證券電子交易手續費2.8折 TOEIC黃金證書認證班每年必吃這家雙午餐小約會 校車年限最高15年 出...
2010-05-06 23:41:01 人氣(2,322) | 回應(0) | 推薦(0) | 收藏(0) 上一篇 | 下一篇

黑獸-第2節

0
收藏
0
推薦

 

 

 

  獸的存在,在「表世界」只有少數人知情,其中也有以退治獸為業的家族,在業界非常有名的封魔師.祇夜一族便是其中之一。

 

  對於從小被監禁的本家次男祇夜遮那來說,獸與一族的存在即是他所認知的世界,他不懂什麼叫自由,更不懂什麼叫做希望。

 

  和室房間內唯一一扇能夠看到外邊的窗戶鎖著鐵架,像是要預防他逃跑,他只能抓著鐵架凝視外頭看不見出口的茂密樹林。

 

  由於自小便不曉得行走在外面的滋味,他亦不曾產生想要離開這間狹小牢籠的念頭,只是偶爾感到好奇,為何有時經過窗邊的人總用一種憐憫的目光瞥向他,其中也有幸災樂禍。

 

  平常會接近這間房的只有送飯的僕人,偶爾身為本家當主的兄長會過來探視他,帶著濃濃的敵意以及戒心,至於小他五歲的妹妹仍然懵懂無知,可能連他的存在都不知情。

 

  即使如此,祇夜仍不覺得他的生活根本脫離常人應有的普通生活,他依舊日復一日地望著窗外明明近在眼前,卻觸之不及的景致。

 

  望著樹葉由綠變紅、望著白雪覆蓋樹枝、望著春風吹落嫩葉,而他再怎麼伸長手,飄飄盪盪的葉子仍然滑過他指尖,孤零地落在地面。

 

  那一天,他一如往常端坐在角落,等待日昇日落,冷眼僕人來了又走,直到那陣穿透空氣的槍聲響起,擾亂他寂靜的心思。

 

  「槍聲?怎麼回事?」

 

  「茂羽怎麼會有外來者?!」

 

  「快點通知當主!」

 

  紙拉門外的人影來來回回疾走,祇夜直視月光灑落映照在紙門上的殘影,心中掠過一抹困惑,隨即便消逝在內心深處。被監禁的他,連好奇心都不被允許擁有。

 

  倏地,身旁的牆壁突然發出裂痕,「怎麼回事」這四個字方掠過心頭,窗戶連同牆壁在眼前炸開,一隻龐大的黑色野獸隨著牆壁碎片飛撞向紙門,脆弱的拉門瞬間便被壓在碎石堆下。

 

  祇夜瞪大眼看著眼前突如其來的變化,忽覺右臂一陣疼痛,偏頭一看才發現有道很大的血口正淌著鮮血,大概是剛才不小心被碎石劃到的。

 

  或許是血氣吸引獸的注意,從地上徐緩爬起的獸一雙猙獰的金瞳直直鎖定始終坐著的祇夜,明明被破壞的牆外,欲取自己性命的男人正逐一靠近,牠竟然忘卻喪命的危機,依循嗜血的本能,朝看似手無縛雞之力的人類撲去。

 

  按壓傷處的左手掌沾滿血液,祇夜疑似呆滯地看著張開血盆大口朝他而來的獸,眼見就要咬上他的脖子,他反射性地將左手掌握拳,血液像是擁有自我意識般開始凝聚成一把血色長刀。

 

  所有動作都像下意識的反應,他在獸嘴剛觸上他的頸項剎那,長刀穿透獸的身體,手腕輕轉,毫不費力便將獸砍成兩半,掉落在身邊的獸體發出黑霧,不一會兒就消散在空氣中,絲毫不見獸姿。

 

  喀噠。

 

  一塊碎石忽然從眼前飛過,祇夜抬頭,對上一雙與獸無異的金色瞳眸。

 

