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純揮杆小白球 竟驚爆股市達人分享12檔長抱好股平凡的文字蘊含動人的道理明年元旦放4天 12/...
2004-05-10 20:46:00 人氣(3,036) | 回應(0) | 推薦(0) | 收藏(0) 上一篇 | 下一篇

我喜歡的心理學家系列一 榮格 (2)

0
收藏
0
推薦

榮格的父親情結---與佛洛伊德的愛恨情仇

儘管容格並不怎麼承認,不過,他和佛洛伊德的關係建立,某一部份彌補了他之前對父親權威的失望(註4)。
容格當時服務於布爾格霍爾茲利精神病醫院,娶了富有能幹的艾瑪,擁有穩定的家庭生活,熱衷事業的他表現非常出色,也備受肯定。在這之前,榮格對無意識便充滿了探索的熱誠,他的博士論文還是以其表妹海倫娜的降靈會為研究對象;在精神醫學的實踐當中,病人所湧現的無意識內容(如夢、幻想)也一直是他關注的焦點。因此,當他二讀佛洛伊德的「夢的解析」時,便有一種找到知音的感受。在當時榮格的事業正值更上層樓的階段,而佛洛伊德卻是學界中不受歡迎的人物,因此與佛洛伊德有任何關係,對他的前途來說都是有害而無益。儘管如此,在經過一番考量之後,他還是決定公開對佛洛伊德表示支持。1906年初,他寫一封信給佛氏,還寄上一本他寫的「心理聯想診斷研究」,兩人長達10年的關係便正式開始。
兩人初期的關係十分良好,不僅在專業上互相欣賞,在私事上也彼此關心(註5),這可以從在1907年兩人第一次見面,不眠不休地長談了30個小時便可見倪端。佛洛伊德當時正處心積慮地想要鞏固心理分析的王國,為了不使心理分析成為猶太人的專利,也為了擴展心理分析的版圖,他特別選榮格為第一屆心理分析協會會長,榮格也極力在精神醫學界為心理分析的崛起打仗。
只是,屬於兩人理論上一些基本的差異(註6),終究還是使兩人關係破裂。榮格剛開始是也苦惱於這一種差異,不知要如何處理才會不破壞兩人的關係。但隨著歧見日深,再混雜著容格的父親情結,使這種對立的張力愈來愈強。事實上,佛洛伊德早就發現容格的這一種戀母弒父情結的存在(殺死佛洛依德這一個父親,奪取心理分析這一個母親),也為此昏厥過兩次。不過,導致容格最後一次背離的事件,倒是佛洛伊德在分析完容格的夢之後,卻不容許容格分析他的夢,理由是「他不能冒著傷害他權威的危險」。這一種態度,活像一個偏執的心理分析教教主,對於當時作為一個真理捍衛者的容格而言,是一次嚴重的父親投射的幻滅。容格當時說:「當佛洛伊德這樣說的時候,他已經喪失他的權威了。」
我們知道容格少時對親生父親的不滿及失望(註7),如果說佛洛伊德是容格理想父親的化身,那容格對佛洛依德的叛離,便可以看做是他對父親的第二度叛離,至此,容格算是真正第成為一個大人了。不過,這一種叛離與獨立還有另一層意義是在學術上的,容格也是在離開心理分析的圈圈之後,他的理論才日益圓熟,成就了與佛洛依德截然不同的另一番事業。
不過當初這一種叛離所付出的代價是非常大的,導致整個心理分析界對他的排斥,無論在專業及學術上都陷入一種孤立的境地。事實上,他當時瀕鄰崩潰的精神狀態也不適合發展事業,有好長一段時間,他幾乎是讓自己消失,獨自一人面對生命中最可怕的黑暗期。

