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家就能雕塑線條!4招... LEXUS ES300首賣乾濕吸塵器!限量出清中 上海警方通報 台籍分析...
2019-06-11 09:42:30 | 人氣(110) | 回應(0) | 上一篇

【原創】流言蜚語 - 第四章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第四章

 

離開校園的炎麟在黑暗的空中奔騰,他身上橘紅的火焰因奔跑產生風速而搖曳著,經過的地方都殘留下些許星火,由於身上這身火焰以及色彩在黑夜中太過顯眼,他時不時地竄進雲朵當中,以此遮掩他在黑夜中過於明顯的身形。

炎麟的速度很快,不用多久的時間便已經看不到校園的身影,他持續朝著西方前進,跨越過整個縣市的天空,最後抵達了一處海岸邊。

他停下邁動的蹄子,在天空中繞了幾圈,確定沙灘上都沒有人後開始降下,但才剛下降一點點,他的動作卻突然停下。

炎麟想起今天他就是先下降後變身成人形而被陳默雨看到的。

他又看了看無人的沙灘沉思了幾秒,最後默默地整個獸又往上升,竄進雲朵中,下一秒只見雲朵內部竄出一道火光,裡頭的身影也隨著火光而倒影在雲朵上,那道身影從原本的龐大瞬間縮小成成人那般大小,火光也隨著身形的改變而逐漸消失,隨後一切歸於平靜。

炎麟從被蒸發掉一半大小的雲朵中出來,緩緩地降下身子落在沙灘上。

他習慣性的動動四肢,伸展一下因為變成人形而有些僵硬的身體,也趁機觀察著周遭是否有人類的存在。

寬廣的沙灘上不見任何一道人影,四周所見之處都是一片黑暗,一切都靜悄悄的,只有海浪很有節奏地拍打著沙灘的聲音。

確定周圍附近都沒有人類的身影後,他從口袋中拿出一支小小的哨子叼在嘴裡,朝著一片黑暗的海洋將氣吹進哨子裡。

奇怪的是,哨子並沒有發出任何響亮的聲響,炎麟看起來倒也不在意,仍舊叼著小哨子有氣無力地繼續對著海洋吹無聲的哨子。

足足吹了將近有一分鐘後他才停下動作收起哨子,靜靜的看著黑暗且廣大無際的海洋,似乎在等待些什麼。

炎麟就這麼樣的靜待了幾分鐘的時間,海平面上以及周遭環境上仍舊沒有什麼變化。

「混帳。」炎麟閉了閉眼咒罵一聲,「陸紗那傢伙,肯定又跑出去玩了。」

他捏了捏眉心,瞇著眼瞪著一望無際的黑色大海,眼神裡滿是厭惡及排斥。

他先是從口袋裡拿出菸盒,抽出裏頭最後一根菸點上火,狠狠的吸了一口,吐出白煙後將剩下的部份給燒掉。

「下去吧。」他嘆了一口氣喃喃的說著,語氣裡有著無奈及認命。

炎麟緩緩的往眼前的大海走去,雙腳在碰觸到冰冷海水的那一剎那,他前進的動作頓了頓,似乎是在抉擇到底要不要繼續往前走,但過了一會他又邁開步伐繼續前進,只是本來就冷淡的臉上此時顯得更為冰冷,冷到都快要可以掉冰渣子似的。

他就渾身散發出厭惡排斥且殺氣很重的氛圍緩緩走入海中,當他走到只剩頭部還在海平面上時,他深深吸了一口氣,在心裡咒罵一聲後才迅速果斷地將自己整個人沒入冰冷的海中。

 

沒入海裡後炎麟還在繼續往深處走,他的長髮跟著海水的流動而漂浮著,周遭是一片黑暗,完全看不清環境以及有什麼生物在身旁,在這樣的環境下平常人早已害怕的無法動彈。

但炎麟並沒有任何恐懼的情緒,他甚至可以說是愜意的繼續在海中的石砂上行走,直到原本是下坡的地面變得平緩,似乎已經到這片海域的最深處了,他才停下腳步。

炎麟再一次拿出小哨子,這次他沒有將小哨子放進嘴裡吹氣,反而平放在手心中,下一秒,小哨子的周圍浮現一團白光,那團白光最後凝聚成一條直線往前方的方向直射過去。

炎麟看了看白光的方向,隨後再次邁開步伐跟隨著白光的方向在海裡行走,走了一段距離後,他的面前出現了一條海溝,而白光所指的方向正是那海溝深處,炎麟探頭往海溝看去,視線內一片漆黑,完全看不見任何的東西,他倒也沒有多想,絲毫猶豫都沒有的就長腳一跨,整個人便直直的往海溝深處緩緩下墜,轉眼間就隱沒在黑暗中。

