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6-12 15:44:23| 人氣228|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MM-707xMC-R18]解語花開(上)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她被賣了,不,確切的來說,是被買了。

在MC很年幼的時候,就因為家裡的因素被賣到青樓當伶妓,但也因為年幼,在她及笄前都一直都是在青樓的姐姐們旁當侍童學習,她很早就知道有一天,她也會跟那些姐姐一樣接受客人來這裡尋芳折華。然而她荳蔻芳華時,她在一個很偶然的因緣際會下,遇上了一個自稱小七的奇妙之人,一頭火紅的髮色,蜂蜜般的雙眼,明明是男兒身卻常常穿著女裳出現,像是美麗的狐仙(但他本人聽到她的說法卻喵喵叫的說自己寧可被當做貓又), MC不知道小七到底是甚麼樣的人在做甚麼樣的事,但在花街做事的MC多少明白像小七這樣神秘的人肯定不一般,可她從不多問因為在這裡生活的人們多少都有自己的隱情,後來他們成為了朋友,每次見面的時候他總會給她帶來許多有趣的見聞、小巧可愛的新玩意兒或是美味的小糕點,他的出現給她小小的世界帶來了不一樣的色彩。

但她是知道的,這樣的美好的日子也會有盡頭,但對她而言還是來的太快,在未到及笄之時,他們之間在一次的爭吵後小七便失去了蹤影,再然後她就接到了有恩客出了重金買下她消息,直到那時,MC才發現自己的戀心,然而她將成為某個人的所有物再也見不到小七了。

 

離開花街的那天,她只收拾簡單的細軟,就有一名說是已收了銀錢的車伕來接她,MC在最後張望了她眼前的一切後,便登上了馬車離去了。路途比MC想的遙遠,她也無心於車外風景,閉上了雙眼沒多久便沉沉的睡去。

等她醒來的時候,才發現自己躺在一席華美的繡被上,有名男子坐在她身旁似乎在端詳著她。

這個人就是買下她的人嗎?

在只有他們兩個人的昏暗寢室內讓MC覺得十分的緊張和害怕,陌生男子因為燈火不明和她頭上的面紗看不清他的相貌,MC起身伸手想窺探卻被抓住手腕,就在瞬間男子便拂去了燈火將她壓倒在被褥上。

雖然有過心理準備也知道接下來會發生甚麼,被突如其來的狀況卻還是讓未經人事的MC驚慌不己,她想伸手推却卻被一手抓住雙腕壓制在上,她感覺的到黑暗中挨近她的鼻息和落在頸窩上濕熱的觸感,另一隻手則在她的身軀上揉搓逡巡遊移,甚至探進衣領和裙擺的隙縫間觸摸著她的肌膚....

「嗚…小七…」陌生愛撫的體驗和未知情慾的躁動,少女害怕的顫抖忍不住喊出藏在心裡的名字,讓游移在肌膚上的大手聽到她的低喊,頓時停了下來。

那人的手指沿著MC的頸線劃過臉頰停在她的眼角觸摸到她快溢出的眼淚,接著她感覺到溫熱的氣息迫近她的鼻尖,像是知道要做甚麼,下意識讓MC瑟縮地偏過了頭。

「那個名字...是妳的情人嗎?」男人的刻意壓低聲線的嗓音在MC耳邊響起,那個聲音讓MC怔了頃刻又隨即被他的質問亂了心神。她慌亂的否認搖頭,深怕因自己的不慎,陷心上人於危險之中。

「…妳可以喊這個名字,就這個晚上,我要聽妳喊著這個名字!」語落,那個男人扯開了她的衣帶,動作開始粗暴了起來。

 

