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1-13 18:11:09 | 人氣(419)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真幸ABO】萬A之上-7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章七,論真田不加入劍道社的理由

==========================

 

星期一,七點整網球部晨練。

 

除了遲到的切原赤也,其他正選們驚恐的看著眼前一臉沒事地整理個人鐵櫃的幸村部長。

 

 

我靠。

誰來告訴我為什麼部長身上有真田那傢伙信息素的味道pio!?

 

不不不別說我一點都不想知道任何很可怕的可能。

 

或許萬一其實如果應該也許只是emmmmmmm對不起我不敢猜測!!

 

我護得好好的白菜被自己人拱了!?真田哪去了?!出來面對!

 

弦一郎有什麼不好我倒覺得這兩人挺般配的?

 

不是配不配的問題而是…啊啊啊反正我不知道怎麼說啦!

 

所以你們誰敢去問一下?

 

胡狼你來。

 

為什麼又是我!??不不不這次我真的不行!!

 

 

正選們用無聲的吶喊及眼神在幸村的背後交流完以上對話。

 

 

 

“怎麼?全站在這裡不出去練習是怎麼回事?”拿完球具的幸村一轉身就看見一群人緊貼著牆壁看他。

 

“幸…幸村…。”丸井嚥了口口水,努力穩下顫抖的聲線。

“也、也許是我聞錯了……你身上是不是有一點…真田信息素的味道……?”

 

“啊?啊,那個啊,我昨天借住真田家。大概是那個緣故吧。”幸村淡定的邊換球鞋邊回應。

 

臥槽,立海爸媽都混成真爸媽了嗎?!

這回應彷彿坐實了一幫人胡猜亂想的可能性,全員如遭晴天霹靂。

 

 

“連夜趕出來的參賽資料跟名單,我等等就貼到白板上。”

 

眾正選:…?

 

“哈啊?搞了半天是去處理出賽名單?我還以為…。”撫撫胸口,丸井嘆了口氣。

“以為什麼?”

丸井臉色微變,唐塞幾秒鐘說道: “…以為你跟真田在一起了。”

 

幸村從容的神情細微可察的挑了挑眉,丸井怎會看漏,趕緊解釋:

“還不是因為你身上有他信息素的味道!”

 

幸村思索狀,接著便悟到什麼般走到鐵櫃邊,打開櫃子翻出裡面的書包。

“是因為這個吧。”

轉身,攤開的手裡放著一個素雅的小香囊。

 

“這什麼?”

“真田給的,對安定精神很有用的樣子,不過也是因為我說挺中意這類氣味的所以就給了我。”

“原來是這樣…。”

 

定情信──喔噗!

柳生瞄向被他推了一巴掌而被迫中斷嘀咕的仁王,當然,對方一臉“你好大的膽子敢巴我”的看著他。

“我在拯救你的生命。”柳生推推眼鏡。

“puri。”仁王蠻不在乎的輕吐舌頭。

 

“話說回來,真田去哪了?怎麼到現在也沒看到個影?”

“他啊,最近劍道社有個重要的比賽,被請去當教練了。今天晨練跟下午團練都暫時不會來,我有給他排中午補練。”

“既然如此,今天的訓練菜單我另外幫他安排一份吧。”

“有勞你了,蓮二。”

 

 

/

 

“嚇!!”

隨著怒吼聲,裁判紅旗舉起,宣告比賽終了。

“比賽結束,紅方,真田弦一郎勝。”

 

 

“真田學長真的好厲害啊。這局又是他獲勝了,練習賽的對手好歹也是部裡的正選代表啊。”

“據說他從很小就練劍道上來的,家裡還有個道場,所以實力當然不用說了。”

“沒想到劍道這麽厲害的人竟然不進我們劍道部,實在太可惜了。”

“但他人真好,還會答應幫我們擔任初賽的臨時教練,多少人被他指點過都功力大增。”

“都幫成這樣了,竟然還不打算入社?”

