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1-13 18:07:00 | 人氣(430)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真幸ABO】萬A之上-4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章四,神(幸)的(村)守(教)護(教)者(徒)

=====================================

分化幾天過後,幸村精市果然不再對各種Alpha信息素有強烈的噁心反應,雖然還是不大待見陌生的氣味,但這些輕微的不適都還在容忍範圍之內,他也就沒那麼在意。

真田倒也寬心許多,不再強拉幸村去醫院做檢查。

恢復精神的神之子,拿起球拍,傲然地站在球場上。前幾天面對在球場外圍那人的挑釁,身為部長的他親自證明,無論他是A是O,在立海網球部只有一個原則──靠實力說話。當全體社員看見部長強勢回歸的模樣,尊敬與榮耀感油然而生。

但當全體部員們都正沉浸在”我家部長萬A之上好帥啊好帥啊想娶啊想嫁啊”的崇拜之中,沒人知道立海正選隊員們的辛酸血淚。

分化是一個人的身體進入成熟階段的象徵,也因如此,無論是ABO都會比未分化以前的身體素質來得更加強壯與進步。

這對早在分化以前,就被幸村虐得死去活來的眾正選們來說,本來不是件很意外的事情,但自從分化以後,部員們發現自家部長偶爾會開啟超出先前水準八百倍的十八層地獄幸村無雙模式。

全體正選們躺在球場地上,死得不明不白,今天部長怎麼又心情不好了呢…回想起那充滿深淵氣息的優雅微笑,手中的球拍彷彿死神的收命鐮刀,全員欲哭無淚。

我們又做錯了什麼嗎?

好歹讓我們死得瞑目一點啊。

“部長…今天….太可怕了…。”

全員回到部室圍坐成一圈,趁著自家部長在淋浴間裡沐浴更衣時開小會。

“我的手…到現在還處於半麻痺狀態…。”胡狼扭了扭肩。

“你不錯了,我剛才被滅五感了。”仁王本來就挺白的臉色更加蒼白,一臉後怕。

“哼,有什麼了不起,你被滅的次數有真田副部長多嗎!”

攀比這個很光榮嗎?真田臉黑,要不是才剛恢復五感,肯定直接給赤也這個中二少年一個鐵拳。

“喂,柳,你有沒有什麼資料數據可以推測出幸村什麼時候會血虐我們的機率啊?我好翹部訓。Puri。”

“敢翹,小心被報復。”

仁王白了對他這麼說的丸井一眼。

“還真的有。”

“哪尼?!”眾人一股腦兒擠向前圍住柳,兩眼瞪得碩大彷彿看見一線生機。

“嘛,雖然目前還沒有到分析的極為完善,但是……以下數據的精準性是74%。”

“夠高了!!快說!!”

柳從背包裡整出一套筆記本,從容的打開,清清喉嚨:

“一天被陌生的Alpha騷擾長達五次以上,精市血虐我們的機率是85%。”

“需要費心力回絕或避免糾纏的次數達六次以上,精市血虐我們的機率是72%。”

“被惡意肢體碰觸或信息素幹擾次數達二次以上,精市血虐我們的機率是89%。”

全員沉默了十秒鐘。

“這看起來……”丸井吞了口口水,”簡直是在遷怒嘛…。”

說出來了…!切原含著眼淚,瑟瑟發抖的看著自家學長。

“我也這麼覺得,pio。”

“不可能!幸村不是那種會隨意遷怒別人的人!”真田咚的一聲敲了一拳在桌上。

“慢著,弦一郎,我不是那個意思。” 

“我也覺得精市不是那種會隨意遷怒別人的人。據數據的呈現及我的分析,有一種可能性更大…。”

“什麼可能性?”

“我想你們都知道,當Omega遇到Alpha有意識的勾搭行為時,會有意動症狀。”

眾人點點頭。

"意動症狀”是還未被標記的Omega會有的一種初級生理反應。有此症狀的O五感會變得比較敏銳,且體能及活動力會短暫性的提升,其作用主要是能更容易試探是否與當前的A有良好或不好的發展可能性,讓O做簡單的初步篩選。

每個O的意動症狀都不大相同,當碰到A的主動行為時,大多數O的典型症狀是較高漲的情緒及活動力,並傾向與眼前的A提高互動機會。例如O會出現與對方交談活躍、一起行動、輕微肢體碰觸、提高相處機會等行為。

簡單來說,就是本能性的想勾搭與求勾搭。

“不過幸村的狀況跟一般的O不一樣,他一向不喜歡被陌生的A接近,所以我想他的意動症狀也比較特殊,本該是親近A的活躍行為反向轉變,才會出現…血虐我們的行為吧。估計連他本人都沒意識到。”

“我們原來是祭品…。”切原式委屈。

“可惡,現在怎麼還有這些煩死人的傢夥啊!真是、可惡!可惡!氣死我了!”

