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4-04 15:50:02| 人氣836|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當太陽再次升起(最遊記三空)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正劇向**

**最遊記RL漫畫6~10集劇情三空廚視角腦補**

**建議配合漫畫食用**


============================


『你從來沒想過嗎……?』

『如果這個人死而復生的話那該有多好。』

 

───這種事情。

 

───沒有必要。

 

 

 

 

/

 

熱鬧的街道、和樂的人群、繁榮的村莊。

彷彿世外桃源般的,真正意義上的桃源鄉。

 

沒有什麼奇怪的。

 

如果,不是在這個異變橫生的時代的話──。

 

你覺得那個村長怎麼樣

八戒略為慎重的低聲說著。

 

感覺有點可疑耶。

說什麼他有多了不起,他根本沒有發現我們是妖怪吧。

悟淨、悟空也覺得事情沒這麼單純。

 

肯定有什麼蹊蹺,只是……”

 

不管那個道士有什麼企圖,那都不關我們的事。

三藏輕吐出一口煙。

 

不管怎樣,難得來到這麼熱鬧的街道上。

三藏──來玩吧!

 

開什麼玩笑,我光是被你們吵就快要被吵死了!

然而悟淨跟悟空聽都沒聽就興奮的跑掉了。

真拿他們沒辦法。八戒無奈笑了笑。

你就先回旅店吧,三藏?

切。

 

/

 

“......有夠會逛。三藏坐在床上叼著菸,手裡翻動著報紙,不過卻沒有讀幾個字進去腦海中。

真是,那幾個傢伙是逛到哪裡去了。

 

叩叩、叩叩。

 

誰。

打擾一下,三藏法師。

跟您在一起的那幾個人,剛才在市集中昏倒了。

你說什麼?

 

跟著對方來到陰暗的街角,夜色將凝重渲染得更大。暗處中浮現一個人影,是這個村的道士村長。

 

追逐、逃跑、戰鬥,墜下暗道陷阱的自己。逃跑、戰鬥、追逐。

成批的妖怪一波波湧上,一個人的戰鬥,血腥味與汗水相互交雜的狹道,幾乎要分身乏術,更遑論找到悟空他們……

 

戰鬥、追逐、逃跑。

 

奔出暗道,迎接的是更多成群的妖怪們,等待著供品般的自己。

 

戰鬥、戰鬥、戰鬥。

 

逃至林間,倚靠在一棵樹旁喘息。身上的血與汗水緊緊的咬住皮膚。

 

在那裡!!快追!!別讓他給跑了!!

妖怪的呼聲響徹耳邊。

 

……”三藏喘著氣,拋空槍裡的空彈匣。

簡直就……

和那個時候一樣。

眼前浮現,光明三藏被殺之後踏上尋物途中的自己。

逃跑、追逐、戰鬥。

 

但是……

 

現在站在這裡的,不是當時的我。

 

戰鬥、戰鬥、戰鬥。

 

這一路早就習慣如此的

 

我會活下去───

 

───我要活給你看。

 

 

 

/

 

村裡和平的秘密逐漸明朗。

犧牲的決心,被犧牲的供品,所換與幸福的人們。

不是想厚顏無恥的活下去,只是。

 

為了生存、為了保護。

咬著牙,也要選擇犧牲這條路的村民們。

 

我很清楚你們的主張……不過,八戒凝起手中的氣功,同樣採取戰鬥姿態的悟空和悟淨。

不是只有你們有要保護的人。

 

 

 

────砊。

 

霎那間,劃破天空的槍響,被震懾的人們,被轉移注意的同伴們。

站在人群之外,浴血而生的三藏法師。

 

三藏法師……

三藏!!

 

一步步朝呼喊自己的那個聲音走近,而那些阻擋在自己面前的村民們。

扶著受著傷的手臂,仍緊緊抓著槍。

抬起頭,射出的目光冷而銳利不已。

 

讓開。

 

 

像那個時候一樣──獨自奮戰的自己。

 

像那個時候一樣──渾身受滿的傷口。

 

像那個時候一樣──被自己目光所驅逐的,敵人。

 

像那個時候一樣……

 

幾乎要斷掉意識,但只憑著意志力走到盡頭的自己。

"──呃!

