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1-23 03:11:03| 人氣1,081|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皇太極,唐通這章節變化

推薦 1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 
  此時另一方的皇太極主營大帳外,正有三匹馬奔馳而來,其中一匹馬押綁著一位人,他雙手被綑綁,卻是硬漢脾氣不肯進入大營帳!外面侍衛嚴厲呼吼罵聲,因此事引發了皇太極自個親自走來帳外一探究竟為何?
  數名武衛一見狀立刻拱手禮說著:「報告天聰汗!此人偽裝我軍傳令武衛,從他身上搜出文件竟然有天聰汗蓋上的軍印圖章。」
  皇太極淡笑:「哼哦哦──真他好樣的!」他手伸前一晃,另一名武衛立即恭敬呈上說:「鑲白旗的大旗主對此有懷疑,差遣我們來想請天聰汗親自過目。」
  皇太極手拿過來犀利目光一瞧瞧,哈口笑著,他回頭又看看站在營帳的其它武衛們……然後一派輕鬆自如走過去問偽裝傳令:「你懂蒙文和滿語?」
  偽裝傳令兵:「當然懂!」他立即用滿語多說了,「俺爺養馬匹上千頭,仰賴幽美廣沃翠青嫩草的呼倫河。」
  皇太極向前三、四步:「呵哦哦,呼倫河!」他一甩手把文件羊皮卷丟給一旁護衛。「我湊身一瞧你眼珠的火,鷹眼的銳利,便知曉你是自家族旗丁血統。」
  偽裝傳令默默不語,皇太極眼眸詭異盯著這名偽傳令,「這事呀……那你拿了多少錢耶?」
  偽裝傳令兵一臉正色硬漢端正貌回覆:「旗人爭功以驕不貪求金銀!蒙人爭戰不求生死是何日!」
  皇太極揚起眉角瞪眼哈然大笑:「喝哈哈哈……」
  「果真就是喝馬奶長大的旗丁族,炯然有股威勁,你志氣不錯!」皇太極手一撇晃表示,「侍衛給他鬆綁吧!」一旁侍衛幾人面面相望,卻沒有人往前鬆綁。
  皇太極一閃瞟眼歪了嘴詫異瞪著:「嘿耶?你們幾人傻愣頭瞪大眼看向我幹嘛嘞?我說鬆綁,就是給他鬆綁!憑他這一丁點拳腳武功還殺不了我。」
  偽裝傳令兵畢竟也是有滿族旗人血統,雙手一鬆綁他便轉繞活動一下手掌筋骨,隨之他就一腳跪下,手一擺胸前恭敬向著皇太極說。「我替明軍來偽裝傳令實為回答報恩情,戰場上對立實乃互相爭戰,箭在弦上無法偏袒哪一方!」
  皇太極聽了哈然大笑「喝哈哈!從眼神我早看出來了。」皇太極又是一揮手:「侍衛,牽一匹好馬兒,讓他回去。」
  這?!搞啥抓到狐狸還放走?  一旁鑲黃旗都統們連聲呼喊著:「不可以如此!」
  「天聰汗不可以放了他!」
  「是啊,一到晚上就要衝馬吃草啦。」
  「天聰汗,他本是我方族人,但是反叛竟然替明朝洪承嚋工作,今日不能留他的命!」
  皇太極往後探望著五位都統說:「鬆綁前他說了二句,你幾人站得遠也許耳根子窩沒聽見,我就直說給你們聽。」