”好痛!好痛!丸井學長你冷靜點,別打我啊、”

“那些人真是不可原諒!”真田皺眉。

“身為一位紳士,我認為有幫助幸村君排除麻煩的責任。”柳生推推眼鏡。

“我贊成柳生的說法,puri。”

“我也是。”胡狼附和。

“我也贊成。”柳闔上筆記本。

”要拯救我們脫離苦海,直接排除掉根本原因是最有效的。”

“好!那就這麼決定了!從明天開始,神之子守護軍團參上!!”

/

一大早,幸村剛走進校門,果不其然,立刻有Alpha前來搭訕了。

又來了。他默默在心裡翻了翻白眼。

“早安,幸村同學,我可以跟你一起走嗎?”

眼前的Alpha對他露出繼燦爛又陽光的笑容,幸村良好的家教讓他無法直接擺張臭臉給人看,只好露出營業式的微笑,既溫柔又不失禮。

“我待會還有事要先處理,就不用麻煩了。”

不要,滾。

幸村希望對方能聽出他的潛在意思。

“沒關係幸村君!我們班級剛好在隔壁,一起走不麻煩~”

“……。”再次感謝良好的家教,幸村沒有直接一拳呼過去。

“幸村早啊!”

一個熟悉的聲音,幸村感受到脖子被人直接勾住,踉蹌了幾步,緊接著左手臂也被人輕拍了兩下。

“聞太…胡狼…?”

“哎呀~沒想到這麼巧在路上碰到你,正好,我們一起走吧,反正待會也還要見面~”

“欸..?啊..嗯。”

“這位同學,抱歉啦,我們趕時間,先走了~”丸井一手勾著幸村的脖子,偏過頭給了那個人一個勝利的眼神,跟胡狼兩人順利的將幸村帶走了。

/

第二節體育課,今天幸村所屬的C組班與B組有排球練習賽,第一小隊的他早早就到戶外場上暖身待命。兩班還未上場比賽的學生,就留在體育館內的球場自由練習。

眾多學生們自由穿梭而人聲鼎沸的球場邊,有個身影偷偷摸摸的溜到場邊死角陰暗處的長椅旁。

那人左顧右盼了好一會,才緩緩從長椅底下擺放著眾多水瓶中,像是在挑選什麼似的一瓶一瓶找了一會兒,摸出了一瓶礦泉水。

“呵呵…。”

那人露出噁心的笑容,打開瓶蓋,嘴巴準備對上瓶口……

啪!

一聲清脆的聲響,水瓶應聲翻倒在地,水灑了一地。

“這可不行啊,連自己的水瓶都找錯…是一大早還沒睡醒嗎?”

那人緊張的顫抖,看著眼前剛剛一腳踢翻自己手上瓶子的銀髮少年,身旁還跟著一個紅髮少年。

“你…你…”

“用這種下三濫的手段想對人進行初級標記嗎?不要太噁心了你這個人。”丸井一臉輕視且充滿敵意的看了他一眼。

“嗚…你…你們…”

“我說,”仁王一腳踏在長椅上,左手插著口袋,另一手毫不留情的抓著那人的前領。

那人自知理虧,連喊都不敢喊。

“從今以後,不准你再接近幸村精市,否則,我們網球部的人會讓後悔考進立海這所學校。”

眼前銀髮少年爆發出威脅性的氣息可不是鬧著玩的,那人顫抖著點點頭,連滾帶爬的逃離現場。

“期待待會跟你的比賽喔。”丸井對著奔離的背影笑著補了一句。

第一場比賽結束,幸村擦拭前額的汗水走進體育館,來到比賽前放水瓶的長椅處。

“奇怪?我的水呢?”蹲下來搜尋過椅子底下,還是沒找到自己放的瓶子。

“幸村。”

迎面走來的仁王拿著一瓶水丟向他。

“啊…”幸村很有默契的接住了。

“這是?”

