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NZ C300限量首賣 【冰島】追北極光去吧字母餅乾模!限量出清中 初選民調擺爛 綠營駁不...
2009-01-02 02:04:39 | 人氣(136,167) | 回應(23) | 上一篇 | 下一篇

《時代週刊》引爆全台的按圖索「妓」(管仁健/著)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二○○八年初,台灣島內經歷了一場驚天動地的總統大選,曾任台北市長的小馬與高雄市長的長仔捉對廝殺,很多人大概以為馬謝兩人的出身背景、政治主張、施政風格都涇渭分明,不會有交集的地方。不過二○○二年初,台灣紀伊國屋書店平擺陳列的新書《極樂台灣》,卻讓在政壇永遠互唱反調的馬謝兩人,很難得採取了一致的立場與做法。

 

    《極樂台灣》說穿了原本只是一本日文「買春指南」,作者吉本三郎以親身經歷的筆法,向買春客介紹台北西門町、林森北路、雙城街及高雄七賢一路的風月場所,還附上了一些女侍應生的露點照片,連每家店的營業時間,坐檯費、出場費、過夜費、能不能「抽皮鞭、滴蠟燭」、懂不懂日語,甚至如何殺價都詳列其上。由於這些資料對某些喜歡按圖索「妓」的讀者很有幫助,因而剛出版就銷售一空,但也引起了台灣媒體的抨擊與婦女團體的抗議。

 

    長仔的政治敏感度比較高,在高雄首先發難,查扣了全市各書店與書報攤陳列販售的《極樂台灣》。慢了一步的小馬,只好跳過新聞處,自己出面發表更聳動的言論,揚言對這些日本買春客「來一個抓一個,來兩個抓一雙」,還準備仿效對岸公安,在他們的護照上加蓋「淫蟲」兩字,最後並向即將卸任的日本交流協會台北事務所所長山下新太郎當面抗議。檢方也依妨害風化罪嫌,移送了引進這本書的紀伊國屋書店微風分店主任關根大輔,並向法院請求加重其刑責。

 

    其實類似《極樂台灣》之類的買春指南,在日本書店可說是司空見慣。這種「吃好兜相報」的買春經驗譚,別說在香港的報紙上,即使《蘋果日報》剛進台灣時,也都經常出現,只是在標題上沒有刻意突顯「台灣」而已。所以即使這本書寫得再淫穢、再誇張,也不會有問題。偏偏出版社把書名扯上了「台灣」,日本在台的書店從業人員又不識「國情」,不了解「台灣」這兩個字的政治敏感性,兩黨政客都要藉此大作文章,被移送法辦也怪不得別人了。

 

    台灣這種「假道學」的媚俗做法,在二十一世紀是已經進步了很多,警方這次移送的是日籍書店從業人員。時光倒回三十年前,戒嚴時代台灣有一張兩名北投妓女與來台度假的越南美軍,在旅社房間裡共洗鴛鴦浴的彩色照片(那年代彩色照片還很少見),被刊登在當時全球流通的《時代週刊》(TIME)上,讓老蔣覺得出了「洋」相。而警方追究的不是攝影記者、不是雜誌相關從業人員,也不是男主角,因為他們全都是老美,我們一個也得罪不起,被法辦的只好是那個領有政府頒發執照的女侍應生:北投「三一四七」應召戶裡的美玲姊姊。


  (本文彩色圖片感謝北投虹燁工作室的燁子提供)
  
http://tw.myblog.yahoo.com/jw!kQQmrf6fGQWXX4lSrdgc81Xl/article?mid=6142&prev=6327&next=5960&l=f&fid=27

  。。。。。。。。。。。。。。。。。。。。

    一九六四年七月三十一日,美軍驅逐艦馬多克斯號在靠近北越的公海上遭到魚雷艇襲擊,美軍則以轟炸北越海軍基地作為報復,爆發了「東京灣事件」。美國國會於八月七日通過「東京灣決議案」,授權總統自行判斷動用包含武力在內的一切行為來應付這一事件。雖然詹森總統一開始也不願意派兵參戰,但次年二月,美軍在越南中部的波來古基地遭到北越攻擊,空軍隨即發動第一次報復性轟炸。三月八日,三千多名美國海軍陸戰隊員在峴港登陸,成為第一批進入戰區的美軍戰鬥人員。七月二十四日,一架美軍F四C戰機被擊落後,詹森總統將駐越美軍提升至十二萬人;十一月二十七日,國防部要求提升美軍數目至四十萬人,以便執行大規模掃蕩。到了一九六六年八月,已有多達四十三萬美軍士兵進駐越南。

 

    美軍在越南的逐步增兵,對中南半島越柬寮三國人民來說是場災難,但對其他未被戰亂波及的鄰國(尤其是台灣),卻成了刺激經濟發展的動力。一九六七年十二月二十二日,《時代週刊》刊登了一篇介紹駐越美軍有五天海外「特別假」的報導,文中提到東京、京都、曼谷、台北、香港、檀香山、馬尼拉、檳城、吉隆玻、雪梨等十餘個都市,其中介紹台北的部分,刊登了那張北投女侍應生陪浴的照片,雖然讓台灣的觀「光」業,得到了比登廣告還難得的宣傳機會,但老蔣的勃然震怒讓北投警方誠惶誠恐,於是引發了一場全民到北投按圖索「妓」的風潮。但這篇 Five-Day Bonanza(五天幸運之旅)其實重點也不是買春,我先引述全文如下:(中文翻譯部分感謝後備軍友俱樂部網友「行政排」賜正)


No army has ever had anything quite like it — but then there has never been a war quite so frustrating as Viet Nam. It is the U.S.’s Rest and Recuperation program. Technically, R & R is just five days off which doesn’t count against the annual 30-day leave. But its special feature is that for those five days, the U.S. Government will fly the service man absolutely free to his choice among ten of the most fascinating cities on earth, and then after his five glorious days of freedom, fly him back.
全世界僅有這個最富有的國家才擔負得起,駐越美軍的五天「特別假」計劃。光是飛機來往的旅費,美國政府每年就要付給泛美航空公司2350萬美元。沒有一支軍隊有過這樣的制度,但也沒有一場戰爭會像越戰這麼艱困,這就是美軍的「特別假」計劃--每年三十天例假以外的五天休假。這一計劃的特點,就是美軍可以自由選擇,由政府供應機票,飛往世界上美好的某一都市,自由自在地玩五天,然後免費飛返防地。

