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h購物| | PChome| 登入
2023-12-26 12:34:24| 人氣2,098|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一個說謊,一個說愛》:充氣(希望)與洩氣(失望)的人生啊

推薦 1 收藏 1 轉貼0 訂閱站台

(照片:國家兩廳院提供)

一個類似工作坊的場域,七名舞者輪番上陣,演繹著各自想要訴說的故事:有人思念著逝去的愛情、有人回憶起暴力往事、有人感到愧疚想要挽回破碎的人生,也有人走到生離死別的路口,說著再見又捨不得再見。

想改變卻改變不了,故事像是一個又一個迴圈,看似走向終點又返回起點重新開始。

花了點時間,才能進入亞倫.路西恩.奧文(Alan Lucien Øyen)的舞劇《一個說謊,一個說愛》世界之中。這齣舞劇沒有重重的機關,僅只有一扇門放在舞台側邊(不禁想起《2001太空漫遊》片中的巨大神秘黑石),代表著人類無法參透的未知:通往生與死、過去與未來之門,搭配音樂和燈光的快速轉換,讓舞者在極簡的空間中,呈現生命的不同面向。

《一個說謊,一個說愛》的「劇情」是零碎的,擷取不同舞者的生命片段,集結成一個大型的作品,拆開可以獨立觀賞,集合在一起,又有著人與人的生命相互影響(或對照)的意義。而舞台上的舞者既像是在排練舞劇(虛構、表演),也像是在挖掘每個人物的內心世界(靈魂、誠實),通過表演去釋放他們積壓在心中多年的期待或想像。

《一個說謊,一個說愛》的「情節」往往點到為止,留給觀眾許多解讀(詮釋)的空間,例如舞者在台上唱著「我喜歡這樣的你,我不想改變你」,舞蹈動作輕盈可愛,但下一秒燈光瞬間轉暗,情緒從夢幻掉入陰鬱,前後兩個場景看似毫無關聯又能呼應:哪個場景是舞者的想像,哪個是現實生活的呈現?亦或者兩者同時並存,只是一個存在腦海中,一個發生在現實人生?

此外,劇中一名穿著熊裝的男子與舞者對話,舞者對熊裝男子說他喜歡他,男子說:「你就是我,你當然喜歡我。」熊裝男子對舞者的態度,從一開始的和善逐漸轉為暴力。熊裝男子代表著舞者渴望獲得的愛(想要愛自己或是被他人所愛著,但同時間,對自我的否定,又讓舞者對這份愛感到不信任),或許也象徵著舞者過往曾經歷過的暴力陰影(家庭暴力或恐怖情人或群體霸凌),在他的心中留下難以抹滅的傷痕。

我們作為人類的存在就是個無止盡的掙扎,但真相是,人生既是祝福,也是詛咒。

《一個說謊,一個說愛》有不少令人印象深刻的橋段設計,其中一場戲刻意使用多種語言,語言在舞者之間劃出界線(你與我的不同),然而語言帶來的隔閡,卻又能通過舞蹈(藝術的意義)或是人們口述故事時的語氣,讓人們得以理解他人的心情。例如一名男子在說完他對幸福人生的想望後走向死亡,一名女子站在舞台的門口前方,以氣音的口吻說話。門的意象再次出現(連結不同世界的通道),女子也從原本的舞者身份,搖身成為如死亡天使般的存在(人在生活中不也常常存在著多重身份)。

《一個說謊,一個說愛》另一個令人難忘的段落,是一名男子在舞台上跳著舞,動作由快漸慢,像是顆洩了氣的氣球,男子在吸食某種氣體(毒品)後,恢復體力,又能再次狂舞,直到體力下降,等待下個補充元氣的機會到來。人生大概就像是這顆人體氣球吧?不斷在充飽氣(希望)與洩氣(失望)之間交互變化,直到生命最後一刻(最後一口氣)的來臨。

我不會說自己看懂了《一個說謊,一個說愛》,但這齣舞劇確實在它的最後一刻深深地打動了我,舞劇最後一場戲總結了這整部作品的精神:有些創傷會永遠留著、有些遺憾會永遠刻在心裡、有些希望永遠不滅,而我們(每一個人)存在世間的日子,都像是推石頭上山的薛西佛斯(Σίσυφος),受到永無止盡的懲罰,逃不出反覆輪迴的詛咒。即使如此,我們依然在人生的路上前行,依然在黑暗時刻,期待著朝陽的來臨,依然在無愛的時光,期許能找到被愛的一日。那就是人類,如此可悲,又如此特別。

一直以來都很喜歡觀賞舞劇演出,即便無法全盤理解,卻總能獲得一些意料外的感動。《一個說謊,一個說愛》是一部關於生命與寂寞的作品,它令我想起以前觀賞碧娜.鮑許(Pina Bausch)舞劇的心情:真誠、私密、幽默又感傷。《一個說謊,一個說愛》將於明年3月1日~3日於國家戲劇院演出,12月29日前購票有早鳥優惠,購買1200元以上票券就能享有 85 折優惠。只能說,我光看電腦螢幕的錄影演出就已經被戳到哭點(而且我還連續看兩次),如果看現場,感動程度應該會被加倍放大吧!誠心推薦!

貼心附上購票連結在此:https://lihi1.me/lpueO

香功堂粉絲團專頁,請來按讚加入吧!
https://www.facebook.com/woomovies

台長: hatsocks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