“抱歉抱歉~你的水瓶我剛才不小心踢翻了,裡面的水全灑出來了,買了瓶新的給你。”

“啊,這樣啊,是沒關係。不過原來我沒有關好嗎…。”

“大概是吧,pio。”

/

到了中午吃飯,幸村收拾好桌面上的書本,心裡盤算著今天要去食堂吃什麼。

每週三早上媽媽要去上插花課,幸村為了體貼媽媽不用特地提早起床準備他的便當,於是告訴她星期三自己吃食堂就好。

輕輕哼著曲子,想吃什麼也盤算的差不多了,那就往食堂出發吧。

不遠處,同班的一個Alpha看見幸村剛起身,據他這些日子的觀察,幸村精市每週三都不會帶便當而是去食堂吃飯。他鼓起勇氣,自信滿滿的向前朝向幸村,想邀請他一起去食堂吃午餐。

“喲!幸村!”

門口傳來一個聲音,一個紫髮少年與銀髮少年朝教室內的幸村揮揮手。只見幸村揚起了好看的笑容,朝他們走去。

“你們怎麼來了?”

“今天我和柳生要去食堂吃飯,約你一起去。”

“嗯,剛好我也是,就一起去吧。”

被…被搶先一步了。

眼睜睜看著幸村跟那兩個Alpha離開,教室裡的少年欲哭無淚。

/

最近有點不一樣,騷擾變少了。

原本以為會被搭訕的幾個場合,突然就會蹦出隊員們來搭話。平時容易被信息素幹擾到的地方,也都有他們的信息素偷偷圍繞在附近。

幸村在心底盤算著,他沒那麼遲鈍,當然知道這些人做了什麼。

既然是他們的美意,就好好享受一下不被打擾的生活也是很不錯的。

想到這,整個人都輕鬆了許多。

熟練的輸入密碼鎖,走進網球部部室,看見柳坐在社桌旁琢磨著他手上的資料夾。

“這麼早過來?”幸村對他微笑。

“跟弦一郎一起來的。不過他剛才被學校叫走了,大概是風紀委員會的事。”

“你們倆今天這麼早。”

“只是提早過來處理幾個說什麼都要入網球部人,我跟弦一郎讓他們一個個打退堂鼓了。”

那些前來徵選的人全是Alpha,在這種時後突然提出要進網球部的原因只可能有一個。

“我們網球部不需要沒心思認真打網球的人。”柳雲淡風輕的說。

“真嚴格哪,跟你們對打,怕是沒幾個能進的。不過這種事情也應該知會我一起來。”

“小事情而已,不需要讓你多操心。”

“有勞你們了。” 

“不麻煩。”

“不,” 幸村搖頭苦笑,”還有其他隊員們也是。”

“你都知道了嗎,精市。”

“當然囉,你們做得這麼明顯,我早就察覺到了。”幸村雙臂交叉,順身坐到桌沿。

“不過,偶爾被你們這樣守護著的感覺也不賴。”

“嘛,畢竟是大家的好意。”柳微微一笑。

/

切原赤也,二年級,立海附中網球社校隊最有潛力的未來王牌(食物鏈底層一號),現在還未分化。

但是,即使沒有分化也要為守護幸村部長貢獻一份心力!

他決心向各位學長看齊。

下課時間,切原晃悠晃悠走到三年級樓梯口,站在轉角處的他馬上聽見熟悉的聲音。

“幸村同學,這些作業簿很重,我幫你搬一些吧。”

“不用了我自己可以。”

“沒關係的給我一點吧!我力氣很大的。”

“真的不用了,這些我自己搬就可以了…。”

可惡,果然又有不知好歹的人想接近我們的幸村部長…!你們這些愚蠢的A!想接近幸村部長先過我切原赤也這一關!

切原一邊想一邊衝出樓梯口,嘴裡邊喊著:

“學長!我來幫你搬……!!!”

話還沒說完,切原沒注意到他們的動向,一個勁的就往那個A身上撞去,因為是跑著出來的,那股衝勁毫不留情的把對方給撞到牆上。

“啊啊啊!!”切原自個兒也被撞得重心不穩,眼看著就要往樓梯摔下。

要摔下去了……。

切原閉著眼睛不敢直視。

啪唧!

身體首先碰到的竟然不是堅硬冰冷的地板。

“你沒事吧,赤也?”

