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1-13 18:08:38 | 人氣(358)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真幸ABO】萬A之上-5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章五,偽A陽性

=================

3年C組一大早教室裡。

 

現在是什麼狀況……。

 

鼻子一抽一吸,幸村頭痛得不得了,腺體也疼得不得了,整個人彷彿得了重感冒般,他坐在座位上,手側撐著頭,指尖不斷揉弄太陽穴。

 

搞什麼,不是早就過分化期的不適了?現在又是怎麼回事?

 

額角不斷冒起青筋,是哪個傢夥又不斷釋放信息素了?

極力壓著想拿球拍滅人五感的衝動,幸村精市全身不斷冒著黑氣,身體不舒服連帶整個人脾氣都不怎麼好。

 

等會,好像也不只是單一個人的味道……。幸村按了按疼痛不已的太陽穴。

怎麼有種感覺…今天學校的氣氛好像怪怪的…。

 

 

“幸村~~~~~”

 

幸村默默嘆了口氣,誰啊,頭都要痛死了還叫這麼大聲。

等等,這聲音莫不是丸井?

 

勉強側轉過頭,幸村晃著一臉黑線看見丸井衝進教室內,直奔自己的座位。

後面還跟著仁王。

 

“是你們啊…。”

“pupina,幸村你怎麼好像得了重感冒一樣?”

“我也想知道。”

“嗨,這個給你。”丸井從口袋拿出醫用口罩。

”這幾週是春月,我早料到你要不舒服了。”

 

“春月?啊…是了,我把這種事情給忘了。”幸村擰著眉心,輕嘖一聲,被瀰漫在空氣中的各種味道給熏得暈頭轉向,趕緊戴上口罩。

雖然健康教育課上學過,但他忘了自己已經分化,並不像以前那樣不易被信息素影響。

 

所謂「春月」,就是在每年的春分會有一段ABO普遍信息素活躍週期,未分化的人感受不到影響,已分化的人也會有個體差異,若是又已經被標記的,影響也微乎極微。但典型來說,不管是ABO都會在這時期有信息素相對活躍的情況。

這彷彿是生物演化之中未退化完全的繁衍機制,未被標記的ABO容易在每年這種時後找到另一半,但由於文明過後,大多數的人表現出來的只是期間情緒比教高漲,信息素活躍,傾向與異性交往等症狀。

 

但有像我這麼難受的嗎?

幸村緩吁一口氣,眼裡暗露不悅的凶光,想想還是藏著,以免嚇著人。

 

“幸村,你這樣子好像跟之前分化期一樣,真不去看個醫生嗎?”

丸井伸手摸摸藍色腦袋,“你這可以請生理假了吧。”

“我考慮一下吧。”

 

“別逞強啊,幸村。”丸井突然想到什麼:

“對了,還是我再給你築個牆?”

“我也可以喔,piyo。”

“你算了吧那種肥皂泡泡味道。”

“什麼肥皂泡泡!是薄荷柑橘!薄荷柑橘!!”

“幸村比較喜歡我這種甜甜的香味啦。”

“棉花糖胖豬。”

“你說誰是胖豬啊混蛋!”

“我說你們兩個……”

“幸村!”站在桌前就吵起來的仁丸兩人一齊轉頭,一本正經的看著他:”你說,你覺得誰的比較好!”

 

“你們兩個再吵下去,下午練習賽滅五感預備。”

“……對不起。”

 

/

 

 

結果到了下午,頭疼的症狀還是沒有退去,不只頭疼,連腺體都給他鬧刺痛。半個小時前他已經撕開舒緩腺體的貼布貼在脖子上了,但這次似乎效果有限,腺體還是略疼。

但他是幸村精市,可不會因為這麼一點事情就翹部訓。王者立海沒有死角。

 

幸村抽了抽鼻子,他打開部室裡的鐵櫃,把口罩摘下來丟了進去,打球時帶口罩太悶了,而且說實在,對球場上的神之子來說這樣並不好看。他心想。

 

 

走到球場,幸村一如往常的先監視普通球員的基礎訓練,他站在鐵絲網邊,雙眼深沉直盯球場上練跑的群體。

 

