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8-08 20:58:37| 人氣4,307|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轉載]火影卡櫻同人-九歌抄前傳-寵兒-第1章 by元瓔珞

推薦 0 收藏 1 轉貼0 訂閱站台

一、Kid

 

那一年夏天,木葉忍者學校送出了新一屆畢業生。

 

雖然是忍者學校畢業生這樣聽上去很神氣的名稱,但其實也不過是群都只有十一、二歲的精靈古怪的孩子而已。

 

然後,按照畢業生分組好孬互補、男女搭配的萬年不變通行原則,這群畢業生裏最優秀的黑髮少年和吊車尾的黃毛小子,以及頭腦和個性成反比、頂著頭可笑粉紅顏色長髮的女孩子,在高興、不高興、無所謂的三角對立情緒裏,被分成了一組。

 

再然後,一個迷糊到會被學生放在半掩門梁上的板擦這種低級惡作劇也躲不開,並且還是個惡趣味蒙面男的所謂上忍來到了三人面前,在問了堆愛好興趣理想人生目標之類無關緊要的的問題後,宣稱我將是你們以後的帶隊老師前提是你們能順利通過搶鈴鐺考試的話。

 

那就過關考試唄。

 

再然後的然後,不知道為什麼,明明過關過地一塌糊塗的三人,卻誤打誤撞地感動了滿口團隊精神其實不知所謂的蒙面男,稀裏糊塗地順利合格,成為了這個似乎還滿著名的上忍男人-旗木卡卡西的學生。

 

於是,七班誕生了。

 

很快地,銀髮上忍就為這個自己首次帶隊的「處女班」感到頭疼和後悔起來。

亂七八糟、稀裏糊塗、小事化大、大事卻能化無,小任務不認真,大任務不夠格,和自己同伴動手吵嘴的幾率明顯大於任務中的對手……種種混亂無謂,每每讓做老師的只能歎口氣搖搖頭。

 

沒辦法,誰讓他的這些學生,都是些問題兒童:

 

個性陰沉自負古怪偏偏受盡女生歡迎的宇智波家少年,跟只野狸一樣生猛胡鬧卻叫囂著要成為下一代火影的鳴人簡直是象給「天敵」一詞作為注釋樣板似的存在。

 

而且,兩個明明都是半大小子,卻都有「背景」和「心事」。三代火影常常的關注與提醒,也無形中給帶隊老師增加著壓力。

 

相比之下,唯一的女孩子櫻,好象是最乖、「背景」也單純的一個。

 

當然,除了表裏不一口是心非輕浮花癡,看到喜歡的佐助就癡癡傻笑、看到討厭的鳴人就張牙舞爪,和明明是要好的死黨為了根本就不搭理她們的男孩子,像兩只用尖爪子互撓互抓小貓般幼稚可笑的行為……

 

如果忽略以上這些「小小」缺點的話,她真的還算是很乖的一個孩子。

 

至少,卡卡西開始是這麼想的。

 

而且,她又是唯一的女孩子,平心而論,他是會比較多放縱一點她的。

 

雖然她似乎一點沒察覺。

 

還會在他誇讚她時說「老師,你不要害我被佐助討厭」這樣不知好歹的話;還會偷偷和鳴人一起想出各種鬼點子,試圖偷看他面罩下的真面目和手中18禁書本的內容;還會體術不好好練,擔心的都是些皮膚會變黑變粗啊之類讓人無言以對的問題。

 

即使如此,他還是縱容她的。

 

畢竟是個還處在戀愛比忍術重要的年紀的女孩子嘛——他對自己和別人都這麼說。

 

因為如此,她也就越發蹬鼻子上臉。 

 

 「卡卡西老師,其實,你是個壞心眼的老師!」

 

在村西的樹林中等著男孩子們進行控制查克拉力量的訓練時,坐在他身邊的女孩子,大概是等得無聊了,忽然用非常沒大沒小的口氣向只顧著看小黃書的老師發難道。

 

「啊?」

 

「啊什麼啊?你可別說你忘記了,過關考試的時候,你竟然用那種可惡的幻術來嚇唬我的那件事啦!」

 

「哦哦,是那件事啊?」

 

把目光放在新出的18禁書本的頁面上,卡卡西一邊心不在焉地敷衍著回答,一邊回想著學生指責他的這件事根源。

 

過關考?哦,指他使用「奈烙見之術」讓女孩子見到喜歡的黑髮少年滿身鮮血倒下的幻景嚇得尖叫暈厥過去的事麼?