 “里川部長好像請他好幾次了,據說都被婉拒了。”

“因為他現在是網球部的副部長吧。不過話說回來,他的實力要在我們劍道部當部長都行了,幹嘛不乾脆轉社團算了。”

“真田學長可是很有責任感的人嘛,大概不想隨便拋下網球部的責任吧。”

“只是這樣而已嗎?該不會是在網球部有喜歡的人吧?嘿嘿。”

“你再說,小心部裡的真田地下應援團跑來罵你造謠。”

“我們部裡還有這種東西啊…。”

“畢竟人長的不錯又很有安全感還負責任又是個強A,最近昭和系大叔型的男人挺受歡迎的。”

“放一百二十個心吧,從沒聽說真田學長跟哪個O走很近過,他的另一半根本就是網球吧。”

 

 

立海大附中是個大校,為講求績效與卓越,學校裡運動競技類社團,比賽成績是下屆社團經費來源的主力因素。只要對外比賽拿到亮眼的成績,不管在經費申請或社團活動開辦上都會有極大的助力。也因此,身為真田道場之子的真田,即便不是正式社員,劍道社的部長仍經常拜託支援他們各類重大比賽。

雖說劍道部部長里川翔太好幾次想把他從網球部挖角過來,但真田說什麼都毅然決然的謝絕。

 

“剛才的滑步,要以雙腿交替式會更好,回防的速度也會更快。另外,切返的動作還要再俐落點,把速度練出來。”剛結束練習賽的真田沒有離場,十分認真的指導對手學弟。

“是!謝謝真田學長指教!”小學弟中氣十足的回應。

“嗯,以上若做到,打進前八強大概沒有太大問題。”

 

小學弟迅速敬了個禮下場而去,一旁觀戰的部長里川翔太悠然地靠近真田。

“辛苦了,真不好意思,每到這個時候還得讓你來分擔指導我們部員的工作。”

“沒什麼,只要沒影響到網球部的比賽,我還能過來。”真田拿起毛巾掛在脖子上,邊擦汗邊說。

“再說,我也希望有資質的部員能發揮潛力。”

 

真田對劍道部部員的諄諄教誨不只基於責任感,更多的是想協助培養一些優良選手,他的確希望劍道部有更多具有潛力的人可以扛起決賽冠亞軍的責任。

基於對劍道不輸給網球程度的熱愛與祖父從小對自己的教誨,他也想劍道部能發揚光大,對他而言,似乎默認了肩負培育劍道才子的使命。此外,部長里川翔太也是他認可的具有潛力的人之一,交情還不賴。

 

“你啊,人真的很用心。但不管我邀你幾次都不肯賞臉入部,我也實在是挫折啊。”里川苦笑,身為真田的同班同學兼好友,也還是沒能把他拐進劍道部。

“拒絕這麽多次我好歹有資格聽原因吧?”

“網球部的副部長還沒卸任,僅此而已。”

“哼~每次都這種官腔理由。”

“隨你說。”

 

里川哼笑,手肘頂了頂他。

“還是說,你是真的想把幸村精市?”

“什、什麼東西!亂七八糟!”

“有啥好奇怪的,幸村精市好歹也是本校人氣數一數二的O,看上他也不奇怪吧?”

“我才沒有這種心思!”

“真的沒有??你們老是走這麼近我真的以為你喜歡他。”

 

里川一臉不可思議,一起同班兩年了並且跟真田算是還不錯的朋友,他對真田的熟識程度好歹能大致摸透他的交友風格。知道真田不是一個善於與人親近的人,對大多朋友也都保持一個既定的小距離,完美演繹古人交友的止乎禮,當然偶爾有熱血過頭的一面。

 

但唯一見過真田主動頻繁接觸的人是幸村精市。跑班借東西什麼的都算日常,那傢伙還似乎每節化學課都多整一份筆記出來,後來才發現是要拿給幸村精市的。

每天上下學還經常一起走,不是他等幸村就是幸村等他。

還有,幸村精市跟一個叫什麼柳還蓮的(反正好像也是網球部的,只知道這樣),中午有時會跑來他們班上找真田邊吃午餐邊開會。

見過幾次幸村很順手的 “偷”夾真田的便當菜,真田還很體貼的主動把菜夾進他碗裡。

 

“所以說,你真的沒喜歡他啊。”

“沒有!我跟他只是從很小就認識所以格外熟而已。”

沒有帽子的遮掩,真田不自然的撇過頭去,不斷用毛巾擦臉。

“這麼說,那我可以把他嗎?”同樣身為A,其實里川也有點興趣。

“你不是他喜歡的類型。”真田一哼。

“你又知道了?”

