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6-30 20:39:44| 人氣101| 回應0 | 上一篇

【原創】流言蜚語 - 第十章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第十章

 

由於陳默雨突然的消失,炎麟也顧不上接續處理第三教學大樓的「消失的工人」的事情了,再將第一宿舍的後續都處理完畢後便焦急的滿校學找人。

只是找了一整圈下來卻是沒半點收穫。

「沒找到嗎?」

跟著一起找人的還有處理完第一宿舍電梯事件後留下來的柳鈺,她也在校園附近巡了一圈,也是沒有看到那位有些膽小的孩子。

炎麟搖搖頭,眉頭深鎖著,腦子實在想不透原本好好的一個人怎麼說不見就不見了呢?

「我會再請地府的同仁也幫忙留意一下。」柳鈺邊說著邊掏出手機,開始在上頭打字發布訊息。

「多謝。」

「不必言謝。」柳鈺擺擺手,說道:「畢竟他是『魂』,盡快找到人也能避免後續的諸多麻煩。」

她發完訊息後便收起手機,視線轉向身旁的男人,「那麼今晚就先到這吧,我先將這抹女學生的「魂」送回地府,有事再聯絡。」

「好的,今晚謝謝您了。」

柳鈺微微領首,接著整個人便從腳開始逐漸透明,最後整道身影消散在黑夜中。

「接著,又該去哪裡找人呢……」炎麟嘆了口氣,隨後從口袋裡拿出菸盒抽出一根菸刁在嘴裡,拇指與食指相碰搓了搓後便有火苗燃起,他點著刁在嘴裡的菸,狠狠的吸了一口再吐出,有些恍神的看著虛渺的煙在空氣中飄散。

最後他閉上雙眼,再次睜開後他掐掉只抽一口的香菸,又燃起了把小火將香菸燒得只剩灰,手掌一攤開,餘灰便隨風飄散而去。

「先回海裡一趟吧。」他看著遠方,喃喃自語道。

*

這次回去海裡的居所,恰好遇上陸紗在家,炎麟才免去了一身濕的窘境,且路程上速度也快上許多。

而原本個性吵鬧的陸紗在見到炎麟時還想要繼續上次被強行打斷的,有關於情感方面的話題,但看到對方一臉嚴肅且沉默的樣子,也猜到可能出了些事情,便什麼話也沒說,用自己最快的速度抵達目的地。

「老大!」

一趕回居所,炎麟便直奔魜的房間,期間也顧不上和聽到動靜出來的阿余打招呼了。

「怎麼了?」魜推開房門從室內走出來,疑惑地問道。

她鮮少看過炎麟這麼緊張的模樣。

「關於那間大學的鬼故事,要請妳先派其他人去處理及繼續調查了。」炎麟說道。

「嗯?發生什麼事了嗎?怎麼突然要將手上的工作交給其他人?」

「今晚有些狀況……」

炎麟花了一段時間將今晚發生的事情簡單的敘述一遍,魜聽完後也是緊皺眉頭,對炎麟口中那位「陳默雨」突然消失的舉動很是不解。

不過原因究竟是如何也不是現在的重點,地府的人已經準確指出那名孩子有「魂」,當務之急還是先把人找回來要緊,省得之後惹出一堆麻煩。

「行,那間大學後續的處理我會再請其他人去處理,你就先專注在找人上吧。」魜開口答應先讓炎麟去找那位「陳默雨」,隨後又在開口問道:「既然校園內找不到,那你接著又從何處找起?」