不知過了多久,炎麟終於停止了下墜,雙腳觸碰到地面,抵達海溝的底部。他沒有多作停留,再次的順著白光的方向行走,走沒幾步,便看見前方有著微弱的燈光,隨著他的靠近燈光也逐漸變得明顯,最後,他的眼前出現一棟古老、傳統的四合院建築。

這座四合院的規模很大,就如同古裝劇裡所謂王府的住處那般大小,就連外在的樣式也很相似。各個屋簷下則懸掛著好幾座圓形的紅色紙燈籠,為這黑暗的海底增添些許的光亮。

再仔細一瞧,便可以發現這整座四合院被一層半圓的薄膜壟罩住,將一切的海水及一般生物都隔絕在外頭。

炎麟走上前絲毫沒有在乎那一層薄膜的存在,直接一頭紮進薄膜中。他並沒有受到任何阻饒的順利進到薄膜內部,薄膜內部沒有海水,甚至有空氣可供呼吸。

炎麟扒拉了下身上被海水給浸溼的衣服,直接朝大門走去,推開那扇紅色的木門。

「我回來了。」開門的同時他喊著,抬腳跨過門檻進到四合院內部。

他踏過紅色的宅門,映入眼簾的先是影壁,再往左手邊走最後穿過垂花門,一座寬敞的庭院出現在視線中,庭院的周遭種植一些屬於耐寒且沒陽光也可存活的植物,再遠一些的角落則是有一座涼亭,而涼亭裡頭有一道人影正坐在那。

「咦?炎麟?」涼亭裡的那道人影在聽見門開啟的聲音時抬頭看了看,看清來人是炎麟後便起身步伐有些快速的朝門口這走來。

一踏進庭院炎麟便聽到有人叫了他的名字,他抬頭望去,只見一條有著人類的五官,用尾鰭站立的魚朝他搖搖擺擺地走來。

「怎麼這麼晚了還來這?」穿著黃袈裟的人面魚疑惑的問著。

「有點事。阿余,老大在嗎?」炎麟邊問著邊繼續扒拉著身上的衣服。這濕透的衣服黏在他身上讓他感覺很不舒服,他已經在思考要不要脫衣了。

「在的哦。」阿余回答炎麟的問題,同時也發現對方的動作。他伸出手,手掌朝上,下一秒原本空無一物的掌心上方出現一個小水珠,隨後小水珠愈來愈大,形成一顆籃球大小的水球。

同一時間炎麟身上的衣服也隨著水球的形成而逐漸乾爽,等到水球停止變化時,他身上的衣服也都乾透了。

「謝了。」炎麟呼出一口氣,身上的黏膩感終於消失了,他很是感謝的向阿余道謝。

「不會。」阿余笑咪咪的回答,接著將水球扔去一旁的花草中。

水球一碰到花草便直接破裂,水嘩啦啦的直接灑在花草上。

阿余看著順道澆了水的花草,很是滿意的點點頭接著轉向面對炎麟問道,「你是直接自己進海裡過來的?陸紗呢?」

「沒見到那混蛋。」一說到這炎麟原本降下的火氣又升起來一些。

陸紗是他們平常要通往海裡這個四合院時接送他們的妖怪,他的妖怪原型為鯊鹿兒,是一隻進了海裡會變成頭長著鹿角的鯊魚,跳上陸地會變成鹿的妖怪。而今天炎麟在沙灘上吹響的小哨子就是在叫陸紗,結果吹了半天都沒見到人影。