夜色的流逝,小小的木窗,滲入了一地的月光,今晚是無聲的月夜,小小的斗室卻迴響著少女細聲的呻吟和男人壓抑的的粗喘以及帶著黏膩淫糜交纏的汁水聲。

似乎是刻意的,男人背著月光,讓她只能壟罩在一片陰影之下,即使幾乎是身軀緊貼在一起的交疊,他們的距離過分的親近,無法聚焦的目光讓她依舊看不清他的面貌,只能閉上雙眼讓腦後扣緊的力道生澀地迎合兩人唇舌間的交纏。

「噫…嗯…唔…」 MC不明白這個男人在想甚麼,他說要讓她喊出那個名字,卻總在她唇間溢出音節前就覆上她的呼吸,竄入她的唇口與之交纏,或是用那雙掌控她柔軟的手指靈巧的刮搔揉捏軀體的敏感處,甚至攪弄著濕軟,打斷她的節奏。

「怎麼了?這張小嘴剛不是想說些什麼嗎?那個名字?」男人自她口中帶出一絲銀線,在她的耳旁低聲輕笑。

「別…別這樣…呀!」好不容易才擠出的話語,MC軟軟的抵著男人的胸膛,試著想抓住腦子裡飄浮的理智,又隨著他的動作,打散了思緒。

「別這樣?那這樣呢?」男人的右膝擠進了MC的腿間並且頂開她,上下磨蹭著尚未有人探訪而溢出濕意的腿心。「好濕啊…還沒碰過就這麼濕了,有試著自己疼愛過自己嗎…想著那個名字的時候?」原本握在MC腰間的手,隨著身軀的曲線來到小腹滑下腿間,甚至伸手開始撫摸已經泛著春潮的軟毛。

「嗯啊…我…不懂你在說甚麼…」只是如此就讓MC已經帶著哭腔搖頭否認,那隻手在她的大腿間游走讓人燥熱無比,想夾緊雙腿抵抗情慾的氾濫卻被對方先行妨礙,只能任憑他肆意作為。

「不懂?就像這樣…」他探入其中撥弄突起的小豆,只是輕彈一下就讓懷裡的女孩弓起了她小小的身子顫抖進而發出連她自己都不敢置信的嬌吟。但男人並沒有因此停下動作而是在周遭廝磨後,更進一步將手指往內伸進淺處緩緩的刮弄出更多的汁水。「聽見了嗎?這裡正發出了下流的聲音呢…」

「唔嗯…不…不行…那裏…」企圖再次阻止唇間溢出的呻吟讓MC頭暈目眩,她可以感覺的到那個男人的手指在她的體內攪弄抽動著,一開始確實是只在淺處搔刮,卻一點一節的慢慢加深進入,像是在探索又像是等她適應,可是MC根本無暇去思考,光是男人現在又加進了一指,她下身的脹疼又增加了一分,可是隨著那試驗性的緩慢抽動,讓MC開始感受到更深處的空虛,而不自覺的迎合著擺弄她的手指晃動自己的腰部,直到探索的指尖搔過一處,一股酥麻掠過又是抖動的一陣緊縮,男人突然撤出了自己的手指。

「咦…?」不解男人的用意,失去原本在體內手操弄的律動,原本就要攀頂的情慾卻在高處停了下來,MC只覺得下身一陣空虛躁動,滿腔的慾念不知何處可洩,帶著疑問的哭腔試著蹭求慰藉。

「呵呵…別急嘛…」似乎是很滿意她的反應,男人帶著笑意的聲音又在MC面前落下「這裡這麼可愛,怎麼能冷落,得好好的疼愛一下才行…」沾滿汁水的手指來到她的胸前用指腹按壓磨蹭著不知何時早已挺立的乳尖,足以一手將她包覆的雙掌覆在她胸口的柔軟,暖熱的體溫煨暖了她裸露沾上涼意的肌膚。

MC覺得他的動作變得輕緩了許多,可是並沒有讓她減少她想要更進一步的渴望,反而像是在更多地方燃點慾望的火苗,幾乎要燒光她的理智,好比像是現在。

男人正舔吻著她的一只乳尖,濕熱的舌頭在上頭靈活的打轉,而另外一只則被他戳按揉捏,MC搞不清到底是哪一邊給她帶來的刺激比較強烈,只知道當男人用力吸吮時候另一邊也被使了力,她的下腹明顯的又是一陣顫抖。