  「旗人爭功以驕不貪求金銀!」
  「蒙人爭戰不求生死是何日!」
  他雙手往後一揹靠快步走來前方:「今晚就要拼死戰了,現在多殺他一人有何用?省點力氣晚上突擊去殺,大戰對決彼此盡情的殺!」他振臂一舉,犀利虎眼瞪著鑲黃旗多位都統,「正有如他之言,旗人爭功以驕不貪求金銀。蒙人爭戰不求生死是何日!」
  一旁鑲黃旗都統:「可是,若是如此放他回去,這事未免也……」
  皇太極冷冷眼色:「我是大清主子自個兒安穩鐵了心,小芝麻袋我都不擔心,那你們都統各自在緊張啥嘞?」鑲黃旗都統們聽了各自牙咬的唇,乾瞪眼也回不了皇太極所言──「因此這事被知悉又怎樣?他們必然更是慌張呀!他們殘兵敗將不合心,這心窩骨子眼必當也在準備撤退,我就跟洪督軍賭一賭氣魄!三日後活抓洪承疇。」
  偽裝傳令兵沉靜怔眼聽著:「………」
  皇太極又一揮手:「就給他馬騎回去吧!他的家人還在明軍手裡!」
  偽裝傳令兵:「在此先謝過天聰汗,你寬大度量放我這事我不會說。我只是完成他們交代我偽裝傳令騎馬來送文件。」皇太極手捻了鬍子微微點了頭看著他。
  偽裝傳令兵恭敬手靠胸前行禮:「戰場上就此告別了!」
  皇太極:「嘿嘿、慢──你可否告知我,你是叫啥名字?」
  偽裝傳令兵:「我,我是亞喀拉思,祖父乎必巴達,他乃是部落千戶軍之長。」
  皇太極:「嗯,你是滿蒙戰士。嗯哼,若是這幾日戰場上你沒有戰死,我必會收你當我營帳的侍衛,你大可安心你的家人,我派遣探子很多很多,定能找到去搭救他們一同來營帳。」
  偽裝傳令兵靜靜不語:「………」
  皇太極一笑:「你信不過我?明軍朝政腐敗,聚合軍隊乃烏合之眾,這般內憂外患和民心不合群,一旦爭戰他們支撐不了多久。」偽裝傳令兵拱手恭敬回禮:「天聰汗,我知你英名神武,如今局勢對壘交鋒,我只能戰場上就此告別!」
  皇太極望著偽裝傳令兵馬匹逐漸遠離了……。他撇了頭,使了個眼色看向帳前十幾位都統們:「各位入營帳內議事吧。」
  皇太極走入帳內走沒幾步,一位都統就搶話說:「皇太極讓我的貼身武衛追過去殺了他吧!今晚的衝馬吃草這事絕不能被敵方獲知啊!」另一位都統也搭腔著:「是啊,我也有同感,若是今晚敵軍提早撤離了呢?」
  皇太極炯然大眼閃耀:「喝哈哈哈!你們全是山坡上的傻騾子只會等著運柴嗎?」他手抽了短刀一甩射向桌木板上的地形圖,「瞧瞧吧,他們可提早拔營撤離?那我們旗軍不會提早進軍嗎?」此言使得十多名都統面面相覷。
  皇太極:「聽好!都回去自己營帳傳我軍令,比原先計畫提早二個時辰進軍突襲!」
  帳內都統們:「我等一同承令!」
  ●○● ●○● 
  日落暮黑已經一個時辰,今晚還沒瞧見上空弦月……,此時週遭感覺反常寒涼冷凍,都是五月天今晚怎麼有一股寒意……
  張永松:「快快快!沒吃飯啊?那些不用搬運啦!」
  他快走往右邊托板馬車,「不用全部拿,木柴有堆滿半車就行了!」
