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8-07 16:58:15| 人氣528|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黑眼睛跨劇團《春風小小孩》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時間:2020725日,週六15:30

地點:水源劇場

 

演出分為上下半場:上半場為陳武康、葉名樺舞者夫婦及其年幼女兒共同「演出」;下半場則是鴻鴻的四歲餘兒子、曾筱庭與米特薩克斯風重奏團的合作演出。

 

乍看之下,上半場的「結構」很「鬆」、很「散」,主要看到的是陳武康以筆電工作,敲敲鍵盤 、念念字句,偶爾也要分神與葉名樺對話,或者看顧一下滿場東跑西跑的年幼女兒,那些對話有一搭沒一搭,似乎跟工作有關,但也好像與親子對話有關,音量、口條不是很清楚。而葉名樺則是會拉拉筋、跳跳舞,但主題、結構也是不明。年幼女兒除了台前台後東跑西跑,偶爾也會穿上不合尺寸的衣服與高跟鞋走動,或者在爸媽身邊撒嬌,好像有排練過的不受控制,但因爸媽在場上,也不至於多麼不受控制。平心而論,比較像是將平日排練工作搬上檯面,如實呈現舞者夫妻與小小孩將編舞、排練、工作、生活合為一體的日常狀態,我們所看到的就是「日常的片段」,如此理解那劇場化的日常鬆散,其實也就合乎邏輯了。

下半場相對而言,結構便緊實許多。曾筱庭為主要的說書人,對象除了鴻鴻的兒子之外,當然也包括了現場觀眾,而四位米特薩克斯風重奏團團員則扮演類似歌隊的角色,薩克斯風的音色也表情十足,既能模仿,又能烘托劇情(這是一個把風找回來的故事),也能點染情緒氛圍。相較之下,鴻鴻的兒子看似比陳武康女兒來得不受控,或者說他基本上能夠照著故事結構行動,但與曾筱庭的言語應對卻顯得比較像「自走砲」,這也難怪需要曾筱庭這樣子的演員,能夠靈活自在的掌握全局,因為現場有許多不確定的突發因素,得要靠她的臨場反應,將其拿捏在結構與節奏之中,當然也就緊實許多。

 

不論是鬆散或緊實的結構,都只是審美習慣而已,而審美習慣其實是被建構起來的。在這套作品當中,兩位小小孩肯定才是主角,陳武康、葉名樺、曾筱庭、米特薩克斯風重奏團四位團員,都是配角,主角的不受控,與配角的勉力導回,恰好形成一種關於結構密度的有趣辯證,也不至於令「兒童劇」總是在某種預設的表現形式之中。

 

與其論藝術表現,不如說可以引發的思索多些。結構、習慣、建構、控制、制約,這些看起來都與教育有關,然而美與藝術,絕非制式與規範能夠框定;這套作品,巧妙地透過結構對比、並置、混融等意念手法,但仍凸顯出小小孩的放風自由,那是何其珍貴的表達空間,這應該也對於創作自由、藝術無疆的召喚。

台長: 于善祿
人氣(528)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藝文活動(書評、展覽、舞蹈、表演)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