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8-08 14:43:11| 人氣2,961|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轉載]火影卡櫻同人-九歌抄-第1章 by 元瓔珞

推薦 0 收藏 1 轉貼0 訂閱站台

第一章 少女

連綿不斷的梅雨季節持續了好長段時間,終於到了七月的某一天,像是突然間就出梅了,陽光開始帶著初夏該有的溫度與熱量,明晃晃地發揮起威力來。在經歷了多災多難的春天後,木葉村目前就像是風暴中的風眼一樣,表面上暫時進入了一個無所事事的平靜期,在白晃晃的陽光下呆呆而閒散地打發著時間。

可能就是因為這種閒散的狀況吧,所以雖然還是上午時間,位於木葉大町街口處名為「風間」的酒館中,客人已經不少。這個地方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被默認為「未成年人勿近」的場所,和酒精或者某些風化問題無關,只是因為這裏常常聚集出入的都是些多半掛著「老師」和「前輩」稱號的上忍和中忍——也就是說,全是毛病花樣百出的成年人,所以年輕的學生和下忍們,便漸漸一個也不出現了。

不過今天的情況稍微不一樣。本來坐在店內相同位置的幾人,也是熟悉而變化不大的上忍組合:阿斯瑪,阿凱,玄間,卡卡西以及唯一的女性紅,也和平常一樣有一搭沒一搭地聊天,喝酒、抽煙,徒然讓酒瓶越堆越多,空氣中的香煙的味道越來越濃而已。就在大家都想大概今天就是這樣了的時候,卻被意外的來訪者滑稽地打破了。

「凱老師……凱老師……」

和崇拜恩師有著一般濃眉與西瓜頭造型的熱血少年,旋風般踏進這成年人場所,從大門處直撲到眾人桌前抓住凱的手臂,以與其超強體術和強悍毅力完全不符的挫敗表情,沮喪萬分地尋求傾訴與安慰。

「啊,你又被小櫻拒絕了嗎?小李。」

阿凱雖然是這幫上忍中是少有的 「金八」好老師,但可惜他已經看過太多次這個得意門生為同一個理由露出的同一樣的表情了。

「我說你,好歹也是男人吧?不要每次都讓同一個女孩子搞到這麼狼狽。」

凱無奈地搖頭歎氣,拍著兀自傷心苦悶不已的少年背脊讓他好好坐下,但一旁正愁無聊的同僚們卻不準備給予他發揮老師美德的機會,只想借機挖根究底、火上澆油。

「這麼說小李又去招惹那只小野貓啦?這已經是你第幾次被拒絕了?」

「有九次了,」擦著快要流出來的眼淚,小李老老實實的回答玄間提出的這個其實毫無善意的問題,「但這次,因為下周是難得的中元節,我想約她去節日燈會遊玩啊!沒有別的意思,因為她一直都不開心,想讓她高興一些……」