  忽然有一名士兵從營帳旁邊快走而過──「嗯?你是哪一營的?這時候還想去洗澡?」
  張永松怒眼瞪大吼著:「刀武衛士,把他拉下去斬了!」
  「慢著──想斬什麼?!」斥喝一聲,這身影是洪承疇,他從營帳一邊遠遠走過來。
  洪承疇:「刀武衛士,你去通知馮連達叫他士兵們快挖土堆溝坑,木柵後面都灌入放火油。」 
  刀武衛士:「遵令!」
  張永松:「這……我一時太心急了,請洪總督兵見諒!」他走靠近了洪承疇,手指著天上弦月「我哆嗦著,今晚氣息真不尋常,一股陰森寒冷透骨……」
  洪承疇:「嗯……」
  正當此時遠遠一名步兵傳令拼了命狂奔跑,直衝洪承疇而來--瞧他慌亂焦急,腳步踉蹌的差點跌跤──「呵呵……哈哈……」
  「大…大,嗯阿!大……大事不好了啊!」步兵傳令言詞依然不安的哆嗦著:「洪、洪總督軍,嗯阿!這個前方,前方巡察哨兵說著已經有聽到遠遠馬匹步兵前進腳步聲,估計有先鋒應當有三萬以上!」
  張永松聽了此言差點被自己口水給噎著。洪承疇安穩瞇眼回應:「有三萬嗎……」
  這時傳令兵卻愣傻又跑往左邊要去通知此事,洪承疇趕緊喊著:「嘿嘿,你不要慌張用跑的,騎著馬立即去傳我軍令,通知飛鷹營原地堅守住,還有火箭營抽調一千士兵,速來到我的大帳左右二側伏兵,等敵軍一來就放箭,射完火箭就走,快跑退到南道山坡這處。」
  步兵傳令呢喃唇舌唸唸著:「好,我,我已得令……我會儘快趕回去傳達……」他腳步慌張地跑向前:「這馬呢,我該騎上那一匹才好?」洪承疇快步走往前:「給先我慢著!我剛剛說的你給我回覆一次!」
  步兵傳令:「我,我要去通知飛鷹營在原地堅守住!還有火箭營來一千士兵到洪總兵大帳左右二側,這這,這等敵軍一來就放箭,射完火箭就快跑退到南道山坡這處。」
  洪承疇:「侍衛!把你的馬牽給他騎吧。」
  張永松:「你不要慌,一定要通知好,要活著一起撤退!」
  步兵傳令:「我,我知道,不能死,去年孩子生了,不能死,我會通知的,會撤退不會死的……」
  同此時,在飛鷹堡的大營前方約五里處,木柵搭築二座碉堡,馮連達這方軍營已發現敵軍先鋒!
  騎馬哨兵遠遠奔馳:報──!
  「報告馮連達參軍,我們巡邏哨兵剛剛幾位被弓箭射殺!」
  「好像是敵軍進行夜襲,比將軍你說的還提早……」
  啊!
  忽然騎馬哨兵一聲哀嚎,身影從馬匹落下,他中箭了嗎?
  如雷閃的瞬間,後方一陣快速咻呼呼的狂風聲,數千支弓箭如大電雨沖刷飛射過來!
  啊!
  啊!!
  槍兵衛士們,都快快蹲下!
  啊──好痛啊!
  馮連達將軍,我看見敵軍啦!
  哇啊──!
  啊!!
  吉斯喀:「看見碉堡,長藤弓隊快放箭!連續射他們!」
  阿持拉雅:「快跑過去,快跑往右側這裡!鐵鎗兵衝殺敵軍!」
  馮連達旗衛隊隊長:「不要慌亂,我們長槍勇士威武勇猛!刺過去!包圍他們,刺!刺!刺過去!」
