第90座百岳。

 

峰頂是塊樹叢環繞的平地,往南看去有座雙山頭的山,右側似乎是關門北山,而今晚預計紮營的米奇看天池似乎在左側山頭下。

 

拍了攻頂照並趁著訊號良好打個卡,算是跟家裡報平安,同時也簡單吃喝,順便研究一下地圖。期間有架紅白機身的直升機吊了根橘紅色的三叉物飛過,接下來數天也看過幾架次,不知是做什麼的?

 

摸了二十來分回到下背包處,幾位山友也陸續從針藺草原上來,聊了一會兒便欲分道揚鑣,山友請我們上去幫忙拍合照,但由於沉重的背包已上肩且掛心去路不明而婉拒。

 

回到針藺草原處取左而去,不久看到左側稀疏林下有一水池,不遠處也有一個,之後又有幾個看天池,心想這一路不缺水了,殊不知這是假象,接下來幾天可沒這光景了。

 

十幾分鐘後沒了玉山針藺,取而代之的是針葉林與矮箭竹,鑽行其間兩小時後,眼前一堵廣闊山峰,該是關門北山吧。地上一塊獸顱上頷骨,想起行前風神要我採集頭骨,看這光只有上半就那麼大,背包實在沒那空間幫他帶回。

 

一點多時路過一棵雖然不高但主幹差不多要四五人合抱的大樹,在這將近三千米的山稜上,該算是神木級了吧。不久遇一滿是水鹿腳印的淺淺看天池,這時還不知道之後沒水而不屑一顧,更何況雲霧四起,水氣充足又何須垂涎這水鹿喝剩的?

 

兩點多抵達一狹長型營地,營地前有一裂隙,裂隙上方擺了兩根樹枝並綁有橘色布條,似乎是提醒別踩空。往前查看一番有幾個乾涸看天池,卻不見去路,莫非那布條表示該上切?於是退回至裂隙處上切。

 

上切後實在沒有明顯路跡,於是兩人走走停停的,在雲霧裡不斷確認路跡與航跡,直花了40分鐘才抵達地圖上直線距離約100米後的米奇看天池,而且若不是看了航跡發現營地就在旁邊而叫住谷音,兩人可能會鬼打牆地路過後再回來找。

 

路徑上往左走幾步上稜,一大塊白土地呈現在稜邊,周遭多矮箭竹與針藺。那白土顯然是已乾涸多時的看天池底,從外型看來有那麼點像米老鼠,該是米奇看天池沒錯吧?只是行前士驊說座落在林裡山坳處,一定有水,如今卻......兩人四處繞了繞,確定沒有其他水池,這下臉色都跟周遭的白牆與池底白土差不多白了。

 

儘管才三點又面臨無水可補,考量先前的迷航與周遭的雲霧,續走增添不確定性,算了算兩人身上各餘近1000cc的水,決定就地紮營。搭好帳篷後,谷音饒有興致地玩起塑膠袋從空氣中收集凝水的野外求生技能,我只覺徒費力氣,便縮在帳棚裡吃乾糧,配著葡萄補充點水份,然後窩進睡袋裡養精蓄銳。

 

稍晚谷音憂心忡忡地說要打衛星電話通知士驊他們米奇看天池沒水,但我覺得因此而動用衛星電話有點小題大作,畢竟我們能撐過去的話他們也能,而且他們也不一定位於可收訊處,待我們隔天到有訊號處打手機或傳簡訊還比較務實些。

 

其實感覺得出谷音的焦躁,連帳棚邊逡巡已久的水鹿叫了一聲都能嚇到他,而我對於這一路路徑不明與缺水也有些擔心,若沒用過的衛星電話再使用不順,兩人肯定更慌,所以要採取保守且不增添打擊信心的作為。

 

03/27 (Sat)

 

四點多起床,啃了些牛肉乾與牛舌餅,配了一兩口的水,還開了一包行前蜂媽硬塞給我的靈芝蔘藻飲,雖然只有幾cc,但足以慰藉缺水之苦的我。

 

五點出頭早早收拾完畢出發去,一路走在起伏的稜線上,周遭多針藺與箭竹,偶有堪為營地處,也有乾涸的看天池。

 

六點多看到一批獸骨,算算時間也走了一小時,就歇會兒吧。其中一塊獸骨不知是哪個部位的,看起來有兩根角和兩個眼洞,像極了面具,不禁想起漫畫「Bleach」裡 的破面,拿起來往臉上一罩,還真有幾分相似。

 

近六點半時,東方朦朧之中亮光突現,慢慢變成一顆圓球,儘管讓雲霧遮去些,仍映出太平洋邊的海岸線,這還是第一次看到太陽自海平面升起哩!