R & R has grown along with the war. Only two years ago, a modest 500 men a month were flown out to Hong Kong and Bangkok for brief vaca tions. This month, some 30,000 will wing off from the chill monsoon rains of the DMZ or the muddy Del ta for a five-day fling to a list of cities that now includes Honolulu, Tokyo, Taipei, Singapore, Manila, Penang, Kuala Lumpur and, most recently, Sydney.-It is probably something only the world’s richest country could afford. To provide it, the Government pays Pan Am $23,500,000 a year for its service, which now runs 45 jet flights every month to Honolulu alone, 65 monthly DC-6 flights to Bangkok. And from many a G.I.’s point of view, no money was ever better spent.
「特別假」計劃始於越南戰爭。在兩年以前,飛赴香港或曼谷渡假的美軍,每月僅有五百人,到了本(12)月,飛離越南非軍事區陰冷的雨季,或泥濘的湄公河三角洲地區,前往許多美麗都市狂歡五天的美軍約達三萬人。這些都市現在包括檀香山、東京、台北、新加坡、馬尼拉、檳榔嶼、吉隆坡,最近又加上雪梨。這個計劃也許僅有世界最富有的國家負擔得起。美國政府每年要付給泛美航空公司二千三百五十萬美元,泛美每月開往檀香山一地的噴射專機現達四十五次,去曼谷的DC-6客機每月65次。根據許多美國士兵的意見,再沒有比這筆錢用得更值得的了。
  
No Rank Aloft. A ser viceman becomes eligible for R & R after 90 days in Viet Nam, but he is encouraged to take it after six months so that it will break his one-year tour in half. Space is allotted to each service in pro portion to the total number of men it has in the country, which comes down to 65% Army, 15% Marines, 12% Air Force, 6% land-based Navy and 2% Coast Guard. A serviceman sub- mits his choice of time and city, and does not always get his first pick. But once he gets his orders, he is a coddled and happy fellow.
美軍抵達越南90天後,就有資格享受這五天休假,但通常都接受勸導在半年後舉行,因為這樣可以把他一年服役期分為兩半,充份收到調劑生活的功效。休假的安排以駐越美軍兵種人數比例為標準,陸軍65%,陸戰隊15%,空軍12%,駐在基地的海軍6%,海岸防衛隊2%。美軍填報了自已所選的時間和地點,未必都能毫無變動,但一獲准出發,他就變成了一個被優待並且高興的人。

He is issued a cotton Class A uni form to replace his combat fatigues. He is advised to have at least $125. His unit transports him to the nearest of the three R & R airbases. Here he changes his scrip for U.S. dollars, is checked out for neatness, lectured on good behavior, and then, within 24 hours, he is off. The first pleasure is climbing into big Pan Am planes, complete with tilt-back seats, pretty stewardesses and "refreshments," where privates rub elbows with colonels, and all rank goes by the board. Civilians at Heart.
他可以領到一套棉質A級制服,代替他原來的戰地軍裝。他又接受建議,身邊至少帶125美元。他由部隊送往最近的三個「特別假」空軍基地之一,把軍用券換成美金,檢查服裝是否整潔,上了一堂有關舉止行為的課後,在24小時內出發。第一件樂事是登上龐大豪華的泛美客機,舒適的座位,漂亮的空中小姐和美味的點心,在這裡,士兵和校官的座位同在一起,消除了階級的隔閡。

Pleasant as this is, the R & R-er has another reason for not caring how long the flight takes: his allotted five days and nights do not begin until the plane touches down. When it does, he is again briefed by the local R & R center (sample from Taipei: "Keep out of the buses or you may lose your wallet. Do not purchase the company of a girl for more than 24 hours at a time; they seldom look as good in the morning."). The R & R center will also arrange to rent him civilian clothes (several countries are nervous about having U.S. personnel in uniform). And then come his five carefree days, single-mindedly devoted to the pursuit of pleasure.
休特別假的美軍能如此輕鬆,是因為他們不必擔心飛行時間的長短。這五天五夜的假期,要從飛機著陸後才開始計算。飛抵目的地後,他再度接受簡短的忠告。(例如到台北時會聽到:「不要上公車,因為你的錢包可能會不見。還有買春別超過24小時,因為她們第二天起床後的「芳容」常會讓你驚艷。」)當地的「美軍特別假接待處」,將為他租用便服(有幾個國家對穿制服的美軍很敏感)。然後就開始他五天無憂無慮的日子,全心全意地去享受。

In general, the modern U.S. serviceman is better educated, more sophisticated, more curious about alien cultures, and better behaved than any of his predecessors—and he has more money to spend. On the average, he spends roughly $200, making a total yearly tourist bonanza for the area of some $72 million. And he may be the best-behaved soldier in history. One R & R officer stationed in Thailand, where the record shows only one serious incident for every 12,000 G.I.s who visit Bangkok, says: "The trouble rate is so low, no one wants to believe it." In Hong Kong, police authorities say that they have more trouble with the resident British garrison than from visiting U.S. servicemen. Busting up bars seems to be something that went out with From Here to Eternity and the professional army. The G.I. these days is a civilian at heart—and savvy enough to reject the most importunate tout’s offer of "a good place" with a grin and a worldly-wise shake of the head.
他在這五天中所追求的,正如美國青年一樣的各式各樣,都不相同。大致說來,近代的美軍比過去的教育良好,對國外文化興趣較濃,行為也較好,而且可花的錢較多。休假者平均每人花費200美元,使休假區一年約增7200萬美元的旅遊收入。同時,他們也許是歷史上軍紀最好的軍人。駐在泰國的一位「美軍特別假接待處」軍官說:「違紀而引起事故的比率很低,低到沒人相信。」在曼谷休假的美軍,12000人中只發生一次嚴重的事故。香港的警察當局也說,駐在當地的英軍都比休假美軍發生的事故多。近代的美軍從心底是平民,他們對那些提議有「好地方」的惹人厭的黃牛,會用微笑或老練地搖頭表示拒絕。
    