  那拉傅赫連:「彎刀隊,搏鬥殺!」他撇頭盯著眼前衝殺戰局,隨之抖手朝左邊呼吼──「不要急著搶攻勞,眼前只需殺傷敵軍!我們目標是洪承疇的大營。」
  舒穆哈可:「騎馬長槍兵前進,衝殺!我軍衝殺過去!!」
  赫武阿喇:「我旗隊勇士們,他們害怕啦!怕死啦,通通殺過去!」
  豪格:「右側還有敵軍奔跑,殺!殺!!」
  「我豪格領軍擔任先鋒,今晚必須一股作氣衝殺,一戰狂勝!八旗勇士們每人殺百敵,血濺我祖先英靈驕傲!」
  馮連達這處碉堡軍營大亂,二旁木板門已經被衝破,持尖長槍的槍兵已湧入了,攀爬柵欄的彎刀兵也紛紛跳下。
  馮連達沒有因此喪膽,他戰意凜冽不撤退,一股武者勇氣風範站挺揮刀指揮:「眾兄弟們不要慌亂,刀兵們二側包夾殺,弓箭手快搭箭,二三伍射殺他們。」 
  馮連達舉刀呼吼:「長槍伍陣,三十散開,四十繞回突刺!後列二十補上,快!右邊的搭箭,放箭射殺!」
  舒穆哈可騎馬進入碉堡內,他仰頭望著柵欄板上方的馮連達參軍。
  舒穆哈可手指著大吼:「你!是這裡的守衛將領嗎?可有勇氣下來和我單挑鬥武嗎?」
  馮連達咧咧牙:「哼哼,傻騾子的你以為誰啊?憑什麼想和我單打獨鬥?!」
  舒穆哈可:「我!第六旗都統,領軍四千兵力!」
  馮連達心理嘀咕猜想:「嘿,小計謀誘拐我下去,躲在一旁弓箭趁機射殺我嗎?」馮連達一揮手指示:「左右二側搭箭,射殺他!他可是一名都統!」
  他一聲喝令碉堡牌樓上一連數箭閃快落下,只可惜訓練不精,失了準頭!舒穆哈可揮舞著長槍輕鬆擋開幾枝弓箭。
  舒穆哈可:「哼!正想用長槍和你一較高下?竟然用弓箭對付我?看來你們明軍士兵可有我們八旗勇士天天奔馳大草原原野來得弓馬嫻熟嗎?騎馬射擊是我們祖先傳承給予我們的天恩之驕傲!」舒穆哈可此話一完,他放下長槍給侍衛,手拿起長藤弓,貼著臉頰一使勁拉弦。
  馮連達卻不知殺機已盯上他,他又是一揮手:「你倆沒吃飯啊?用點力拉,他是都統快射死他!」
  舒穆哈可如飛鷹眼神盯上這隻獵物,彈指之間弦繩放鬆,如天閃摰雷呼咻聲音射過去──
  「兒啊--」 馮連達劇痛的叫聲,他手舉起緩緩按握著這箭支……這一箭射穿馮連達的頭頸子,左右一旁弓箭兵當下瞧見也慌了,紛紛低頭說著,「馮連達參軍,他,他,他被射穿頸子了……」
  「隊長?我們接著該怎麼辦呀?」十多名弓箭兵瞪大眼珠等著命令。
  弓箭隊長吐吁了口氣息,戰鬥失了膽識漢魂魄,他毫無血色的臉:「今夜這處難以招架,敵方數萬壓境二座碉堡,眼下戰局已守不住,你們全都壓低身蹲好,快沿著木柵上牌樓小道往後撤退。」
  弓箭隊長伸手拉揪著倆人其中一人,「我的那處你們可知悉吧!就是上月搭建柵欄,格板翹開後的底下挖掘地道那地方。」
  「那……隊長?底下長槍伍列又該怎麼辦?」此時生死關頭,弓箭隊長眼神渙散若失迷淌:「這……如今已保不住他們,我方弓箭伍列兄弟們,先各自先往後撤自保命吧!」


