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師約女大生租車出遊過夜夜晚比白天更精彩的小秘密朱立倫好冷漠連勝文好哀怨尷尬!國際場合出現 中...
2004-05-10 20:37:00 人氣(959) | 回應(0) | 推薦(0) | 收藏(0) 上一篇 | 下一篇

我喜歡的心理學家系列一 榮格 (1)

0
收藏
0
推薦

其實,每一個心理學家幾乎都是用他的理論來寫他自己的故事,來回答他對生命所提出的問題,榮格當然也不例外。
榮格自己就曾經說過:「我的一生是一個無意識充分發揮的故事…」(我們都知道,集體無意識是容格學說的精髓所在),當我們在檢視榮格生命的時候,也會發現這一種完美的同一性,恰似巴哈的賦格般令人感動。
幾乎對每一個想要了解榮格學說的人,都會被建議去讀榮格與阿尼拉‧傑菲合著的自傳「夢‧回憶‧省思」(而不是澔繁如迷宮的「榮格全集」),但是這一本自傳在榮格堅持內在本質(如夢與幻象)甚於對外在事件的情況下,讓一般讀者處於一種置身五里霧般的窘境。再者,即使我們了解他在自傳中訴說的種種,仍可能會因為榮格刻意迴避不談某些關鍵事件,而使得我們對他無法有更為清晰的了解。我們在此試著去拼湊出榮格省略部分的企圖,為的當然不是窺奇,而是要讓我們更能辨識出偉大理論說書人的真正面目,使我們盡量地減少對他不必要的投射(無論是善意與惡意的),讓我們能與榮格做一次真心的對話。

太陽昇起的神話---容格的出生背景

榮格曾經形容一個人一生的發展,宛如太陽起落。他是這麼說的:
清晨,他從無意識的夜晚之海升起,放眼觀看這展現於其眼前的遼闊光輝的世界….而太陽愈爬愈高….它可看到他本身所能達到之最高極限…..中午一到便開始下降。下降的涵義是把早晨他所憧憬的一切理想與價值都一筆勾消了….一直到光量與熱氣漸漸消失,最後終於熄滅。
其實,榮格在說的就是他自己。
在我們開始陳述榮格的故事之前,不得不把重點放在他所謂的「無意識的夜晚之海」的比喻。我個人覺得這個比喻把生命孕育之初(幼年)的精神狀態描寫的很貼切,那是一種不分內外、超脫時間、空間的混沌狀態。意識之光還未燭照,意識的小島尚未形成,這時候,所謂的宇宙自然、社會文化、以及家族歷史便是環繞孕育個體精神的搖籃。
榮格的家族一直有個傳聞:容格的祖父是德國大文豪歌德的私生子。榮格雖然將這一種說法斥為無稽之談,但是另一方面,他還是會感到與有榮焉,從他對歌德「浮士德」這部作品的深入研究以及愛不釋手便可略知一二。榮格的祖父是一個醫生以及社會改革家,而榮格的外祖父卻是一個會與亡妻通靈而且受人敬愛的牧師。事實上,我們可以從容格身上看到他同時繼承了這兩種特殊的稟賦。
榮格於1875年7月26日,生於風光優美的瑞士凱斯維爾,是一位教區牧師的長子。當時瑞士民風純樸,性在婚姻之外仍是一個禁忌的話題,宗教是庶民生活中很重要的一部份。從小開始,大自然便撥動著小小榮格的心弦,無論是陽光、天空、樹葉、花叢、夕照、山脈、與湖水,都帶給榮格很大的平靜與安慰。(註0)。然而,大自然除了美麗之外,也有他猙獰的一面,其中最明顯的莫過於黑夜的可怕。榮格曾在回憶錄中描寫過這一種可怕:

每到夜晚時,我總有一種莫名的恐懼,常常聽到什麼東西在夜晚走動;聽到萊茵瀑布沉悶的咆哮聲,我便覺得四周都是危險地帶;總是有人淹死,屍體從岩石上衝下來。在附近的墓地裡,教堂司事挖出一堆堆棕色的土,神情肅穆的男人們穿著長長的黑色禮服….抬出一個黑色的盒子;這時,父親穿著牧師的長袍,聲音宏亮地講話,女人們都在哭泣。聽說,有人被埋進洞裏….上帝把人召喚到祂那裡去了….。

在這一段描述中,我們會看到大自然的變化(白天/黑夜/湖水的美麗與瀑布的可怕)、混合著社會文化的儀式(宗教/葬禮),向一個幼小的孩子微妙地傳達了生與死的力量,而這一種力量是以矛盾的方式揉合在一起的。也難怪隨後榮格會做一個可怕的夢:夢中的上帝長的像一根巨大的陽具,住在地下的宮殿裏,還會吃人。這種種二元與矛盾騷擾著榮格幼小的心靈,具有豐富想像力的他還為此特別發明了古怪的私密儀式:他雕刻了一個小人,把祂和一塊石頭放在一個閣樓的鉛筆盒中,不時膜拜一番,以求取心靈的平衡。從容格小時後的經歷,實在不難了想見後來他在心理學上的實踐,何以會跟宗教與靈性有那麼大的關係。

