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12-09 11:46:24 | 人氣(1,396)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去吃戲。以及其他的一些幻想──默看《王記食府》〉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照例在他們談論以前,讀首詩吧。這幾乎是種形式。偷偷將別人的事物轉換到另一種敘事模組裡面辯證但他們又非常不負責的從來不予以解釋。這兩者(或多者)之間的對話真的能夠產生嗎?我想,誰都沒有把握的。對吧,S?

 

  夏宇的〈我不知道它發生我來是那麼舒適〉:

          鳴謝:由於大家他們周到的電子郵件

                     備注和電話

           熱的湯,軟的麵包,土豆泥和──

          所有天才天才──充塞。愛曾經充塞

                 沒人愛充塞的嫌疑犯

                  溫暖,糊狀和美味

            我對整件事實際上是相當急切的

              恐怖故事單獨從我的星期一

             早晨會議是足夠轉動我的胃和

             使我認為我能與頭疼可能居住

           在我有生之年如果它沒有意味跳過

             在段落這個令人愉快的禮拜式

              運氣和愛真正地是在我的邊

            我不知道它發生我來是那麼舒適

                 是赤裸在陌生人面前

  (《粉紅色噪音》再版,夏宇出版。)

 

  S去看戲。或者應當說:去吃戲。

 

  十二月六日,晚間,在安和路的Solo Pasta,【莎士比亞的妹妹們的劇團】製作,《王記食府》,由王嘉明、王友輝這兩位劇場導演擔綱演出,服務員則是被稱為七武士的魏沁如、梅若穎、謝如欣、張尹齡、Fa、施名帥、張耀仁等人。

 

  這一個晚上的所謂演出,基本上就是料理(吃的多重關係演化)。兩位導演像是脫口秀般的說了一些故事。包括龍口米粉的工廠原來是王嘉明家裡開設的,但後來因綠豆粉成本昂貴而宣告倒閉(所以後來是別人接手該品牌?)。

 

  在正式開始前,綁了兩條辮子的梅若穎在攝影機現場錄影投放的畫面(以你的視角看去恰恰可以目睹她對著鏡頭說話和廚房裡的蒸騰風景)裡,以「歡迎熱烈鼓掌以迎合導演與演員」的論調讓大家開心的笑了。

 

  白色的王嘉明菜色如下:洗熱水澡的沙拉(豐饒的沙拉口感真有意思),蕃茄冷酷湯(哇。好特別而新鮮的味道,讓我回味再三),墨魚燉黑飯(有點辛辣,想像一般的墨魚麵的麵換成飯),冰沙(上這一道的時候,你簡直以為自己在王品系統的連鎖餐廳裡),香煎何太雞(就是茶壺雞,S本來想著也許會帶著淡淡的茶香),提拉迷思(Tiramisu啦,蠻醇厚的)。

 

  穿黑色衣服的王友輝(料理東西軍嗎?)的菜單是:醉雞(有凍在裡面蠕動欸)還有小黃瓜拉皮,三色蕃茄蛋花熱情湯(蛋花啊蛋花湯,天氣不夠冷,所以我不覺得有很熱情),百花釀白玉(豆腐上頭有蝦仁,吃得很開心),人性炒米粉and滷牛腱and酸甜小黃瓜(現場炒百人份耶,王友輝滿頭大汗哪,牛腱很入味),相思紅豆湯(很搞缸的一道簡單的甜點,光是紅豆就要浸泡九小時,熬煮兩小時,但有些紅豆咬起來帶點苦澀)。

 

  美食劇場基本上就是要說的比做的好吃,看的也比做的好吃,當然吃的本身也不能太糟。不過他們一致認為,這一場吃戲,吃的部分沒有不好,有些部分甚至組合得很驚奇(冷酷湯跟熱情湯啊,簡直在上演與小說同名的冷靜與熱情之間嘛),不過做的,跟說的,就實在沒有天花亂墜,沒有登天之感哪。不過,他們必須很狗腿的補述:但誠意很夠,也確實玩得很開心(雖然我的臉一直沒有表情如缺乏紋路的石頭)。

 

  以S的經驗來看,京華城樓上的Lawyrs肋排跟王品的夏慕尼鐵板燒真的就像劇場一樣。那些廚師和服務生現場華麗的演出(猶若魔術般的將置滿生菜的沙拉碗旋動,再由高處倒入沙拉調和,真是有魄力的秀異演出,或者鐵板燒上的翻覆、鏗鏘和介紹,都紮實的感受一刻意、算計但我很難不因而唾液分泌、胃激情擺動的籌畫),叫人驚動不已。那真是會讓人首先還沒吃到東西就已經折服了啊…但你總不能期待在這短短一個月內,劇場人員就能「萬能地扮演」起廚師與服務員的角色吧。

 

  對了,小黃瓜演員論也挺有趣的。王嘉明說小黃瓜分別出現四次(還有一次躲在冷酷湯裡),就像演員一般,有獨特的秉性,但也能夠根據導演(廚師)的要求,做出不一樣的變化與融合(像是擔任助手、服務生的那些表演者吧)。

 

  在吃的時候,耳朵也飢餓起來。口腔裡塞滿食材與調味還有料理者的故事。但耳朵呢?耳朵也想要故事,故事啊。因為閒著也是閒著,所以S開始幻想。幻想那些服務人員的人生。啊,當然這無關於我對他們的認識。只是單純的,因為沒什麼事(有燈光照射、沒東西吃時,當然你就讀起《狗年月》),所以他們開始不由自主的想這些服務員背後的人生。

 

  譬如看到一頭金髮的魏沁如,她對隔壁桌(你坐在16桌)直拍她的姜睿明說著很煩欸你,Comei(你得說他的確是可愛的胖子)也在(他們是《戲劇概論》的team──詳見《迷劇場․劇場之城》之〈他們不得不說他們的語言──看《2009新人新視野:戲劇》〉),我想,她應該是個充滿暴力情節的女悍徒,正要去征服世界之類的,而她顯然快成功了。

 

  譬如梅若穎很像是甜美的女廚師,如同《美味關係》日版的中山美穗或台版的侯佩岑般,親切有禮,還會以有空間張力的嗓音打著招呼,並蹲低送食物或收東西,好像真的在餐廳工作過似的。

 

  譬如Fa則猶如任勞任怨的廚房大助(只有謝幕時看見人影),過著儉樸和無聲的生活,偶爾下班會仰望天空,嘆一口長長、長長得好像比任何寂寞都長的氣。譬如張尹齡和謝如欣則是柳樹和清風般的組合,在畫面與畫面(你所看到的)的銜接處滑動。譬如施名帥跟張耀仁應該是料理界的萬人迷,天才服務生的兩種極端:一冷酷、一溫柔。

 

  最後個性迥異的七武士要聯合起來對付誰呢?料理大魔王?在前方的黑、白二色和七武士交易的梅菲斯特,或者甚至撒旦?想著,想著,你繼續沒有表情的在腦袋裡笑得翻滾。

 

  我喜歡這種嘗試。不一樣的燈光(幽異的神秘的光影)和音效(雷聲跟演歌)籠罩在用餐環境,真是有樂子。可以透過攝影機窺看廚房也很有趣。希望還有下一回哪,比如趴兔、續集之類的。然後,舞台變成一環狀大鐵板燒區,用餐者圍繞煮食者。而表演者可以有更多故事(比如一邊處理食材時一邊交換彼此虛構的身世而最後組成一豐饒的人性料理風貌)在我的口耳奔竄、流動哪…

 

 

──「本文首發於國藝會藝評台」。

 

台長: 九十九我魔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