  此時另一方的皇太極主營大帳外,正有三匹馬奔馳而來,其中一匹馬押綁著一位人,他雙手被綑綁,卻是硬漢脾氣不肯進入大營帳!外面侍衛嚴厲呼吼罵聲,因此事引發了皇太極自個親自走來帳外一探究竟為何?

  數名武衛一見狀立刻拱手禮說著:「報告天聰汗!此人偽裝我軍傳令武衛,從他身上搜出文件竟然有天聰汗蓋上的軍印圖章。」

  皇太極淡笑:「哼哦哦──真他好樣的!」他手伸前一晃,另一名武衛立即恭敬呈上說:「鑲白旗的大旗主對此有懷疑,差遣我們來想請天聰汗親自過目。」

  皇太極手拿過來犀利目光一瞧瞧,哈口笑著,他回頭又看看站在營帳的其它武衛們……然後一派輕鬆自如走過去問偽裝傳令:「你懂蒙文和滿語?」

  偽裝傳令兵:「當然懂!」他立即用滿語多說了,「俺爺養馬匹上千頭,仰賴幽美廣沃翠青嫩草的呼倫河。」

  皇太極向前三、四步:「呵哦哦,呼倫河!」他一甩手把文件羊皮卷丟給一旁護衛。「我湊身一瞧你眼珠的火,鷹眼的銳利,便知曉你是自家族旗丁血統。」

  偽裝傳令默默不語,皇太極眼眸詭異盯著這名偽傳令,「這事呀……那你拿了多少錢耶?」

  偽裝傳令兵一臉正色硬漢端正貌回覆:「旗人爭功以驕不貪求金銀!蒙人爭戰不求生死是何日!」

  皇太極揚起眉角瞪眼哈然大笑:「喝哈哈哈……」
  「果真就是喝馬奶長大的旗丁族,炯然有股威勁,你志氣不錯!」皇太極手一撇晃表示,「侍衛給他鬆綁吧!」一旁侍衛幾人面面相望,卻沒有人往前鬆綁。


  皇太極一閃瞟眼歪了嘴詫異瞪著:「嘿耶?你們幾人傻愣頭瞪大眼看向我幹嘛嘞?我說鬆綁,就是給他鬆綁!憑他這一丁點拳腳武功還殺不了我。」

  偽裝傳令兵畢竟也是有滿族旗人血統,雙手一鬆綁他便轉繞活動一下手掌筋骨,隨之他就一腳跪下,手一擺胸前恭敬向著皇太極說。「我替明軍來偽裝傳令實為回答報恩情,戰場上對立實乃互相爭戰,箭在弦上無法偏袒哪一方!」

  皇太極聽了哈然大笑「喝哈哈!從眼神我早看出來了。」皇太極又是一揮手:「侍衛,牽一匹好馬兒,讓他回去。」

  這?!搞啥抓到狐狸還放走?  一旁鑲黃旗都統們連聲呼喊著:「不可以如此!」

  「天聰汗不可以放了他!」

  「是啊,一到晚上就要衝馬吃草啦。」

  「天聰汗,他本是我方族人,但是反叛竟然替明朝洪承嚋工作,今日不能留他的命!」
  皇太極往後探望著五位都統說:「鬆綁前他說了二句,你幾人站得遠也許耳根子窩沒聽見,我就直說給你們聽。」

  「旗人爭功以驕不貪求金銀!」  「蒙人爭戰不求生死是何日!」

  他雙手往後一揹靠快步走來前方:「今晚就要拼死戰了,現在多殺他一人有何用?省點力氣晚上突擊去殺,大戰對決彼此盡情的殺!」他振臂一舉,犀利虎眼瞪著鑲黃旗多位都統,「正有如他之言,旗人爭功以驕不貪求金銀。蒙人爭戰不求生死是何日!」

  一旁鑲黃旗都統:「可是,若是如此放他回去,這事未免也……」

  皇太極冷冷眼色:「我是大清主子自個兒安穩鐵了心,小芝麻袋我都不擔心,那你們都統各自在緊張啥嘞?」鑲黃旗都統們聽了各自牙咬的唇,乾瞪眼也回不了皇太極所言──「因此這事被知悉又怎樣?他們必然更是慌張呀!他們殘兵敗將不合心,這心窩骨子眼必當也在準備撤退,我就跟洪督軍賭一賭氣魄!三日後活抓洪承疇。」