 

欣賞完日出於海之景後,揹起背包前行幾步發現一條繩子綁了張護貝的紙,上面寫著關門北山,只是回望不遠處有個較高的山峰,看起來比較有氣勢,回來一查果然那山峰才是關門北山。

 

沿稜走一小段後往左下切腰遶,路過一乾涸水池又接回稜線,接下來一路多矮箭竹、玉山針藺與乾涸水池,偶有大石,然後直通前方一堵橫亙山塊,那便是關門山了。不久天空傳來聲響,又見吊了根橘紅色三叉物的直升機。

 

7:45在有著乾涸水池的針藺草原上看到一根鑲有圓形金屬片的紅色方形石,上面寫著「農林航空測量所 衛星控制點 030」,對照航跡看來似乎是關門北鞍營地。

 

一個小時後走到一針藺草原處,由於左右都有布條而讓我們停了下來。左側是沿稜而上,雖然航跡是在那方向,但布條較舊;右側往樹林裡去,似是腰遶路,布條較新。兩人討論一下決定跟著較新的布條走,起初覺得平坦好走,又有不錯的營地,更遇上早開的一叢玉山杜鵑,遠方還襯著應是之後幾天要登臨的山頭,只是接下來多下坡就讓人覺得怪怪的。

 

左側林縫間瞥見一峰頂並立兩座岩峰,直覺認為那該是關門山而我們走偏了,於是停下腳步研究地圖。從地圖看來似乎被布條帶往「丹大溫泉哈巴昂山登山路線」,理論上會腰遶過關門山的西側,不過兩人討論一下還是決定往左切往那岩峰去。

 

9:47抵達岩峰下,由於歷經缺水與找路的窘境,也沒興致攀上去,連確認是否抵達關門山也懶了。沿著貼地矮箭竹走,不久便見一大片的針藺草原谷地,也就是關門大營地。

 

一到這兒便有一大水池,只是幾近乾涸,谷音問是否取水,我看了看也就只有幾個水鹿腳印凹陷處餘下一點點水,上面還浮有油漬,直說免了,僅拍張照記錄我倆缺水之苦未解。拍完後低頭欲從相機螢幕看拍得如何,卻見角落有支分岔物,可不是鹿角嘛!這一來兩人有如小宇宙燃燒中,精神滿點地左顧右盼,再多的乾涸看天池也澆不熄兩人的熱情,谷音果然皇天不負苦心人地踢到一支鹿角。

 

離開關門大營地後多走在林子裡的寬稜,近十一點時休息約二十來分後續行。近十二點在一緩稜上看到左側有兩株明顯向左生長的樹,其他樹或多或少也有,這兒大概盛行西風吧。再往前不遠赫然發現水池,雖然淺淺的,但清澈見底,還看得到蟲子游動,這水可以!當即取出中鋼杯,谷音估算著一杯約三百多毫升,然後一杯一杯地舀了5.5公升的水,二話不說地往自己背包塞了去,真男人也!而2.6公斤的帳篷當然就該我來揹了。

 

近一點時離去,接連看到數個乾涸的看天池,偶有一池泥沼,趁著有訊號時傳訊給士驊,讓他們能把握先前那難得的水源。

 

半小時後在一右傾之針藺草坡看到深不見底鞍部之後的崇高山稜,層層山巒中間突起一根指頭般的山峰,左後方還藏了根小的,該是大小石公山吧,後頭還罩了顆廣闊的山體,正是丹大山。儘管擔憂前路迢迢,眼下卻不時陷入迷航找路的窘境。

 

兩點多見一往東延伸到花蓮的山稜,稜末凸起的山頭該是倫太文山吧,此刻正讓雲海漫在腰際,且有西來之勢,感覺不太妙,偏又路跡不明而心慌。

 