溫柔的聲音在耳邊響起,切原眨了眨眼睛,一睜開眼,看見的是自家部長一臉擔心的表情。他左手臂摟著自己的腰,自己以跳雙人舞的姿勢被接住,而右手竟單手扛著一整疊的書。

…忘了部長在柳學長的資料簿裡記載的五維數值是力量S。

切原赤也欲哭無淚,本想英雄救美結果自己才是被救的那一個。

學長,請受我一拜。

/

立海樓頂的花園,是身為美化委員的幸村一個放鬆的小天地。每每來到這裡照顧這些可愛的孩子們,心情不知不覺就會愉悅起來。

而且今天格外的安靜,沒有人前來打擾。

嚴格說起來,也不是完全沒有人。

不過……

“真田,你打算站在那裏多久?”

發話後幾秒仍沒有動靜,最後才從樓梯口暗處緩緩走出一個身影。

“本來不想打擾你的,還是被你注意到了嗎。”

“你的氣味,”幸村手指點點鼻子,”我可是很熟的。”

真田走到他身邊,跟著他蹲在花圃前,手很自然的拎過幸村手上的澆花器,幫忙澆花。

“今天都沒人來吵我,”幸村手換過放在一邊的鏟子,熟練的刨土。

“是你的功勞吧?”

“我只是把那些在樓梯上奔跑的人趕回去而已。”

“呵呵…”幸村微笑。

“這次輪到你來顧我了?”

“…原來你知道?”

“你們那麼明顯,能不知道嗎。”幸村又笑了。

“我知道你不喜歡被當成弱者保護。”真田手上的動作頓了頓。

“你別生大家的氣。”

“怎麼會生大家的氣,我知道你們也從沒把我當成弱者。”

幸村從不會誤解他人的好意。

“大家都是溫柔的人。”

“還真是體貼人啊,幸村。”

“呵呵…是你們太可愛了。”

幸村停下手上的工作,他放鬆下來,打開自己的感官,感受身邊那股淡淡的雪松香味,一種乾淨的木質香氣。

上次好像也這樣,那種沉靜的的感覺。也是因為在花園裡很放鬆的關係吧,今天覺得特別舒服。 

他整個身體放鬆下來,坐到地板上,咚的一下腦袋就往旁邊真田的背上靠。

那個人果然身體僵直了一下。

“…幸村?”

“蹲累了,借我靠一下。”

“你不舒服嗎?要不要回教室?我……”

“真田。”幸村打斷他。

“只是想休息而已,用不著這麽緊張。”

“這、這樣啊。”

就算自己的病真的痊癒了,這傢伙就是放心不下。幸村苦笑,但這樣的關懷,卻也是一直以來最感謝他的地方。

“真田,”腦袋擱在那人背上,呼吸頻率都感受得一清二楚,他突然發話,因為想到一件無關緊要的小事。

“你覺得我的信息素給人什麼感覺?”

“幹嘛突然問這個?”本來想回頭,又怕背上那顆腦袋滑下來,真田只開口。

“上次在社團聽見幾個學弟妹講你,「像爸爸一樣讓人安心的感覺」,怎麼樣,這評價聽著開不開心啊?”

“我倒想問這算是稱讚嗎?”

“當然算了。現在不是正流行成熟大叔型嗎?”

幸村怎麼老跟丸井他們看些莫名其妙的東西?

對這類話題完全棘手,但聊天的對象是幸村他也不好直接無視掉。想到剛才幸村問的事,好吧,至少這個他還有辦法回答。

“你的信息素嗎…”真田認真的思索。

這才想起剛剛不小心被自己歪掉的話題。本來只是隨口問問,但幸村突然好奇起真田會給出怎樣的答案。

“洋菊…茶…?抱歉,我不是很懂花的品種。”

“我不是問你是什麼味道。我是想問給人的感覺。”被他直線的思考給打敗,不過也是還算意料之中,幸村輕笑,也無不耐。

“感覺啊…”眼看真田又陷入沉思。

“溫和…不,與其說是溫和,應該說是冷靜。像是可以緩和別人的情緒那樣。啊,我可能不太會說,還是你找仁王他們問問…”

“不,”幸村笑笑, “我認為你說的很好理解。而且,對我而言是個挺好的稱讚。”

“冷靜的確是身為隊長該具備的特質。”

“呵呵,還真的是很真田風格的稱讚呢。”

午休結束的鐘聲驟然響起,打斷兩人的談話。

“抱歉,讓你耗了一整個午休。”

“沒這回事。”背上的重量忽然離開,真田轉頭看著正起身的幸村。

“對了…”他開口,幸村視線對上他。

“嗯?”