隊伍中。

“部…部長他今天……是不是心情不好啊……”球員A嚥了口口水,小小聲的對他前面的幾個社員說。

“何止不好….我覺得他今天的眼神好恐怖喔……。”

“這樣比真田學長恐怖多了……我第一次希望來監訓的人是副部長……。”

“別、別說話了啊部長他好像再看我們了…”

“你們兩個閉嘴啊快點認真跑…我不想被滅五感啊……”

“嗚哇……我也不想。”

球員們繃直背脊,齊齊加快節奏,絲毫不敢鬆懈。

 

 

嘖、

幸村暗自咂了咂嘴,腺體跟頭雙管齊下的疼真的很讓人浮躁。

要是現在去打球,好歹可以分散注意力,不適的症狀反而能減輕。

他抬眼看了一下球場上的部員們。

 

…今天倒是挺認真的,沒一個人鬆懈。現在離開讓他們自主練習也沒什麼問題吧?

 

想到這,幸村拿起靠在一旁的球拍,逕自走向另一側的球場。

 

 

/

 

真田今天可忙得夠嗆,春月這種太讓人鬆懈的時節,他今天在學校裡糾正了不少不純的異性&同性交遊。

 

校內的風紀委員早早就把規章貼出來了,畢竟是春月,校方也不打算泯滅人性,私底下的小舉小動校方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但還是會有那種得寸進尺的人。

兩情相悅還算小事,校方怕的是騷擾。

 

手上的風紀委員長臂章從早上到下午從來沒拿下來過,幾乎每節下課都被叫到重點地方巡邏。

 

 

第二節下課,他在後門附近巡邏時救了一個被人壁咚的O學弟,壓著他的A不知好歹的釋放著信息素,小學弟睜著淚眼瑟瑟發抖,表情看起來也十分痛苦。

腦海中浮現之前幸村被惡意影響而疼痛的表情,真田頓時心裡一陣窩火,啪的張開自己的氣味牆,帶著警告的意味。

 

“你們在做什麼!”他對那個A大聲一吼,那人理所當然的嚇了一跳,本還帶著不耐的表情,一轉頭發現對方是風紀委員,悻悻然地落荒而逃。

 

“謝、謝謝學長。”小學弟趕緊鞠著九十度的躬道謝。

“沒事的話別隨便單獨跟人來這種地方,別把自己暴露在危險中,最近盡量結伴而行。”真田一臉嚴肅的盯著他,太鬆懈了,一點危機意識都沒有。

“好的……真的很謝謝學長出手相救!”

“只是風紀委員的責任罷了,快回去吧。”真田聳聳肩,便轉身離開。

 

 

走在路上,真田心裡想著剛剛的事。

話說回來,這些日子雖然大部分的人都感到雀躍,但對一些O而言果然還是挺困擾的。

他開始胡思亂想起來。

 

不知道幸村又是哪一邊的人。

說實在,他沒辦法想像出幸村被某個A吸引而迷戀的樣子。

 

心裡閃過的一絲絲焦躁的違和感就這麼被他下意識的忽略。雖然跟幸村認識這麼久,似乎也沒聽說過他對什麼人有好感之類的話。

 

腦海中又立即浮現起另一種可能,他開始有點擔心幸村最近會不會又開始不舒服了?

他心想下節下課有空的話帶片舒緩腺體疼痛的貼布去找他吧。

 

 

/

 

 

真田弦一郎萬萬沒想到自己就這樣一路忙到下午,一眨眼時間就晃到社團活動。

他嘆了口氣,結果也整天的課堂間也沒時間抽空去找幸村。

 

連最低限度的關心摯友都做不到,真田弦一郎你實在是太鬆懈了!

他在心底訓了自己一頓。

 

 

走進社辦,正好看到剛換完校隊服的丸井,順口問了幸村早上的狀況,果不其然丸井皺著眉跟他把早上幸村的不適全說了一遍。

真田聽完,再度斥責自己。

 

“啊,不過,”離開前丸井補充:

“我剛剛在球場遇到幸村,他說打球以後有好一點。”丸井聳聳肩。

真田對他點點頭,目送丸井離開。

 

 

出了部室之後,想了想還是先往球場走去。到場邊,四周環顧了會兒還是沒看到他心裡想的那抹影子。

 

沒有在打球嗎…?