“我就是知道、”

“講話就講話,你這麼著急是幹嘛?”

“我沒有急!”

 

整個道場迴盪著真田的怒吼聲。部份部員們不明所以的往這邊看了幾眼。

“總之、”真田輕咳兩聲, “沒有的事別瞎猜。”

 

原來真田這傢伙也會害羞啊,挺有意思。

里川玩味的在心底記了一筆。

 

 

/

 

 

“里川那小子在說什麼蠢話。”離開劍道場的真田背著劍袋,嘴裡嘀咕。

 

為什麼不加入劍道部啊?

 

“哼,喜歡網球還需要其他原因嗎。”他勒了勒劍袋,頓下腳步。

“而且,如果我現在不打網球的話,幸村會生氣吧。” 

 

 

“你一個人在自言自語什麼啊,真田。”

“嗚啊!!幸、幸村?!”

說人人到,真田被突然冒出的身影嚇了一大跳,肩上的劍袋差點兒拋飛。

“看你嚇成這樣,是做了什麼虧心事不成?”幸村哼了一聲。

“才沒有,我從來不做虧心事!”

“呿,你太認真了,真田。”連自己是在開他玩笑都沒聽出來嗎?真是。

 

幸村手裡舉起一份資料,啪的輕敲在真田胸前。

“拿去,蓮二為你修改的訓練菜單。”

“啊,謝謝。”他正準備要去蓮二的教室找他拿。

“你今天下午團練是不是也請假?”

“嗯,抱歉了,我之後會補上進度。另外,也會多跑操場50圈。”

“嗯,對了,蓮二要我告訴你,腳上的負重這幾天減1公斤,這幾天你用的是濃縮版的高強度訓練菜單,如此才能平衡增強肌肉跟減輕傷害。”

“好。”

 

“對了,今天中午的補訓,要我過去幫你看嗎?”

“可以嗎?你不是中午都要照料園藝?”

“放心,那不影響的。”

“那就麻煩你了。”

“交給我吧。”

 

幸村揮了揮手便離開他的視線,直到完全離去,真田轉身前往社辦。

 

先練習揮拍500下吧。

 

/

 

午間練習結束後,真田下午的社團活動時間一直待在劍道部。難得網球部一整天都沒聽見真田訓斥的怒吼聲,不過也因如此,由柳跟幸村坐鎮,眾人更不敢偷懶翹訓。

 

幸村拿著柳整理的隊員能力分析報告端詳。

“這次的訓練,整體球隊的能力上升25%。”柳對他說。

“期末與青學一戰之前要上調到30%。”幸村眼裡閃著難得的光輝,那是鬥志。

“看來,你似乎也很期待跟他們的校際交流賽。”柳從容微笑。

“我很想再跟那少年再比一次。”手托著下巴,幸村眼裡的是棋逢敵手的雀躍。

“你跟弦一郎一樣,似乎挺喜歡那孩子的。”

“能遇到旗鼓相當的對手,本來就是件很開心的事,你說是吧?我想真田也是如此的。”

“確實。”柳鼻間輕輕哼笑,腦海中浮現同樣打著數據網球的那位前隊友,現任對手。

 

“況且一想到他也會有更大的進化,我就相當期待。”

幸村嘴角微揚,從前那次與勝利擦肩的扼腕他已挺過,淬煉出他更多的鬥志與精進。他當然不以單一場比賽就認定雌雄,勝利是他的標誌,也是王者立海不變的風範,更是他網球所追求的盡致。