What he seeks and what he does in his five days is as various as American youth itself.
World’s Biggest PX. Basic drives remain simple. First come good food, clean sheets and hot water. "I took four showers the first day," says SP4 Ethen Woodward, a mortarman with the 1st Infantry Division. "I hadn’t had a hot shower in ten months." Some first seek out the local R & R center and gorge on fresh milk, hamburgers and ice cream. Next objective is usually, in the words of a 173rd Airborne trooper, "a girl." But, he added carefully, "I’m also very interested in the cultural bit. I figure I may only be coming this way once." And because they may never come this way again, large numbers of R & Ring servicemen earnestly seek, watch, explore and examine a range of cultures that they would never otherwise have even glimpsed.
這龐大的休假計畫,基本需要很簡單,首先是精美的食物,整潔的床單和熱水的供應。第一步兵師一位迫擊砲砲兵伍華德說:「第一天我洗了四次熱水淋浴。十個月來我一次都沒有洗到熱水浴。」有人首先找到當地的「美軍特別假接待處」,狼吞虎嚥地吃下新鮮的牛奶、漢堡及冰淇淋。第二個目標,用第173空降師傘兵的話來說,就是「女人」。但他接著說:「我對外國的文化也很有興趣,我想我也許只有一次這樣的機會。」正因為他們也許不會再有機會,許多渡假美軍熱心地搜尋、觀賞、探測他們在其他情形下無法經歷得到的文化領域。

Among single men, the favorite city is Bangkok. Its Petcahburi Road offers the neon-lit Goldfinger Massage Parlor, the Whisky A Go-Go Club and some 50,000 bar girls, but also impressive temples for inspection during the recuperative hours. The companionship of a girl who also numbers English among her several skills can be secured for $11 a day or $50 for a full five days. After Bangkok, Tokyo, Hong Kong and Taipei get about equal attention. Tokyo is particularly popular in summer because it is cooler, attracts those troopers who like modern nightclubs but also recognize that Japan is one of the great cultures of the Eastern world.
休假美軍喜歡訪問的城市之一是曼谷。曼谷的柏卡蒲里路(水門路)上,矗立著霓虹燈閃閃發光的「金手指按摩院」,「威士忌阿哥哥夜總會」,以及約五萬名酒吧女郎,此外還有讓人印象深刻的大小寺廟。能講英語的伴遊女郎,一天代價美金十一元,整整五天則收五十元。除了曼谷、東京、香港和台北也引起休假美軍同樣的興趣。東京在夏天尤受歡迎,涼爽的天氣,吸引了喜歡新式夜總會的美軍,而且日本也是擁有東方偉大文化的國家之一。

Taipei, which has few cultural monuments apart from the great collection of Chinese art in the National Museum, has gained R & R status from the complaisance of its girls and the excellence of its food.
台北除了故宮博物院豐富的中國文物收藏外,很少有文化古蹟可以欣賞,但卻以女人的柔順和食物的精美,膺選為美軍休假城市。

Hong Kong is also the most popular R & R center for the Seventh Fleet; the arrival and departure of U.S. ships coming off patrol duty off Viet Nam is recorded on an updated blackboard at many a bar-dancehall in its famed Wanchai district. Penang, Kuala Lumpur and Singapore get fewer applicants—mostly those who want to avoid the sight of fellow Americans.
香港是第七艦隊的休假中心;美國在越南海外擔任巡弋任務艦隻的來往,記錄在有名的灣仔區許多酒吧兼舞廳的黑板上面。申請在檳榔嶼、吉隆坡及新加坡休假的較少,會到那些地方大部份都是不想和其他美國人晤面的軍人。

Fastest-rising star is Sydney, Australia, which was only put on the R & R list two months ago; its appeal is great surfing, a change of diet ("No rice on the plate," says one G.I.), and a place where everybody speaks English. Says Lieut. Tom Ryan, of the 1st Airborne Division and Big Rapids, Mich.: "It’s great just to see white girls with round eyes again." Major Norman G. Lau-meyer of Long Prairie, Minn., a helicopter pilot of the 1st Cavalry Division and a farmer in civilian life, took a day’s flying tour to inspect ranches, explaining: "Here I feel like I’m back among my own people." Australians apparently feel the same way. Some 4,000 families have standing offers for visiting G.I.s to live at their homes during their R & R stay.
最近崛起的休假城市是澳洲雪梨,雪梨列入「特別假」城市的名單才兩個月;它的吸引力在於良好的衝浪海濱,食物可以換換口味(一位士兵說:「盤子裡終於不再見到米飯。」),以及人人都說英語。第一空降師的雷恩中尉說:「雪梨的偉大,在於重新可以看到眼睛很大的白種女郎。」勞米易少校是第一騎兵師的直升機飛行員,未從軍時是農人,他花了一天的飛行時間去訪問澳洲的牧場。他說:「在這裏,我感到像是回到了自己人中間。」澳洲人顯然也有相同的感覺。已有四千家澳洲家庭,願意在他們家裏招待休假美軍。

Midway Rendezvous. Curiously, the biggest R & R city is Honolulu. Its appeal is neither its hula dancers nor its beaches. It is simply that Hawaii is a geographical midway point for a rendezvous with a wife or a sweetheart for five brief days. The expense can be staggering, even though Hawaiian hotels offer a discount to military personnel. But month after month, more R&R-ers (some 7,290-odd) take the long trek to Hawaii than anywhere else.
說也奇怪,在「特別假」計劃中,申請人數最多的城市卻是檀香山。檀香山之受人歡迎,既不在於熱辣辣的草裙舞,也不是風光如畫的海灘。只因夏威夷位居美國本土與越南的中間,是短短五天中和太太或情人會晤的最理想場所。夏威夷的旅社雖有軍人優待折扣,費用之大仍然可觀,但是,月復一月,踏上這一漫長旅程前往休假的美軍,遠較其他城市為多,每月約在7290以上。

At the end of their five days, whether their activities have been licit or illicit, cultural or psychedelic, they dutifully turn up at the R&R center for the trip back to Viet Nam, tired, probably broke, but almost certainly happy —or at least, happier.
五天假期結束時,不論他們的行動合宜不合宜,文明不文明,他們都要準時前往「美軍特別假接待處」報到,辦理返越手續。雖然顯得疲倦,也許囊空如洗,他們幾乎都很愉快--至少比以前愉快一點。
  

  。。。。。。。。。。。。。。。。。。。。

    《時代週刊》的報導若只是這樣而已,還不至於如此觸怒龍顏,偏偏在彩色照片裡,刊出了這張「一龍二鳳」的戲水圖,旁邊還附註文字說明:「從台北坐計程車,只要三十分鐘就可達北投,當地有七十五家溫泉旅館,其中最出色的是文士閣。雖然不是每個美軍,都會丟下台北的樂趣去找文士閣,但像來自辛辛納提的二十一歲陸戰隊班長亞倫貝利 (Allen Bailey),是不會後悔這個決定的。」

