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11-14 22:32:04| 人氣53|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票票等值?一人一票 神話幻滅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石之瑜/台大政治系教授(台北市)
關長選貼

民主政治即代議政治,代議政治關鍵在選舉,而選舉的正當性在「一人一票,每票等值」的原則。這個看來清清楚楚的道理,在這次美國大選計票過程中,被拆穿了。原來「一人一票,每票等值」是個不可能的神話,這對國內罷免攻防戰,或擬議中的四年一次統一公投有何啟示呢?

理論上,一人一票是清清楚楚的規定,但實踐起來卻不如此。比如美國這次幾個票箱失而復得,想必過去、未來、其他州都曾經或也還會發生。又比如,通訊投票過去都計算了嗎?沒有的話,誰知道呢?是不是無關結果的票可以不計?就是說,先計算到的票比較重要。但當事人假如不知道自己的票沒被計入,未必去斤斤計較到底是不是真的每票等值,可是一旦知道自己投的票沒有計入,恐怕就會和佛羅里達棕櫚郡選民一樣憤怒,所以當事人知不知道,對判斷每一票算不算等值很關鍵。

這不只是技術問題,而是根本缺乏客觀標準判斷什麼叫一人一票。像美國用機器判讀選票上的洞,洞沒打穿的就不計,共和黨因此佔了便宜,因為洞沒打穿的高爾票大概多出於小布希票,所以後者拚命反對用人工重計票,理由是人工不客觀,蓋一張票是給誰的,可能眾說紛紜。但把沒打穿洞的票逕行當廢票,是誰的客觀標準?事實上,即使是機器計算,第一次與第二次讀出來的一定還是不一樣。

中國大陸有些農村用豆子代替選票,是不是反而更客觀?別忙。這些地方的人不一定有機會選擇不投票,或投票時能沒顧忌,或能故意投廢票。這樣一來,就和別地選民可以不投票,從而常常投票率很低有所不同。但投票率愈低,等於讓有參加的每票價值相對提高。然而,如果像我國選罷法規定,要超過半數選民投票才有效,那不投票的人增加到一個程度,就可以完全改變有投的那一票的價值。不過,要是因此規定每人都有投票義務,是不是就更民主呢?這個規定對立場強烈的人而言不利,等於讓本來無所謂的人稀釋了自己的參與。更進一步問,假如有人投給沒有希望當選的第三人,如奈德,那這位第三人的出現,不也改變了所有的人的選票價值?

選舉研究大師Riker發現,投票過程帶來的參與感,比因為投票而得到的影響力,更能解釋人們為什麼投票。換言之,「一人一票,每票等值」原則並不是投票動機,否則聯合國成員碰到常任理事國的否決票,或世銀小股東碰到大股東,何必要參與?但各國仍紛紛參與,便給目前聯合國決策體制一種認可,好像民主被維持了。換言之,人們不是因為一人一票原則才去投票,而是人們的投票行為讓一人一票的神話獲得延續。這就像說日前反核遊行中,反對的舉止比核能安全更重要,故不是真的知道核四不安全而參與,而是參與讓核四成為不安全的象徵。是大遊行決定核四不安全。

國內罷免總統行動正是對一人一票的意義不斷重新詮釋的活動。比如立院把不記名投票改成記名投票,對民進黨每票的價值,顯然產生負面影響。此外,無黨籍一票和四黨黨員一票也不等值。如果本土國民黨立委決定棄權,對兩個陣營的立委所投的一票,立刻產生價值消長效果。萬一立院通過罷免,總統府是希望選民去投反對票、廢票,還是不去投票?其戰略選擇對投下一票的人的票值,效果迥然不同。同理,總統是希望大家參與或不參與四年一度的統一公投?一旦某次通過,未來新世代就沒有再投票機會,那投過票的和沒有投過票的,他們的票在未來就不等值。

明乎此,就知道所謂罷免或統一公投,不是根據什麼民主或反民主邏輯,反罷免所保護的總統,也不是什麼一人一票的偉大民主之子。投票只是決策方式,重點是發抒反扁與擁扁情緒。接受它,它就散播民主氣氛,不理它,遲早會體會出,罷不罷免,統不統一,都不是考量我們的需要。去投票,只是為了有目標活下去罷了。

【2000/11/14 聯合報】



台長: Lukacs
人氣(53)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不分類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