「呵呵呵,可能又跑去陸地玩了吧。」阿余倒是見怪不怪了,笑呵呵的說著,隨後問起炎麟來這兒的事,「話說你找老大有事?」

「嗯。」炎麟點點頭簡單的回答,有點懶得多談。

「怪不得,我還想說你不太常回來這,怎麼今天這麼晚還來呢。」阿余呵呵地笑道。

「我討厭這的位置。」炎麟簡單直白的說出自己不常來這的原因,一點也沒有客氣及委婉。

「畢竟你全身都是火,難免的。」阿余笑呵呵的說著,「阿靈似乎也不太喜歡這呢。」

「他是貓。」而貓怕水,這是眾所皆知的事。

「是呢,不過我倒是很喜歡這。」

「你是魚,當然喜歡了。」炎麟淡淡的瞥了一眼阿余,眼神裡全是「你在說廢話」的情緒。

阿余倒是沒有覺得不悅,反而笑得很開心,「你說的沒錯,不過如果可以,我希望你們還是可以常回來這裡。」

他隨意的看了看寬廣的庭院,再次開口,「這兒太大了,比較適合熱鬧。」

炎麟看著阿余那張笑臉上透露出一絲的落寞,他抓了抓頭髮,有些不自在的說道,「我這最近會比較常往這跑。」

他實在不太會說安慰的話,這整句話說下來都感覺到彆扭。

「真的啊?太好了!」阿余很是開心的笑道。

看著阿余那單純的笑容,炎麟搔搔臉頰,覺得這條魚真容易滿足,「我先去找老大,明天再跟你敘舊。」

「好啊好啊。」阿余點點頭,揮著圓潤身體兩側的魚鰭道,「明天見。」

炎麟揮揮手朝庭院最裡頭的正房走去。

他站在房門前,抬起手輕輕拍了拍那刻著美麗雕花的木門,隨後等待裡頭的回應。

過了一會裡頭便傳來一道略為低沉、沙啞的女性聲音,「進來吧。」

炎麟聞言直接推門進入,見到裏頭的人,他微微低頭,喊道,「老大。」

在房內的是一名擁有天藍色長髮的女性,她的五官深邃,就像是外國人那般有尖挺的鼻子,深邃的雙眸,就連眼珠子的顏色也是藍色的,而耳朵那的位置則是長著一對鰭。

她的下半身並不是一般人那樣的一雙長腿,而是一條與人雙腿一樣大的魚尾巴,那條魚尾巴的鱗片呈現天空藍的色澤,在房間內的光源下一閃一閃的很是好看。

被炎麟喚作老大的女人魚此時正坐在一張圓椅上,身前的圓桌上還放著幾本小說,仔細一瞧,還可以瞧見其中有一本似乎是人魚公主。

炎麟忍不住瞄了瞄那本童話故事書,女人魚似乎發現炎麟的目光,她輕咳一聲裝作沒事般地將書本都收起整裡放到一旁,「你回來啦。」

她有些遲的打著招呼。

「嗯,我回來了,老大。」炎麟也沒有再繼續探究那本人魚公主。

聽到炎麟對自己的稱呼,女性人魚皺了皺眉,看起來似乎有些不滿,「我說過了,別叫我老大。」

她將垂落到眼前的藍色髮絲撥回腦後,說著,「叫我『魜』就好。」

她總覺得被稱呼為「老大」很奇怪,她這又不是黑社會,而且她是一名女性,就算要有個稱呼好歹也要叫「大姐」吧。

「老大聽起來很有魄力。」炎麟聳聳肩,也沒有答應改稱呼,逕自的拉出圓椅坐下。

「……」魜聽到炎麟那不鹹不淡的回應有些無言。為什麼大家會覺得她需要一個很有魄力的稱呼呢?

「那麼,你今天回來是有什麼事呢?」決定不要再繼續糾結稱呼的問題,魜問了炎麟回來的目的。

「是關於今天我處理的那間學校內……有點狀況。」炎麟說著,想起那呆蠢的人類便不禁感到有些無奈。

「怎麼了?」魜拿起一旁還有些溫熱的茶壺,倒了兩杯茶,其中一杯推給眼前的男人,自己則捧起一杯緩緩地喝了幾口,「你看起來心情似乎不錯。」

魜有些好奇地看著炎麟,平常對方雖然會有情緒的變化,但都不明顯,其中以高興、快樂等這類的情緒最少,她這幾百年來看過他笑的次數也寥寥無幾,如今眼前這人卻難得的明顯看出心情不錯,這讓她怎麼不好奇呢。