榮格的anima----安東尼‧吳爾夫

在精神分析的歷史中,有一個饒富興味的現象:極端強調性趨力的佛洛依德,實際上卻是一個謹守一夫一妻制的布爾喬亞男性;相對的,對佛洛依德性理論不滿的榮格,現實生活裏卻是一個捻花惹草的男人。不可諱言,榮格對女性一直有著致命的吸引力,他的許多病人以及追隨者便以女性居多,據說,榮格直到年老,出席公開的聚會,還是會很自然地坐在全場最漂亮的女人身旁。榮格的風流韻事一直為人所詬病,尤其他的一段驚天動地的婚外情,更是受到許多女性主義者強烈的批判。不過要看待這個現象,倒是可從兩方面切入:其一是從榮格個人的發展來看;此外,則要從近代心理治療的發展脈絡來看。
我們知道,當1911年,安東尼‧吳爾夫找榮格看病的時候,榮格與佛洛依德之間的緊張正逐漸升高。誠如榮格的妻子艾瑪對這一事件的中肯評價:「這一段時期的榮格是想從對佛洛依德的父親情結中解放出來,但這一種強烈動機的結果卻引他朝向對另一個女人的眷戀─也就是使他的阿尼瑪(註8)的原型得到加強。」
安東尼最初是因為與母親不合而來向榮格求診的,她十足的女性氣質正好與榮格的男性氣質相吸引,兩人的情感也都同樣地熱烈、豐富,雖說當時安東尼 的智性發展遠不及榮格,不過她聰明機靈又樂於學習,很快地便能成為榮格事業上的夥伴。榮格在最初幾次的治療裡面,一直竭力喚醒的也是安東尼內在沉睡的女性人格,也正是這一種女性人格會使他從表面的冷峻中掙脫出來。
1911至1912間,他們倆人的關係逐漸超出醫生和病人的界線,也逐漸為榮格的家庭生活蒙上一層陰影。1911年10月1日,榮格曾為此寫信給佛洛伊德:「這時,受折磨的不是我,而是我的妻子,她輕信邪言,疑神疑鬼,毫無根據地妒火中燒….對我來說,美滿婚姻的先決條件是對不忠實地容忍。」1911年末,艾瑪私下寫信給佛洛伊德訴苦:「許多女人隨時很容易愛上他,做為他的妻子和朋友,不得不隨時有所戒備。」佛洛伊德還特別去信勸戒榮格要珍惜如此難得才貌雙全的妻子。
後來,事情顯然浮出檯面….。
其實,當時榮格如果不要堅持讓情婦介入他家庭生活的話﹝邀請她每週日同家人一到晚餐﹞,他和安東尼的風流韻事應該是不會惹起軒然大波的。但是榮格堅持三人關係,公開與安東尼愈走愈近,讓艾瑪處於非常尷尬的狀態,顯然艾瑪曾在這段時期做出離婚的決定,可是榮格又不願離婚,如此糾纏了好一段時間,才勉強維持三人關係。容格是怎麼說服艾瑪的我們不得而知,不過顯然艾瑪對這自己的丈夫顯然有深刻地了解以及包容的雅量,事實上後來三人也以一種微妙的平衡一直維持長久的關係,兩個女人在分析心理學的專業上也有傑出的表現,一直是榮格事業的好幫手。尤其在榮格晚年,他對妻子的愛還遠超過安東尼,甚至還有意疏遠安東尼。
在這次婚外情爆發不久,榮格恰好也與佛洛伊德決裂,有好長一段時間獨自摸索的他,不禁懷疑起自己在心理學上的追求到底是科學還是藝術?這時有一個女性的聲音自心中浮現:『它是藝術。』榮格認得這個聲音,是以前一個對他有強烈情感轉移的女病人(註9)的聲音,但這個來自他內心深處的聲音卻有自己的生命,彷彿一個獨立存在的靈魂,甚至榮格還可以與她對話….。在這一個經驗裏,榮格發現了「阿尼瑪」─也就是男人心中的女性靈魂─這個原型意像。我們不得不聯想是安東尼的出現召喚了榮格的「內在女性」在其心理發展中現身,這不只是榮格生命歷程中關鍵性的一步,也是心理學發展史中關鍵性的一大步。
我們知道在早期的心理學發展,以佛洛伊德為首的心理分析,是一種強調理性分析以及醫學解剖為根據的心理學,而且有極為濃厚的父權思想(如陽具崇拜及閹割情結即是);但榮格的心理學,卻強調無意識及直覺的重要、心靈的涵泳、靈性的深度….等,簡言之,是一種陰性氣質的心理學。榮格晚年便一反基督傳統中三位一體(註10)的崇拜,曾對聖母聖嬰的故事深入研究,他認為西方思為長期以來太著重在男性陽剛的思維方式,而忽略了陰性的面向,因此,我們可以把他的理論看做是對這一種現象的補充。也就是這一種屬於榮格靈魂的陰性氣質、配合著他陽剛突出的儀表,無怪乎有為數甚多的女人為他著迷、甚至成為他的追隨者。不過這一些優秀的女性後來也為榮格理論在心理治療界、文化研究、以及宗教界打下一片江山。


報長的話:榮格在我看來,是第一個登陸月球的心理學家,拓展人類心靈疆界的版圖

台長:阿智
人氣(3,036)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心情日記(隨筆、日記、心情手札)

我要回應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的英文字(不分大小寫) (ex:ABCD)

(有*為必填)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