 

身體倒了下來,被納入了一個比自己小很多的懷抱裡。

 

……果然和那個時候不一樣。

咦?小小的身體,發出了疑問。

 

不像那時候一樣……跌入泥濘路途中的自己了。










======================

三藏,已經沒事了嗎?悟空靠近床邊,輕聲的詢問床上的人。

前幾天殺出重圍也全身掛彩的人,被八戒狠狠地笑著警告要好好躺在床上休息的三藏法師,一臉不爽樣卻也沒有打算違抗旨意的意思。

啊。又沒怎樣,不過是流了一點血而已。

恢復力驚人的三藏,除了肌肉與傷口還有點疼痛之外,基本上已經可以正常活動了。大概,除了這三個妖怪伙伴以外沒人會認為他只是個普通人類而已。

 

對不起,三藏。悟空發出氣絲般的聲音。

為什麼道歉。

因為……那個時候,沒有在三藏身邊。悟空抿了抿嘴,是真心的在為這件事情感到抱歉。

 

那個時候,三藏一個人在戰鬥著。

而自己,卻沒有在他身邊。

為了沒有盡責的不滿,還有看到三藏一身傷時心中那無法言喻的不快。

 

別在意。

可是……”

你以為我是那種不能靠自己生存的人嗎。

悟空被堵住了剩下話,他看著躺在床上的人,雖然對方並沒有看他。

 

我還活著。

 

聽見這句話,心中那股無法言喻的不快,幾乎要消散殆盡。

 

嗯!悟空再度揚起笑容。

 

三藏,絕對不能不見。

 

哼,笑什麼呢,蠢猴子。

嘿嘿…”

去給我拿菸來。

啊,可是八戒說暫時不能給你抽菸喔。

切,誰管你這麼多,叫你拿來就對了。

 

 

 

/

 

『你從來沒想過嗎……?』

『如果這個人死而復生的話那該有多好────』

 

 

手中的香菸線緩緩繚繞,站在夜色下,沒有月光的指示。

那身處黑夜中的自己,所想的該是什麼呢。

答案該……

 

啊,你在這裡啊。

被打斷了思緒,總是不看時機出現的笨蛋,倒是來的很自然。

 

“……在這裡不行嗎?幹嘛。

不是啦,我只是想說你跑到哪去了。

我才不會跑到哪去。

這笨蛋,老喜歡問一些無關緊要的問題。

 

真的嗎?

“……怎麼了。

“......我來到這個村子之後...啊,應該是更早之前吧。我就在想,讓死去的人活過來到底好還不好。

我不是說過了嗎,想那個沒用。

嗯,我還是不懂。悟空露出天真的笑容。

死而復生,如果當事人還有身邊的人都幸福的話那就是好的吧。不過……”

要是我,我會怎麼想呢?如果大家──如果三藏死掉的話,我會怎麼想呢…”

我可能會要你活過來吧。

 

這笨蛋……

 

幹嘛說我死啊,誰叫你雞婆。

呃啊啊是喔。

 

如果是你,你希望怎樣。

咦?

假如你自己死掉了你希望別人讓你活過來嗎?

嗯────我不用了。

我啊,死了就算了。所以要盡可能不要死。

哼,那就好了嘛。三藏露出淺笑。

活著的時候只要相信會死,但不是現在就夠了。

嘿嘿,嗯!活著真的是一件很棒的事情!

好了快去睡吧。

欸──可是我肚子餓了,我們去吃點東西嘛,三藏?