  偽裝傳令兵沉靜怔眼聽著:「………」

  皇太極又一揮手:「就給他馬騎回去吧!他的家人還在明軍手裡!」

  偽裝傳令兵:「在此先謝過天聰汗,你寬大度量放我這事我不會說。我只是完成他們交代我偽裝傳令騎馬來送文件。」皇太極手捻了鬍子微微點了頭看著他。

  偽裝傳令兵恭敬手靠胸前行禮:「戰場上就此告別了!」

  皇太極:「嘿嘿、慢──你可否告知我,你是叫啥名字?」

  偽裝傳令兵:「我,我是亞喀拉思,祖父乎必巴達,他乃是部落千戶軍之長。」

  皇太極:「嗯,你是滿蒙戰士。嗯哼,若是這幾日戰場上你沒有戰死,我必會收你當我營帳的侍衛,你大可安心你的家人,我派遣探子很多很多,定能找到去搭救他們一同來營帳。」

  偽裝傳令兵靜靜不語:「………」

  皇太極一笑:「你信不過我?明軍朝政腐敗,聚合軍隊乃烏合之眾,這般內憂外患和民心不合群,一旦爭戰他們支撐不了多久。」偽裝傳令兵拱手恭敬回禮:「天聰汗,我知你英名神武,如今局勢對壘交鋒,我只能戰場上就此告別!」

  皇太極望著偽裝傳令兵馬匹逐漸遠離了……。他撇了頭,使了個眼色看向帳前十幾位都統們:「各位入營帳內議事吧。」

  皇太極走入帳內走沒幾步,一位都統就搶話說:「皇太極讓我的貼身武衛追過去殺了他吧!今晚的衝馬吃草這事絕不能被敵方獲知啊!」另一位都統也搭腔著:「是啊,我也有同感,若是今晚敵軍提早撤離了呢?」

  皇太極炯然大眼閃耀:「喝哈哈哈!你們全是山坡上的傻騾子只會等著運柴嗎?」他手抽了短刀一甩射向桌木板上的地形圖,「瞧瞧吧,他們可提早拔營撤離?那我們旗軍不會提早進軍嗎?」此言使得十多名都統面面相覷。

  皇太極:「聽好!都回去自己營帳傳我軍令,比原先計畫提早二個時辰進軍突襲!」

  帳內都統們:「我等一同承令!」



 ●○● ●○● 


  日落暮黑已經一個時辰,今晚還沒瞧見上空弦月……山林一片微霧幽幽冷,此時週遭感覺是一股寒涼的冷凍,都是五月天今晚怎麼還有這般天寒的霜寒……

  張永松:「快快快!沒吃飯啊?那些不用搬運啦!」

  他快走往右邊托板馬車,「不用全部拿,木柴有堆滿半車就行了!」
  忽然有一名士兵從營帳旁邊快走而過──「嗯?你是哪一營的?這時候還想去洗澡?」

  張永松怒眼瞪大吼著:「刀武衛士,把他拉下去斬了!」
  「慢著──想斬什麼?!」斥喝一聲,這身影是洪承疇,他從營帳一邊遠遠走過來。

  洪承疇:「刀武衛士,你去通知馮連達叫他士兵們快挖土堆溝坑,木柵後面都灌入放火油。」
 

  刀武衛士:「遵令!」

  張永松:「這……我一時太心急了,請洪總督兵見諒!」他走靠近了洪承疇,手指著天上弦月「我哆嗦著,今晚氣息真不尋常,一股陰森寒冷透骨……」

  洪承疇:「嗯……」

  正當此時遠遠一名步兵傳令拼了命狂奔跑,直衝洪承疇而來--瞧他慌亂焦急,腳步踉蹌的差點跌跤──「呵呵……哈哈……」

  「大…大,嗯阿!大……大事不好了啊!」步兵傳令言詞依然不安的哆嗦著:「洪、洪總督軍,嗯阿!這個前方,前方巡察哨兵說著已經有聽到遠遠馬匹步兵前進腳步聲,估計有先鋒應當有三萬以上!」

  張永松聽了此言差點被自己口水給噎著。洪承疇安穩瞇眼回應:「有三萬嗎……」

  這時傳令兵卻愣傻又跑往左邊要去通知此事,洪承疇趕緊喊著:「嘿嘿,你不要慌張用跑的,騎著馬立即去傳我軍令,通知飛鷹營原地堅守住,還有火箭營抽調一千士兵,速來到我的大帳左右二側伏兵,等敵軍一來就放箭,射完火箭就走,快跑退到南道山坡這處。」

