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6-02 11:49:49| 人氣928|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無語對坐,竹樓聽雨

認識一個朋友,也喜歡寫東西。不過他寫的詩要多一點,而我則是胡亂的想到哪寫到哪。

喜歡的東西多一點,人也會充實一點,最起碼在孤獨的時候不會顯得那麼寂寞。要麼寫寫小心情,要麼唱唱或喜或悲的小曲,日子總會過得舒心點,縱使有不愉快,時光也會感覺過得快一點。

朋友是一個有故事的人。他喜歡聽曲、喜歡喝茶、也喜歡紅酒。我對茶沒有什麼講究,什麼都行,只是喝習慣了鐵觀音。對紅酒來說,我是真不懂。聽歌什麼的,我們倒是沒有比較過,但是對於老歌都是鍾愛的,他還喜歡聽戲曲,這個我也不是太在行。宮商角徵羽,愛恨情癲狂。喜歡聽歌或者寫點詩詞的人,總有一些或喜或悲的經歷。

我喜歡音樂,止於聽而已。喜歡一支歌,可以反復的聽好多遍,記不住歌詞不要緊,旋律只要能迎合當時的心境就行了。一支歌在不同的時候或者說在不同的心境下來聽,會得出不同的感受。這可能就是好歌的魅力吧。想起一個人,或者想起一件事我也會找歌,找一些老歌來獨自慢慢地、靜靜地聽。“一曲新詞酒一杯,去年天氣舊亭臺。夕陽西下幾時回?無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識燕歸來。小園香徑獨徘徊。”突然想晏殊在寫這首《浣溪沙》的時候,究竟又是什麼樣的一種心境呢?

人總是會有某一個時間想起那些不開心的事情,或者現在的心情突然自己都莫名的傷感起來。我不喜歡太過悲傷的歌,也不太喜歡太過悲傷的心境。雖然我的心境一直都是比較平的,不會為了什麼事情高興的忘乎所以,但我哭過!為某個人、某件事痛快地落過淚,是我這麼多年來,奔四的男人了,哭得最傷也就那麼一次。印象中也就這麼一回哭的稀裏嘩啦的,以前最多也是流幾滴眼淚而後迅速地擦幹,沒有這一回,放肆地讓眼淚痛快地渲泄著。

後來再有的事情,我都沒有再哭了。感覺生活就是這樣,所有的困難、所有的坎,並不會因為你在一邊愁苦、悲傷、哭泣而消失。該來的總會來。坦然面對,有些事情,不會按我們想的那樣去發展,那麼不要緊,只要我們盡力做了,其他的,交給天!向日葵,看不到太陽也會開放;生活,縱使看不到希望,我們也要堅持。有時候,我可能脆弱到,一句話、一首歌,都會讓我暗自神傷。可回過頭,發現自己咬著牙,原來也走了很長遠的路。

有人說,聽歌,尤其是獨處的時候,有時候是可以療傷的。我也試過,但卻沒有療好過傷,我有時候卻是越聽傷越深,我也有一個奇怪的習慣,這首歌讓我心傷了,那麼我就把這歌學會,然後重新譜上曲子,在我嘴裏再輕快地唱出來。

呵呵,這算不算是一種報復呢?心情吧,就像天氣,如果碰到是晴天,那就好好怡然地曬曬太陽,如果碰到的是雨天,那就坐下來聽聽落雨的聲音。有一點是肯定的,沒有永遠的雨天!希望一直是晴天,但是,又怎麼可能!一個人聽雨,真的好孤獨。淡淡的思念,淡淡的憂傷,淡淡的惆悵,淡淡的花香,淡淡的水聲,若有若無的煙雨……

心情。心境。有你有我,便是晴天!

“無語對坐,竹樓聽雨,聽的是歲月,品的是人生。情願做一個老僧,任紅塵在足下,落一地清涼。”

台長: 梁君梧
人氣(928)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心情日記(隨筆、日記、心情手札)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