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h購物| | PChome| 登入
2013-07-08 12:33:13 | 人氣901| 回應1 | 上一篇 | 下一篇

急診難民營裡的賭局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入夏以來,各大醫院的急診室,成了難民營。

 

從前年事已高的爺爺奶奶,可以虛弱的坐在病床上,跟來查房的你微笑……

 

如今他們都必須倒在輪椅上,為了怕爺爺奶奶太虛弱,從輪椅上滑落,情非得已,護士小姐還要用繩子把他們綁起來……

 

這真是應該跟護士抗議,這麼不人道的事情,怎麼可以發生在充滿人情味的台灣?

 

但爺爺奶奶渙散的視線裡,卻看著一個插著呼吸管、經過急救的病人……。

 

過去護士醫生必定徹查整間急診室,哪裡有空下的床位,讓他躺在病床上用纏繞的各種線圈監控他,但是這已經不必白費力氣,就算是報修的病床上一樣早就躺滿病人。

 

即使病危如他,仍然享受不到任何特權,就像其他虛弱的靈魂一樣,禁錮在兩顆輪子撐起的輪椅上,像個受刑的囚徒。

 

家屬和醫護人員看在眼裡,卻無能為力,因為不能叫那些同樣需要病床的老人家起來,只能等待有下一張床空出來,為他竊取一張可供治療的床位……。

 

你或許有疑惑,這麼麻煩幹嘛,沒床醫院這麼有錢,多買幾張床不就得了……。

 

但是事情不那麼單純,有了空床,還要有能照顧他們的護理人力,甚至是醫生……。

 

為了照顧品質,評鑑限制護理人力和病床間必須有一定比例,就算政府讓這件事脫勾,生出再多的床位,同樣生不出照顧他們的護士……。

 

兩年前,我因為在醫學中心工作,不只沒時間吃飯,連小便都要憋上幾個小時才有機會一次解放,更重要的,我連跟病人聊聊天,多擠出一個勉強微笑的力氣都沒有,我離開了醫學中心。

 

我心中所想的,是醫療的環境必將比我離開之日險惡,病人和醫生間的互信已如此難得,在擁擠的急診室裡,醫生、護士和病人,我們都是同個牌桌上的賭徒,都在冒險,看什麼時候會出事……。

 

即使我們醫學中心的醫生被訓練的再精良,都是千錘百鍊的戰士,但是試想,他可以為每個病人耽擱多少分鐘?他可以有多少時間了解你的病情?可以在腦海裡花多少時間確認你的病因?

 

在他簡短扼要的跟上個病人說著病情,下個病人早就已經等得不耐煩,甚至是線上好幾個病人其實都在等待最適切的處置,已經用板夾在診間裡排隊。

 

當我們都在說急診室的醫生冷血、兇殘、不近人情,醫院一定有暗藏床位的時候,其實他們已經筋疲力竭,連為自己辯白都沒有力氣,他們只能為了維持給病人最基本的醫療疲於奔命。

 

當我們都在說急診室的護士缺德,講話大聲脾氣爆躁,卻不能理解他們浴血奮戰、勉力維持讓因為擁塞脫線的急診室還有點功能,不要那麼掉漆。

 

從一個離開醫學中心醫師的觀點,我必須說,那些還在醫學中心線上工作的老同事們,他們是生命的勇者,仁心人術,把自己的職業生命,跟遠遠超過負荷的醫療體系綁在一起,而且仍然奮戰不懈。

 

他們個個都是神槍手,卻被逼著用跑百米的速度射擊一群飛馳而來的野獸,而且沒完沒了。

 

如果在幾分鐘之間的判斷失準或錯誤,他們可能造成病人和家屬心中永遠無法諒解的痛苦。

 

在那樣煎熬、沒有品質的醫療環境下,任誰都無法感覺到滿意,當醫療的處置有了不好的後果,誰能夠原諒?

 

等個病床可以等N天,要求個止痛都要三催四請,醫生講過一次病情解釋就不耐煩了,更何況他剛剛才診治了N個病人,已經精神耗弱。

 

是我也要找律師來告倒那些口氣不佳的混蛋,醫術不良的敗類,抽不到血的庸手,讓我家人受害的兇手……。

 

在兩年前,我一位優秀的學長投書到水果,題名是請馬總統來急診室看看……。

 

馬總統沒來……。

 

如今,美國還是覺得應該學學全民健保。

 

但是你跟我,那些真正必須在這個崩壞的醫療體系裡煎熬的人,才能夠了解箇中滋味,親身體驗……。

 

X的,這就是我們喝的水嗎?

 

在本文就是,這就是我們的醫療嗎????????????

 

如果我是病人,就算多花點錢沒關係,我希望在一個寬敞安靜的床位、兼顧我的隱私之下,醫生會好言好語的問我安慰我,充份的了解我的病情,知道全部的來龍去脈,然後做出最正確的判斷,用最好的治療;我也希望護士都像天使一樣,美麗有氣質,親切的跟我虛寒問暖,打針的時候會和顏悅色的舒緩我的不安。

 

我希望,我隨時都可以找到醫生,掌握自己病情的發展,檢查或治療前,可以充份了解即將面臨的狀況,簽不簽什麼同意書不是重點,只要醫生護士能夠理解我的不安,用專業陪伴我渡過等待治療前的慌張。

 

我希望,我可以知道我在等待什麼?點滴什麼時候會打完?能不能吃東西?檢查報告要多久才會出來?還要多久才會輪到我檢查?

 

其實這都不是幻想,大街上臨立的牙醫診所都可以輕易滿足這些要求。

 

但這對急診室永遠是幻想,在現行醫療制度下,醫生跟病人,都是難民……。

 

如果我是醫生,我也希望在窗明几淨的環境下看診,希望病人不會被忙亂的景象嚇到逃去別家醫院,希望家屬不會為了搶幾張病床或是輪椅吵架,希望大家都有床位,不用一直到診間問什麼時候有病床。

 

如果我是護士,我也希望可以維持自己一貫的優雅儀態,可以親切的拉著爺爺奶奶的手,問他們痛有沒有好一點,可以有充裕的時間跟病人俏皮的開玩笑,讓他們打針不要那麼緊張,而不是總有忙不完的事,寫不完的護理紀錄。

 

但是急診室裡的醫生護士,卻必須裡解現實充滿絕望,然後每天生活在與理想天難地北的地獄裡,而且努力不犯錯,在能力許可的範圍裡,給病人用盡力氣擠出來,最卑微勉強的醫療……。

 

你或許可以稍微有點理解,為什麼急診室招不到新血,找不到護士了吧?


 

 

台長: 刀人
人氣(901) | 回應(1)|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教育學習(進修、留學、學術研究、教育概況) | 個人分類: 臨床問題 |
此分類下一篇:醫療就像打棒球 昨天的全壘打 贏不了今天的比賽
此分類上一篇:拼湊百年孤寂(下)

murrayin88n
節日快樂!

我的地盤有些網絡行銷方面的介紹,歡迎來參觀喔!
2013-07-09 18:39:09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