「其實這還是想和她約會的意思而已吧?換了個拙劣的藉口而已,當然會被拒絕。」

作為女性的紅一針見血地說。

「不用那麼沮喪,反正你不是第一次被這個小丫頭拒絕,也不是第一個被她拒絕的人。打起精神來,向第十次努力好了,說不定可以創造一個讓鳴人都眼紅的記錄啊!」

在阿斯瑪「鼓勵」的話下,濃眉少年越發消沉下去。

「喂,你,不要縮在一邊當和你無關一樣啊!卡卡西。」

紅忽然記起該把導火線引到真正被引燃的人身上。

埋在沙發角落深處的銀髮男人從手中的不良書籍上抬起一隻白多黑少、看上沒什麼精神的右眼,很莫名的樣子。

「我?關我什麼事?」

「那是你教出來的小野貓吧?不該你管嗎?」

阿斯瑪粗魯的話引來紅的一瞪,凱卻恍然大悟似的扭住了卡卡西,開始就兩人所教學生之間問題上升到老師之間問題的交流與溝通。

「我說卡卡西,你做為老師除了教忍術,有時候也得給學生指點人生的正確道路,這才是師道不是嗎?」

「可是我自己也常常在人生的道路上迷失啊!凱。」

「……?!」

「抱歉,我開玩笑的!」

「請你認真一點,因為我完全不覺得好笑。你就不為自己的學生小櫻擔心嗎?」

「不是被拒絕的小李更需要你的擔心嗎?凱老師。」

凱以恨不得吞了對方的眼光瞪著他,卻一時找不到合適的話來。

在耍嘴皮子工夫上,他是水準以下,而卡卡西,則是水準以上。

這就是決定性的差距所在了。

不過這種明顯不公平的「交戰」能夠繼續下去,當然是因為有其他參戰方的加入。

「女孩子可愛受歡迎是很好,可是象她這樣吸引男孩子們注意又一個個拒絕掉,大概還是忘不了走掉的那小子嗎?」

阿斯瑪說道。結果氣氛稍微凝滯了一下,明顯沒人想談起這個不愉快的話題。大概自己也感受到這種轉變,他趕緊點上另一支煙,不說話了。

「她也並不是故意要傷誰的心,!」卡卡西頓了一下,終於以認真的口氣說起話來,「不過發生這麼多事,突然只剩她一個人,也該讓她有一個成長接受的時間和過程,她畢竟不過是個小孩子!」

「話是這麼說,卡卡西,你就是有時候太寵她了。要知道越是把她當小孩子來寵,她就越不願意面對問題長大,越是象現在這樣把自己當小孩子一樣任性!」

紅說著,有意無意地瞥了卡卡西一眼。

後者遮蔽的半張臉上仍是一片懶洋洋無關緊要的表情,只是耷拉下眼睛,似乎自言自語地低聲說道:

「就算是這樣,也沒關係吧!」 

 

   

 即使是紅也沒有完全聽清這句話,因為正好這時候玄間放下酒杯好奇地提了個問題。

「小孩子啊!對了,說起來,那小丫頭今年多大了,13?還是14?」

「還有三個月就是15歲了,我和小櫻是同一年哦,而且生日只和她差兩天而已。」

發現到老師們的話題討論已經完全從自己的苦惱轉移到了無聊的中年人鬥嘴遊戲,而更加沮喪的李終於找到了開口的機會,興奮地紅了臉。

但是眾人的視線掃過他,仿佛全都在說「即使這樣也沒有臉紅的理由吧!」似的,然後轉過頭繼續忽視掉他閒扯起來。

「原來快15歲了!真是新鮮得想讓人一口吞下去的年紀啊,而且那個丫頭雖然有點撓人,不過還真可愛,不吃掉太可惜了!」

玄間歪起嘴,露出刻意猥褻的表情讚歎著,一旁的阿斯瑪摸著下巴的胡渣點頭贊同。紅皺起了眉,卡卡西則面無表情繼續躲回書中。只有凱這位珍稀「金八」則大驚失色。

「你、你們在說什麼?這不是在犯罪嗎?」

玄間則對他的驚訝表示出完全的不以為然。

「什麼呀?這種事情有需要就做,和年紀沒關吧?我自己就是14歲和女人上床做過了。喂,你們也不會晚吧,阿斯瑪?」

 「嘿嘿,我比較棒,是13。」

「哦,不好意思,我也是13歲,並且物件是個比你棒很多的男人啊!阿斯瑪。」

紅冷笑著瞪向男人,毫不示弱的。

「你們果然是天生一對。卡卡西呢?」

「我嗎?恩,記不太清楚了,可能是13或者14,反正差不多!」

「真是敗給你這傢伙,連時間都不記得,大概連做的對象是男是女也忘記了吧?」

「恩,認真想的話應該可以想起來!」

「不、不用認真想也沒關係。」

玄間覺得自己被一種深重的無力感打敗了。他把目光轉向滿臉豬肝色的凱,還沒有開口,對方已經忍無可忍地騰身而起。

「你們適可而止吧!先不說你們的少年時代到底是走過什麼樣沒操守的道路,如今又在沒成年的學生面前是討論這種不入流問題,實在太不知輕重!我、我要走了,恕不奉陪。走吧,小李!」