家庭對榮格的影響

家庭似乎是所有心理治療不得不關注的焦點,當一個小孩在他生命的源頭,自我以及意志還沒有成形的時候,他週遭的環境,便有一股強大的力量去形塑他,而家庭在普遍的社會結構下,往往是這一股力量最基本的形式。
榮格的父親是改革教派牧師,據榮格說,他的黃金年代早在學生時期完成阿拉伯詩歌總集的論文時便結束了。之後,便成為一個活在貧窮邊緣、為生計汲汲營營、婚姻不幸福(註1)、奉公守法地傳福音、卻一輩子沒有體驗過神恩的可憐男人。榮格的父親在外人面前基本上是一個彬彬有禮、受人尊重的教區牧師,但在家裡便很容易因為衝動而大發雷霆。在榮格的自傳中足以感到他對父親的不滿,這種不滿一方面是來自於父親的暴躁脾氣、另一方面則是因為父親在面對人生課題時的無能為力,無法解答榮格對生命的困惑(註2),這反映在榮格後來的反叛,如同他身為一個牧師的兒子卻一輩子不信教。縱使如此,父親書房內的藏書倒是在榮格的少年時期,提供給他一個尋思的空間,讓求知若渴的榮格能在裡面汲取文史哲的相關知識。令人感動的是,榮格後半生研究的重點從心理學轉至神學,他寫作的「答約伯書」在神學界掀起了革命性的波濤,也算是傳承了父親的未竟之志。榮格在中年時有曾經兩次夢到父親,一次是與父親促膝長談對聖經的看法(在夢中父親高談闊論,仍不為人所了解)、另外一次則是父親向榮格請教「婚姻心理學」(原因是容格的母親行將就木,父親將與她在陰間繼續婚姻關係,已經去世的父親開始想虛心學習他在世時所忽略的婚姻經營之道。)在這兩個夢中,可以看到榮格對父親的感情,成年的他對父親的不滿已經消逝無蹤,取而代之的是一種深刻的了解與愛。
榮格的母親基本上是一位善盡職的母親,榮格在很小的時候便能感覺到母親對他無微不至的愛與照顧,這幾乎是所有小孩能健康長大的基本要件。不過母親對榮格最大的影響卻在於她人格的雙重性。他是這樣子形容眼中的母親:

我的母親是個十分仁慈的人,她有一種發自內心動物性的溫暖,烹調手藝好極了,對人十分友好,個子很高大,是很好的聆聽者…..。但在無意中,她突然現出潛意識裡的人格:一個城府深沉、面相威嚴的人物,擁有無懈可擊的權威,做事毫不猶豫。我確信她有兩種人格:其一是不懷惡意、富有人性;其二是神秘詭譎。

這種人格的二重性(或者說是對立性),在容格的理論裡,是很重要的基本假設。事實上,容格自小開始,也發現自己有兩種人格:被他稱之為一號人格的是一個應付日常生活要求的人格,他主要的目的是適應外在世界,以求取平衡及成功(這一個概念很像容格日後所提出的persona);第二號人格則似乎是較為內隱的,他關心的是靈魂的真實。而容格的一生,便是在尋求這兩種人格的對話與平衡。
容格自小總能從母親的二號人格那裡得到許多指引,讓容格能向幽暗心靈的深處探尋,家中有幾次靈異事件的發生(註3),母親也都在場,還會說出一些意味深遠的話。在容格稍長,母親有一天突然對他說:「你應該讀一讀浮士德。」事實上,浮士德便是一個向魔鬼簽定合同,無畏於探尋心靈奧秘的科學家。
小時後由於父母常爭吵,家中總是瀰漫著不穩定的情緒氛圍,母親還因為與父親爭吵而離開家幾次,容格自己在自傳中這樣自白:

母親的離去使我深深感到痛苦,從那時候起,一有人講「愛」這個字,我就有種不信任感。在一段相當長的時間裡,女人總讓我產生不可靠的感覺,而父親確意味著可靠但沒權力。後來,這些早期印象有所轉變:我信任男人,但他們叫我失望;我懷疑女人,可是他們未曾讓我失望。

這一段自白充分地表現了他兒時的苦悶,而這一種苦悶也相對地影響了健康(榮格幼時曾羅患濕疹),甚至在童年某一次經過萊茵瀑布橋時,還差一點掉下去,要不是女僕捉住他,恐怕早已小命不保。榮格說這件事顯示出他在無意識中有自殺的衝動,我們無法不把這件意外與他童年的苦悶關聯在一起。年齡稍長,加上學校生活的壓力(容格父親當時送他去富家子弟就讀的貴族學校,讓容格有一種強烈的自卑感,不知如何自處)容格有很長的一段時間羅患癲間,無法繼續上學,一直到有一次無意中聽到父親向友人抱怨經濟困境,才讓容格面對現實,以意志力克服了癲間的毛病。不過這種成長經驗,對於他後來從事精神醫療卻很有幫助,讓他更能體會病人的心情,也更能設身處地站在病人的立場來看問題。
不過這段自白的後半(如上劃記處)更耐人尋味,它反映了容格成年發展的兩大議題:專業生涯與情感婚姻。容格的專業生涯有一個關鍵人物—佛洛伊德,不過這一個男人後來就如同他所說的一樣---讓他失望;至於容格的情感婚姻除了太太艾瑪之外,還有情婦東尼‧吳爾夫,這也對他造成很大的衝擊。不幸的是,這兩件事的發生幾乎擊倒了容格。

此系列文章發表於 諮商心理月刊


報長的話:除了電影之外,讓我們換換口味,來看看心理學家的故事....

台長:阿智
人氣(959)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心情日記(隨筆、日記、心情手札)

我要回應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的英文字(不分大小寫) (ex:ABCD)

(有*為必填)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