 

思量一會,真田握緊球拍,逕自往場外走去。

 

 

/

 

“噁……。”

扶在洗手檯邊又咳又乾嘔了好一番,幸村什麼也沒吐出來,就是魂也快被自己嘔出。

頭低久一抬頭眼前便是一陣青黑,手打開水龍頭,水柱嘩啦啦的流下,他捧水不斷往臉上潑。

 

果然還是太過勉強了嗎。

 

本來是想用高強度的運動麻痺身體的不適感,幸村剛才像瘋了似的不斷擊球,力度之大甚至不小心將對打的幾個下屆的準校隊生嚇到腿軟跪倒在地,回過神發現替換的對手都被他打完了,他才終於擺擺手讓那些部員先退下休息。

想走到水槽邊洗把臉,沒想到一鬆懈下來整個人被暈眩感反噬,弄得他一陣噁心。

 

“是剛才欺負新生太過火被懲罰了嗎,哈哈。”幸村倒是還有心情自嘲。

還沒笑完,一回頭就看見一個人杵在那裡一臉凝重的瞪著他。

 

“真田。”幸村嘆了一口氣,看到自家竹馬這個表情,他就知道自己有得解釋的了。

“站在那裡一言不語的偷窺別人,可不像是你的作風喔?”

 

真田對他的幽默完全不買帳,眉頭鎖得更深了。

 

幸村又嘆了一次氣,他就是不擅長處理真田這種地方,緊緊抓著自己想隱藏的事情不放,無法輕易唬弄過去。經常把”辛苦你了”這句話掛嘴邊,其實就是不想過多的勞煩別人,但這句話從來推不走真田,只會回一句”別見外”,然後二話不說的默默跟著搭上本來只是自己的責任。

 

真田沒說話,只是向前幾步,表情仍是那副鄭重的模樣,伸手將毛巾的給幸村。

幸村接過他的好意擦了擦臉。

 

“還疼嗎?”

 

幸村聽得出他這句話是掂了幾斤兩才說出的,他曉得,真田對自己很少像對其他人那樣輕易的破口大罵,但就算是一兩句話也鄭重得令他難以輕易忽視。

 

有一瞬間他想搖搖頭,但又想想這是瞞不過眼前人的。無法裝,也不必裝。

 

“疼。”他最後還是說出口了,卻是如釋重負的微笑。

 

聽見這句話的真田反倒有些舒開了眉頭,但表情依舊嚴肅。

“今天就去醫院吧。”真田又想了想,知道幸村是真的不喜歡那種地方,”我陪你。”

“那能否至少等我部活結束呢?真田老師。”幸村對他笑了笑,這次,他也沒有推託。

看他還有心情說笑,真田哼了一聲,接回他手上的毛巾:

“不許耍賴。”

 

 

 

/

 

今井綜合醫院。

 

既熟悉又令人不安的地方,那是幸村曾經在此居住過將近一年時間的地方。

他在門口停下了腳步,理性上雖然是不怕的,但情感上,他還是有點抗拒再度踏上這個地方。

彷彿會讓他想起那年冬天的絕望。

 

 

不知不覺陷在回憶中的幸村,忽然被人輕輕拍了拍他的背。

幸村回過頭,看了對方一眼。

“幹嘛?”

“我會陪你。”

 

還是被他看穿了嗎。他在心裡苦笑。

心裡愈想否認對醫院的不安,那股焦躁感就愈明顯。但真田的這一掌拍散他的躊躇,雖然就這麼被人看穿有點兒不甘心,但是……

好吧,如果是真田的話,好像沒那麼討厭。

 

他發出一聲輕笑,往前走去。

 

 

掛號完後,兩人在候位室廳等候。

“真田。”幸村突然叫住他。

“嗯?”