 

    老蔣會如此盛怒的原因,就在於當時北投與士林並非台北市轄區,而是與官邸一樣歸陽明山管理局管轄。如果台北市是首都,陽明山就是紫禁城。北投由於在日治時代就已發展成溫泉觀光區,所以陽明山管理局循例准許合法的女侍應生到旅館陪酒、陪浴與陪宿。但與台北市合法公娼執業的寶斗里與江山樓不同的是,公娼是限定只能在妓女戶內執業,女侍應生卻相反,她們不能在女侍應生戶內執業,而是必須等旅館服務生打電話來店裡叫人,再搭「限時專送」(載客摩托車)去旅館接客。

 

    天子腳下有女子以肉體為國爭取外匯,這就像現在台灣搞台獨一樣,只能做卻不能說。但《時代週刊》不但說,還登出照片,在老蔣看來,不等於出「洋」相到全世界嗎?雖然他自己年輕時也特好此道,連日記裡都還紀錄,但他是總,我們是被統,他能做的我們不見得能做。

 

    其實美軍駐台高層是希望駐越美軍來台度假時,能比照駐台美軍,只在美軍比較多的中山北路酒吧或北投旅館尋歡,而不願意看見他們去台灣本地人出沒的「綠燈戶」。除了擔心妓女不合衛生條件外,也怕洩漏軍機或引發軍民糾紛。

 

    但娼寮與酒吧旅館的費用差距好幾倍,當時的美軍又大多還是義務役士兵(越戰結束後才改成全面募兵),收入有限,所以還是有人跑去娼寮。美軍駐台高層有這樣的顧慮,也是因為更早之前,駐台美軍就因嫖妓而闖了不少禍。

 

    在洩漏軍機上,例如一九五六年七月二十三日,美軍安徒生搭乘三輪車至台中光復路私娼館,找了張×雲及林×珠兩名妓女到興中街自宅姦宿。春風不知幾度後,兩女見安徒生昏睡,離開時竟直接拿走了他的公事包。安徒生第二天酒醒後,發現公事包不見了,嚇得趕緊向台灣警方報案。雖然逮捕了兩女,追回美鈔一百八十元及台幣二百二十元,但被她們視為「不值錢」的文件則被丟了。台美雙方還要動員大量人力,才從垃圾場找出美軍需要的文件。

 

    在引起軍民糾紛上,例如一九五九年九月十九日晚上七時,在羅斯福路服役的美軍黑人士兵戴維斯與強生,駕車到歸綏街的美華閣綠燈戶尋歡。由於當年民風「保守」,年輕妓女都不願接待黑人,只好請年老色衰的上陣。其中一黑人士兵與四十八歲的妓女廖×鳳春風一度後,竟然意猶未盡,赤身裸體跑出房間,對三十七歲的老闆娘李×乖繼續糾纏,李×乖嚴辭拒絕,廖×鳳也比手畫腳解釋說:「老闆娘自己不接客。」但戴維斯與強生誤認老闆娘歧視黑人,就拳打腳踢兩女後駕車逃逸,造成李×乖輕傷,重傷的廖×鳳則被送往順天外科醫院急救。情治單位擔心引起民變,趕緊會同美軍憲兵,扣押了戴維斯與強生。

  
  。。。。。。。。。。。。。。。。。。。。

    根據駐越美軍休假中心一九六八年所公佈的調查結果,一九六七年最受美軍歡迎的休假城市,第一是夏威夷,第二是曼谷,第三是台北與香港,第四才是東京。台北受歡迎的理由是人情溫暖、消費低廉、觀光旅館和風景區都合一般國際水準。雖然美軍在台度假,被限制只准在旅社裡與持有執照的酒吧吧女(吧女還要帶著外出證)共宿;但因為價差,私娼還是有生存空間。至於為私娼拉客的色情黃牛,台語稱為「三七仔」,因為他們和妓女是三七拆賬;但專拉美軍客人的黃牛,由於私娼收費時比接台灣客人時高,所以拉客的佣金也相對提高為五五對分,這種專拉美軍客人的黃牛叫「五五仔」。

 

    規矩一點的五五仔,只守在旅社門口拉客;若是與旅社服務生串通好,就大膽地進去叩門拉客。警方若查獲有私娼與美軍同宿,旅社會被罰停業七天,已有前科的黃牛依取締流氓辦法移送職訓總隊管訓,不過實際上這些油水比較厚的管區,警察與色情業者之間也都有一定的暗盤。但有時旅社從業人員也確實是受害者,因為五五仔如果在旅社外面替美軍介紹了女伴,由美軍自己帶回旅社,雖然旅社櫃台查出她們提不出吧女外出證,可以不准她們進房,但美軍「看中」了那女人,就硬說那是他的女朋友,因此也常發生衝突。

 

    某些腦筋動得快的五五仔,為了跳過警方與旅社業者,乾脆直接把渡假美軍接到「家」裡住五天,直到假滿歸去。這種「家」有的走華麗路線,完全是故宮格局,院子裡有盆景、假山、水塘、游魚,而且有古式紅木床、太師椅,甚至水菸筒;小姐的旗袍雖然拖地蓋足,但質料透明,兩側開叉到大腿頂端,美軍在這裡享受的是帝王級待遇。

 

    但也有的「家」反其道而行,改走淳樸路線,完全是農村形態,裡面的小姐全都村姑打扮,紮辮子,穿粗服,甚至陪美軍一起澆水種菜,也吸引了另外一種需求的美軍。

 

    這些「家」的設備好,女生「溫柔」,費用又比觀光飯店低,來過的美軍返回戰地後自動宣傳,很多美軍一下松山機場,就被五五仔接去。有些腦筋動得快的五五仔,甚至在南越的英文報紙上登廣告,或派專人在當地招攬美軍。

 

    休假美軍只要在登機來台前交一筆錢,到台北一下飛機,除了自己購物、買醉及找小姐辦事之外,所有的住宿伙食與美女導遊都不必付費。五五仔安排得有條不紊,費用也比單獨行動低很多,大多美軍來台前就先在越南登記了。但也因為五五仔的服務太週到,台北搶走了其他亞洲城市賺美金的機會,甚至美軍由於迷戀溫柔鄉,逾假不歸的情形很嚴重,台美雙方也都為此傷透腦筋。