  仔細一看,金眸的主人是名身材高頎的人類男性,他全身被包裹在黑色大衣底下,黝黑的瀏海掃過不屬於人類的金色眼睛,濃密的睫毛在他眼睛正上方形成陰影,使他由上往下俯瞰的眼神異常兇暴。

 

  「獸……宿體──」

 

  「啊啊?!」

 

  幾乎在兩人視線交會剎那,一陣令人措手不及的變化突然產生。

 

  自男人周身竄出刺眼的金色火炎將他包圍其中,金炎沸騰著男人的血液,縱然心中百般不解為何會突然如此,男人並未因金炎的出現而慌張失措。他深深呼息數次,總算讓莫名其妙興奮的火炎散去。

 

  男人很快就發現,之所以讓他全身血液都沸騰起來的原因,就是身前坐在地上手上握著血刃的少年,他正用茫然無知的眼神凝視男人。

 

  據說封魔師血統的人類擁有能夠讓獸本能爆發的力量,這就是他體內為何騷動無法抑制的原因嗎?男人唇邊勾起挑釁意味的冷笑。

 

  祇夜怔忡地望著從上方覆蓋他的男人,不知為何,從背脊開始發寒。他手上的長刀甚至發出細不可察的顫動,像是再告訴他眼前的男人極度危險,不得接近!

  然而從未接觸過外人的祇夜卻遲遲無法將視線自男人身上移開,握刀的那手彷彿擁有自我意識般,毫不遲疑地將長刀揮向正欲彎身俯視他的男人。

 

  男人迅速地改變方向避開攻勢,瀏海被削掉幾公分,俊帥且冷酷的臉龐完全曝露在祇夜面前,合著那雙被殺意點燃火焰的金眸,一瞬間,祇夜彷彿看到月色全部集中在男人身上,他的周身閃爍著璀燦的銀光。

 

  到底是怎樣的人,明明置身於比黑夜更加黑暗的氛圍中,反而耀眼奪目。祇夜恍惚的眼神自始至終都未移開過,連血刃在他掌中化為一灘血漬都絲毫未覺。

 

  饒是剛才祇夜突如其來的攻擊惹惱男人,男人獰著眼,朝他伸出手,幾乎在同時──

 

  「麟凰!」

 

  打破的牆外傳來清脆的呼喚,讓男人止住手勢,他毫不猶豫地轉身從牆洞離開,迎上金髮碧眼的絕美青年。

 

  「黑獸呢?三隻都跑了嗎?」

 

  「一隻在來這裡途中被我幹掉了,另一隻被裡頭的人幹掉了,剩下那隻好像跑進這間大宅了。」

 

  麟凰指了指身後被打破大片牆壁的宅邸,拉維爾從他身側看去,詫異地瞪大雙眼。站在他面前的麟凰不解他為何露出這種神情,不解地轉身,就見方才除掉黑獸、並攻擊他的少年正站在牆洞前方注視著他們。

 

  那孩子──拉維爾突然想起某件事,他打量屋邸四周,在一旁完好的牆壁上發現精雕細琢的圖騰,很快便認出那即封魔師後裔祇夜一族的家徽,也就是說這個被麟凰打破一個洞的房子,正是祇夜本家大宅。

 

  站在那邊的少年極有可能是祇夜本家的次男.祇夜遮那。

 

  凡是對獸有基本認知的人,多少都曾聽過關於祇夜一族的傳聞。無論是他們有著古老封魔師血統的事,抑或是本家次男從出生開始便遭到監禁的事。

 

  「麟凰,你惹出大麻煩了。」

 

  「哈啊?」

 

  還沒問拉維爾什麼意思,就聽見宅邸人聲喧嘩,眾多腳步聲朝祇夜所待的房間外頭傳來,不一會兒,被打破的紙拉門外已經堵上一群人。

 

  「入侵者?!」

 

  「別讓遮那少爺跑出去!」

 

  「誰,快去通知當主!」

 

