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h購物| | PChome| 登入
2006-03-02 18:41:00| 人氣91|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胡錦濤先生怎麼可能回信?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不久前王怡和余杰來墨爾本訪問和演講,我和他們一行人在幾次非正式的聚會中有過交流和閒聊。
余杰說他在2004年於香港和龍應臺女士在一次座談會裡見面, 他告訴龍應臺他年輕時的思想曾受柏楊、李敖和她很多的啟蒙,但現在的柏楊和李敖都讓他感到失望,而他對龍應臺的人品有極高評價。
引用余杰當時對龍應臺的問話,他說:「您用了许多尖锐的言辞批评台湾政府及陈水扁、连战等政治人物,对香港政府也有诸多的批评意见。但您似乎没有批评过中国大陆的情况,我想知道这是甚么原因。」

當時龍應臺對他問題的回應是:「我生长在台湾,对台湾的情况很熟悉,所以我能够用最尖锐的语言来批评台湾。但是,我没有在大陆生活过,对大陆不熟悉,所以我无法更多地批评大陆,我不能在评论我不熟悉的地方的时候把话说得太满。」

當時龍應臺的另一層顧慮是:「我身处两岸三地的复杂局面之中,我的批评文章可能会遭到权力者的误解和扭曲。比如,我批评台湾政治的文字,在大陆会被摘录出来无限放大,而我批评大陆的段落却被删掉了。同样,我批评大陆的文字,在台湾也会被放大。因此,我在写作的时候不得不更加谨慎。」

余杰當時並無法完全接受龍的說詞,他覺得她對「可以批评的政府」大胆批评,而对「不可以批评的政府」斟酌再三。
後來据朋友告诉余杰:在他们离场之后,龙应台女士先后两次强调,她写过若干批评大陆官方的文章,但都无法在大陆发表。
看来,她还是很在意余杰的质疑....。
後來,《冰點》週刊曾在去年5月25日刊登了龍應臺的文章《你可能不知道的台灣》。
冰點事件發生後,龍應臺終於發聲。
2006年一月廿六日她寫了《給胡錦濤先生的公開信-請用文明來說服我》﹐她不但持續關注中國大陸的人權,並且勇敢地點名胡錦濤箝制新聞自由。
余杰覺得這可能是龍應臺一直對這件事耿耿於懷,並且也不願辜負他的期許。

余杰和王怡兩位都是學養豐富、才華洋溢的中國新一代知識分子,對他們的勇氣和無畏我都致以無比敬意。

有位來自中國大陸的讀者對我說:「事实上,我幻想看到胡锦涛亲自作答,了解他的真实想法」

這是一個很有意思的想像。

在澳洲我有不少來自中國大陸的朋友,他們喜歡看政論性的文章。但與其說他們關心政治,倒不如說他們大部份更專心致力於多賺錢。

那篇龍應臺寫給胡錦濤的公開信發表之後,很多中國朋友給我很多反應和意見。

他們多數認為龍應臺只是站在知識分子的觀點,不夠了解「真實的中國」。真實的中國複雜得很...。

有人罵她笨蛋,很多人告訴我胡錦濤那會聽她的建議?真是太不了解中共的本質了。

不過我不是這樣看待這件事的。

如果龍應臺私下寫那樣一封信給胡錦濤,那我完全相信胡甩都不會甩她,更不可能會聽她的建議。

重點不是胡錦濤看不看,重點在「公開」。

那是一封幾乎整個華文世界都會看到的信,西方媒體也會關注。

這些要和中國打交道的「自由」國家,包括了政府、商人、媒體。

「文明國家」要求一個政府和它的領導人必須「言行合一」,至少不能一面砸大錢在西方世界做「文明形象」的廣告和宣傳,一方面關起門來不講道理偷偷摸摸吧。

「全世界都張大眼睛看胡錦濤」時,那不是他要不要「理會」這封信的問題了,而是他「怎麼圓謊」?

「怎麼不讓他自己和他所領導的政府丟臉」的問題了。

一封信,對於「沈冤不白」的一個知識份子起不了什麼撥亂反正的力量,對於言論自由的尺度也絕不可能立竿見影。

但一個在華文世界讓人尊敬知識份子的大聲疾呼,卻將會凝聚成一股強大的公共輿論的壓力去鞭策政府的領導人。

在歷史上極少有既得利益者願意心甘情願將手中的權力平白無故讓渡出來的。

再說最迫切叫媒體閉嘴的恐怕不是胡錦濤先生,而是那些怕醜事和不當利益收受被揭露的貪官汙吏。以及腦筋迂腐的官僚們。

最高領導人到底需不需要為了短期的利害關係去替這些人背書、出訪外國或在媒體上為這些無法自圓其說的行為支支吾吾?

昨天我在墨爾本日報上看到一篇文章談到「中國一部份人先自由起來了」。
它的意思是,中國日前各地諸侯各自為政,誰都不願多事,因為誰都不是傻子,手上沾有老百姓的血,上了互聯網就是永遠的記錄,永遠也跑不掉,這筆帳早晚要算,胡錦濤先生不信邪,一馬當先,要以知識分子為敵,以站在老百姓那邊說話的知識分子為敵,顯然是失算。

利益被人暗中得去,還讓人當槍靶子擋子彈,站在媒體和面對西方世界進退失據,言而無信,好丟人,這樣當領導人是值不值啊?

昨天我在此地的中文報上看到冰點復刊的消息,據消息指出胡錦濤親自發公文指示對這件事「妥善處理」。

我想所謂的「妥善處理」,應該指的是努力挽救「形象」,避免後續風波擴大吧!
臺灣30多年前的政治氣氛與中國目前狀況非常類似,龍應臺年輕時曾寫過一本很精采的書叫「野火集」,當時引起很大的迥響,不知道 「冰點復刊 」這知識分子對爭取言論自由小小勝利的星星之火,會不會也撩起中國社會政治的改革風潮....?

即使它只是往前跨出小小的一步,但也都令關心兩岸問題的知識分子有所期待了,不是嗎?



台長: ladyo
人氣(91)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不分類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