  
  。。。。。。。。。。。。。。。。。。。。

    《時代週刊》刊出這張美軍在北投洗鴛鴦浴的照片,是在一九六七年十二月二十二日,由於女主角是北投﹁三一四七﹂應召戶裡的美玲姊姊,所以稱為「美玲事件」。但這張照片會在台灣引起軒然大波,卻是因為在十一月初,中山區爆發的「美琪事件」。

 

    一九六七年十一月二十四日,台北市警察局發佈協尋消息:駐越美軍一等兵雷石 (RASEY LARRY) 來台度假,原定十月二十八日假滿返越,但至今尚未向美軍特別假接待處報到。美軍和市警局都在找尋,並請省警務處轉知全省警察單位找尋。警方希望發現這位美軍的市民,請即通知該局外事室 (電話二九九四○) 或聯絡中心 (電話二二四九三)。資料顯示雷石身高五呎十吋(一八○公分),體重一四五磅(六十五公斤),黃頭髮、褐眼晴、兵籍號碼五六六六七三一九號,高中畢業,家裡還有兩個弟弟、一個妹妹。他可能是留戀台灣而隱居本島某處,住在民宅或小旅館裡。

 

    由於發布協尋公告時,雷石在台逾假已將近一個月,但因為駐越美軍進出台灣,都由美軍自行管理,美軍在台擁有治外法權,台灣根本沒資料,現在台灣警方已全島搜尋過了,根本沒有雷石蹤影,認為他早已出境,但台灣的美軍特別假接待處表示,剛接獲駐越美軍的電報,證實雷石尚未返回越南防地。老美都這樣說了,台灣警方也只能照辦,發布全台協尋公告。

 

    根據警方調查,雷石是個孩子氣很重,不到二十歲的大男孩。十月二十三日來台時,身上帶有二百元美金,認識了一個叫卡妮的吧女,兩人住在觀光飯店,並且四處遊玩。到了二十五日,他全身只剩下十元美金,卡妮也不願再陪他剩下來的三天假期,就把他介紹給另一個吧女美琪。美琪當時二十七歲,離婚帶著兩個小孩,看這個美國大男孩很可愛,就不計較錢,把雷石接回自己家裡住。卡妮可能也覺得自己「賺」太多了,又貼補了美琪二百元台幣。雷石也賣了自己身上穿的西裝,換了二十元美金,就這樣在美琪家中住了下來。

 

    美琪陪著這個美國大男孩在台北到處遊玩,錢不夠時雷石就想賣掉自己的照相機,但被美琪勸阻了,她認為省一點用就可以,不夠時她也可以拿錢出來,相機裡裝的都是最美好的回憶,不應該隨便出售。雷石與美琪相處了三天,也愛上了這個心地善良的吧女,甚至還向她求婚。但美琪在婚姻上受過打擊,只想賺錢把孩子養大,而且她也覺得雷石太孩子氣,兩人語言文化年齡都不相配,所以只當作風塵生涯中一個恩客的醉言醉語。

 

    十月二十八日清晨四點,雷石在台的假期滿了,美琪就把他叫醒,由於雷石之前住在飯店時送修的手錶還沒拿,兩人先搭計程車去飯店拿回手錶,再到美軍特別假接待處報到。由於交通阻塞,雷石來晚了,美軍開往松山機場的交通車已發動,接待處就叫雷石先上車,到機場再報到。而美琪送雷石上交通車時有人證,警方也認為雷石的失蹤與這個善良的吧女無關,可是美軍堅持雷石沒回越南,警方只好讓美琪出面喊話,告訴雷石如果愛她,就要趕緊出面,千萬別做傻事。

 

    同一時間,台中也有線報,說雷石藏匿在台中市,警方大舉出動,結果發現也是烏龍一場。但中山區的酒吧與五五仔都叫苦連天,因為警方為了找雷石,臨檢再臨檢、搜查再搜查,他們的生意一落千丈。擴大臨檢了半個月,到了十二月五日,美軍才正式回函向台灣警方致歉,因為雷石早在十月二十八日就已回到越南,只是因為在台北的離境手續沒辦完全,造成這場誤會。不過警方固然很辛苦,但蒙受不白之冤的美琪,才是這場烏龍逃兵事件中的最大受害者吧?

  
  。。。。。。。。。。。。。。。。。。。。

    中山區的美琪事件結束後,北投區的美玲事件緊接著登場。由於《時代週刊》這篇介紹越南美軍海外休假制度的文章,其實不是同一個人寫的,而是亞洲各城市的特約記者(就是自由投稿、按件計酬的狗仔)投稿,在美國由編輯自己整理的。照片攝影者是美國人安德魯,他的妻子來台北史丹佛中心學中文,他隨妻來台,在士林的美國學校教書。他說動一位海軍陸戰隊的憲兵下士艾倫˙拜萊(Allen Bauley)接受招待,在北投溫泉路七十八號的文士閣旅館拍下這張照片。

 

    戒嚴體制下的台灣報紙,都是特種行業(也就是特權行業)。在政治上必須支持當權者,但在經濟上則必須自力更生。所以就跟色情業者一樣,警察來了就關門鞠躬敬禮奉茶送紅包,警察一走就開門拉客收錢大賺皮肉錢。這張照片在《時代週刊》都出來後,台灣媒體不能像現在的《蘋果日報》那樣直接刊出照片,只能藉由文字大加抨擊,利用民族情緒來刺激銷售。尤其這張照片裡若只是一男一女在洗鴛鴦浴,還無法激起同仇敵愾;但就像街頭美國大兵左擁右抱著兩個吧女,那種一男兩女的畫面,全台灣雖然看過這張照片的人不多,但透過報紙的文字敘述,原本壓抑的民族情緒立刻高亢了起來。

 

    媒體輿論都抨擊政府應該查禁《時代週刊》,但老蔣哪裡敢得罪這份雜誌,只能技術性的讓這期雜誌在台灣出現的慢一點、少一點。負責審查外文書刊的內政部出版事業管理處熊鈍生處長,還「此地無銀三百兩」的發表聲明:

 

    「對該雜誌的進口,不會採取任何報復措施;也不認為這張照片刊在這分世界性的雜誌,會刺激中美兩國的國家與民族感情。但這張照片最可恥的是,一個執行軍中風紀的美國憲兵,居然容許別人拍他這種傷風敗德的照片,且刊於流傳全球的雜誌上,他們的道德水準如此,我們無話可說。美軍在遠東渡假的地區如日本、泰國和香港等地也都有娼妓,連美國也有,為何獨選登台灣,令人費解。不過《時代週刊》一向對我友好,因為它是已故中國之友亨利.魯斯 (路思義) 辦的雜誌,相信他們也會檢討這件事,因為上鏡頭的這位美國憲兵,自己也有父母妻子兄弟,他們看了作何感想?」