 

“不過我也想跟手塚打一場就是了,上次把機會讓給了真田有點可惜哪,呵…”

“嘛,單打的安排,你自己跟弦一郎協調吧。”

 

 

 

 

 

“哈~囉~,我們今天的訓練都結束了喔~”

 

幸村和柳一轉頭,看見站在門口的眾人,丸井一手搭著門,口中吹著泡泡糖。

 

“今天挺效率的。”

“某人少挨了罵,我們看戲的機會就沒囉,puri。”

“倒是赤也,你是不是很懷念真田的罵啊?看你今天練習情緒不高啊。”

“別開玩笑了丸井學長,別把我說得跟個M一樣好嗎,我前天被副部長揍的一拳到現在還痛呢!”

 

幸村笑著打斷他們的吵鬧:

“好了好了,既然練完了大家就提早解散吧。”

“收工囉~~”

“仁王君,別忘了你答應今天要陪我買東西。”

“我沒忘啊我親愛的搭擋。”

 

眾人你一言我一語的開始收拾回去,大夥離開前,只有幸村依舊坐在位子上。

“精市,不一起走嗎?還是你要等弦一郎?”

“啊,喔,不是,我只是要再留一下,你們先走沒有關係。”

幸村朝大家擺擺手,柳點頭,帶著大家先行離開。

 

待眾人離開後,部室又恢復了安靜。幸村背靠椅背,輕閉起眼,徐徐深吐了一口氣。

想像訓練,是他每日必做的課題,他喜歡在無人的部室裡逕行自我想像訓練。

如同真田常做的冥想,對他而言,這不僅是在穩定自我心態,也能學習看透招式的本質。

 

 

再次睜開眼時已經又過了二十分鐘,結束腦中模擬完的戰略,幸村恢復一往的從容自信,拎起球袋,離開部室。

 

今天理所當然的不用特意等真田一起回去。

說是心血來潮也罷,幸村突然想看看真田是否還留在劍道場。

他背著球袋,決意回頭往劍道場走去。

 

/

 

 

一接近劍道場,果不其然裡頭傳來中氣十足的吆喝聲。

 

不愧是真田,一但答應事情,說什麼都會盡全力的做到最好。

幸村並不打算張揚地打斷他的練習。悄然靠近半掩的大門,靜靜的推開,裡頭除了真田以外,沒看見任何人。

 

刻意放輕腳步,他脫掉鞋子踩上木質地板,毫無聲響。劍道場頗寬闊,真田在靠近底邊的地方練習,剛好視角與門口成九十度,因此沒有立即發現有雙眼睛安靜而認真的凝視著。

 

穿著道服的真田揮下刀刃,勁道十足卻毫無浪費的蠻力,練劍時的他是不戴帽子的,額頭上的汗水沾濕前端的髮絲,從服貼的程度就可得知他練了相當長一段時間,但他的眼神絲毫沒有疲憊,只有專注、專注和專注。

 

幸村將球袋與書包鞋靠牆邊放著,自己也半倚著牆,雙手交叉於胸前,默默的看著。

那神情他是見過很多次的,在球場上,與對手較勁時也是同樣的全神貫注。幸村輕笑,對他來說,這是很好的表情。

 

 

不知又過了多久,真田終於停了下來。他深深的吸吐,調整方才因劇烈活動而活躍的氣息。他鬆下肩膀,握著劍把的手垂在身側,眼角餘光掃視到一旁,有些意外的一愣。

“幸村?你怎麼在這裡?”