炎麟毫無猶豫地回答:「先去他身體所在的醫院吧。」這是他在來海底之前就已經打算先去的地點了。

「我回來了──」

此時突然有道稚嫩卻平淡的聲音自門口處響起,接著是一個小男孩模樣的人踏進庭院中,而男孩的身旁則是跟著陸紗。

「真是的,你跟炎麟是約好今天一起過來嗎?居然要我連續載兩個人,到底知不知道體恤老人家啊。」

陸紗邊走邊抱怨著,右手還握拳不斷地敲著後腰,不過這動作配上他那張年輕的臉蛋卻有些格格不入。

「阿苗你回來的正好。」魜看著男孩說道:「炎麟負責的大學出現一些問題,可能會需要用到你的能力。」

「問題?」苗靈疑惑的看了看炎麟,又轉頭看向魜,「出什麼事了?」

「我來講吧,只是可能有些長。」炎麟主動開口,說起他最一開始與陳默雨相遇的狀況以及後面相處時的情形,最後是今晚發生的事情。

等到炎麟講完,魜才又開口對著苗靈說道:「你剛回來,理應要讓你先休息一陣子的……」

她一臉歉意地看著對方,後者則是擺擺手,不是很在意的模樣,「沒事,之後再休息也是一樣的。」

接著他看向炎麟問:「那現在出發?」

「還太早,這兒出發去醫院不會太遠,你先去休息一會兒,天亮了再出發吧。」炎麟抬起手腕看了看錶上呈現的時間,估摸著就算這時間去到醫院也不太方便,便按耐住著急的情緒,提議先休息,天亮了再行動。

「行,那我去睡會,時間到了叫我。」苗靈點點頭,跟其他人打了個招呼後便直奔他在這兒的房間。

「還好嗎?」陸紗此時也了解事情的前因後果了,湊到炎麟身旁關心的問了句。

炎麟搖搖頭,抿著唇不說話。

「會沒事的。」陸紗見狀也不曉得該說些什麼,最後只能簡單的安慰道。

「希望如此……」

炎麟輕輕嘆一口氣,向眾人打聲招呼後也跟著進自己房間休息了。

「他沒事吧?」阿余搖搖擺擺的走到陸紗身旁,看著離去的炎麟的背影,有些擔憂。

「應該是沒事啦,都幾歲的妖了,什麼大風大浪沒見過。」

雖然陸紗嘴上是這麼說著,但他的臉上也是佈滿了擔心的情緒。

「行了你們,都去睡吧。」魜將炎麟負責的大學後續事情將接給其他人後,見兩人還在庭院這憂心忡忡的,覺得既好笑卻又窩心可愛,「如陸紗所說的,炎麟這麼大的歲數了,懂得去管理控制自己的情緒的。」

「而且雖然感覺他有些焦急,不過從剛剛他與苗靈的對話中可以觀察的出來他還是冷靜的。」魜說著自己觀察到的狀況來安撫兩隻歲數比她小上一輪的兩隻妖,讓他們不再那麼擔憂,「你們也去休息吧,放心,沒事的。」

聽完魜的話,兩隻妖也確實安心了不少,便紛紛到了晚安也回房休息去了。

 

*

天亮了之後,陸紗便將炎麟與苗靈送回岸上,左右也是閒著無事,便跟著兩人一起前往醫院,去見見那位能讓炎麟如此掛心的人類究竟是長什麼樣子。

由於已經事前打過招呼了,當他們抵達陳默雨所在的病房時,裡面並無其他人在場。

「他就是你們口中的陳默雨啊?」陸紗第一個衝到病床旁邊,好奇地盯著床上昏迷的人看,「感覺很普通啊……」

苗靈也跟著走到床邊,也是好奇地先將人上下打量一番,隨後才開始他到這兒的任務。

只見他閉上雙眼,下一秒再次睜開時,原本與常人無異的黑褐色眼珠已變了色,呈現一藍一綠的色彩,在陽光的照射下就像琉璃珠一般漂亮,圓潤的黑瞳也變得細長,如同貓眼一般。

他就用這副模樣盯著床上的人看了一會,幾分鐘後他皺起眉頭,眨了眨雙眼,將眼睛變回原本一般人正常的眼睛色澤,轉頭看向走到他身旁的炎麟,「幾乎是具『空殼』了,裡面的『魂』不到三分之一。」