「是嗎。」炎麟也沒反駁,只是淡淡地回應兩個字後便不再開口。

他修長、骨節分明的手指磨蹭著眼前杯子的杯緣,眼睛微微瞇起,似乎在回想些什麼。

「所以,是怎樣的狀況?」見炎麟似乎沒有打算多談心情這方面的話題,魜也沒追問,直接進入今天對方來找她要談的主題。

炎麟開了口,簡單的敘述了一下今天遇上陳默雨的狀況。

魜在聽到「無法消除記憶」這塊時,她不禁皺起眉頭,不過她沒有發出任何聲音,而是在炎麟將話全部說完後才開口。

「無法消除記憶……」她皺著眉頭沉思著,臉上有一絲擔憂,「那人呢?」

炎麟搖搖頭,說:「我沒有將人帶回,也沒有控制起來。」他捧著茶杯緩緩地喝了一口茶。

魜聽到炎麟這處理方式,眉頭皺的更深,似乎不太贊同他這樣的作法。

她剛想開口訓斥一下,炎麟卻比她早先一步取得說話權。

「他不會四處講的。」他口中的「他」,自然就是陳默雨了。

不過在炎麟講完這番話後,他明顯停頓了下,瞳孔微微縮放,驚訝的情緒從眼神中流露出來。

他怎麼會毫無證據的就說出這種……護著他人的話呢?

魜也跟著瞪大雙眼,好奇的瞧著眼前陷入驚訝及不解情緒中的男人。

她真沒想到炎麟竟然會為了一個初次見面的人說話呢,讓她對那叫「陳默雨」的人產生了極大的興趣。

炎麟自然也注意到魜眼中的好奇,他不自在的輕咳一聲,隨後拿起茶杯又喝了幾口茶,掩飾自己方才沒有多想就脫口而出的失態模樣。

魜見狀,輕笑了幾聲,「行了,不鬧你了。」

她收起好奇的模樣,臉上的表情轉為嚴肅,「你說的狀況,我推測那位叫『陳默雨』的孩子可能不是人類。」

聽到這話,炎麟深深地皺起眉頭。

果然是這樣嗎……

雖然他也多少有推測出來,但是他實在是不太想承認那位呆呆傻傻,有著憨厚笑容的男孩不是人類這一事實。

「那個孩子,估計是只有魂魄在那,或是……」魜頓了一下,有些猶豫要不要繼續將後面的話講完。

因為她眼前的男人臉色鐵青,眉頭緊皺著,似乎不想再多聽關於男孩真實身分的猜測。

魜總覺得再說下去炎麟會直接一把火把這裡給燒了,雖然她有能力阻止這種事,不過她嫌麻煩。

在緊張及擔心的同時,魜也對炎麟這明顯的情緒表現感到很是稀奇,平常這人總是冷冷淡淡的,雖然不是沒見過他暴怒或是其他情緒的表現,但是那數量很少,更何況這次的對象竟然還只是一個認識不到一天的人,這讓她嘖嘖稱奇。

儘管炎麟的臉色再怎麼難看,內心再怎麼不願意,他終究還是得要面對,他閉上眼調整自己難得失控的情緒,主動開口接魜未說完的話,「或是『靈』,對吧?」

他只要一想到陳默雨有可能是『靈』,他心中的那股煩躁怎麼壓都無法壓下,忍不住又開口辯駁:「可是他擁有記憶……」

「那也要看他那份記憶是不是真的屬於他的。」魜開口打斷炎麟的話,語句中的內容可以說是無情,「如果他是『靈』,那麼他的這份記憶就是人造的,並不可信。」

她瞥了一眼身旁的男人,只見對方眉頭緊鎖,嘴巴張了張似乎是想要反駁,但由於這是事實,所以他說不出任何話。

魜繼續開口說:「如果他為『魂』,那也要搞清楚他是完整的還是有缺損的。」

完整的『魂』存在於他處的話,就表示那人已經離世了,『魂』則會有著完整的記憶;如果是有缺損的『魂』,那麼承裝的容器,也就是肉體,估計在哪家醫院躺著呈現植物人的狀態吧,而記憶,也不會完整。

「如果是有缺損的『魂』,那麼他的記憶同樣有缺損,也不可信。」

聽完魜的這一串話,炎麟清楚明白對方說的都在理,他閉了閉雙眼,強壓下心中的煩躁,吐出一口氣後回道,「……我明白了。」

魜見炎麟的情緒有比較恢復,也主動面對這一猜測了,才接著繼續說道,「我會請人調查有沒有陳默雨這人以及他的生長歷程,搞清楚他究竟是『魂』還是『靈』,學校那邊你也去講一下,請校方查一下是否有這位學生,以及提供在校時的狀況。」