「哈…嗯啊…」MC止不住的大口喘著氣,她覺得自己的雙腿和腰都在打顫,全身上下甚至裡裡外外都不像自己的,下腹的緊縮痠疼感一直持續,強烈的感官刺激和未知的感受使她感到不著邊際的害怕,但這樣的感覺還未平息,一個力道大大就這樣分開了她的雙腿,讓她難以忽視的灼熱感正抵著她最稚嫩的中心。

「唔…痛…」MC覺得疼痛,試著進入她的慾望滾燙的想要撐開、要撕裂她小小的身體,她覺得很痛,不僅是因為她還無法包容男人的碩大,更讓她疼痛的是在她僅存的理智裡,心底留戀的身影依然揮之不去。

都已經是這樣的情況了…不可以也不能再繼續的戀慕…持續的疼痛卻反而淡去了慾念加深了她的思念。

「不要…不要啊!小七…小七…我怕…我怕…」終究是喊出了口的思戀,讓MC痛苦的無法忍受伸手想抗拒想拒絕而無法遏止哭喊。

「乖…放鬆一點…」一開始就不是這麼順利,男人的硬挺在磨蹭了好一會兒又增了幾分濕意後才緩緩推入,但剛進入了前端就被少女的緊緻給挾得窒礙難行。好緊…明明方才就已經讓她去了兩次還不夠嗎?再來一次的話…不…在此之前,她可能會先昏過去,因為她實在敏感的令他訝異。好想要就這樣狠狠地挺進讓她在他的身下哭泣,一次又一次的深入好好疼愛她,可他還不能心急,尤其是感受到身下的還是處子的少女因他的入侵而疼痛緊繃的身體正微微地顫抖,隨著耳邊壓抑疼痛的嗚咽聲而跟著收縮的穴口,讓男人原本游刃有餘的語氣開始帶有一絲焦急的的難耐。

男人的軀體再度覆上MC,左手按撫著她的腰腿上下游移,右手肘撐在她的耳側,舔吻著她的脖頸沿著頸線而上,唇舌卻嚐到一股溼涼帶著鹹味的液體不斷的自少女的臉龐滑落,那是…她的眼淚?她哭了?掠過內心的想法動搖了他,男人的大掌撫上佈滿淚痕的小臉,一改總是戲謔調笑的口吻而放柔輕問:「很疼嗎?」

MC沒有回答,他卻明顯地感覺到,她的眼淚掉得更急了,他想停下她的淚水,便欺身想再次親吻她,少女卻像是自夢中驚醒過來般地掙扎推卻甚至拒絕他的靠近,然後他聽到了她撕心裂肺的哭喊,以及那個名字。

「小七…小七…」MC哭喊著那個名字,這次那個男人沒能阻止她,因為她奮力的掙扎哭喊甚至槌打著那個將她緊箍在懷的身體,被分開的雙腳也不受控的亂踢,即使這一點意義也沒有,她逃不了也不能逃,她知道的,一開始就知道的……

她掙扎了好一會,結果就像之前一樣,那隻手再次扣緊了她的後頸,堵住了她的哭音。

「唔嗯…放開我…唔…」

這個吻不似先前的唇舌曖昧糾纏,反而顯得焦灼不安的只在她唇瓣上吸吮磨蹭,卻也堵的她難以呼吸,讓她難受的槌打著男人緊貼的胸膛想要拉開距離,男人才從她的唇上離開,改成綿密的吻雨,落在MC眼角、眉心、鼻尖、臉頰最後他的唇停在她的耳側,然後再次摟緊壓在她的肩窩上,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開口說話了:

「別怕,我在這裡」

那個聲音,居然是如此的熟悉。

(待續)

台長: 子心-妄想狂人
人氣(228)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