  相較於裡頭那群人慌張失措的模樣,麟凰和拉維爾倒是顯得氣定神閒許多,反正他們只是來追捕黑獸的,料想逃走的那隻黑獸應該已被祇夜家的封魔師解決掉,既然如此,他們也沒有待在這裡的必要。

 

  麟凰與拉維爾交換一道視線,準備退離。當他轉身準備離開時,身後一股拉力阻止了他的行動,他轉頭,即見祇夜拉住他的大衣一角,蒙上一層陰影的黑眸凝視著他,像是在傾訴無聲的請求。

 

  帶我走。他彷彿看見那雙徬徨的黑眸如此說著。這樣與之對視著,麟凰毫無自覺他竟然無法像平常一樣,狠心地揮開那隻鮮血汩汩直流的手臂。

 

  站在他前方的拉維爾因發現麟凰舉止異常而回頭,正巧看見他們二人四目相對的模樣,房內追捕的人員已經衝了出來,他的大腦飛快有了決定。

 

  「麟凰,帶上他吧。」

 

  「啥?」

 

  帶上這小鬼?那豈不是誘拐別人家的孩子嗎?

 

  向來對麻煩事敬謝不敏的麟凰馬上露出厭煩的表情來,對於自己為何無法拉開祇夜的手這點找不到解答,他難得聽從拉維爾的建議,大掌一撈就將祇夜攬進懷裡,轉身同拉維爾沒入茂密的樹海叢林中。

 

  做歸做,有些事他還是得搞清楚。

 

  「你應該有叫本大爺誘拐小孩的理由吧?」

 

  「當然。」

 

  跑在麟凰身側的拉維爾曖昧地朝他拋了個媚眼,得到白眼回應後將注意力轉至麟凰懷裡的祇夜,姣好的嘴角揚起算計的笑容。

 

  「封魔師的後裔在業界很有名的,尤其是他們對獸的感應能力,而且……他們可以在不傷及人類性命的情況下直接清除獸吶。」

 

  「……你的意思是?」

 

  「這樣我們就可以連同獸宿體也列入清除項目中,不需要等黑獸破體而出啦。」

 

  言下之意就是錢可以多賺一點,工作可以輕鬆一點。畢竟直接消滅寄宿在人體內的獸魂,比起解決活跳跳、還富攻擊性的黑獸要來得簡單很多。

 

  麟凰聞言,俊顏黑沉得更加難看。他早知道拉維爾是個勢利的人,卻沒想到他居然為了賺錢便利而──

 

  「你這混帳!為了這種理由叫本大爺誘拐小孩!」

 

  「別生氣嘛。」

 

  「去你的別生氣!等回去後老子一定要掀了你的掃除屋!」

 

  吵吵鬧鬧在樹海穿梭的兩人,絲毫未覺被麟凰扛著的祇夜,正聽著他們的對話,昏昏沉沉地進入睡夢中。他不知道離開本邸會有怎樣的下場,他現在只曉得,等他再次睜開眼時,他不會再孤獨一人面對空盪盪的房間。

 

  自由的滋味是什麼他不懂,他只是想要能夠觸碰那些自樹上飄落的葉子而已。這時的他還不曉得,離開長年被監禁的牢籠,眼前等待他的將是足以讓他應接不暇的現實。

 

  就好比此刻正咕嚕作響的肚子一樣,食物再也不會主動送上門來──

 

 

 

 

 

 

 

 

 

 

 

 

 

 

 

 

 

 

 

********************


人物簡介-2

姓名:祇夜遮那
姓別:男
年齡:17歲
職業:封魔師見習生
其他:因為種種原因而寄居在麟凰家,每天都過著貧窮的打工生活。


圖片人物形象:祇夜遮那(來源:網路)

 

人氣(2,322)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停更】黑獸 |
此分類下一篇:黑獸-第3節
此分類上一篇:黑獸-第1節

我要回應 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 登入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