「是。」

「如果真的是『靈』,那得要盡快解決了呢。」

聽到魜這樣不緊不慢的說著,似乎也不在乎陳默雨最後存在與否,炎麟就覺得心裡有一股火,「他不會傷人的。」

他忍不住替那位擁有憨厚笑容的男孩說話。

「那只是目前。」魜磨蹭著杯緣,神情嚴肅,「以後流言會變成怎樣誰也不知道。」

炎麟的雙手緊握著,他知道魜說的有道理,但是他……

魜將炎麟的反應都看在眼裡,忍不住輕輕地嘆了一口氣,也不知道該為對方這樣的反應高興還是擔憂。

高興的是炎麟這孩子終於有了在意的對象,憂的是,那對象還不知道是人的魂魄還是『靈』啊……

如果是飄遊在外的人的魂魄,那倒還簡單,去察察身體的狀況是死還是活,倘若是死,那事情更簡單了,直接將魂魄留下倒也可以。

如果是活的,那就頂多請地府的人來幫忙將魂魄引領回身體,然後再偽裝成人類想辦法去跟人接觸。

但如果是『靈』……結果通常只有消滅這一選擇了……

畢竟『靈』在『成真』以前,它的好壞都是由人們口中流傳的內容來決定,就算現在是無害的,但誰又會知道以後的流言會變怎樣呢。

魜聯想了一堆,最後又嘆了一口氣,「在調查出來之前也可以先找有辨認靈魂能力的人去確認。」至於之後怎麼處理,等結果出來再說吧。

炎麟點點頭也同意,結果還沒出來,他暫時也不想要想的這麼多,想太多也只是讓他心情煩躁而已。

「要找地府的人來幫忙嗎?」炎麟問道。

「嗯,請他們派個人來幫忙好了。」魜看相牆上的日曆,咬著下唇似乎在思考人選,「不過可能要等個兩、三天才會來協助吧……」

畢竟地府的人也是很忙的,估計還要安排一下才行。

「苗靈呢?」炎麟問道。

魜搖搖頭,回答,「他那邊的事情還未結束,這最近無法趕回來。」

她歪著頭,腦袋思考著是否還有其他人可以幫忙,過了幾秒後似乎是想到了誰,她微微睜大雙眼轉過頭看向炎麟,問,「還是你要叫上阿魔?他是『魔神仔』,跟『瑯嬌靈貓』的苗靈一樣可以分辨人類魂魄。」

「不要。」炎麟想也不想的秒速回絕魜這提議。

自己的提議被拒絕了,而且還是秒速拒絕,這讓魜有些受打擊,她擺出怨懟及疑惑的神情盯著正皺著眉頭的炎麟。

「他們太白目了。」炎麟開口解答魜的疑惑,語氣間是滿滿的厭惡。

魜歪頭想了想,最後點點頭算是同意炎麟的話。

『魔神仔』,在各個深山中都有其存在,與『瑯嬌靈貓』比起來他們數量多多了,比較好找來幫忙,只是『魔神仔』的個性都……

想到這,魜也是無奈的搖頭直嘆氣。

大多在山中的『魔神仔』總會讓人類迷失在深山中,最後再用糞便或是青蛙腿佯裝成食物來騙人類吃下肚,以此取樂,可以見得魔神仔的個性如何。

要不是那種個性,『魔神仔』那種能力可以成為好幫手的說,可惜了……

「既然不要,那就等著吧。」魜也沒有強求,只見她起身到一旁的書櫃前從中抽出一疊資料翻找著,「反正都要等,那你這段時間就在那間學校附近待命,順道查清楚那間學校的鬼故事,看有哪些已經有出現問題了,就標記一下,等地府派人來後辨認是『魂』還是『靈』再來做處理。」