 

“總算發現了?”幸村輕笑,真田一旦投入事情內就會完全無視外界的這點從小到大都沒變。

“怎麼沒先回去?”他朝幸村走去: 

“你在這裡多久了?你應該叫我的。”

“不想打斷你。”幸村順手拿起放在一旁的毛巾,遞給他:

“況且,我也沒等很久,剛從網球部離開。”

真田接過他手上的毛巾,點點頭。

 

“每次看你練劍都會想,難道你祖父不會覺得你跑去打網球太可惜了嗎?”幸村戲言。

“劍道的呼吸、步法、揮動速度,幾乎所有方面都成為了網球的參考。”真田一邊拭汗一邊回應。 

“對我來說,這兩件事情並不衝突,反而是相輔相成的。”

 

“聽你這麼說,我倒開始想把部員們送到真田道場練劍道了。”

“心思太過浮燥是練不了劍的。”真田厲聲道,“不過,把他們帶來練習冥想似乎不錯,下次我可以考慮請蓮二加入訓練菜單。”

“感覺不錯。話說回來,我也是很久沒這樣看你練劍了。”幸村看著空曠的道場,眼前仍浮現剛才認真的身影。

“你想看的話,下次可以來我家看。”

 

“跟看你練劍比起來……”幸村饒有興致的勾起嘴角,伸手順走真田手中的木刀:

“親自試試我想更有趣。”他握刀,模擬真田剛才的樣子比劃。

“唔......樣子是做出來了,不過看來跟你剛才的動作相比,我的動作太糟糕了。”幸村停下來,握了握手中的刀:

“空有力量似乎重現不出你剛才的勁道啊,果然,這就是門外漢的差別吧。”

“你想試試嗎?”真田走近他,問。

“你願意教我?”幸村輕笑。

真田二話不說,拿過另一把靠在牆邊的備用木刀,與他站同等方向:

“持刀要這樣。”

“這樣?”

“嗯。然後最基本的,平砍、直劈、擋刀……”

 

 

最先開始基本動作指導,真田先示範,幸村仿著他每一個動作。兩人一授一受好陣子,真田開始用實練戰術模擬,他發現幸村真的學習很快,出學者能跟上這個進度簡直只能說是天資聰穎。

每一下的劈刀都能接下,並且心領神會的用相同的招式反擊。雖說是在教授初學者,但這樣的資質讓自己完全不需要放水。

 

如此優秀的運動神經,真不愧是神之子。他誠心的佩服。

 

“好,先到這邊。”教完最後一個基礎動作,真田出聲停下。

“果然相當厲害啊,幸村。要是被劍道部的人看到,大概很難相信你是初學者吧。”

“可能是從小看了不少你的動作吧。”

 

這話不是奉承,小時後幾次去真田家找他玩時遇上他在練劍,有時等不及了就會偷偷拉著門縫看著裡面練習的弦一郎君。一次被真田媽媽發現了便笑著說”幸村君你可以直接進去看沒關係,弦一郎不會被吵到的”,後來他才光明正大的走進去坐在一旁等著那人陪他打球。

 

 

“要試試看對戰嗎?”

“樂意之至。”幸村傲朗的舉刀直指他, “不過,我會的招數不多,就當歡樂場,容許我即興發揮好嗎?”

“哼,你似乎以為自己會獲勝是嗎?幸村。”真田哼笑。

“既然要對戰,我可不會抱著失敗的打算。”幸村回應,不甘示弱。

 

兩人對刀面對面站立,行禮過後,持劍摒氣對峙。一開始,兩人都沒有動作,雖然對手是初學者,但既然是幸村精市,真田弦一郎是絕對不會輕易放水。

幾十秒過去了,兩人像是極具默契般突然雙雙向前應戰,即使只是木具,刀斬聲仍凜然充斥整座道場,雙方輪流一攻一防數十回合。

開始習慣招式的幸村逐漸轉守為攻,真田絲毫不敢大意,甚至有些驚喜,明明對戰的動作都是相當基礎,但第一次與初學者練習也能如此暢汗痛快。真田招招過繼,但皆為點到為止,即便如此,面對幸村逐一凌厲的攻勢,真田也逐漸放手回擊。

 

 “這刀我拿下了!”幸村揚聲,俐落一揮,刀刃精準的直劃真田腹前護甲。

 