谷音覺得往右的路較緩,但我卻覺往左的路稍稍明顯一些,且主稜的走向也在左邊。由於彼此都有可取之處,便決定分頭找路去。一會兒來到一大石前,清楚看到大小石公山前那堵高聳的山峰以及其下的鞍部,正開心自己賭對了,趨前到大石邊卻見往下直逼90度的峭壁,頓時有如洩了氣的皮球般沒勁兒。想到還要往回攀實在不甘願,不死心地左右找了找,終於在那大石頭左側下方發現布條,且一路往下有好幾條,趕緊將谷音喚來。

 

循著前人留下的痕跡一路走著,原先覺得無路可下之處也不覺陡。下去後要再翻上一個小丘,然而谷音越走越慢不說,平常不會主動提出要休息的他竟說了出口,看來是累了。

 

從航跡上看來,我們已經到了2600m的最低鞍處,谷音想再挺進到七八百米後標有2T且標高超過2920m的航點,但我考量到他的狀況以及這幾天常得花不少時間找路,且也已經四點了,硬走可能會摸黑而徒增風險,便堅持就地紮營。

 

營地附近有水路成溝槽但沒水,附近的樹多向東斜成風翦樣,夜裡果有幾陣強風,但撼動不了疲憊的旅人......

 

03/28 (Sun)

 

儘管行程延誤,但見谷音已累,也不忍心早起,索性慢慢來,直拖到六點才出發。約十分鐘抵達避難巨石處,太陽已高掛東方山頭之上卻不刺眼,就如那不明顯路跡般隱晦。之後的陡上之路,又陷入不斷找路的窘境,直花了兩個小時才抵達昨日谷音想挺進的營地,幸好昨天沒硬推。

 

營地週遭多枝椏分歧扭結的大樹,就像我們不斷糾結的心。不過上來的這一段開了許多馬醉木與高山杜鵑,還有渾身黑亮的小甲蟲,以及像紅姬緣椿象若蟲般全身連同腳和觸角都紅的蟲子,另外也在地上發現帝雉長長的尾羽,當下一度想帶走,但想想還是別增加重量了,話說這羽毛是有比鹿角重嗎?不過之後和隊友會合發現顯哥是不怕重的,全數搜刮而去。

 

九點左右自林隙看見醒目的大石公山以及左側不起眼的小石公山,右後方的丹大山看起來頗遙遠,且不知中間的落差有多深,畢竟今天原定計畫是得要翻過丹大山到太平溪源營地,越想越沒勁。

 

隨著周遭漸漸出現巨石峭壁,感覺已身處大小石公山,近九點半時見地上有一坨紅白布,不遠處的矮灌叢下有個三角點,面東這邊寫了「航測」,北面則上下寫了「NO」「五」,從航跡上看來這兒就是大石公山,不過那突出的巨石還在更南邊。

 

續行近十分鐘鑽行於岩石下林子裡的一線天,除了有倒木,更潛藏不少咬人貓,另外又發現一大把帝雉尾羽,從航跡上看來這兒似乎是小石公山,但現場看來感覺是在那顆大石公巨岩下,不過兩人無暇也無心研究,畢竟還得趕進度。

 

十點多穿出林子,出現一大片看起來舒適的短草營地,附近還有殘留的營火堆。續行不遠又進林子,赫見一倒木下的綠沼地,在斑駁的光影下有如一幅畫,腦中竟躍出「莫內」這名字,畢竟我記得名字的畫家不多,回來查了一下果然這「倒木下的綠沼地」就有如他畫中「日本橋下的睡蓮池」。如果能像當年蛙大那麼擅長行銷的話,也許哪天地圖上會出現「莫內花園」這地標吧,不過這地標的可及性太低了。

 

接下來一路緩下,十多分鐘後有一平整營地,然後是緩稜上的康莊大道,感覺像是有人砍過草並修整山徑。10:40看到稜線右下方有塊綠草營地,那是原定昨日該紮營並取活水的2795鞍營地。行前蒐集的資訊是說往西下切來回含取水約兩小時,士驊有交代幫取水並留給他們,如今行程延誤,和谷音當然是不可能下去取水。

 

休息近半小時後,還是很有義氣地留了1.5公升的水,只是後來會合後士驊說收到我們沿路缺水的訊息後,兩人在有水處各揹了7公升,於是便把我們留的水給倒了!聽在接連缺水還留水的我們耳裡真是情何以堪啊......

 

一個小時後見前方山稜後有一如高牆般山體廣闊的山,上面還凸了個三角錐般的山頭,該是丹大山吧。看看得先翻過眼前的小山下去再爬那堵高牆,然後衝到太平溪源營地好趕回進度,儘管谷音信誓旦旦,但我覺得不樂觀啊!

