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8-07 00:44:45| 人氣4,477| 回應3 | 上一篇 | 下一篇

無法實現的願望:一首詩送給神龍

推薦 1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潘柏霖的詩集《我討厭我自己》是一本看了會陷入深深絕望的書。這麼說恐怕還不夠精準。讓我換個說法——潘柏霖的詩集《我討厭我自己》是一本「光看目錄」就會陷入深深絕望的書。
 
是的,那裡頭描寫了太多身而為人的有限,光看超長的詩題就能明白,如〈不是所有人都適合這個世界〉、〈那個在任何時刻總是落單的小孩〉、〈我們再也不說話了〉……等,我幾乎可以用這些題目另組一首凌晨三點的黑暗作,比方說〈我有毀滅世界的心願〉:
 
我還不知道要怎麼成為一個更溫柔的人/有時候我覺得我就要瘋了/我知道我的貪心是一隻抹香鯨/我每天都在死掉//孤獨者的生存指南/這是寫詩的人一輩子的難題//在地圖寫上你的名字你就出現/請找到我/地圖上沒有標示的國度/魚缸裡的魚游走以後/你不會找到我」。
 
真是太沉重了,如在心上加砝碼。願望也是這麼一回事。從第一人稱出發,詩集那許許多多的「我」,都在索求一種再平凡不過的日常。真正的困難,在於不受控、不回應的第二人稱。我相信如果有人認真把整本詩集像卸甲或拆開一個人那樣,解散所有句子,很可能發現最常出的字即是「我」和「你」。那是矛也是盾,或者包覆心臟的肌肉組織,或者連結全身神經傳導的脊椎。
 
總之不是腦。腦這種東西很好用,但有時其實也沒有用,無法為心的匱乏帶來一點幫助,需要向神明許願。
 
這麼說來,我總覺得《七龍珠》裡「神龍」往往大材小用。當然啦,讓主角悟空一再復活,讓滿目瘡痍的地球回復原樣,當然是很了不起,也是讓情節得以繼續推展的唯一辦法。但如果那許願的人是我,說出來的話想必會十分自私,完全沒把其他地球人列入考慮,讀了很多《被討厭的勇氣》這樣……
 
但最討厭自己的人永遠是自己。我和潘柏霖一樣,是一個希望有天能喜歡自己的人。和潘柏霖一樣,是一個身體裝著許多巨大懷疑,以致行動困難的人。和潘柏霖一樣,是個拆開一切後,會發現地上散滿兩種人稱的人。因為沒有「龍珠雷達」,我們只能一步一腳印地尋找,期盼在集滿「你」後,可以召喚出神龍,說出那個珍貴的心願。
 
比方說〈每天都創造更爛的藉口靠近你〉,或者〈我只想和你一起看電視〉。
 
 
〈我討厭我自己〉(潘柏霖,收錄於詩集《我討厭我自己》)
 
有時候我夢到我拯救了世界
有時候我懷疑這個世界值不值得被拯救
有時候我懷疑我生在太晚的時空
自己的族類早已滅絕只有我被留下
有時候我懷疑我的快樂都是跟別人借來的
總有一天得全都還回原處
有時候我懷疑這個世界並不是真的
有時候我懷疑我根本只是虛構小說中某個可隨意更換的場景
 
有時候我懷疑你不可能了解我
懷疑我還有多少時間和詞彙可用來組織更多的話語
以解釋我的生活
有時候我懷疑我可能理解你嗎
你說出口的每一個字所代表的意義
或者你眼中那些美麗的風景
有時候我懷疑我沒辦法把自己解釋得更清楚
足夠讓你了解我
有時候我懷疑我說得太多
 
有時候我明明就在說話卻好像發不出任何聲音
有時候我調整鬧鐘的時候就懷疑是不是它控制了我
有時候我很確信即使有愛也無法拯救什麼
有時候我知道有些人只喜歡聽一些太美的承諾
有時候我知道我不會寫詩
只是我仍然想要說些什麼
 
 
 
 
 
圖說:我討厭我自己。
 
 

台長: Rounder
人氣(4,477) | 回應(3)| 推薦 (1)| 收藏 (0)
全站分類: 偶像後援(藝人、後援會) | 個人分類: 我們晚上不睡覺 |
此分類下一篇:善遞饅頭的人:一首詩送給阿席達卡
此分類上一篇:為了掩護逃家的星星:一首詩送給大雄

泓泊
我一直都很討厭排比太多的詩,但這首詩每一句排比都有擺盪的效果,也頗能延伸出開放性的詮釋。
2017-09-02 19:51:13
版主回應
這約莫能稱做潘柏霖的大絕了。
2017-09-05 01:25:35
到月島不點文字燒
X!照片好帥。
2018-03-25 02:44:44
版主回應
並沒有這回事。
2018-09-11 20:04:03
泓泊
我也覺得超帥的!
2018-06-12 22:18:12
版主回應
一切都是假象,騙不倒我的。
2018-09-11 20:04:23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