 

    有了熊處長指示,媒體拿了尚方寶劍,就像現在中國的糞青那樣,積極展開「人肉搜索」,公佈了艾倫˙拜萊的兵籍號碼二三○四五○五,與在越南的信箱號碼FP○九六六○二,連他在辛辛那堤的父母與九個兄弟姊妹也公佈了。可是男主角遠在越南,家人在更遠的美國俄亥俄州,公佈了對他們也毫無影響。於是官方與媒體又轉了方向,針對攝影者安德魯。行政院新聞局局長魏景蒙(影星張艾嘉的外公)邀他來局裡面談,他卻態度強硬的要求台灣政府不應處分旅館與女侍應生,要法辦就衝著他來,他願意代替女侍應生坐牢。問題是魏景蒙也沒這個膽子去法辦老美啊?只能等他後來簽證期滿後強迫離境。可想而知的,尚方寶劍最後當然就只能落在旅館與女侍應生的腦袋上了。

 

    新聞局拿老美記者與大兵都沒皮條,於是換警察來處理吧!由於案發地點在天子腳下的北投,陽明山警察所長馮載光唯恐烏紗帽不保,在十二月十六日竟以刑法二三四條的「公然猥褻」罪,勒令文士閣旅社於十七日起停業一週。根據合眾國際社台北十七日電,美國《時代週刊》駐台北代表弗德立克.安德烈強烈抗議:「如果中華民國政府對最近時代週刊發表的裸女陪浴照片採取法律行動,我們應為刊登照片負責,而非旅社及陪浴女郎。此舉如違犯中國法律,應向我們採取法律行動。」雖然時代週刊願為文士閣旅社及陪浴女郎後援,但文士閣卻嚇得趕緊也發表「自清」聲明,除遵行警方命令外,不擬採取任何行動。

 

    文士閣旅社是一間只有八個客房的小旅館,哪裡敢跟官鬥?乖乖歇業七天就認了,但另外兩個陪浴的女侍應生就倒楣了。其實國民政府的陽明山管理局(與縣政府同級)沿用日本遺留下來的管理方法,在北投發了四十張「樂戶」牌照,稱為「大牌」。女侍應生必須住在「樂戶」裡,但不能在街上拉客,也不能在戶內接客,只能接受飯店媽媽桑電話叫人。所以台北市的旅社若讓妓女與房客姦宿是違法的,而陽明山管理局轄區的北投這裡剛好相反。

 

    另外陽明山管理局會根據「大牌」的坪數,以二張榻榻米為「一人」,發出一張女侍應生牌照,這張要稱為「小牌」。但一家業者最多只能申請四十張,所以北投合法的「小牌」不會超過一千張。不過北投這裡的潛規則是,有「大牌」的業者,會以一張「小牌」夾帶另外三個沒牌的,所以樂戶都是「以合法掩護非法」。萬一遇到大CASE,業者連沒牌的都不夠用時,就會向其他樂戶借人。遇到全北投的樂戶都不夠用時,還會聯合向華西街的妓女戶借人,這時借人就都是用遊覽車載來,鶯鶯燕燕下車時還真壯觀。

 
  。。。。。。。。。。。。。。。。。。。。

    警方要找女侍應生開刀,其中背對鏡頭的女子,八成就是沒牌的,抓到了警方也麻煩,只能證明自己平日收賄包庇或查緝無能而已,所以這個女子也逃過一劫。因此最最倒楣的,就是這個正面入鏡,露臉又露點的溫泉路「三一七四」美玲姊姊。什麼是「三一七四」?一般人可能不懂,在此解釋一下:由於當時士林北投屬於陽明山管理局轄區,與台北市的電話不相通。士林的局碼是八八,北投則是八九,所有北投的應召站、機車店、餐廳、美容院等,都用電話八九之後的後四碼當店名。

 

    美玲姊姊被陽明山警察所長馮載光移送地檢處後,有些媒體又開始同情這位可憐的風塵女子了。因為她既然是合法領有「小牌」的女侍應生,陪客人洗澡是理所當然。但警方認定旅社是公共場所,所以她在公共場所內陪浴,構成了「公然」為猥褻行為罪而移送該案。然而刑法上所謂的「公然」,是指在事實上足使人共見共聞的狀態。最高法法院的十八上三三八號判例就指出:「所謂公然,乃指不特定多數人得以共見共聞之狀況而言。」司法院的院二○三三號解釋令也指出:「刑法分則中公然之意義,只以不特定或多數人得以共聞共見之狀況為已足。」依上述解釋及判例,「公然」是指在公共的場所,也就是公眾可出入的處所,所以在戲院演脫衣舞就是「公然」為猥褻行為罪。

 

    旅社雖在廣義解釋可視為公共場所,但旅社內的房間出租給旅客後,他住在房裡就和住在自己的家裡一樣,在法律所許可的範圍之內,他該有絕對的自由,不能視為法律上所稱之公共場所。否則縱使是夫婦,也不能在旅社房間裡穿著內衣褲睡在一起,如果還有更親密的舉動,依警方的移送理由,豈不也觸犯了「公然為猥褻之行為」罪?況且女侍應生在北投旅社內陪宿,是陽明山警察所自己發給她們執照,准許她們「犯罪」的,陽明山警察所長馮載光是否也該移送自己?當時的專欄作家薇薇夫人就在一篇<顛倒黑白>的文章裡聲援美玲姊姊說:

 

    「讀了這則新聞,使人感到欲哭無淚,欲笑無聲。一件舉國喧譁有辱國體的事情發生了,國人議論紛紛,有的指責、有的譏笑,於是勢必要做點什麼給大家看看,要抓幾個人出來頂罪才是辦法,誰最好惹呢?當然是撿最好欺侮、最軟弱的。有礙邦交的事做不得,狡獪的黑牌嚮導(講難聽點就是皮條客)捉拿不到,老鴇地頭蛇之類的黑色大亨不好惹,剩下的還有誰呢?那個被拍下照片的女人,捉拿她『歸案』該是既容易又合情合理的,因為『證據確鑿』,賴不掉的。既准許為何又有罪?本來嘛!職業是陪人浴,焉能不脫光?所有出賣色情的,都可責其『行為猥褻』,這個陪浴女郎的行為又有什麼特別的?」

