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12-29 19:05:27 | 人氣(1,140) | 回應(2) | 上一篇 | 下一篇

〈如果我們只能是注定好了的相愛呢──默看《煮海的人》〉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他們兩人都相信

         是一股突發的熱情讓他們交會。

         這樣的篤定是美麗的,

         但變化無常更是美麗。

 

         既然從未見過面,所以他們確定

         彼此並無任何瓜葛。

         但是聽聽自街道、樓梯、走廊傳出的話語──

 

         他們或許擦肩而過一百萬次了吧?

         ………

           ──辛波絲卡/Wislawa Szymborska,〈一見鍾情〉

 

  十二月二十五日,耶誕日當晚,在台北景美福興宮(真的是土地公廟,開放式的,搭棚架的,觀賞表演的神異場所),【飛人集社劇團】製作,《煮海的人》,夏夏編導,演員有富晨軒、藍貝芝、蔡佾玲、趙逸、潘冠宏、施名帥、王靖惇、韓孟甫,面具設計是石佩玉(兼任藝術總監),音樂提供為林強、不熟的朋友派對,還有聽到她的音樂總像是被扯入一節奏重複但你就是會被捲進夢的最深邃層次的王榆鈞。

 

  敘事方面分成現代、古代(或者說偽古代:以現代姿態追問古時人物)兩個軸線,一個是健身房、韻律操等等堆疊的現在,另一個就是李好古元雜劇《張生煮海》的故事,兩種場景交揉在廟宇的戲臺之上,野地,野台,兩種形式的野合?

 

  故事主要是龍王之女在石佛寺巧遇張生,一個想女子是溫柔嫻熟,會是個好老婆,一個想張生談吐不俗,果敢,有擔當,可以協助她逃離父親東海龍王的無邊權柄與媒妁之言,他們乃進行私訂(那一幕讓你不由自主的低笑起來,這裡頭有個形似於堂․吉訶德為了愛而不分皂白的認定從未見過面的村婦為自己一生鍾愛的對象且將她美化為天下第一美女並拒絕相信她是醜陋的即使親睹了其容顏也自始至終堅持那是惡人魔法所害的無上喜感哪)。

 

  跟著龍王女離開,而張生為求見她,乃跋涉千里,尋之,龍王女並且喬扮仙人(富晨軒這時的口吻簡直像是乩童,起駕之類的),給張生三件法寶,用以煮乾海水,張生本有疑慮(那海裡的生靈該當如何呢?),但終究還是在鍋裡煮起了海(鍋裡的海水減一分,海水降十丈等等),龍王連忙請出石佛寺師父救援,老師父勸阻張生,連問他何以知曉龍王會阻擾,而海中生物何其無辜等等,並攜他前往龍宮會龍女,並公布真相:其實張生與龍女是天上金童玉女被打下凡,就算不煮海也是合該在一起的。

 

  這麼一來,龍女不由得產生質疑:自己應該開心嗎?對如此她精心擘畫而終於達成的結果,她可以跟張生雙宿雙飛,豈不美哉?但不是這樣子的,恐怕不是這樣子的。夏夏對此提出了疑問:一個為了背反自己的命運而大膽選擇了只見過一面的男子的女孩,有可能會那樣簡易的,沒有掙扎的順服宿命,無論那是怎麼樣的天生良緣,即使那宿命性的遇合,可能是她原先所期待和規劃的?

 

  如同村上春樹寫下的,「我們覺得好像是自己在選似的,其實或許什麼也沒有選。那可能是一開始就已經決定的事,只是做出讓你還選擇的樣子而已。說什麼自由意志,可能只是自我陶醉而已。」(《1Q84》,賴明珠譯,時報出版)

 

  夏夏顯然為這一樁彷若完好的愛情,重新找到延展、推拉的新的試問,並下了一個哀傷而真實的註解,猶若在童話的常見結局王子與公主從此過著快樂幸福的日子的後頭,不無殘酷的掀開張生和龍女看似得償所願、實則仍被拖曳到早早決定的內容裡,沒有誰能夠真正決定些什麼,然後龍女問張生,愛她嗎?重新再一來,會選擇她嗎?龍女關注的始終是自主權,是對愛情的疑惑與更自發的什麼,但張生呢?安於被決斷的張生說他們是十三世紀的人物,彼時何來愛的說法呢?而他們終究是必須在一起的。

 

  原先能夠以一曲棍(是巫師不成?)猶若牽動無形絲線操弄傀儡般控制張生的龍女,在他們好合之後,卻失去了此等魔力(戀人的熱烈、激情與相互對應的宰制),那仙人棒輕易的被張生拗斷,他們深深的埋在黑暗的生活,而就在如許框架裡,也許能夠開啟即使命定仍舊相戀的格局,但這裡面啊,真有荒涼的,天寂地寞的,無限感傷啊,而,那麼,海是煮不乾的了吧。

 

  《煮海的人》將此一古老故事再度詮釋,以最精簡的物件,比如扇、長巾還有一曲棍等等,與及可以輕易進入、理解的唱腔、身段,在此之外,更特別的是,文本一開始揭示的現代場景,包含韻律操、跑步(張生在古代跑向海洋,而其他的表演者也突然穿入,一樣在跑著)和一眾好友跨年慶祝(卻終於演變成不歡而散,彼此指責)等等,這裡亦夾雜了一情侶(該是施名帥與趙逸)的跨年求婚記,而趙飾演的角色何等生氣於男人的公然,一點沒有商量餘地的,彷如逼迫她非得答應不可(這是現代版的龍女嗎?總想著要能自己真正的,確實出於自由意志的決定什麼),還有藍貝芝的寂寞歌唱(分成兩段,愛情啊愛情,傷心無限),跟電視美食節目(什麼男人幫幫忙之類的)的一男、一女(蔡佾玲)的嬉鬧好玩。

 

  而那個貫穿頭尾的韻律操,到了末尾,居然還能搞出一邊做動作,一邊背元素表(這個好笑到翻啊)或祈求國泰民安、耶誕快樂云云的點子,真是服了他們。

 

  另外值得一提的表演形式是龍王的陰陽共體性,兩名演員分執一龍形面具,做鏡像般的對應動作(上下、左右),說同樣的台詞,這可把龍王降雨的雙面性直接提煉到表面了,相當有意思。

 

  最後,再讀讀辛波絲卡〈一見鍾情〉的後半段吧:

         他們會感到詫異,倘若得知

         緣分已玩弄他們

         多年。

 

         尚未完全做好

         成為他們命運的準備,

         緣分將他們拉近,驅離,

         憋住笑聲

         阻擋他們的去路,

         然後閃到一邊。

  (《辛波絲卡詩選》,陳黎、張芬齡譯/導讀,桂冠出版。)

 

  憋住笑聲啊,而這笑聲,怎麼聽起來像是哭泣呢?關於愛情,關於愛情……

 

 

 

台長: 九十九我魔

安肚臍
緣份、命運...天地無情...

詩之美,總是因為 傷、荒 到極緻

這一台戲...顯然,憂、樂也有;荒、傷也有...
2009-12-30 12:02:37
版主回應


你也在場看嗎?

2009-12-31 18:40:08
陰風殘月
奇怪~~~那幅土地開花好熟悉~

想起來了~ 是在這看到的=)
http://www.wretch.cc/blog/yasminariza/10438717
2010-01-03 13:19:16
版主回應


哈哈。你很喜歡時一修?

2010-01-06 18:37:37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