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h購物| | PChome| 登入
2011-06-15 09:49:27| 人氣1,531| 回應3 | 上一篇 | 下一篇

秋怨(潘淑菁)

推薦 1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望著新光三越層層的燈樓;迷迷濛濛的霧氣夾雜飄過的雨絲……

 

與阿桂嬤坐在台北天橋的階梯,顧不得路人投以怪異的眼光;突然間,她緊閉著雙眼不發一語,兩旁的淚水卻不聽使喚的滑落……張開眼睛,阿桂嬤輕輕地吐出一句:「唉!阮是歹命人……

 

然後,她開始敘述自己坎坷的命運:「二十歲那年,我嫁給了先生,他每次做工回家,若遇心情不好,總是沒有任何理由的拿起鐵棍猛往我身上抽打……

 

阿桂嬤說,當年有三個年幼的小孩要照顧,需要個完整的家。看到孩子天真的笑容,她一再的告訴自己:「阿桂啊,這是妳的命,認命吧!」

 

三十歲那年,先生將外面的女子帶回家,她不能有任何聲音,從此過著三人生活的日子。

 

由於經濟狀況不佳,阿桂嬤除了照顧小孩,還要去幫人洗衣服、煮飯、做小零工貼補家用。

 

在生活、精神雙重壓力下,突然,阿桂嬤開始變得迷迷糊糊,所有的人都覺得好模糊、好陌生;大家都說她病了。

 

有一天,阿桂嬤離家走到鎮上;從鎮上走到稻田;經過河川、山脈……越來越遠.…..一直走,一直走,攀過一山又一嶺;搭上了車……下車了,看到好多人、好多車子、好多好高的大樓…… 




彷彿經歷了一場大夢,醒來時,才驚覺自己竟睡在陌生的屋簷下;一頭長卷髮變成了耳齊的直髮;衣服一層一層的疊在旁邊;鞋子破破爛爛……

 

「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我到底流浪了多少年,這裡到底是那裡?」阿桂嬤迷惘地問著自己。

 

然後,阿桂嬤回到她記憶中的宜蘭礁溪老家,發現家已不見了。

 

「先生不知帶著孩子搬到何處;鄰居告訴我,大家都說我瘋了;我娘家的媽媽還帶我去求神拜佛看醫生,吃遍了各地的草藥。不知哪一天起,就沒有人看見過我……」阿桂嬤掩面哭泣。

 

熱鬧的台北街頭,與阿桂嬤坐在承德路的天橋,人來人往,大家投以好奇的眼光,凝視阿嬤與我。緊緊的靠著阿嬤,摟摟阿嬤的肩,才驚覺她竟是如此的瘦弱。

 

離開礁溪,阿桂嬤開始流浪,晚上露宿街頭、騎樓、龍山寺廟口、重慶南路、太原路及北門車站,哪裡可遮風避雨,就以那裡為家。

 

「流浪了四十多年,阮已經習慣到處為家,認命就好。」阿桂嬤掛著淚眼,擠出一絲笑容說:「剛流浪到台北後車站,有好多好心的太太,每天都會拿菜飯給我吃。我晚上能睡在撿來的紙箱裡,天公伯已經很疼惜我了,該知足了。」

 

基於日後想知道居無定所的阿桂嬤平安嗎?於是我想到一個法子,邀阿桂嬤一起來做個手心向下的人。

 

阿桂嬤從口袋裡掏出了十元,很恭敬的雙手合十:「阿彌陀佛!我的錢不多,請慈濟的師父收下。」我用手擦掉不爭氣的眼淚,立刻回以雙手合十感恩阿桂嬤。

 

阿桂嬤還不好意思地問:「慈濟的師父不會嫌棄我的十元少。」

 

我說:「不會,不會,您這份善心是最感人的,師父絕不會棄嫌的。」

 



之後的每個月,我都會開心的期待與阿桂嬤相見於公司的騎樓下,客氣的她總是婉拒進來公司坐。她說:「妳的老闆是這條路的大頭家,妳不要讓他看見與我在一起講話,我會害你沒頭路、沒面子……

 

每次拿到阿桂嬤的十元,我的心都好刺痛。因為這十元是她每天從台北車站走到松江路;再到南京東路;最遠還走到八德路,沿途賣玉蘭花及口香糖的血汗錢。

 