真田一驚,幸村聰明的將身體逼近自己,壓制他從這個角度反擊的可能性。真田咬牙,絕境之處放棄可不是他的個性,憑藉著經驗及多年訓練的身體反射,瞬間蹲下一腿掃過幸村腳下,並反手用刀背擋下這一記漂亮的襲擊。

 

幸村一時間沒躲過那記掃來的腿,他一下失去平衡,幾乎要趴倒在地,斷然一手往身下撐,千鈞一髮之際回復到低壓的姿勢並沒有跌倒。然真田動作比他更快,一瞬間早閃到他背後,幸村驚險地立刻轉身面向他。

 

一聲碰響,真田雙膝跨跪在幸村腰際兩側,幸村躺倒在柔軟的榻榻米上,視線移不開眼上壓制自己的男人,那把劍咚地插進旁邊的榻榻米地板,眼前的人垂著黑色瀏海,逆著光的面容充滿暗色陰影,同樣漆黑的雙瞳卻彷彿閃爍著火焰,幸村感受到Alpha本能的侵略野性。

也許是骨子裡同樣渴望獲勝的火苗,幸村幾乎能完全理解,並且,竟然弔詭地為之深深吸引。

 

 

“幸村…!抱歉、”真田看著幸村愣盯著自己,他才回過神來自己做了什麼,立刻拋下木刀,伸手握住幸村拉他起來。

“十分抱歉!你沒事吧?”面對一個生手還如此毫無節制實在過分,更不用說,真田怕極了是否傷到幸村。

 

“侵略如火…”

“…?”真田看著幸村表情轉為輕笑。

“真行哪真田,你的侵略如火。”縱然輸了,但現在的幸村卻是盡力的暢快,毫無遺憾。

“對不起,一不小心就太過用力了。”

“沒事,這樣才好。你要是不認真我反而要生氣。”

“能讓我這樣認真的初學者,你是第一個。”

“我就當作稱讚囉。”

“你真的很強啊,幸村。”

“不過,畢竟還是輸了,真不甘心。”

“我才該不甘心吧,竟然差點被初學者擺了一道。”

“如果是網球,我一定不會輸你的。”

“喔?…還真是相當強勢的語氣…但是,如果是網球的話,我也不打算輸給你。”

“那麼等等就來打一場吧,真田。”

“求之不得。”

 

與競爭般的言語大相逕庭,兩人現在的表情相當暢快淋漓。他們收拾好東西,並肩走出道場大門。

 

“去網球場打嗎?”

“唔…這個時間學校也要關了,不如,去我們以前常去的那家網球俱樂部打吧?”

“說得也是。”

 

 

 

兩人走上歸途,真田想發封簡訊給家裡告訴媽媽今天跟幸村去打球,不會太早回去吃飯。然而對本來就不擅長發簡訊的他來說,邊走邊打字實在頗艱難。

幸村看著笨手笨腳的他被逗樂好一會,終於開口說我來幫你吧。真田窘著臉啊了一聲,把手機轉遞給他。

 

手指輕快的啪啪啪幾下,不一會就發好了。

“喏。”他將手機還給真田。

“謝謝。”

“我說你啊,劍道很擅長網球很擅長書法也很擅長,然而遇到發簡訊這種小事手怎麼就這麼不靈活,到底是為什麼啊?”

“我怎麼可能知道啊。又不像你會畫畫,手當然沒你靈活。”

“這跟畫畫有關係嗎?”幸村笑道。

“突然想到,我們網球部的大家其實都有另一個拿手出色的興趣啊。真田,你有沒有想過如果我們都沒打網球的話,我們現在在做什麼?”