  步兵傳令呢喃唇舌唸唸著:「好,我,我已得令……我會儘快趕回去傳達……」他腳步慌張地跑向前:「這馬呢,我該騎上那一匹才好?」洪承疇快步走往前:「給先我慢著!我剛剛說的你給我回覆一次!」

  步兵傳令:「我,我要去通知飛鷹營在原地堅守住!還有火箭營來一千士兵到洪總兵大帳左右二側,這這,這等敵軍一來就放箭,射完火箭就快跑退到南道山坡這處。」

  洪承疇:「侍衛!把你的馬牽給他騎吧。」
  張永松:「你不要慌,一定要通知好,要活著一起撤退!」

  步兵傳令:「我,我知道,不能死,去年孩子生了,不能死,我會通知的,會撤退不會死的……」


  同此時,在飛鷹堡的大營前方約五里處,木柵搭築二座碉堡,馮連達這方軍營已發現敵軍先鋒!

  騎馬哨兵遠遠奔馳:報──!  「報告馮連達參軍,我們巡邏哨兵剛剛幾位被弓箭射殺!」  「好像是敵軍進行夜襲,比將軍你說的還提早……」

  啊!  忽然騎馬哨兵一聲哀嚎,身影從馬匹落下,他中箭了嗎?  
如雷閃的瞬間,後方一陣快速咻呼呼的狂風聲,數千支弓箭如大電雨沖刷飛射過來!

  啊!  啊!!  槍兵衛士們,都快快蹲下!

  啊──好痛啊!  馮連達將軍,我看見敵軍啦!
  哇啊──!  啊!!


  吉斯喀:「看見碉堡,長藤弓隊快放箭!連續射他們!」
  阿持拉雅:「快跑過去,快跑往右側這裡!鐵鎗兵衝殺敵軍!」

  馮連達旗衛隊隊長:「不要慌亂,我們長槍勇士威武勇猛!刺過去!包圍他們,刺!刺!刺過去!」

  那拉傅赫連:「彎刀隊,搏鬥殺!」他撇頭盯著眼前衝殺戰局,隨之抖手朝左邊呼吼──「不要急著搶攻勞,眼前只需殺傷敵軍!我們目標是洪承疇的大營。」
  舒穆哈可:「騎馬長槍兵前進,衝殺!我軍衝殺過去!!」

