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h購物| | PChome| 登入
2024-04-05 16:09:09| 人氣1,421|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二刷《邪惡根本不存在》:松樹與落葉松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二刷濱口竜介導演的《邪惡根本不存在》,怎麼更喜歡啊啊啊!

(通篇有雷,請斟酌閱讀)

(一)片名先浮現 Evil Exist,然後才出現 Does not。所以邪惡存在,又被消抹。

(二)遠處傳來槍響,預估距離巧先生等人所在的水挽町還有一段距離。每到特定季節就會有獵鹿活動,巧先生說野生鹿不會親近或攻擊人類,但如果野生鹿受傷(困獸),為能活命,確實有可能會攻擊親近他們的人類。

一家東京演藝經紀公司為能獲得政府的疫情補助金,決定在水挽町開設豪華露營區,由於提案太過草率,一旦開設露營區,有可能會污染水挽町居民引以為傲的乾淨水質,且增加森林大火的風險。

經紀公司預計在五月開始動工,開發前,他們辦了一場說明會,目的是要讓政府看見他們有在跟居民溝通與做事。對水挽町的居民來說,他們就像是長年居於此地的野生鹿群,準備開設豪華露營區的經紀公司則是獵人,說明會便是獵人朝野生鹿發出的第一槍。

(三)露營區剛好設在野生鹿群的行經路線,高橋說:「營區建起來,鹿就不會靠近了吧。」巧先生問高橋:「到時候鹿要去哪裡?」高橋說:「就去別的地方啊。」高橋回應的理所當然,沒有意識到他的話語聽在巧先生耳中有多刺耳。

第一次說明會結束,高橋和黛小姐被居民砲火猛攻了一輪,村子的大家長跟高橋說,他如果有問題可以拜託巧先生幫忙,離去前,大家長再次跟高橋提醒:「要誠心地拜託喔。」高橋後來面對巧先生,總是畢恭畢敬,充滿禮貌,但高橋是否有聽懂大家長的提醒?

電影裡,巧先生帶高橋和黛去吃麵,完食後,黛小姐對老闆說:「真的很好吃。」老闆禮貌回應:「謝謝。」高橋也不忘補上一句客套話:「吃完麵後,身體都暖了起來。」老闆聞言卻說:「這跟味道無關吧?」

高橋始終是「狀況外」的人,既無法看清楚自己的身份意義(開發商代表),亦無力明白水挽町居民的焦慮。

一如高橋看到巧先生劈柴,他也想嘗試看看,一開始高橋都無法順利把木柴劈成兩半,經過巧先生大略的指導後,才順利砍斷木柴,高橋不禁興奮大喊:「爽啊!」這個反應恰恰體現出兩人間的差異。對巧先生來說,砍柴的目的不是為了抒發苦悶,而是要為生活所需做準備(不帶浪漫色彩,而是實際的需求)。但對高橋來說,劈柴成了都市人用來滿足自我虛榮心的活動。亦即,未來露營區開設後,來訪的遊客大概都會跟高橋一樣,想要「體驗」當地人純樸自然的生活,但他們的自然其實是經過包裝後的「不自然」。

(四)「那是什麼聲音?」黛小姐
「應該是槍聲吧。」高橋
「這是我這輩子第一次聽到槍聲。」
「我也是第一次聽見。」
「那你怎麼知道那是槍聲?」
「直覺就覺得那是槍聲。」

第一次看《邪惡根本不存在》,對結局感到錯愕,這次重溫,錯愕感沒了,剩下「好像也只能這樣發展」的感慨。紅色的樹皮是松樹,黑色的樹皮是落葉松,兩者並不相同。同樣的,穿著紅色外套的高橋(經紀公司代表),和穿著藍色外套的巧先生(水挽町代表),也不相同。即便高橋為人處事和善有禮,但直覺告訴巧先生:高橋不是膽小的野生鹿,而是虎視眈眈的獵人,或是一顆上膛的子彈,要想生存,必須先發制人。

(五)電影開場有一顆仰角鏡頭,樹枝纏繞遮蔽天空,像是小花的視角。片尾同樣的畫面再次出現,那依舊是小花的視角或是倖存的高橋視角呢?

香功堂粉絲團專頁,請來按讚加入吧!
https://www.facebook.com/woomovies

台長: hatsocks
人氣(1,421)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電影賞析(電影情報、觀後感、影評) | 個人分類: 亞洲電影 |
此分類下一篇:《當我望向你的時候》:妳的笑容
此分類上一篇:《填詞L》:崎嶇追夢路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