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首爾折扣排行榜 扯!有錢買不到百萬元名車宋楚瑜再度任APEC特使 未來怎麼辦?台大潑酸案...
2011-05-04 13:20:41 | 人氣(898) | 回應(2) | 上一篇 | 下一篇

【布布同人/羅黃】笑望相思-5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我已經快掰不下去了OTZ

 


 

 

 

 

 

  「夜麟,你……」銀血瞠目,似是完全意料不到夜麟會說出這番話。

 

  沒錯,他們三人是不同母親生下來的,銀血與夜麟的母親和月王並無婚姻關係,月王為了不讓他的孩子流落在外,用了各種方法分開他們母子。

 

  和自己的母親分開時,銀血與夜麟都還未滿週歲,對於母親的印象並不深,唯一的父親卻對他們異常嚴厲,他們甚至沒有被月王抱過的記憶。

 

  一直到後來月王娶了幽溟的母親生下幽溟,他對待幽溟的態度和他們截然不同,小時候夜麟不懂,長大後他便漸漸明白其中的差距,於是夜麟終是瞭解了原因。

 

  他和銀血都是父親年輕時不慎犯下的錯誤,父親讓他們認祖歸宗只不過是看在血緣份上,他真正愛的人是幽溟的母親,所以和心愛的女人生下的孩子才是他的孩子。

 

  幾年前幽溟的母親因病過逝,月王不但悲傷、沮喪了好幾個月,振作起來後對幽溟更是疼之入骨,銀血與夜麟的存在也變得更加微乎其微。

 

  夜麟不在乎父親疼不疼愛自己,讓他不滿的是父親完全不在乎大哥銀血對月氏的付出,無論銀血做得再好,為月氏付出多少,看在父親眼裡壓根不及幽溟一個笑臉重要。

 

  天真、善良的幽溟確實是個惹人疼愛的孩子,夜麟縱是不滿月王的偏心,對於這名總是會揪著他的衣角,甜甜地叫著「二哥」的孩子仍是滿心憐愛。

 

  「幽溟他……發生什麼事了?」終究是妥協了。

 

  也許他根本不曾自由過,即使離開這麼多年,心裡還是掛念兩個兄弟。夜麟無聲輕嘆,打開從來不曾讓別人進去過的房門,邀請他最敬愛的大哥進入。

 

  而命運的齒輪,終將開始運轉。

 

 

 

  就像避不開的詛咒一樣,儘管羅喉從未想要逃避,甚至迫不及待地去尋常夢境的真相;多年來不為人知的心慌意亂、茫然無解,這一刻,猶如撥雲見霧的晴朗天明。

 

  見過夜麟那晚,羅喉的夢變得不同了。

 

  原先一閃而逝的幻覺在夢裡變成真實,殘破落寞的舊城址飄灑著風雪,寒得刺骨、冷得霜心。然而再寒再冷,都比不過挾帶瀰天殺意蓋地而來的地獄君。

 

  羅喉旁觀穿著燦金戰甲的自己手持慓悍長刀,毀天滅地,殘酷冷血。

 

  刺眼熾熱的鮮血灑遍白雪紛飛的大地,最後站在他面前的,是三個人,是三個為了守護家園勇敢對抗侵略者的兄弟。

 

  其中一人穿著打扮和夜麟一模一樣,羅喉幾乎可以肯定他就是夜麟,於是冷眼看著他們三兄弟不敵自己強悍威武的逼殺,不得不為了保護殘餘的血緣而帶著最弱小的兄弟逃離。

 

  留下來阻擋他的是一名戴著與雪同色的單邊耳罩的銀髮青年。

 

  氣勢不如他、卻依舊逼人的大將軍,用他的鮮血為他血脈相連的兄弟尋找生存的出路。

 

  讚嘆、遺憾、欣賞、無奈,種種情緒在心中迴盪,終究只能淡然地看著失去生命的軀體倒落遍雪之中……

 

  羅喉在銀髮青年的身體倒下瞬間醒了過去,截然不同的夢境產生新的疑惑,他不能明白夢為何而改變?一直糾纏他多年的夢中人至今仍是個謎,夜麟的出現,卻讓他原本熟悉的夢變得陌生了。