她最後抽出幾張紙遞給炎麟,後者接下那幾張資料,大致翻閱著說道,「通常是『靈』的可能性比較大,畢竟地府的人很勤勞,不太會放著魂魄在外遊蕩。」

在翻閱的過程中他還發現他手上的這份資料,上頭的文字的並不是現代電腦打字印出的黑字,而是手寫的,而且寫的還滿方正整齊的,讓人看了也不會頭暈或是看不懂。

炎麟隨意地翻看一下,末了拿出手機將紙張上頭的資訊拍下後的還給魜,隨口問道,「你還不會用電腦嗎?」

隨著科技的進步,他們這些妖怪在感嘆時代變遷迅速的同時也學習運用這些電子產品,不得不讚嘆有了這些電子產品,生活真的變的方便許多。

「不會,而且這裡沒有電。」魜邊說著,邊將紙本資料放回原處。

「雷神不是有做了啥蓄電珠子嗎?」炎麟歪著頭問道,「我記得你有跟他要幾個來不是嗎?」

他想起人類那會兒開始流行起所謂的智慧型手機後,一個叫做「行動電源」的東西也跟著被發明出來,讓人類在外手機沒電時也能充電,是個方便的好東西。

而在天庭的雷神見了此發明後,便也嘗試將他的電壓縮成球型,外頭再用結界將這顆球狀的雷電包覆起來。

一開始總是會爆炸,就算結界有成功將雷電包覆起來,但在為電器用品充電時卻又因為電壓太大導致電器用品無法負荷而爆炸。

在經過多次的試驗後,雷神使用最低電壓的雷電,再使用多層結界將之包覆住,最終終於成功了。

記得雷神成功之後許多眾神以及妖怪都去跟他討,印象中魜似乎也有去討了幾顆回來說要供應這座大宅使用才是。

炎麟看著魜,等待後者給他一個回答。

但是魜只是默默的為自己再倒一杯茶,喝了一口後也沒說話。

「……」炎麟見眼前的人魚顧著沉默喝茶的這副模樣,便也猜到是怎樣的狀況了。

估計是電腦怎麼學都學不會,也嫌麻煩以及懶,所以索性不用的吧……至於沒電,也只是個藉口而已。

「咳。」查覺到炎麟那無奈的眼神,魜輕咳一聲,有些生硬的轉移話題,「你今晚要住下嗎?」

炎麟倒也沒有繼續探究學習電腦這事上,順著魜的話回答,「嗯,很晚了,懶得回我在人類那的住處了。」

他從椅子上起身,伸了個懶腰活動下筋骨,「請人幫我收拾一下客房吧。」

「行。」魜抽出兩張人形的紙,在上頭寫了一行看不懂是什麼字的草書體,隨後扔到地上。

下一秒一陣煙飄起,兩個小孩子從那煙中憑空出現。

「去將東廂房那的客房收拾乾淨。」魜下達指令。

兩個小孩沒說話,只是朝魜行個揖,便腳懸空的飄出房間。

「在你去休息前,先將那孩子的名字給我吧。」魜抽出一張白紙攤在炎麟面前。

炎麟拿起筆,在紙上寫下「陳默雨」三個字後問:「那還有其他事嗎?」

魜歪著頭,想了想說道,「你明天別太早走,阿余肯定希望你再多待一會的。」

說到這,她眼神有些埋怨地盯著炎麟,「你們一個個都往人類的世界跑,在那居住,這兒都好冷清。」

炎麟聞言,聳聳肩,「如果你在陸地上找到一個適合的住所,我就會住下了。」

聽到炎麟的回應,魜收起埋怨的情緒,取而代之的是一股憂愁,她垂下眼簾輕輕嘆了一口氣,「現在世界上幾乎都被人類佔據,以往的景象都不復存在了……」

炎麟也皺起眉頭,同樣也想起以前陸地上的模樣。

那時跟現在相比,真的差上許多。

四季分明的氣候,清新的空氣,遍地綠意的陸地,夜晚時的蟲鳴,滿天的星斗,這都是逐漸在消失的景象。

房間內頓時沉默下來,氣氛瀰漫著一股淡淡的憂傷。

最後是魜開口將這氣氛給打破。

「沒什麼事了,你先去休息吧,房間估計也整理好了。」

「嗯,晚安。」炎麟走出房間,將門緩緩闔上,「你也別看書看太晚了。」他叮嚀著。

「行,快去休息吧。」魜收拾桌面上的茶具,也將桌上那一疊書收進櫃子。

炎麟也沒再說些什麼,將門關好後便往東廂房的方向走去。

介紹-人面魚:

人面魚,又名「淵魚」、「海童」,身軀為大魚,但卻擁有人面雙眼口鼻的臉龐。

若人面魚浮立於水面,只要見到人,就會開口呵呵嘻笑,甚至以魚鰭做合掌的模樣。也有人說即是「海和尚」

 

介紹出自:妖怪臺灣:三百年島嶼奇幻誌‧妖鬼神遊卷

台長: 亡是公
人氣(110)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原創】流言蜚語 |
此分類上一篇:【原創】流言蜚語 - 第三章

我要回應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