你以為幾點啦?!快給我去睡覺!!要是明天起不來我一定放你鴿子。

~~~~~~~~~~”

 

風在騷動。

嗯?

 

啪唦啪唦唦────

 

三藏回過神來,只見悟空表情木然,突然間全身爆出血痕,倒在自己面前。

 

────?!

 

 

『我不用了,』

『死了就算了。』

 

 

碰。

 

 

/

 

 

『你從來沒想過嗎。』

『如果這個人死而復生的話那該有多好。』

 

 

 

那是什麼……

一股油然竄升的情緒。

 

不是

 

不是師父被殺的那個夜晚,

除了悔恨與失望,還有束手無策的無力感。

 

也不是堅信著為了生存,只有殺戮的自己的,冰冷的決絕。

 

現在沸騰的,是我所不知的、

現在燃燒的,是我所不知的、

 

在悟空倒下的那個時候。

 

在悟空嘔出汩汩鮮血而失去意識的那個時候。

 

 

等同於黑暗的虛無般───

───無限而又純粹的殺意。

 

 

──殺了你!!

已經奔處去的自己。

 

 

 

直到再次回過神來,什麼都已經結束了。

那是,被一場像是在哭泣的雨給喚醒的我────

 

回到原地,看著眼前失去意識的兩個同伴。

 

抱歉。

悟淨走過身邊。

 

現在兩手都扶著人,沒辦法打你這個混帳。

 

 

那時──似乎響起了什麼被弄壞的聲音。












====================================

──那是……

 

像是做了一場噩夢般。

 

──這裡是哪……

 

甦醒的意識,模糊的記憶,疼痛的身體,還有欲言又止的八戒和悟淨兩個人

 

──感覺很奇怪。

 

三藏呢

 

沒有應答的兩人。

 

三藏……他怎麼了?……吶,三藏他怎麼了啊!!

 

 

───不要

 

 

三藏到底出了什麼事情了?!!

誰知道啊!!他什麼都沒有做!!

“……欸?

他什麼都沒有做……那個臭和尚...在你生命垂危的時候,居然離開了現場不知道跑到哪裡去了……

 

 

───不要不見

 

 

悟淨!!

 

───三藏……不要不見

 

 

 

不然還要我怎麼說啊!!悟空他───就在他面前快要死掉了啊!!

 

 

對了…………

 

平時總擺出一副了不起了樣子,結果視而不見的還不是他嗎!!

 

在三藏面前───

 

是我…”

悟空

 

別意氣用事了!!!求你們了啊!!!!

 

我────

 

對不起...是我的錯……”

因為我被打傷了…”

因為我很弱……!!

 

 

所以,三藏他才會

 

 

不要我了嗎───?

 

 

“……悟空。

咦?

到底是誰的錯,這種事情我從來沒去想過。

不是討論過了嗎這種事情。

對我們來說,只有去『理解』了,不是嗎?

 

 

────只要變得更強。

 

對喔。很久以前,八戒就這麼對我說過了不是嗎?

 

我也可以,照顧別人。

我也可以,堅持住。

 

只要變得更加堅強的話……

 

 

───三藏,就會回來了。

 

 

 

總有一天,聲音會再次傳達到,

想傳達的那個人的腦海中。

 

 

/

 

 

『假設你是月亮,而我是黑夜的話』

『被吞噬的是哪一方呢?』

 

『要不要賭一把呢,烏哭。』

 

『好啊,賭什麼。』

 

 

那個男人,宛如要吞沒所有光明般的笑容。

 

他終究是被黑暗給吞噬了。

我把他,變得晚如闇夜之鬼般。

純粹而無限的,如虛無,如黑暗的

 

 

殺意啊───。

 

 

 

吶,光明。

這場賭局,看來是我要贏了。

 

 

 

 

那個男人,宛如黑夜。

 

那個男人,宛如烏鴉一般。

 

繼承著無天經文,唯一頭上沒有「印記」的三藏法師,

總是漫不經心的,露出令人討厭的笑容的那個男人。

 

 

像是在對我挑釁一樣,在我面前掠奪

 

 

烏哭三藏。

 

黑色的羽毛散落在面前。

 

───終於呼喚出我的名字了。

 

三藏舉起槍。

 

 

 

好久不見啊,小玄奘。宛如烏鴉般,輕躍而起,無聲息的落在他面前。

你的表情好恐怖啊怎麼了?

那把銀色的手槍,抵在胸口。

是因為,孫悟空他,流了很多血嗎

 

像是在對我挑釁一般。

 

一聲槍響,眼前的人卻憑空消失。

啊啊真危險啊。

出現在身後的「闇」漫不經心的說著。

明明以前就像女生一樣可愛呢,小玄奘。

 