 

從右側腰繞過小山,13:30在一鞍部路徑旁有乾涸水池,順著往左下看到另一有水小淺池,隨口問了要不要取點水,一心趕進度的谷音認為沒必要而作罷。

 

這鞍部是塊腹地頗大的營地,且有營火痕跡,離開約5分鐘便得攀爬巨石岩稜陡上,上去後多行進於寬瘦交錯著的稜線上。

 

三點半左右又在路徑上發現大量帝雉羽毛,已是今日第三起,感覺這天走的是落鳳坡,那漸湧而至的雲霧正帶來不祥之兆。儘管嘴上沒說,但不宜冒進的心意已決。

 

近四點抵達水晶森林營地,谷音終於鬆口放棄翻越丹大挺進太平溪源營地,只是對營地頗挑的他不滿意,於是退回先前路過稍佳的營地紮營,儘管有點斜,但平整多了。

 

沒水可取又留了1.5升的水給士驊他們,算算身上還有1公升左右,自己留下一瓶550毫升,其他就給了始終很需要水的谷音。

 

這一夜,同前天一樣,缺水......

 

03/29 (Mon)

 

四點多起來,慢慢地吃著早餐,才不會需要大量水份好幫助吞嚥,真吞不下時就塞顆葡萄到嘴裡,也摸出一包被擠破而流掉一些的靈芝蔘藻飲,小口小口地吸著,解渴的同時,也品味著對家人的思念......

 

五點多的天色頗亮,不過林子裡仍暗著,還是得點起頭燈收帳而去。5:46見圓月懸浮於西方山稜之上,六點左右那山稜已沐浴在暖黃晨陽下,日月爭輝下的我們便將頭燈收了。

 

儘管偶有小段陡升,但多半沿著緩稜起伏,自穿出林子更是柳暗花明後的暖陽輕撫,似在宣告此行苦難已了。一會兒果然在六點半前迎來此行第2座百岳-丹大山,也是我的第91座百岳。

 

兩人也不急著下背包,定要揹著拍攻頂照,畢竟重裝上丹大的傻子不多,怎能不秀一下?下背包後當然也要取出鹿角拍一下,那可是老天犒賞我們六順丹大4日苦行的恩賜。另外也把原本預計此行最後山頭再喝的公司能量飲開了,以解我二人缺水之苦。

 

暢飲之際,環顧群山,最醒目的當然是月亮西沉處的天南可蘭山到東巒大山間的山塊,也是我們往後幾天要探訪的。

 

稍往南一些是連著秀姑巒山的馬博橫斷群峰,一直往東連綿到喀西帕南山,有架吊掛物品的直升機西往馬利加南山方向飛去。

 

玉山南峰以及主峰、北峰和北北峰分列馬博拉斯山左右,而馬博橫斷之後的遠方則有東台一霸-新康山與南台首嶽-關山,其間還有一些山巒,一時也猜不出是塔關山、關山嶺山、向陽山、三叉山、雲峰還是南雙頭山。

 

回頭往北看去,左邊遠山是干卓萬群峰,中間被山擋著的是艱辛來時路,隔著溪谷以東與之對峙的是倫太文山到阿屘那來山之間的層層山巒,旭日掃過山稜,在溪谷描繪出一道道的光影,更添山巒層次。

 

享受了近50分鐘的美景,扛起背包續行,不久見到樹上釘了塊白邊橘底的牌子,上面寫著編號003的"CM410(南三主稜)",表示我們真踏上一般人會走的南三段,心裡踏實多了。尤其是一會兒遇到一行五人山友,儘管只有短暫交流,也讓我深覺大膽闖丹大,山孤人不孤

 

近八點時陽光普照西行之路,眼前右側有著崩壁的盧利拉駱山看起來不遠,卻得先下切再上攀,這一路走來早習慣這樣的折磨,但谷音卻越走越慢,嘴裡還嘟嚷著方才該要跟山友要水的,想來渴了。

 

咬牙拚一下,終於在八點半登上盧利拉駱山。由於這兒不是百岳,峰頂展望也不是很好,小休片刻並將所餘300cc的水全給谷音喝掉以示破釜沉舟之心,目標就是太平溪源營地,去喝他個痛快!