每天辛苦賺來的七、八十元,好不容易存了一點點錢,卻總是被幾個強壯的大漢給搶了;有時一覺醒來,錢也被偷了。想想大家都是歹命人,阿桂嬤也就不那麼的難過。

 

阿桂嬤笑笑地說:「好奇怪,錢怎麼被偷被搶,身上總會有十元在,註定師父的跑不掉。」

 

聽著阿桂嬤輕鬆的說著,不爭氣的我還是忍不住哭了出來。

 

如果久久不見阿桂嬤,我總是擔心的會沿路去找,去尋問一群同為台北街頭流浪的人。

 

因為好幾天沒見到阿桂嬤,這天,我急忙跑去找另一個流浪漢陳健三:「阿三哥,你有看到賣玉蘭花的那個阿嬤嗎?」

 

陳健三笑著說:「是頭髮短短,也要我一起捐十元給慈濟師父的那位嗎?」陳健三收起笑容搖搖頭說:「她有夠衰,前幾天被車撞了,住進了中興醫院。」

 



下班後,我來到了中興醫院探望阿桂嬤;阿桂嬤吊著點滴,右腿上了石膏。一旁坐著兩位年輕男女。

 

聽男孩細說,才知這兩位男女,因為騎摩托車經過重慶南路時不小心互撞;車子一偏又撞到阿桂嬤;阿桂嬤彈飛又撞到垃圾車……

 

女孩除了直怪自己不小心,還說阿桂嬤很善良,不要他們負責賠錢。兩位肇事者,因為阿桂嬤的善良而感動,天天來醫院探望,更堅持要負責照顧阿嬤及醫療費用。

 

在照顧阿桂嬤的這半個月中,兩位原互不相識的男女,最後竟成了一對男女朋友,譜出了看護之戀。

 

阿桂嬤是那麼認命的過日子,豪爽的個性不佔人便宜,不批評他人。身上穿的衣服是撿來的;留著泛白不齊的學生頭,是自己親手剪的。

 

阿桂嬤說:「留著短髮,再用黑色夾子夾好,整整齊齊,菩薩看了才會歡喜開心。」

 

望著窗外,懸在夜空朦朧的半邊月,耳際彷彿響起那天晚上,阿桂嬤哀怨的歌聲:「行到溪邊水流聲,引阮頭殼痛,每日思君無心晟,怨嘆阮運命。孤單無伴賞月影,也是為著兄。怎樣兄會不知影,放阮做你行……

 

……放阮孤枕夜夜冷,等君回家庭……」夜霧濛濛飄在阿桂嬤與我的臉上,好清涼。看著阿桂嬤映著燈光閃爍的淚水,我看見了一份無言的悲涼……

 

完稿日:91.01.05

台長: 許老爹
人氣(1,531) | 回應(3)| 推薦 (1)|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潘淑菁文稿 |
此分類下一篇:一顆水餃(潘淑菁)
此分類上一篇:公車吃醋了(潘淑菁)

ㄚ包
令人不解政府社工都不知道有流浪老人的這款無言的悲涼,幸好有佛心來的細心關懷,讓剝皮地獄人尚存一股暖流,點滴在心頭,銘感五內。
聞聲救苦,大悲灑淨,萬般苦命,共修正果。南摩觀世音菩薩顯開怨秋不怨,福佑阿桂罵早日康復,亦盼佛教大德供伸援手讓阿桂罵入寺修行,功德無量。
2011-06-15 23:10:03
Anne
文中的賣玉蘭花阿嬤
我以前曾經在南京東路吉林路口跟她買過
她每天都會在公司樓下騎樓賣花跟口香糖
後來離職換到內湖上班就沒再跟那位阿嬤買
原來阿嬤的故事是這麼淒美
不知道阿嬤現在好嗎
2013-12-05 09:01:15
淑菁
退出職場後就不再見到阿桂嬤
前年回到公司附近有打聽到
阿嬤精神狀況又不好了
一樣過著流浪的生活
去年再打聽時
阿嬤已經不見蹤影 沒有人再見過她
祈求菩薩保祐阿嬤平安 平安
2013-12-05 18:09:08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