“不管今天看診的結果如何,希望你不要跟我爸媽提起這件事。”

“這不妥吧。”真田皺起眉頭,不管怎麼樣,幸村都不該隱瞞自己的身體狀況才是。

“我不是那個意思,”幸村苦笑。

”你放心,我會自己告訴他們的,只是,我希望能等到我對自己的狀況有一定瞭解之後再說。我擔心我媽會太驚慌失措。”

幸村的表情有些落寞:

“我只是不想再看到,我媽擔心害怕的樣子了。”

 

看著幸村的表情,真田忿恨自己無能為力的樣子。當時生病時,幸村也是抱著這樣的想法嗎?明明已經受病痛的折磨,還必須背負著對家人的擔憂。

 

反觀自己,能做的實在太有限。他想起以前每次大夥一起去探望時幸村那樣毫無改變的笑臉。

原來自己,連讓他放鬆的喘息也做不到嗎?

 

“我答應你,幸村。”他鄭重的看著他。

“但是你也必須答應我,無論結果如何,不要一個人背負所有煩惱。

 

“如果會,那畢竟也是我自己的煩惱。”幸村突然面露正色,語調仍是溫和,但口氣堅定得令人無法反駁。

“那是我自己該正面面對的不是嗎。”

 

“不是那樣!”真田突然大吼,幸村怔了一下,趕緊拉住他的手。

“真田,這裡是醫院,小聲點。”

 

真田這才意識到四周似乎頭來一些側目的眼光,困窘的壓低音量。

“我的意思是,希望你至少別對我隱瞞診斷結果。”

他回握住幸村的手。

“我當然相信你很強。”他說。

 

幸村看著他,那堅如磐石的目光讓他無法回絕。

 

 

 

“幸村精市先生。”

 

聽到叫名,幸村起身,一旁的真田也跟著起來。

“你也要跟過來嗎?”

“啊、啊…抱歉,我太多管閒事了…。”他卻下腳步。

“不…我不是這個意思。”幸村想了想,”你一起來吧,真田。”

 

 

/

 

經過一連串的檢察步驟與問診,醫生拿著手上的資料:

“根據剛才的篩檢跟診斷,幸村先生,您確診偽A陽性。”

 

坐在診斷椅上的幸村與站在一旁的真田不約而同的露出不解的表情。

 

“放心吧,這不是什麼惡性症狀。”醫生對他露出溫和的微笑。

“其實這的確是相當罕見的狀況,以目前的研究來說,出現率大約為0.85%,目前全日本也只有相當少數的案例,都是天生的。簡單來說,就是在分化的時候,可能由於體內激素或基因問題的影響,造成先行性的假性分化,雖然身體上是分化成O,但在部分特質上有A的特性,醫學上我們稱這種狀況為偽A陽性。”

 

醫生推推眼鏡,繼續說道:

“您放心,這種狀況依目前研究並不會對人體有任何危害,只是會有以下假性症狀出現:第一點,在分化期時會出現比一般分化者強度還大的不適感;第二,對於非標記者的Alpha氣味會相當敏感,就像一般Alpha會對其他Alpha本能性的出現抗拒或防禦反應,但Omega因為不能自己築信息素牆,以致於會出現排斥或腺體疼痛的症狀,至於疼痛程度,因人而異。再來……”

醫生停頓下來:

“接下來說的話,比較涉及個人隱私,沒有關係嗎?”

 

真田立刻明瞭,他對幸村說:”我還是到外面去等吧。”

 

“等等,”幸村拉住他,轉頭對醫生說:

“您直說沒關係。”

 

“那好。”醫生推推眼鏡。

“偽A陽性的O對於信息素的接納度相當嚴格,簡單來說,優點是不會輕易的被任何A的信息素影響而進入發情期,缺點則是,除非出現「完美匹配」,否則幾乎無法輕易與任何A相容契合。”

 

完美匹配,幸村曾在健康課有學過,那是指在極少數的情況下,alpha與omega信息素中的化學成分將彼此完美匹配。這會使他們百分之百的契合。

 

“也就是說,除非找到完美匹配的對象,否則我這輩子都不可能跟任何Alpha結合?”

