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h購物| | PChome| 登入
2014-07-21 22:01:04| 人氣668|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那時我戍守在淡水。

推薦 2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戍守?聽到戍守,馬上就有那兵戎相見的景象,兩軍對峙,劍拔弩張,戍守在最前線,將士用命,在何時,在何地,為國,為家,戰得身首異處,血肉模糊,亦不可知也,那戰場,自古至今,用兵之處,多少名將,數不清的官兵,衝鋒陷陣,前仆後繼,為戍守,不有悔恨,終成一堆白骨,隨風化去,永留者,那英烈忠魂,享祭春秋,而為後人所憑弔呢?說也不一定,隨著日月的更迭與星換,那黃土,那黃沙,誰也不記得,皆是無名英雄也!還好,現在是太平盛世,當兵,是沒有那樣的肅殺,都要宛如變成參加救國團的渡假了,尤其是最近,據說部隊打靶的操練,不是行軍到靶場,而是搭遊覽車去的,真的是此一時彼一時也,而這也沒啥對與錯可爭論的,這世界本就要和平相處,又何必彼此動干戈?但也要戍守,養兵千日,以備一時。

那營部組的集合啦!那值星排長以高吭的嗓子,已經喊很久了,那營部組的才有幾隻小貓,走了出來連集合場,兵當久了,都嘛知道狀況,值星排長的集合,也只不過是要清點人數,看看那些業務士是要出去洽公的,算一算有多少人要留在營區吃飯,清算人數,然後就開始拔草整理營區的環境衛生,真的是閒閒沒事幹,那值星排長總是要找點事給阿兵哥們做,還好沒叫大家去抓蒼蠅,就不要說我們的部隊,怎麼會這樣,還真的是國家養的米虫,非也!我們那部隊的訓練,也絕非是開玩笑的,那野戰部隊的什麼下基地,營測驗,旅對抗,師對抗,絕對是魔鬼的訓練營,光說那走路行軍,就會知道什麼才是當兵,走到腳底起水泡還是要走,什麼「燒當」,也是忍痛走,揹著重重的背包,頭戴鋼肩背著步槍,有的還扛著那機槍用跑的,真的是磨練!而當時,那關渡師就是下基地去了,準備師對抗,把我們這楊梅師調了一些來淡水這一帶,看管營區執行衛哨勤務,是支援的,所以就會比較輕鬆,這就好比那農業時代,有農忙之時,也有農閒之日,就別說是什麼摸魚打混了!

在1983年我在大學畢業後就當兵去了,當時師部在楊梅,很慶幸中心新兵訓練後下部隊,沒有抽到金馬獎,去戍守那最前線,而造化弄人,該你的還會是你的,後來也隨著部隊移防去馬祖整整一年,過著那看海的日子,直到退伍,這中間只休假回台灣一次,這也是當時很多當兵的,不願抽到金馬獎的理由,倒不是因為到金門馬祖當兵會比較危險,那時兩岸的敵對氣氛已相當地和緩了,只因為是休假回家難也!也就是這樣的天作巧合,我也曾經戍守過淡水,那營區,現今應該已是空空蕩蕩,搞不好還是廢棄之地,在退伍後的那一段期間,我曾舊地再造訪,只能告訴那同遊者,說我曾在那營區門口站過衛兵,我們營部組的這些業務士是在那一間辦公,那裡又是睡覺的地方,而這營區是很特別的,從空中鳥看,應該是呈圓形之造型,就好像那小型的羅馬競技場般,中央是連集合場,四周則是營舍,營區的入口還是呈拱門狀,想最早最早之時,那軍事正緊的時候,此處當有重兵戍守吧!而今,望著那連集合場,彷彿可見那值星排長,還在那兒吶喊著,你們這些營部組的,集合吃飯啦!怎麼都沒人在,都混到那裡去了,也好,可省點國家的伙食費!這情景,似乎可聽到我們那相排長,是姓相的排長,依然在那兒自言自語碎碎唸!

想不到,我跟這淡水還真的有緣份,連當兵也會到此戍守這麼一段期間,雖是短暫,也只有那百日左右,而戍守的心情畢竟不一樣,三更半夜站衛兵勤務,仰望星空,還真的會有銀河,當時也不知有山海觀馬場,或許還沒有山海觀馬場也不一定,畢竟那已是1983年左右的事,那時的淡水,也還沒有登輝大道,只有那淡水老街,現在的淡水,已經有了捷運,和那漁人碼頭,以後的淡水,又會有什麼呢?也許淡水都會是永遠的淡水,只是人事已全非,那時戍守的營區,應該是在荒煙蔓草中已成廢墟了吧!


愛馬氏  2008

台長: 愛馬氏
人氣(668) | 回應(0)| 推薦 (2)|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散文 |
此分類下一篇:那正良的正良魚池。
此分類上一篇:我在淡水細數沙灘的日子。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