苗靈原本以為會得到身旁這隻麒麟颶的回覆,像是擔憂或是疑惑等等的語句,但他得到的卻是一陣沉默。

只見炎麟緊皺著眉頭盯著床上那人不發一語。

「喂,這樣不太妙欸。」最後反而是陸紗開口接話。他收起對床上那人的好奇,神情嚴肅,平常調兒啷噹的模樣此時不見半分,「再這樣下去,這人的『魂』也不用回這兒了,直接去地府投胎去了。」

一旦「魂」離開肉體太久,那麼失去「魂」的肉體便會逐漸走向死亡。

「你確定陳默雨的活動範圍只有學校嗎?其他地方呢?」苗靈向炎麟追問著。從對方描述的過程中,柳將軍既沒有將陳默雨抓走,那便表示他壽命未盡,如今他們得盡快將陳默雨的「魂」抓回來塞回肉體,不能再讓他繼續在外這樣遊蕩。

被詢問問題的炎麟仍舊沒有開口說話,依然安靜地看著床上那閉著雙眼陷入昏迷的人類。

一旁的陸紗沒了耐心,伸手輕輕推了下炎麟,有些焦急也有些不滿,「喂,你到底在幹嘛啊?一進來這兒後都不講話,只會臭著一張臉。」

「再繼續拖下去你在乎的人就要沒了欸!」他手指指向床上那昏迷的人喊道。

聽完了陸紗的話,炎麟垂下眼簾,在一段漫長的沉默後,他輕輕嘆了一口氣,最後緩緩開口:「不是他。」

說完,他閉上雙眼,表情有著明顯的焦躁。

「……啊?」

雖然終於等到炎麟開口說話了,但是他所說的內容卻令苗靈及陸紗一頭霧水,完全不明白他到底在說什麼。

「你說的是什麼意思?」苗靈皺起眉頭追問。

炎麟再次睜開雙眼,看向床上那人的臉蛋,那髮型,那五官,那膚色,完全不是他所熟悉的,這人是陳默雨,但卻不是這幾天與他相處的陳默雨。

「我認識的陳默雨,不是床上這人。」炎麟說出口的話語就像一顆震撼彈,令苗靈以及陸紗都震驚的一時說不出話來。

「等、等等……」陸紗手扶額,比出等一下的手勢,「你的意思是說,你見到的陳默雨壓根兒不是床上這人?」

炎麟沉默的點了下頭,臉色很是陰沉,也沒有再多說什麼。

陸紗見狀都想衝上前去打妖了,怎麼就他這當事者一副淡定的模樣而自己卻在這急著跳腳啊?!

「你、你怎麼還那麼淡定的在這啊你?!」他氣急敗壞地指著病床上的人,焦急地說道:「他不是你所知道的陳默雨,那麼他會是誰?!不對,應該說,你知道的那個陳默雨究竟是誰?!」

「你冷靜一點。」一旁的苗靈伸出手拍掉陸紗正指著病床上那人的手,隨後看向炎麟,「既然炎麟遇到的人自稱是陳默雨卻與床上這人相貌不符,且他又擁有一部份的記憶,以及這人的『魂』不見了大半……」

苗靈停頓了下,觀察一下炎麟的反應,發覺對方臉色雖然陰沉,卻沒有出言阻止他,意昧著對方也已經猜測到那位消失的陳默雨是怎樣的存在了。

他微微瞇起眼,緩緩開口:「綜合以上狀況,那位消失的陳默雨,只能是『靈』了吧。」

語畢,三人之間再度陷入了沉默,皆默認的這項猜測。

炎麟抹了把臉,煩躁的情緒不斷湧上心頭,偏偏事情往他覺得最麻煩的方向走了……

他忍不住「嘖」了一聲,轉頭便往病房房門走去。

「你去哪?」苗靈追上詢問。

「……回學校找他。」既然陳默雨是那所學校的「靈」,那麼,他還在校園內的機率最大。

他拉開病房房門,三人一起離開醫院。

台長: 亡是公
人氣(101)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原創】流言蜚語 |
此分類上一篇:【原創】流言蜚語 - 第九章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