“完全正確,不過,就算無法真正結合,也仍是能被一般的Alpha進行短暫的初級標記。”

聞言,幸村若有所思的點點頭。

 

“另外,因為必定是完美匹配,一但受其Alpha信息素的影響,將容易迅速進入發情期,且發情期有極高的概率會比一般的O來得更加強烈,這點還請注意。”醫生補充。

 

“我知道了。”幸村點頭致意。

“對了醫生,關於最近春月腺體疼痛的問題,有辦法解決嗎?它造成我很大的困擾。”

 

“關於這點,我會開給你氣味阻滯劑,它是抑制劑的一種,不過原理不大相同,不是抑制O自體的激素,而是降低腺體氣味受器的敏感度,因此請注意使用的量,最多兩天一次,千萬不可以濫用,否則會影響O的身體,導致未來無法生育。”

“我了解了,謝謝醫生。”

 

 

 

/

 

看診結束後,兩人離開醫院並肩而行。

 

“明天我會制定新的訓練菜單,最近你們的動作都沒什麼進步,看來舊的菜單對你們而言已經不夠了。還有,我會通知蓮二,中午的時候一起過去你的教室開會。”

幸村手指比著,一件件細數明天要做的事。

“還有真田,上次交給你的校際聯合友誼賽的企劃冊你還沒弄完吧,明天拿一半過來我一起用,趕快把這件事情處理完畢。”

 

離開醫院真田一路上走在幸村身邊,邊聽著他的話邊點頭。真田大概不知道,自己現在的表情有多麼柔和。

 

“真田。”幸村停下話題,和顏悅色的看他。

“什麼?”

“你好像心情不錯?”

“是嗎。”他用手指拉拉帽子。

“你才是,好像變得有精神多了。”

“託剛才服下的阻滯劑的福吧,煩人的氣味全消失了。”幸村神清氣爽的說道。

“然後,也要謝謝你逼我來看醫生。”

 

“哼。”真田輕笑,也替他開心。

“不過,藥劑的量,你有拿捏好嗎?”

“藥劑師有提醒過我,沒問題的。”

“那就好。不過可以的話果然還是少用為妙吧,畢竟那是對身體有副作用的東西。”

“什麼啊,原來真田這麼在乎我能不能懷孕嗎?”

“我我我哪有這麼說、你從哪裡得來這種結論?!”真田臉嘭的一下子爆紅起來。

“開玩笑的啦。”幸村輕笑,伸手打了真田肩膀一拳。

 

 

看著他發紅的耳際,幸村忽然興起一點惡作劇的念頭,趁著真田沒注意,幸村用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搶走他頭上的帽子。

 

“喂!!幸村、”

“你太鬆懈了,真田。”幸村模仿起他一貫的口氣與台詞。

“笨、笨蛋快還給我!!”真田伸手去撈,但幸村一下子就閃離他身邊。

“竟然敢叫我笨蛋?那我怎麼可能還給你!”

幸村手舉著帽子對他揮了灰,一溜煙的跑掉。

 

真田飛也似的追過去,兩人馬上就追趕到河堤邊,幸村一腳輕盈的跳上去,站在水泥堤上,漾著惡作劇成功的爽朗微笑。

“你的動作太差了。”

 

正當他也打算跳上去,幸村早已又溜到一旁的草皮斜坡,開始小碎步的往坡下跑。

“喂!快停下來!這樣跑很危險!”

“追不上我就直說。”幸村一點也沒打算停下腳步,草皮的確有點滑,但對於身為運動選手的反射神經,還不是什麼問題。

 

“別跑!”真田被一個激將,也沒停下腳步追過去,或許是自己些微的身高優是吧,腿長了點倒是很快就幾乎追上那名藍髮少年。

 

他伸手一抓,抓到幸村的衣角,反射性的一拉,幸村被他嚇了一跳,重心不穩的向後倒,因為在斜坡上,真田也煞車不及,身體順著慣性往前撞去,兩人瞬間跌成一團,咕嚕嚕的從草皮斜坡上滾下。

 

直到滾到平地才停止,兩人雙雙倒在草坪上,真田一回過神來就趕緊起身察看幸村的狀況,臉上的表情盡是焦急。

“笨蛋!早跟你說過這很危險!怎麼樣?有沒有受傷?”