  赫武阿喇:「我旗隊勇士們,他們害怕啦!怕死啦,通通殺過去!」

  豪格:「右側還有敵軍奔跑,殺!殺!!」 「我豪格領軍擔任先鋒,今晚必須一股作氣衝殺,一戰狂勝!八旗勇士們每人殺百敵,血濺我祖先英靈驕傲!」

  馮連達這處碉堡軍營大亂,二旁木板門已經被衝破,持尖長槍的槍兵已湧入了,攀爬柵欄的彎刀兵也紛紛跳下。

  馮連達沒有因此喪膽,他戰意凜冽不撤退,一股武者勇氣風範站挺揮刀指揮:「眾兄弟們不要慌亂,刀兵們二側包夾殺,弓箭手快搭箭,二三伍射殺他們。」 

  馮連達舉刀呼吼:「長槍伍陣,三十散開,四十繞回突刺!後列二十補上,快!右邊的搭箭,放箭射殺!」

  舒穆哈可騎馬進入碉堡內,他仰頭望著柵欄板上方的馮連達參軍。舒穆哈可手指著大吼:「你!是這裡的守衛將領嗎?可有勇氣下來和我單挑鬥武嗎?」

  馮連達咧咧牙:「哼哼,傻騾子的你以為誰啊?憑什麼想和我單打獨鬥?!」

  舒穆哈可:「我!第六旗都統,領軍四千兵力!」

  馮連達心理嘀咕猜想:「嘿,小計謀誘拐我下去,躲在一旁弓箭趁機射殺我嗎?」馮連達一揮手指示:「左右二側搭箭,射殺他!他可是一名都統!」

  他一聲喝令碉堡牌樓上一連數箭閃快落下,只可惜訓練不精,失了準頭!舒穆哈可揮舞著長槍輕鬆擋開幾枝弓箭。

  舒穆哈可:「哼!正想用長槍和你一較高下?竟然用弓箭對付我?看來你們明軍士兵可有我們八旗勇士天天奔馳大草原原野來得弓馬嫻熟嗎?騎馬射擊是我們祖先傳承給予我們的天恩之驕傲!」 舒穆哈可此話一完,他放下長槍給侍衛,手拿起長藤弓,貼著臉頰一使勁拉弦。

  馮連達卻不知殺機已盯上他,他又是一揮手:「你倆沒吃飯啊?用點力拉,他是都統快射死他!」

  舒穆哈可如飛鷹眼神盯上這隻獵物,彈指之間弦繩放鬆,如天閃摰雷呼咻聲音射過去──

  「兒啊--」 馮連達劇痛的叫聲,他手舉起緩緩按握著這箭支……這一箭射穿馮連達的頭頸子,左右一旁弓箭兵當下瞧見也慌亂了,紛紛低頭說著,「馮連達參軍,他,他,他被射穿頸子了……」

  「隊長?我們接著該怎麼辦呀?」十多名弓箭兵瞪大眼珠等著命令。

  弓箭隊長吐吁了口氣息,戰鬥失了膽識漢魂魄,他毫無血色的臉:「今夜這處難以招架,敵方數萬壓境二座碉堡,眼下戰局已守不住,你們全都壓低身蹲好,快沿著木柵上牌樓小道往後撤退。」

  弓箭隊長伸手拉揪著倆人其中一人,「我的那處你們可知悉吧!就是上月搭建柵欄,格板翹開後的底下挖掘地道那地方。」

  「那……隊長?底下長槍伍列又該怎麼辦?」此時生死關頭,弓箭隊長眼神渙散若失迷淌:「這……如今已保不住他們,我方弓箭伍列兄弟們,先各自先往後撤自保命吧!」




--- 我方艦隊,在此決戰 ---
 這和清朝差距一千六百多年

胡 陽 艦長 1570艘<VS>一萬以上 達斯夫瓦 艦隊司令



(大連.青島聯合艦隊,進入第三波戰鬥>左翼陣1175艘全滅)右翼經過誤判沒有用天曲OOO透視掃描探測,無奈的遭遇敵軍經過,這一場硬拼的犧牲戰!

敵方正要趕往決戰區域,王浩的艦隊沒有被欺騙,中途折返不用天彩光航道(他認為海龍艦隊的訊息或許是假的,冒充來引誘……)此一戰如同長城高牆的名稱,二千艘橫列陣型來強硬擋住這裡的航道──迫使得8700艘艦隊無法及時趕往決戰區……。


  陣形後詰 237<VS> PSH聯盟的艦隊
  後詰め~ 
237<VS>< PSH ロシア連合艦隊


本間隆夫:「右翼--60艦主砲一齊瞄準UV塔環要塞堡!」
大崎信樹:「左翼--60艦仙台AA炮一齊瞄準,座標FD256C二百艦隊!」


● 武俠故事B支線,江南的慕容秋元~思鄉詩詞~

慕容秋元京城燕
三千雲霄十年松
彩霞紫金長江龍
目盼嫚妮小橋遊

伊春月>25這年引頸期盼,可盼望到了慕容秋元他回鄉了,她對句

台長: 建州新女真
人氣(1,081) | 回應(0)| 推薦 (1)| 收藏 (0)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時代推演~歷史軍事小說 |
此分類下一篇:這一年.1948<序文>

是 (本台目前設定為強制悄悄話)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