一邊表現出大義凜然的憤慨與不屑,一邊拎住聽得已經石化了的徒弟的衣領,凱大踏步奪門而出,留下一室不良教師們面面相覷。

「呐,我說,看他的反應,阿凱他不會是到現在都還沒做過吧?」

玄間喃喃道。其他人都沒說話,只是均無聲地點點頭,悲哀地、了然地歎口氣。

「我現在更加確信小李連一點機會都沒有了。可惜,知道中元節約女孩子去逛燈會,他是真的很喜歡小櫻呢!」紅有點感歎。

「哦,你們女人喜歡去中元節燈會玩嗎?紅,那我們……」

「不必開口,我不會跟你去的。」

「啊,為什麼在生氣?」

「沒什麼!」

「難不成為那個13歲就做的事?你不也一樣嗎,對了,對方那個男的是誰呀?」

「閉嘴!老闆,酒!」

阿斯瑪和紅的例行爭吵開始了,而早已從這片東拉西扯混戰的戰場上成功撤退的卡卡西,此時只顧將眼光掃過手中書本上那些他心愛的曖昧字句中。

「中元節嗎……」

七月十五日。一年正中的一天。中元節。 

 

唉!好累。

櫻抱著一大包媽媽吩咐她採購的家中晚飯用的菜品走在路上,忽然間無力起來。

春野櫻,從木葉忍者村的忍術學校畢業剛兩年,能力方面是醫術一流而對戰末流的類型。現在是一名中忍,就晉升的速度而言雖然算是比較優秀,不過其作為五代火影綱手大人弟子的身份則更引人注目。以她目前的發展,應該會朝著成為一名出色的醫忍發展,全力在戰場上去庇護同伴的生命。

撇開這些乾巴巴的公式化身份描述,她本人不過是個十四五歲的活潑少女,擁有所有她這個年紀的女孩子獨特的甜美與清爽,幼嫩花朵般顏色的漂亮頭髮,泛出蜂蜜一樣柔膩光澤的皮膚,以及短裙下露出一雙健康而結實的修長雙腿,如同沾上奶油的新鮮草莓似的,給人留下相當深刻和美好的觀感。當然在這明豔的印象下之外,她也和其他少女一樣,多少有點輕浮、虛榮、任性、表裏不一,不管如何掩飾,都會在各種機緣下,不小心曝露出來的缺點。

說到底,她和木葉村其他的女孩子、和這世界上其他任何一個地方的女孩子,其實都沒有什麼不同。

不過還是有一些不同吧?不同的地方是,她知道自己內心深處有一個小小的空洞,她自己填不上,又不知道誰可以填。所以,常常會做出讓別人討厭、自己也討厭的事來。

——「為什麼不可以接受我呢?小櫻,我可以連佐助和鳴人的份一起保護你呀!」

——「櫻你這寬額醜八怪,不要沒了自己同伴,就來招惹別人的同伴呀!就算招惹,也請你有點責任心好不好?」

想起上午李悲痛的苦瓜臉,以及下午為他來找麻煩的天天那高亢的指責聲,櫻煩惱地、重重地歎口氣,一邊用力抱緊手中越來越重的紙包,一邊埋頭加快了步伐想趕回家,卻冷不防在下一個拐角處和迎面而來的人撞了個滿懷。