 

幸村眨了眨眼,之後也盤腿坐了起來,他輕輕的笑了一聲,把帽子戴回真田的頭上。

 

“對不起,我玩得太過火了,害你也一起跌下來。”

“不,是我不該伸手拉你。”真田皺著眉,邊用手幫幸村拍掉肩膀上沾黏的泥土跟草屑,幸村同樣也伸出手幫他撚掉黏在臉頰上的草渣。

“你的臉上還有土。”幸村笑看著他。

“那個回家洗一洗就掉了。”

“會不會被阿姨以為是你在外頭打架?”

“如果她問,我就說是你打的。”

 

幸村的表情頓時柔和了下來,身體向後一倒,直接躺在草地上。

“幸村?”

“沒事,只是想躺著。”

真田什麼也沒說,但跟著他的話躺了下來。

 

兩個人又這麼靜了幾十秒。

 

“我突然想起,”幸村首先發話。

“小時候有一次,我也搶了你的帽子,然後被你打了一拳。”

“然後我就被你按在地上揍了一頓。”真田的語氣平淡得像是在說天氣真好之類的話。

“對,結果我們兩個一起被阿姨罵了一頓。”幸村又笑了幾聲。

“被說什麼,好朋友就不該打架,好朋友不可以隨便搶人家重要的東西之類的。”

“真田從那次以後,幾乎沒打過我了吧,就算到現在我有時候還是會搶走你的東西。”

“那是因為我已經習慣了。”真田拉了拉帽子,”如果是別人的話我還是會揍他的。”

“講的好像你很偉大一樣,我也是不會去搶你以外的人的東西好嗎,你該感到榮幸。”

真田偶爾不得不覺得其他人都被這神之子完美的人設給騙了,總有些時候幼稚得跟小孩子一樣。

 

“真田,”

“嗯?”

 

幸村看著粼粼的光線,映在自己的瞳孔之中。

“有的時候我還是會覺得喘不過氣,帶領王者立海的稱號也是,之前生病的時候也是,還有分化這件事也是。”

“「神之子」的氣勢,說什麼都不能輸給別人吧,也不可以有任何一點的動搖,否則會讓我們的球隊出現死角。”

“有的時候也會覺得「煩死了、好累啊」之類的,想乾脆躺在床上睡大覺算了。”幸村哼笑了一聲。

“對真田來說,這種話太鬆懈了對吧?”

 

然而真田並沒有這麼罵他。

“你是幸村精市。”真田突然開口。

“我認識你的時候就只是幸村精市,現在也是,只不過多了神之子的稱號。但是,”

真田頓了頓,”只有看到事物的本質,才是真實的。”

 

“沒有人無時無刻都是最強的,但是你能無時無刻都提醒自己不能迷惘,這點我是真的很敬佩。而且,我身為副部長,你也是可以…”

腦海裡突然蹦出”依賴我”三個字,他愣了一下,瞬間改口:

“可以把多餘的事情交給我。也不只是我,還有蓮二、柳生他們都是,其它人雖然偶爾很鬆懈,但都是很值得託付的夥伴,總之,不用什麼事情都自己扛著。”

 

“你這麼說,要是被赤也聽到他會很感動的。”這番話暖了幸村不少,也讓他恢復笑容。

“赤也那傢夥還不行。”一說到赤也,真田馬上恢復嚴肅的語氣:

“那傢夥火候還不夠,這樣一來是無法扛下日後網球部的責任。”

“呵呵,真田你啊,就是對他特別嚴格,這是對中意的後輩獨特的愛的表現呢。”

“哼。”

 

真田從草地上站起身,將手伸向他:

“天色晚了,回去吧。”

 

====================

公式書裡說過幸村意外的喜歡對熟識的朋友惡作劇。畢竟是國中生嘛活潑點也才像,許斐這設定挺可愛的。

我眼中的SY,他們相處既可以很成熟也能很幼稚w

關於ABO設定,一些是私設,一些是逛湯不熱跟The Omegaverse Classroom這網站借鑑的,想寫ABO的朋友們推薦你們去這網站爬個文,各類ABO細節很詳細也很有趣。開腦洞的好素材。

台長: 桔子
人氣(358)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電玩動漫(電玩、動畫、漫畫、同人) | 個人分類: 萬A之上 |
此分類下一篇:【真幸ABO】萬A之上-6
此分類上一篇:【真幸ABO】萬A之上-4

是 (本台目前設定為強制悄悄話)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