“你的話,畫畫或園藝吧。”

“那是我平常就會做的事,如果要玩社團的話我依舊會選運動性的社團。”

“可以確定的是你不會選橄欖球部。”

“這算哪門子的排除法?”幸村推了他一拳。

 

“唯一可以斷定的是,若沒有網球,我們大家就不會相遇了。”幸村緩下表情,手拉拉肩上的背帶。

“我曾害怕過,如果失去網球的話我還剩下什麼,說也奇怪,明明也不可能真的一無所有,但那個時候卻是這麼想的。”

“我想,大概是因為我所交往的朋友們,幾乎都來自網球的緣故。好像沒了網球,就會把你們從我世界抽離了一樣。”

“如果沒有網球,我就不會認識你。”他對身旁的人說。

 

真田看似只是默默聽著,他舉手輕拍幸村的肩。

“我很高興你回來了。”

“我也是。”幸村揚起嘴角。

 

剛才那句話,真田於心底咀嚼再三。

──“如果沒有網球,我就不會認識你。”

如果沒有網球,我們可能真的不會像現在這樣。

 

 

那我一定會很遺憾。

 

 

 

“對了,我聽柳說這次和青學的交流賽,你想跟手塚比?”真田問他。

“嗯?喔,那個啊。是這樣沒錯。”幸村回應,又斂了斂眸。

“不過我也想跟那小子再打一場。”

“幸村…你還會在意嗎?”

“再怎麼說,畢竟立海大最後沒有達成三連霸的願望啊。”幸村淡淡一笑,看見真田用一臉欲言又止的表情盯著自己,立刻又和顏補充道:

“不過對我而言,那些事情都不是什麼值得悔恨的,現在的我只是單純的想和他再比一場,以一個好對手的身分。”

他對上真田的眼睛,真田放心了,因為那少年的眼裡只有光彩。

“這次我不會輸的。”

“嗯,你絕對不會。”真田認同地笑道,幸村往他後背拍了一掌,道:

“走快點吧真田!不然俱樂部要休息了!”說著,腳步輕快地奔道真田的前方,真田凝視著他直挺挺的背影。

 

“幸村,”真田忽然叫住他,對方停下的腳步讓彼此間的距離維持。

“王者立海三連霸,高中時我們再次一起締造吧。”

 

背著對方,幸村沒讓真田看見他聞言後勾起的嘴角。旋即轉過身走向真田,伸手掀起他頭上的黑色棒球帽,戴到自己頭上。

 

少年再次揚起腳步向前奔去,身後的黑髮少年帶著同樣的步伐與他並肩。

 

 

TBC。。

=========================

 

“現在不打網球幸村會生氣的吧”原話出自官方個人浴池系列廣播短劇。SY分別都CU到對方很萌,N站有生肉以下粗略自翻:

真田part>>

(前提:pot裡千石因打拳擊而在網球上更進一步,此時千石約了S一起去打拳)

S:我要不要也去練拳擊看看?…不過,現在不打網球的話,幸村會相當生氣的吧…。

→默默擔心會讓幸村生氣的真田超級可愛了。

 

幸村part>>

Y:今天的水好熱啊(此處語尾用ござる,這大多是古裝劇武士的用法)……啊,變成很像真田的說話方式了。

→只有真田才能影響幸村的說話習慣,什麼老夫老妻啊真是。

 

“王者立海三連霸,這次再一起在高中締造吧。我們的旅途,還未結束呢”→此原話〈個人渣翻〉出自單行本後頭附的立海一言集(立海每個人分別給每個人的留言),真田給幸村的留言。

這句話我覺得很有意思,像是安慰又像是告白,有種變相含蓄告訴幸村高中也要在一起的意思。感覺真田就是不說"我們結婚吧”而是”請幫我做一輩子的味噌湯吧”的那種人。

 

新公式書真田最喜歡的紀念日是第一次的勝利。

許斐的快樂網球與勝利其實並不衝突。真幸第一次的勝利是小時後那次雙打,這場比賽讓他倆第一次體會到網球勝利是多麼快樂的事情,這成了後來幸村與真田對勝利執念之深的一個很好的解釋。SY一路對網球的信念若可追溯於最開始與對方一起的那場比賽,那真的很甜了。

台長: 桔子
人氣(419)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電玩動漫(電玩、動畫、漫畫、同人) | 個人分類: 萬A之上 |
此分類上一篇:【真幸ABO】萬A之上-6

是 (本台目前設定為強制悄悄話)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