三藏向他發動魔戒天淨,然輕而易舉的被化為烏有。下一秒,自己被一股強大的力量很狠甩飛出去。

 

 

那不是戰鬥。

 

遊戲般的,嘲弄般的,玩耍般的

無恥的玩弄著掌心裡的獵物般的

 

那是───

一切存在的,否定

 

 

烏哭眼神閃爍著黑暗。

要被黑暗吞噬了吧,小江流。

不過……

 

為什麼,要再站起來呢?

這麼拼命啊,有這麼丟臉嗎。燃起一只菸,烏哭帶著笑意看著被打趴在地上的三藏。

 

……丟臉到不行…….”

費盡全力支撐起筋骨盡斷的身體。

丟臉到不配稱為『三藏一行』───。

再度爬起,眼裡的堅毅絲毫不退縮的看著眼前的「闇」。

 

而「闇」,也凝視著他。

失去原來的笑意。

 

啊啊,原來如此。

那雙眼睛……

 

沒殺死孫悟空是我的失算。

那雙眼睛───至今依然

 

在追逐光明嗎?

 

 

哼。烏哭再度勾起淺笑。

也罷。

 

身上的經文倏然捲起。

要不要去瞧瞧……”

 

 

────就讓我奪走你眼底最後的光明如何?

 

 

真正的黑暗…..

 

 

 

/

 

 

『要不要去瞧瞧?』

『真正的黑暗。』

 

 

無天經文,是將萬物化歸於無的力量。

攻擊化為烏有。

空間化為烏有。

到最後……

 

 

連自己本身存在的事實都化為烏有────。

 

 

那麼好了。

要從什麼開始消失呢?

眼前的「闇」對我如此說。

 

消失的不是他們,是你。玄奘三藏。

真正的無,和死亡與壞滅是不同的。

能說出『抬頭挺胸的面對死亡』這種話,只不過是因為,自己腦中『曾經活過』的那個記憶,

所產生的錯覺而已。

 

「闇」逐漸消失在我眼前,但他虛無般的聲音依然迴響。

一點一滴的蠶食掉,

記憶、

人群、

戰鬥、

敵人、

 

玄奘三藏,並不存在。

一切,都只是錯覺。

 

同伴、

還有…….

 

見佛殺佛,見祖殺祖。

如果那是,真正的『無一物』

至今仍深信著這個教誨的你───

 

真的能夠捨棄掉一切嗎?

 

 

眼前,最不想失去的……那個臉

逐漸也───

 

 

───那是,恐懼。

 

 

……”

逐漸崩壞的記憶,逐漸消失的相遇的場景

逐漸消失的,幾乎要觸及到的那隻手。

 

無法阻止,這一切。

 

住手啊啊啊!!!

 

 

 

 

啪!───

 

真真切切被抓住的手,不是虛無的。

世界再度天旋地轉,然而同時也甩開了黑暗。

 

 

碰!

 

喂喂、有人叫你用扔的嗎?

是八戒說要用力拉的嘛!

話雖如此但你這樣扔要是把頸椎弄斷怎麼辦啊?會死人的耶。

對不起嘛!可是我扔你不會接啊、悟淨!

幹嘛說的我好像守門員一樣啊?!

 

吵死了……

一直都、吵死了。

 

哈哈他們完全把你當成物品在處理了啊,三藏。

喔以、三藏,是這隻笨猴子扔你的!不是我啊!

不對不對!是這隻臭河童沒接好啊!三藏!

 

你們兩個……”

給我閉嘴吵死了啊!!!

啊啊別激動,你現在全身骨頭只剩下頸骨沒有斷啊,三藏。

 

 

烏哭看著眼前的四人。

真是遺憾呢,小玄奘。這麼見不得人的模樣不想被人看見吧?

 

那種模樣被看見沒什麼大不了的。

悟空抬起頭,直視著「闇」。

我見不得人的模樣大家見不得人的模樣都見多了。但是,那是理所當然的啊。

因為我們是一起旅行的夥伴啊。

 

 

烏哭直視著眼前的少年。

 

『要不要賭一把呢,烏哭。』

『好啊,賭什麼。』

 

『賭太陽,接著會升起。』

 

 

哈哈哈是這樣啊光明。

讓月光在他面前殞落的你。

即使知道會他經歷無盡的黑暗。

 

就是為了,賭太陽會再度升起────

 

真是狡猾哪……光明。

 

不過,賭局可還沒有結束。

 

 

月光沉落於江流之中。

失去月亮的闇夜也將不會,

把太陽返還於江流之上───。










=========================================


 

『你從來沒想過嗎。』

『如果這個人死而復生的話那該有多好。』

 

 

醒來,又是陌生的天花板。

三藏嘆了一口氣。

總覺得最近好像一直在經歷這樣的事情。

但也是理所當然的吧。

 

啊,三藏,你醒了?

 

每次醒來,怎麼都是這個笨蛋啊。

 

那兩個傢伙呢。

悟淨還在自己的房間裡睡著,八戒早上有去悟淨房間幫他治療,現在好像也回房睡了。