 

  是因為夜麟?抑或是其他原因?羅喉雖想深究,卻苦思不出個所以然來。

 

  尚未自夢的打擊中回過神來,房外君鳳卿溫煦如風的嗓音已經揚起,提醒他今日與疏樓龍宿有約。

 

  羅喉起身梳洗,等他穿戴好後臉上已經恢復一貫的漠然冷酷。

 

  這個房間裡所有茫然的困惑,離開後都將不存在。這是羅喉對自己的嚴厲要求,身為天都最高領導者,他不能洩露一絲一毫的脆弱。

 

  是以,當他打開房門出現在君鳳卿面前時,他又是不苟言笑的君羅喉。

 

  「大哥,直接到疏樓財閥嗎?」上車時,今天負責當司機的君鳳卿從後照鏡詢問羅喉。

 

  後者輕一頷首,放鬆肩膀靠著真皮座椅,俊顏望向窗外引擎啟動後疾射的景致。

 

  思緒異常地模糊,昨天見過夜麟後,羅喉發現他的思緒一直無法集中,就算跟疏樓龍宿的對談也難以集中精神,有股莫名的焦慮一直迴盪不去。

 

  因此他雖然察覺了龍宿拿給他看的照片有些詭異,卻沒有深思其中的不對勁,腦海裡不斷想著夜麟的臉,以及龍宿所說要為他「引薦」的那個人。

 

  不知為何,羅喉有種他即將要見面的那個人將會改變自己的預感,毫無來由地。

 

  期待,在離疏樓財閥愈來愈近的路程中,漸漸讓心跳鼓動如雷。

 

  「大哥。」

 

  君鳳卿溫潤的輕喚拉回羅喉飄然的思緒,他往前看去,就見君鳳卿目露憂慮地從後照鏡凝視自己。

 

  想來是昨夜回家後一直繃著臉的模樣教君鳳卿擔心了起來。

 

  為了在家裡能徹底放鬆工作後產生的疲勞,羅喉從不把公事帶回家裡,甚至也鮮少在家裡提及公司的問題,畢竟那是為了讓他們能舒適居住的家,沒必要將一身煩悶發洩在私人空間。

 

  他這小弟平常和他如影隨形,他有什麼情緒上的變化,鳳卿向來第一個察覺,因此現在會發現他心緒不穩也是理所當然的事。

 

  「鳳卿,吾沒事,不用擔心。」

 

  不擔心才怪。君鳳卿在心裡歎息,自家大哥的性情是有事也會藏在心裡不讓兄弟們為他煩心,他又怎會不懂呢!

 

  君鳳卿又是一歎,車子在轉了個彎後看見疏樓財閥金碧輝煌的大樓,他於是放慢車速,在門口停了下來。「大哥,我們到了。」

 

  「嗯。」率先打開車門,羅喉前腳剛踏出,就見到門口龍宿撫著側腰,與一名背對著他、看不出是男是女的人交談。

 

  紅瞳一瞬瞠大,只為那抹雪絲飄逸的背影。

 

  長及腰下的銀雪柔絲高高綁起,滲了幾縷醒目的火紅,為看似纖弱的人兒增添些許不容小覷的豔色。

 

  羅喉忽感心跳加速,不自覺地將掌心覆上胸口,他從未像此刻一樣心跳難抑,彷彿他死寂已久的靈魂就在這一刻甦醒,彷彿以往的他都是行屍走肉地活著,唯有這一瞬間,他才真正活了過來。

 

  君鳳卿不察羅喉的異樣,領著他走向龍宿,對方也從那人的肩側發現他們兩人,揚起恣狂悠然的淺笑。

 

  「君真是準時。」調侃言語一出,就見站在龍宿面前的雪髮人兒肩膀輕顫,緩緩轉身面對羅喉。

 

  記憶如海嘯翻湧而來,糾結數年、尋覓長久,夢裡最深刻的那抹幻影,終是成為現實觸手可及的倩影。

 

  『羅喉,我們一同下黃泉吧!』

 

  故作冷硬的清澈嗓音流洩著別人無以察覺的苦澀,為了復仇而來的月下鬼神,愛上殘虐無辜的君,這究竟是哪來的玩笑,恐怕問出口了也沒人能為他們解答。

 