「啊呀,這樣冒冒失失的走路方式,還真象你的風格呢!小櫻。」

帶著漫不經心戲謔意味的聲音在頭頂上響起,櫻不用抬頭就知道是誰。

如果是平時,她一定已經跳腳開始大聲指責對方的不是。

不過今天真的好累,累得她乾脆就這樣把頭埋在了對方懷中,雙手緊緊抱住對方,覺得好舒服,手中紙包的壓力也變小了似的。

「怎麼了?」發覺到她和平時的不同,對方打消玩笑的準備,聲音放溫和下來,手舉起來猶豫了一下,還是放在那顆粉粉的小腦袋上。

「沒精神的樣子可就不是小櫻的風格了!」

「你管我!」

「這句話就像是本人了,果然還是不帶刺就不是你的風格!」

「你的玩笑一點也不好笑呀!卡卡西老師。」

櫻不屑地輕哼著,從卡卡西的懷裏抬起了臉,不過卻將手中的負重留給了他。

「正好幫我送到家吧,老師!」

「哎?讓老師拎東西可是要害你被教訓的。」

「可是讓我這麼嬌弱的女孩子負重的話,你會被天打雷劈的!」

「唉,好傷心!我都是為小櫻擔心,小櫻卻只會詛咒我!」

「囉嗦!只是抱個紙包,老師你的廢話也太多了!抱怨太多小心老得快哦!」

師生二人恢復到和往常一樣你來我往打嘴仗,一手抱著裝滿蔬菜、魚類、肉品紙包的卡卡西苦著臉,跟在因為陡然減負而步調輕快的櫻後面。

太陽西斜,夕陽的微光照在安靜的街巷裏,拉長了兩人一高一矮的身影投在石板的街面上,漸漸地,兩人之間的話變少了,最終安靜下來,只是默默走著。

卡卡西從後面看過去,只看得見少女抬高細細雙肩的倔強背影,如同魚尾一樣擺動的長長頭髮,和紅色短裙下踏出躍動節奏的、白而纖細的小腿。

剛才她把頭埋在他懷中時,象個迷路孩子般的彷徨無依,和現在這個嘰嘰喳喳不停的她比起來,如同一個假像似的。

但只有他明白、而她也只會在他一個人面前表現出來的這一瞬間,真實存在於這個明豔活潑少女另一面之中。他以為瞭解、卻未必瞭解的一面。如同就在前方觸手可及距離,卻伸不出手來觸摸,即使想觸摸也觸摸不到這個小小身影。

 他的右手在兜中慢慢握緊。

在快到家門口時,他開口打破了沉默問道:

「小櫻,下周的中元節,老師請你去燈會玩吧!」

「……啊?」

櫻的腳步稍微踉蹌一下。在一個心跳的節拍後,她回過頭發出故意拉長鼻音的、表示深切懷疑的語氣詞,看向她那個露出一貫懶散笑意表情的老師。

「老師你不會有什麼奇怪的打算吧?」

「真過分!你倒是說說,我會有什麼奇怪的打算呢?」

「你的話,很難說啊!」

「好吧好吧,要是你覺得被老師請過意不去的話,明天再給我做一頓好吃的算是交換如何?」

「這才是你的真實目的啊!吃飯沒著落,而且一定是自己中元節也沒人陪,才說請我那麼慷慨似的,真是悲哀的中年人生啊!」

雖然櫻這樣尖刻地說著,但有那麼一瞬間,卡卡西覺得自己在她的臉上看見了一抹柔軟而動人的表情,幻覺嗎?

她走過來,伸手抱回自己的紙包。幾縷長長的頭髮飛揚起來,拂過他的臉。

「看我有沒有空再說,但這可不算答應你哦!卡卡西老師。」

說完,她微笑著皺皺鼻子算是道別,三兩下就跑上家門口的階梯跑進了院子中,半條街道都聽得見她清脆的大嗓門:「我回來啦!媽媽!」

鄰屋的狗不知道是應和還是抗議似的吠叫起來。

卡卡西在原地站了一會兒,才抓了抓自己本來就很已經亂頭髮。

「都到門口了,至少請我吃晚飯吧!沒良心又沒禮貌的小鬼。」

「說起來,我為什麼還非得要請她,還加上得被她教訓呢?」

「唉,不知道家裏還有什麼吃的沒有!」

一邊東拉西扯地嘀咕抱怨著,木葉的拷貝忍者一邊並不是那麼沮喪地轉身離開了。 

台長: 子心-妄想狂人
人氣(2,961)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1)| 轉寄
全站分類: 不分類 | 個人分類: [轉載文章]火影卡櫻同人-九歌抄系列 |
此分類下一篇:[轉載]火影卡櫻同人-九歌抄-第2章 by 元瓔珞
此分類上一篇:[轉載]火影卡櫻同人-九歌抄番外-少女泉 by 元瓔珞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