 

一路往西邊那座小山方向而去,只見它越來越高,直降至鞍部再左折沿乾溪溝走在草坡上,從地圖上看來那是盧利拉駱山西峰吧。

 

近九點半依布條指引右切過乾溪溝,不久便見一長滿綠樹山嶺下的草原上搭了幾頂帳篷,這兒正是我們昨晚該紮營的太平溪源營地。只是趨近一看,溪床竟是乾的!咱可是破釜沉舟了欸!不過方才五人隊說營地有水,找一下應該會有吧。

 

下了背包取出攻頂包,把所有容器、餐具連同盥洗用的小毛巾帶上,先一步沿溪溝往地勢看來較低的東邊去。小時常去溪邊釣魚的我熟悉地在溪床石頭上跳呀跳的,三兩下就找到水了。

 

挑個有水流和莫斯的小池,拿出新買的SAWYER濾水器,水袋一裝滿水就開喝,沁涼暢快入喉,怎一爽字了得!一會兒谷音來了也狂喝,接著邊濾水邊煮麵,同時也將全身擦了一遍,頓覺自己重獲新生!待香噴噴熱騰騰的拉麵入了肚,真覺這兒就是天堂了!

 

由遠而近的人聲將我們自天堂拉回人間,先是來取水的大台中登山隊協作,接著陸續有他們隊裡的人到來。這人一多就雜了,有人在上源洗擦鞋的抹布,也有水壺洗一洗又往水池倒的,幸好我們已取好水了。

 

拎起滿滿甜蜜的負荷回營地已是兩小時後的事了,五人隊也自丹大回來,收拾好背包便別了拆帳中的他們,該趕點進度了。

 

或許是揹了不少水,抑或許是喝進去的水還沒補到全身,谷音仍是快不起來,不過這樣也好,不會讓我覺得上坡又拖累了他。

 

大約一個多小時抵達岩石邊捲了團藍白帆布的內嶺爾前營地,10分鐘後便在內嶺爾三叉營地下背包小休片刻,然後拎了相機上那據說30分鐘可登頂的內嶺爾山。

 

沒了沉重背包的兩人有如解除封印般,19分鐘便登上內嶺爾山,我的第92座百岳。

 

由於雲霧和水氣而看不清遠山,連上午登臨的丹大山頂都看不到,只有盧利拉駱山和西峰以及下太平溪源營地之路清晰可見。此外,方才走過的稜線上有位黃衣服的山友,該是五人隊之一吧。

 

無意間等到丹大山探頭,兩人搶著與它合照,這才心滿意足地離開。兩點回到三叉營地,已經在前面紮好營帳的五人隊也出現了,小聊一下便目送他們往內嶺爾去,而我倆討論後決定參考谷音所稱長腿妹說的,推進到馬路巴拉讓山附近紮營,於是兩人水壺一碰,喝了再上。

 

有別於六順丹大間常有曖昧難明的路,此刻走的真算是康莊大道,或許是因而鬆懈了些,谷音有了便意,便將手機交給我找訊號。此行多靠他的台灣大哥大,我的中華電信反而不太行。

 

三點多抵達馬路巴拉讓山前營地,算算時間應該可以挺進到西鞍營地,於是又揹起背包續行,十來分鐘便登上馬路巴拉讓山。回望草坡為主並點綴許多小樹叢的內嶺爾山,感覺得好近啊!

 

趁著有網路,回報今晚紮營處給士驊他們後,約十分鐘便下抵欲紮營的馬路巴拉讓山西鞍營地。儘管還不到四點,尚有餘裕前往西峰後的營地,粗估約半小時,但明日只到丹大溪源營地,省這明日的半小時不如今日早早養精蓄銳,還可節省頭燈用電。

 

有了水又走在路跡清楚的山徑上,終於可安步當車了。想我昨日都還不敢取出單眼相機,深怕耽誤時間呢!