也是,跟烏哭三藏的那場戰鬥,四個人都少見的深受重傷。雖然現在身體也不是不能動,但在完全恢復以前,四人決定就先在這間旅店多待個幾天。

今天是第三天。

 

你這傢伙也恢復得太快了吧。嫌太無聊跑到我這邊來幹嘛?

不是。

啊?三藏坐起身子,從放在床沿的菸盒裡抽出一根菸叼在嘴裡,點燃抽著。

沒有,只是覺得、悟空伸出手指摸摸自己的鼻子。

三藏還活著、大家還活著,真是太好了。笑嘻嘻的說道。

說什麼無聊的話啊。

三藏呼出一口煙氣。

 

三藏……”

幹嘛。

悟空抬起頭看他。

我差點死掉的那個時候,三藏跑走了對吧。

“……是又怎麼樣。

 

想起那時發生的事情,想起悟淨對自己忿恨不滿的言語。

那又如何,他說得的確沒錯。

三藏再度呼出一口菸。

 

 

還好,你不在。

 

不是埋怨的言語,不是疑惑的語氣,不是失落的情緒。

不是所有,會讓自己心中升起任何煩躁感的回應。

 

我又失控了傷害了八戒、還有悟淨,我真的很後悔。

如果那個時候,連你都被我的話。

 

 

看著眼前的少年,想起烏哭三藏那時對自己說的話。

「見佛殺佛,見祖殺祖。如果那是真正的『無一物』,至今仍深信著這個教誨的你────真的能夠捨棄掉一切嗎?」

 

 

 

『你從來沒想過嗎。』

『如果這個人死而復生的話那該有多好。』

 

如果,是現在、

我的答案一樣嗎?

 

有不能捨棄掉的東西嗎?

 

即將被黑暗吞噬殆盡的那個時候。

在所有記憶都一一被抹去的那時,

充斥在心裡的,失落、絕望。

 

直到逐漸被掠奪的記憶中的那張臉……那時的

 

───是恐懼。

 

 

目光轉向少年,與記憶裡重疊的那個面容。

幾乎沒有改變,可是,又好像有什麼東西改變了。

 

……”

欸?

眼裡藏著說不出的情感,略為沉重的目光看著眼前的這個少年。

 

八戒跟我說了,你在妖怪村裡的事。

啊、嗯…”

全部的事情,開心的、複雜的、迷惘的、痛苦的、即使如此仍不想消失的回憶。

 

打從自牢籠中帶走他之後,一直黏在自己身邊的這個少年。

這是第一次,擁有了一個沒有玄奘三藏、只屬於自己的深刻回憶。

 

你也可以選擇,在一個能完全屬於自己的地方生活。

 

無須跟著我從把你帶出牢籠的那一天起。

從來,都沒有理由跟著我。

你能只為自己而活。

 

嗯,我知道,我也會這麼做。

少年堅定的眼神裡透露著一股成熟。

 

三藏壓下心底那微乎其微的失落。

 

 

所以,我不是一直都待在三藏身邊嗎?

 

心中,殘留的那一點黑暗,逐漸被瓦解了。

被一個笨蛋的一句話……

 

 

在妖怪村裡的那個時候,我一直、一直都不斷想著三藏的事情。

以前,被三藏丟下的時候也會感到不安。要是三藏,這個時候會說些什麼、要是三藏,這個時候會做些什麼。

 

────我還有很多不了解的事情。

還未知的世界、還未知的問題、還未知的情感、還未知的痛苦……

可是,只要一直待在三藏身邊的話。

 

所以,我要一直待在三藏的身邊。

以前,什麼都沒有考慮過,只是因為三藏要去,所以我也要去。

但現在,是因為我想去所以才要去的。

 

只要活著就好。

活著,就能待在大家身邊。

 

三藏也不會隨便離開,這就是八戒告訴我要『理解』的東西。

 

 

而且……這雙手已經握住了很重要的人了,所以────

 

不會再放開了。

 

 

對吧?三藏。如朝陽般和煦的笑容。

“……哼。隨你高興吧。

啊、痛痛痛……”

幹什麼?

起太早了、傷口又開始痛了。

哼,叫你一大早就開始亂跑。

三藏捻熄手上的菸,把身體往靠牆壁的那邊移動。

過來躺下,蠢猴子。

欸?真的嗎?悟空有些訝異的看著難得體貼的僧侶。

你要是敢亂動,我就會立刻把你踢下床。

……是。

 

 

 

 

黑夜,與朝陽。

本來就是會輪流籠罩的,不是嗎───?

只要還活著。

 

 

 

end

台長: 桔子
人氣(836)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電玩動漫(電玩、動畫、漫畫、同人) | 個人分類: 最遊記三空 |
此分類下一篇:One more game (最遊記三空 慎有)
此分類上一篇:日常三十題之低血壓(最遊記三空 微慎)

是 (本台目前設定為強制悄悄話)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