  負手,等待的解脫──不是自己的,而是眼前銀槍橫立的雪髮青年的。

 

  飛揚的髮洩下一片嫣色,是為了掩飾內心的激動,是為了抹消生了根長了芽的激情。

 

  銀槍抵上心口剎那,羅喉心甘情願,用自己的鮮血為眼前的人兒掙脫復仇的宿命,所以──他不懼死。

 

  那片赭紅色長睫下欲掩飾的,是恨、是悲、是苦,更多的……是無奈。

 

  所以他選擇閉上雙眼,想要告訴他,無悔──死在他的銀槍之下,君羅喉,毫無悔恨!

 

  一切模糊的記憶都鮮明起來了,遙遠到幾乎已經看不到輪廓的回憶,清晰得彷彿昨日才發生過。

 

  月下囂狂的黃泉鬼神,銀槍橫掃的風采,讓他一見心醉。

 

  而他也沒讓自己失望,囂張狂妄的言行舉止,優雅俐落的身手,每一次,盡讓自己獨享屬於他的美麗。

 

  迴龍三巔不離不棄的保護,縱然抱持企圖,但從他纖細卻強悍的肩背,羅喉感受到的除了信任,更多的是心疼、憐惜。

 

  他隨時能夠取走重傷的自己的性命,如此就可以脫離身後綿延不絕的逼殺,然而他卻堅持要帶著他找到安全的藏身之處,只為了讓他死的明明白白……

 

  多麼自信的人兒,又多麼的天真。

 

  『我不是黃泉,我叫夜麟。為了死去的月族英靈,羅喉,我們一同下黃泉吧!』

 

  吾知曉,吾死,你該如何獨活?失去生存目標,你又該如何掙脫命運?羅喉看穿了他眸中的脆弱,所以將最掛心之人託付給他,為的就是不讓他輕生。

 

  而當他再一次復活,抱住重傷昏迷的人兒時,羅喉總算明白,天大地大,恁是所有人都負他羅喉,也只有懷裡的人不會背棄他。

 

  所以葬龍壁中,再一次將所有的一切交託予他,羅喉在靈識消失之前感受到了,緊握的雙手傳來顫抖,吐出怒語的唇壓抑著悲慟,就連那雙執意要瞪著他的鳳眸,眼角仍然洩露了一絲脆弱。

 

  即使他消散於天地宇宙之中,唯有那雙眼,穿越無數時光與歲月,仍在他心口留下一個缺口,任他不斷追尋,只為填個圓滿。

 

  就為了這一刻。

 

  羅喉眸光複雜地凝視佇立面前的雪髮青年,直到龍宿的聲音再度揚起:

 

  「君,這位就是吾要向汝引薦之人。」

 

  在半空中交纏的視線始終沒有移動,好半响,羅喉瘖啞著低沉的聲音緩緩問:「你的名字。」

 

  那一夜,清朗如月色的嗓音,吐出嗜血的名諱。

 

  來自無間之身,唯有──

 

  「黃泉。」

 

  為名。

 

 

 



本文已同步發佈到「文創空間」

台長: 無法回應的長老
人氣(898) | 回應(2)| 推薦 (0)| 收藏 (0)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笑望相思(羅黃) |
此分類下一篇:笑望相思臨時番外-龍宿腰痛的原因(慎入)
此分類上一篇:【布布同人/羅黃】笑望相思-4

sad
啊啊啊阿
長老你掰得多有氣氛哪
請繼續掰下去吧
2011-05-07 12:03:39
版主回應
我掰到快起肖了啊啊啊啊啊啊 TDT
我超想就在這篇後面給打上END的
因為接下來就是羅黃的愛情培育大業(什麼鬼!!)
而且我的網遊文居然硬生生地寫到比羅黃多一倍 TDT
暈~
2011-05-07 13:44:34
sad
咳咳
看到這久遠的留言
我第一時間還懷疑
是有人和我同樣名字寫的....
(遠目)原來我看過這篇文呀
當時是忙啥去了
2012-03-05 19:49:03
版主回應
XDDDDDDDDDDD
sad自己都忘了啊TDT
2012-03-06 22:02:42
我要回應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