 

 其他照片:https://mascotbee.pixnet.net/album/set/10190741

 

以下是本次行程紀錄:

 

03/25 (Thu)

----------------------------

0653 二分所

0805 六分所(40)

0906 孫海招待所、海天寺(34)

1020 七彩湖營地(67,以下沒搭乘機車)

1144 七彩湖(5)

1210 七彩湖妹池

1229 七彩湖

1302 光華復旦碑(13)

1325 七彩湖營地(宿)

 

 

03/26 (Fri)

----------------------------

0616 七彩湖營地

0621 六順山登山口

0845 玉山針藺草原

0901 六順山下(往丹大方向探路14)

0915 六順山(23)

0938 六順山下(13)

0955 玉山針藺草原

0957 黑水塘

1420 數個小營地

1505 米奇看天池(宿)

 

 

03/27 (Sat)

----------------------------

0515 米奇看天池

0615 關門北山(19)

0745 關門北鞍營地(農林航空測量所衛星控制點030)

0948 關門山

1002 關門大營地(10,撿到鹿角)

1204 某看天池(54,谷音取水)

1404 大石公前山頭(22)

1559 2595鞍部營地(宿)

 

 

03/28 (Sun)

----------------------------

0603 2595鞍部營地

0612 避難巨石

0926 大石公山(航測 NO )

0936 小石公山

0937 一線天

1011 小石公後營地

1041 2795(25)

1337 稜線巨石區

1555 水晶森林營地前營地

1601 水晶森林營地

1606 水晶森林營地前營地(宿)

 

 

03/29 (Mon)

----------------------------

0535 水晶森林營地前營地

0625 丹大山(49)

0720 白框橘底黑字牌-CM410(南三主稜)003

0835 盧利拉駱山(7)

0934 太平溪源營地(131)

1253 內嶺爾前營地

1308 內嶺爾三叉營地(5)

1332 內嶺爾山(15)

1359 內嶺爾三叉營地(14)

1530 馬路巴拉讓山(14)

1553 馬路巴拉讓西鞍營地(宿)

 

 

03/30 (Tue)

----------------------------

0551 馬路巴拉讓西鞍營地

0717 崖邊營地

0913 義西請馬至山(52)

1155 開始多段拉繩橫渡區

1227 「不想努力了」(27)

1328 裡門山岔路口(5)

1331 裡門山(31)

1436 丹大溪源營地(宿, 士驊和Hank1740抵達)

 

 

03/31 (Wed)

----------------------------

0536 丹大溪源營地

0630 望崖山(26)

0739 天南可蘭山岔路口(12)

0756 天南可蘭山(12)

0811 天南可蘭山岔路口(4)

1018 可樂可樂安山(33)

1138 郡東山前冰淇淋球球箭竹(13)

1152 郡東山(44)

1255 郡東取水岔路

1440 東郡北鞍營地(30,紮營)

1537 烏達佩前取水岔路

1641 東巒大山(19)

1730 烏達佩山岔路口

1738 烏達佩山(5)

1746 烏達佩山岔路口

1802 烏達佩前取水岔路(4)

1850 東郡北鞍營地(宿)

 

 

04/01 (Thu)

----------------------------

0603 東郡北鞍營地

0606 東郡大山(20)

0628 東郡北鞍營地(16)

0847 本鄉山岔路口(7)

0859 本鄉山(4)

0911 本鄉山岔路口(12)

0948 本鄉南鞍營地

1011 櫧山北鞍營地(34)

1149 櫧山(15)

1219 櫧山後營地(34)

1525 無雙山東峰(24)

1610 無雙山最高峰(11)

1641 無雙山(48)

2015 亞力士營地最後水源(Hank所在路基鬆軟下滑,士驊架繩,下至溪澗不見去路而折返)

2140 石板梯田(宿,紮營後重返溪澗取水)

 

 

04/02 (Fri)

----------------------------

0758 石板梯田

0807 亞力士營地最後水源(19,收繩)

0837 亞力士營地

0942 石板屋群

1223 操場

1230 無雙社

1248 砲陣地遺址

1256 無雙吊橋

1308 無雙吊橋彼端(46)

1443 烏瓦拉鼻溪(64)

1853 郡大林道45.3K無雙山登山口(5)

1918 玉山國家公園界碑(宿)

 

 

04/01 (Sat)

----------------------------

0534 玉山國家公園界碑

0549 溪澗(32,取水)

0641 43K工寮(2)

0707 無雙吊橋替代道路接回林道處(12)

0754 39K大斜壁(遇到聖母山莊揹水隊兩人組)

0910 35K工寮

0946 連續崩壁

1001 遇到松鼠(Sai)

1014 33K行車終點

 

台長: 小蜜蜂
人氣(856) | 回應(1)| 推薦 (5)|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台灣旅遊(台澎金馬) | 個人分類: 百岳 |
此分類上一篇:20201212_白姑大山單攻

(悄悄話)
2024-02-29 07:51:40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