 

恩,是那件事啊!確實,用那個術,好象是過分了一點。

 

如果用術的人,本身是故意的話,似乎就更過分了。

 

對方一臉迷糊茫然漫不經心的表情令小櫻更生氣。

 

「我說你啊,竟然對著可愛單純的學生,用這麼傷害她純真少女之心的術,可是會被天打雷劈的,即使是老師也不能原諒。」

 

「那小櫻覺得該怎麼辦才好呢?」

「什麼怎麼辦?當然是道歉嘍。」

「哎,我還沒有道歉嗎?」

「完——全——沒——有!」

「是嗎?那,抱歉!小櫻!」

 

就知道,果然還是這種沒誠意的道歉方式!

 

原本因為逞了口舌之利而得意洋洋的少女,對著男人那輕鬆無比的道歉頓時張口結舌,忽然間覺得自己像傻瓜一樣。

 

她皺起眉毛,很不甘心地瞪著又低下頭去繼續關注小黃書的男人。

 

稻草一樣蓬亂卻有著漂亮灰銀色的頭髮,深藏藍面罩將一張臉分隔成見與不見的兩半。懨懨耷拉下來的一隻眼睛,眼角有些微皺紋,還有不很明顯的眼袋,看上去好象沒睡醒又好象很疲倦。但面罩布料下所勾勒的輪廓,卻挺拔沉靜地讓人心動。

 

不知不覺間,女孩子忘了生氣,帶著點新奇和莫名的感受,只顧呆呆盯著面前這個側影。 

 

直到對方有所察覺的抬了抬眼皮,轉過頭來時,她才驚醒過來般,趕緊跳了起來,結巴著故意大聲說道:

 

「要道歉的話,今天的晚飯你請吧!卡卡西老師。」

「哎?」

「如果是有誠意的道歉,還要禮物哦——有種青金石的手鐲我比較可以接受呢!」

「哎?哎?」

「還有和手鐲相襯就需要新裙子哩!」

「哈?」

「不行嗎?」

櫻沉下臉,故意撇下她好看任性的嘴角。

「不,那個,倒不行……」

 

看著面罩下那半張臉露出將「沒錢」二字生硬吞回的困擾神色,少女咧起嘴一點也不斯文淑女地笑了。

 

「跟佐助君一點都不一樣,老師還真是窮酸又沒品的男人啊!但是呢,我還是滿喜歡這樣的卡卡西老師的!」

 

她仰起臉,從頭頂櫸樹林的枝葉間灑落的陽光,在蘋果花一般有著茸茸細淡汗毛和幾個小小雀斑的臉蛋上暈開了淡金的光圈,睫毛的影子細細碎碎,倒映在如同初生小鹿般清澈碧綠的瞳孔裏。

 

然後,在看見正從林間走出來的男孩子們後,她又馬上忘了這句話,歡天喜地地跑過去,毫不氣餒地繼續她的「佐助君愛的勝利大作戰」,以及順帶用怪力給總不知趣在一邊參合的鳴人兩個拐肘兒。

 

最喜歡——是嗎?

年輕真好!因為這種話,總是可以很輕易地說出口。

小孩子,總是很容易很容易就喜歡和討厭咧。

小孩子。小孩子。

真無聊啊。

 

男人打了個呵欠。

 

烈日灼身的熱浪,拂過林間帶草味的輕風,和夏蟬的鳴叫,讓人渴睡。

儘管這樣,今年的這個夏天,過起來好象也不是不舒服嘛!

給小孩子當帶隊老師,原來也不是那麼糟糕的事呀!

 

聽著那個聒噪的女孩子繼續在那邊喋喋不休,他在心裏東拉西扯地恍惚感歎著。

能再過幾個這樣的夏天呢?

也許會一直過下去,過很久很久吧!

 

 

 

但轉眼間,一切卻都不一樣了。

中忍考試、大蛇丸進攻、三代戰死、曉的出現……

 

然後是宇智波家黑髮少年的叛逃。

接下來,無法通過大瀑布前的死鬥挽回朋友腳步的鳴人,也跟隨自來也離開了木葉去修行。

如同多米諾效應中的骨牌,一個接一個地,推倒了即定理想的一切。

 

只有唯一的女孩子被留了下來。

她的眼淚,挽留不住任何人。

 

在把淚痕鼻涕口水什麼的都留在了帶隊老師那軍綠的外套上後,她最終成為了五代火影的關門弟子,也開始試著尋找一個人成長的道路。

 

 

「卡卡西的七班」這個名詞還沒來得及閃亮過一個夏季,就已成為了不復存在的歷史。

台長: 子心-妄想狂人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