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h購物| | PChome| 登入
2020-02-13 11:11:11| 人氣782|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文友新作】待夾的娃娃 — 陳惠玲

推薦 1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秋光正盛,但我的一日,在中午就結束了。

午前到醫院,接受放射線治療,燒死了癌細胞,也將我的體力燃盡。正午返家後,便昏睡至夜幕低垂。每日移動只剩下醫院與住家的距離,日子像我此前因化療掉光的眉髮,消失得慘白無息。  

夜裡醒來,出門透氣,漫散地走著,整條街的店鋪都已拉下鐵捲門,唯有娃娃機店未闔上眼。鮮黃的機台排排佇立,幾近哀求的發出尖刺的特效和閃光,想用滿目琳瑯引人目光,卻予人荒涼蕭條之感。記得上一個店鋪本是家舊物咖啡館,門口擺放幾盆綠色植栽,裡頭燈火溫暖,一直安分營生,我與孩子偶爾光顧。原來這幾個月裡,身體被掏空,鎮日與冰冷剛硬機械相伴的,不只是我。

半年多來,手術、化療接著放療,不得不放手的事很多,其中無力再對年幼的孩子照頭顧尾最為煎熬。孩子被迫脫離母親羽翼,放學後總是獨自走路返家,難免沿途收集新鮮。想起某日,小兒子放學後抱著兩眼無神的小熊玩偶回家,說是經過夾娃娃機,看著國中大哥哥用嫻熟的技巧每夾必中,還送他戰利品。隔日,孩子又捧著表情誇張的公仔,興奮地說,他投十元就夾到了。再過幾天,大兒子向我告狀,弟弟浪費零用錢,花了七十元什麼都沒夾到。

我想,這就是孩子口中的那家娃娃機店吧。細看透明壓克力箱裡堆滿價值不一的商品,誰都能伸手抓取,輕易的誘人耗費金錢和時間。地上散布長短不一的菸頭,角落還堆了幾個空酒瓶。若是親自牽著孩子的手,一定分秒都不猶豫地走過。無人看管的娃娃機店和孩子,總讓人惶惶不安。

像是為了摸清敵軍底細似地,我走進店裡。翻出皮夾僅剩的十元硬幣投進,機器突然發出倒數的響聲,我緊張的搬動搖桿,將夾子緩緩移至最接近洞口的一只龍貓,定位,旋即往下抓起,龍貓搖晃著,精準的到洞口才鬆脫,咚!因久病造成的無用之感,竟瞬間隨龍貓一起沉沉掉進洞口。而,一向嚴謹的價值觀,也跟著破了洞。接著,我拿出皮夾中的百元鈔,換成硬幣。我反覆投入、抓夾、鬆放,想再次成功抓取一只龍貓。也好將龍貓交到兩個孩子手上,告訴他們,以後想夾娃娃,記得找媽媽一起。

疾病予我的,是捆鎖,或許也是鬆綁。夾娃娃,這曾經我以為無所事事的人才會做的事,此時成為我的小確幸。我曾經認為徘徊在娃娃機店裡的每一個人都是愚妄的。又要幾番走投無路,才會想在這樣一個無活氣的空間尋找救贖。但此刻,在夾娃娃機前的我,卻感到前所未有的放任自在。

反覆的抓取讓龍貓歪倒堆疊,每一次無奈的被落下,再期待被拯救。我彷彿看見病服下空無一物的自己,患部以奇異筆畫上定位線註記,在醫院的走廊上,等待被夾起,定位,投以放射線後鬆開。隔日再換上病服,日復一日。我告訴自己,不要放棄,每一次夾起,都會更靠近出口。

 

聯合報2020.02.13

台長: 阿盛
人氣(782) | 回應(0)| 推薦 (1)|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文友新作 |
此分類下一篇:【文友新作】冬決者 — 白樵
此分類上一篇:【文友新作】夢一場 — 張郅忻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