 

    一月十八日上午十時,台北地檢處傳訊了美玲姊姊出庭,她本名余×卿,台北縣人,住中和市永和路×號,當時二十一歲,由羅一宇檢察官開秘密偵查庭承辦。美玲姊姊當天穿著一席黑色鑲白邊的大衣,臉部用絲巾蒙住,由一男一女陪著進入地檢處,偵訊至十時半結束。她在偵訊中說,當時安德魯自己帶著另一名中國女子(背對鏡頭者),本來是男女四個人一起入浴,結果安德魯忽然起身去房間,拿了相機拍下這張一男二女的共浴照片。她一再抗議,卻因語言不通而作罷,沒想到被登在世界通行的雜誌上,她為了這件事已經哭了好多天。

 

    當天地檢處前有上千人圍觀,就像二○○八年前總統阿扁因貪污案出庭時一樣,圍觀者中有同情她的粉絲,希望一睹這位聞名世界的名妓風采;也有自認愛國的衛道者,要一吐中國女人陪美國大兵洗澡的怒氣,因此雙方人馬互相叫陣。直到一月二十九日,羅一宇檢察官予以不起訴處分。在不起訴處分書內他指出:「余×卿是在旅社套房的浴室內陪浴,並非為眾人所共見共聞之公共場所,所以不構成公然為猥褻行為之罪,而余×卿陪浴被拍成照片刊登於時代雜誌上,事前並不知情,因此應予以不起訴處分。」

 

    轟動一時的「美玲姊姊」案就此告一段落,但《時代週刊》引爆全台的按圖索「妓」才剛剛開始。因為在台灣很難買到那一期的《時代週刊》,電視報紙也不敢刊出這張照片,當時又沒有彩色影印,更沒有網路,台灣人若想一睹「美玲姊姊」的風采,只好親自光臨北投。但來的人這麼多,「美玲姊姊」又不是宋七力會有分身,怎能應付?於是飯店服務生就隨便找一個「美玲姊姊」,反正「美玲」是很常見的花名,何況還有很多人本名就叫美玲。不過這確實是帶動了北投觀「光」業的本土化,促進了當地的經濟繁榮,刺激了內銷產業。雖然事隔四十多年了,但我們還是應該感謝她當年為國爭「光」時所受的委屈。

台長: 管仁健

sam
篇篇資料都那麼豐富而且精彩,拜讀大作之餘,非常敬佩版主契而不捨的精神;更感謝將這些寶貴的資料”免費”(不好意思啦)讓身為讀者的我們分享。

敬祝 新年快樂
2009-01-02 19:38:21
Rudy
又一篇精彩有趣的好文章 欣逢新的一年 敬祝管大 新年快樂 心想事成
2009-01-02 19:43:50
G
看了這文章,真覺得台灣真是錯過一個可以發展起來的文化產業。

雖說色情產業是否該合法,仍具有爭議性,但現在政府欠稅收、又想降稅金的情況下,不失為個替代方案。
2009-01-03 14:34:04
阿儒
您的每篇文章我都會一一拜讀,讓我意猶未竟,也期待您能繼續發表更多的文章以饗讀者。
最後祝您新春愉快,萬事如意。
2009-01-04 19:09:12
Heinz
管兄,

拜讀大作,感佩您蒐集資料如此詳細,幾個小地方小弟略予:

1. Time出刊時,Cpl. Bailey已陣亡,就算要投書抗議敗壞我良風美俗,徒勞魚雁而已。許多越戰美軍回憶錄或多或少會提到臺灣情色度假之旅,中文出版品可以找到這本—越戰空騎之旅(Chickenhawk),作者Robert Mason也對赴臺「度假」讚譽有加。撫今追昔,這不過是只許州官放火,不許民間點燈而已,當年能夠作這等生意的又豈是常人!

2.那位迫砲兵或許可直接翻成下士,SP4跟Corporal同階都是E4,Specialist是美軍的特殊制度,專業兵器或設備訓合格之後就可以掛,書面上從SP4開始到SP9,對應我國,勉強可以從下士對到一等士官長吧。

3.173rd是旅級單位,這個單位跟臺灣有一段淵源,1963年在沖繩重編之後到65年去越南前,常常來臺灣訓練,據說「天兵(Sky Warrior)」這個暱稱是國軍傘兵送的。
2009-01-04 20:30:51
版主回應
Heinz大:我的英日文都極差,軍事類術語更差,請多賜正。

至於男主角Allen Bailey,網路上有看到資料說雜誌出刊時他已在越南陣亡,2007年10月我寫<老蔣為美軍打造的「性」福台灣>,特別請軍友行政排大幫我找越戰紀念碑查證,他回覆「Allen Bailey是生於1945年8月31日,在美軍第七陸戰團第二營服役的他,早已在1966年3月4日,美軍在越南廣義省發動的「猶他作戰行動」(Operation Utah)裡,搭 UH-1E 直昇機進入戰場時因槍傷陣亡了」。我也將這段考證放入文中。
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kuan0416/3/1296732930/20071013235009

但我們當時就發現有一個問題,根據越戰紀念碑裡的記載,Allen Bailey並非辛辛納提人。當然,美國沒有兩蔣時代的籍貫制度,徵兵地點未見得是自己的出生處,更非父親的出生處,所以地點不同,或許還有可能是同一人

然而我寫這篇文章時卻赫然發現,美玲當時是說被照相的日期記不清楚了,但肯定是在1967年的12月上旬,因為她說安德魯要求他們四人一起進入那麼小的一個澡缸時,她就有點不願意了。後來安德魯又跑去拿相機,她更是一再抗議,但語言不通而作罷。因為有這一段,所以她記憶深刻。而文士閣的內將(ねちゃん)也說,那是12月上旬。所以越戰紀念碑上的Allen Bailey或許是另外一人。

而且據當時報紙報導,安德魯提供數百美元招待貝利,在北投玩樂多天後,才拍下這張傳神的照片。至於美玲的部分,你可以看出表情似乎很僵硬無奈,但又沒任何驚慌的表情。至於背對鏡頭的女子,更是一點也不漏光,很難解釋說是記者正面強拍。

其實我直覺的判斷,安德魯或許換了很多女主角,才拍出這張讓自己滿意(或者說是讓《時代週刊》編輯滿意的這張)。甚至我猜想這兩位女主角也有收到酬勞,只是她們當初大概也沒想到這張相片會流傳這麼廣(男主角與攝影者也不會知道),而台灣的反應會這麼激烈吧?所以後來在面對沸騰的輿論或嚴酷的法律時,還是必須堅持非自願與未收受酬勞吧!
2009-01-04 21:19:32
達哥
美玲姐姐其人,現在應該是找不到了吧!按計算現在應是年近古稀的老嫗了,不知版主是否知道,這位風月女性在承受事件壓力後,後來的行蹤或發展?
2009-01-05 09:48:20
版主回應
她僅有63歲,離古稀還好多年啦!
2009-01-07 15:12:28
狗仔
版主用心
值得鼓勵
算台灣野史一段
當年
拼經濟
為台灣爭取外匯
功不可的一群
2009-01-20 21:53:35
joe
73 年畢業等當兵前,曾短暫在林森北路酒廊吧檯和廚房工作過.
某晚, 一位自稱在外交部工作的人士,開著一台據說全台就這麼兩輛的富豪車 (外交部有一輛,許多工作人員還跑出去看車), 帶著幾個來自某有邦的老黑來消費. 哪個國家, 年代久遠,真的是忘記了.
來酒廊當然免不了要叫小姐,然後帶出場過夜. 根據出場小姐的事後回憶, 在外交部工作的那位完成酒廊任務後是乖乖回家過夜. 老黑則帶著小姐回圓山飯店.
小姐是夜間部大學生,英文頗溜的. 衣服脫了,準備辦事,小姐發現, 一個堂堂黑人外交官的襪子破了個大洞.外面穿的西裝,裡面內衣相當破舊. 事成之後,給小費又不乾脆,就那麼幾張鈔票,點來點去的.

小姐的愛國情操發作, 大手一揮,不要了, 老娘今晚是為國捐軀.

在千千萬萬的秘密外交經費中, 一個林森北路的小酒廊也沾了那麼一點光, 只是那個老黑外交官吃了我們吧檯精心調製的水果拼盤,烤魷魚, 喝了我們獨家配方的雞尾酒,晚上不知道有沒有拉肚子.
2009-01-20 23:14:45
joe
更正啟事;

`衣服脫了,準備辦事` 為筆誤.
正確的解釋是,`寬了衣服,準備純聊天
2009-01-22 10:57:21
短小浦島
謹附上當年美軍自日本度假後再來台灣而帶來的Agogo樂曲.
Crying in a storm.(日文原曲 涙の太陽)
演唱者是Amy Jakson(日裔美籍)
國片 吳念真的&quot太平 天國&quot片尾曲
http://tw.youtube.com/watch?v=QfSyDSJqv8U
2009-01-25 09:43:30
行政排
給樓上的 joe 大大
小弟1963年生跟管大一樣,有一國中同學家境不錯,民國 64 年就坐過他家那部跟裝甲車一樣厚重的富豪車 (Volvo)了
2009-02-13 15:25:01
小朋友
管先生的文章一篇篇讀下來真是不厭倦,&quot故&quot事精彩卻筆調冷靜,用字也雅,我們後生晚輩(我是1980年代生)似乎越來越不時興這種風格的寫作方式,但我很喜歡您的文章,請繼續堅持創作。
本文中引述了一段: &quotBusting up bars seems to be something that went out with From Here to Eternity and the professional army.&quot 您的文章中未翻譯,我試著google了一下,發現From Here to Eternity是一部美國電影,1953年上映,得過8項奧斯卡大獎,算是有名的電影吧。劇情大致是二戰時駐夏威夷的美軍中有一名美國軍官惡意修理一個擅拳擊的小兵(http://www.imdb.com/title/tt0045793/plotsummary)。可能因為有很多暴力鏡頭--也許包括週刊文章講的砸爛酒吧--所以被寫進來藉以描述越戰時的/現代化的美國大兵已不像二戰老兵違法亂紀吧。
2009-02-21 01:58:22
Igi
強烈建議有機會請 美玲現身見證歷史接受大家歡呼 大家茍同嗎
2009-03-07 20:06:38
hermann
可能大家不太翻閱電話黃頁簿<分類簿>...有個分類欄叫--樂戶--還屬於娛樂場所...唉...
當時電信事業是國營..
所以在一獨裁專制國家只有一條法---沒辦法
2009-04-06 03:15:18
kent
在下雖然身為男人~但絕對好色卻尊重女性~也支持女權
前陣子~立院國民黨鄭麗文提出立公娼條款~而後近日內政部擬設紅燈區~引起一陣語論交戰~
紅燈區之設立~在下以為萬萬不可~不然如管大的資料事件~此等鬧劇鐵定日後又再上演~
過去就過去了~過去的錯誤,千萬不要再犯。此等污辱女性及國家尊嚴之事~實在是令人不齒啊
2009-06-23 05:32:12
kent
另外~現任總統以前因極樂台灣事件而放話日本人,若來台嫖娼,來一個抓一個,來兩個抓一雙~
而今又公然指示設紅燈區?言論不免相生矛盾~
既要設紅燈區嫖娼都不罰~卻又不准日本人來台嫖娼?
唉~何時台灣才能有一個言行一致,然後再正經一點的總統???
2009-06-23 07:59:03
阿夏
只要銀彈充足,一樣可以反攻日本,我就做過這樣的事,後來不費一粒銀彈,就拐到櫻花妹啦!
2010-01-21 11:10:08
(悄悄話)
2010-03-03 01:28:30
Tony
管先生,您好,發現一篇報導,實在是非常似曾相似,回報一下:
http://www.nownews.com/2011/03/02/91-2693067.htm
證據:細看圖片上寫「Twenty minutes by Taxi From Taipei is Peitou」,竟然跟您一樣翻成「從台北坐計程車,只要30分鐘就可達北投」。但Twenty minutes應該是20分鐘才對!(抱歉,當時看文章還沒那麼仔細!)
2011-03-03 07:31:10
卡歐斯
上面講的 士林大龍蒸餾水 對面的美軍bar 當年叫 49分會 ,老一輩都說是老美開的bar。約二十多年前我年紀還小的時候,49分會門口打開時,會看到很多高大的中年老美,當時是白色木頭門,門上畫個水藍色的錨 ,關於這些印象我記憶深刻。 49分會約在十幾年前改成德生餐廳了 經營者不知淵源
2011-07-27 17:13:06
Farmas
好文,贊哦!
2014-08-22 10:46:55
我要回應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