“沒事。”

最後他沒問出口,對幸村而言,不曉得自己的信息素給他什麼感覺。

/

下課時間,仁王背好背包坐在書桌上把玩手機,丸井朝他做做手勢。

“喂,仁王,要不要一起走?”

等等是社團活動時間。

“等一下,柳生說要過來找我。”

“好,那就一起等吧。”

不久,柳生站在門外喊了他們倆。

“丸井君,仁王君。”

“喲,你來啦。”

兩個人都對柳生打了打手勢,三人便一同離開。

“要去幸村的教室一起找他過去嗎?”丸井吹了一口泡泡糖。

“也是可以,不過剛才真田似乎已經先過去了,不知道他們還在不在。”柳生推推眼鏡。

“反正順路,去看看吧,puri。”

“嗯。”

三人行經某一路段的走廊,幾個人聚圍在那裡竊竊私語。

“喔啊,抱歉。”

不小心撞到其中一個人,手上好像有什麼東西掉了下來。仁王回過頭對他比了比道歉的姿勢,瞄到掉下來的物品是個信封,當信封落到地上時,撒出幾張照片。

照片上的人正是自家部長,有各種姿勢、各種場合,甚至是體育課換衣服的照片。

“你們…這些人…!”

“糟了…!是網球部的人…。”

其他兩人看到仁王突然停下腳步,且爆發出攻擊性的氣息,機警的回過頭,也目擊到地上的東西。

“你們!…居然做出這種事!!”丸井首先衝了過去,一把揪住其中一人的領子,怒目而視,那人被突如其來的行為嚇到了,當下不敢反應。

撿起地上散落的照片,柳生緊緊握拳,他的眼鏡反射冷冽的光,很久沒有人能讓他這麼生氣了。

另外一個同夥就沒那麼窩囊,他立即揚起氣勢,往前一站,兩手用力的推了仁王胸口。

“怎麼樣,網球部的就了不起是不是!早就看不順眼你們自以為是圍在幸村精市身邊的樣子!”

“那又怎樣!你們這樣隨便拍別人的照片,別太噁心了!!”

“少在那邊裝清高!你們這幾個A還不是一樣,想也知道你們一直圍在他旁邊還不是也想標記他!我看幸村精市也不是什麼好貨色,讓這麼多A在他身邊打轉,估計也是個隨便的O,指不定都被上過了!”

“你他媽敢再給我說一遍!!”

眼睜睜看著朋友被別人毀謗,仁王盛怒之下毫不顧慮的揮下重重一拳,那人狠狠被打倒在地,不顧身旁的驚呼聲,抹去嘴角的血印,惱羞成怒的站起來回擊。

啪!

還沒打下去的手腕被人從身後直接抓住,那人的力量還不小,明明自己也是A,卻被懸殊的力量硬生生將手臂往後扳起。

“好痛…是誰!?”

回過頭,馬上被深藍色的頭髮佔住視線,還有那人冷漠的表情,眼裡透著冰冷的怒意。

“幸…幸村精市…。”

那種恐懼,不是靠信息素,僅憑氣場就讓自己渾身發冷。

那人卻是冷笑了一聲。

“才在想走廊這邊怎麼那麼吵,聲音又這麼熟悉,果然是我認識的人啊,仁王、丸井、柳生。”

“幸村…。”

仁王收下手,丸井也放下提起對方的領子,只是仍沒有鬆開。

眼神掃了一遍現場,幸村看像柳生,淡然的說道:

“柳生,把手上的東西給我吧。”

“幸村君…這是…”

“沒關係,給我吧。”

柳生只好把手上的東西交給他。

幸村接過捏得皺爛的信封,一眼都沒過目裡頭的東西。

“真田。”他開口,對從剛才一直站在身後的人發話,甩甩手上的信封。

“你們風紀委員有在處理這個吧,說一下流程,我該怎麼做?”

“參與者我們那邊檔案都會紀錄名字,統一送給校方記過處置。至於照片,交給訓育處的老師處理。”

說話的時候,真田雙眼死盯著眼前的人。

“好,我會交給老師。而你們…”

幸村從剛才就一直維持抓著對方手臂的姿勢,再度施力往後扳,眼前的人發出疼痛的哀號聲。

“我不准任何人對我的隊員出手,尤其是,根本不值得搭裡的人。聽清楚了嗎?”

手、手會被扳斷…。

恐懼敢讓那人想叫也叫不出聲。手部肌肉無聲的哀嚎,他從未想到幸村精市的力氣竟與他外表看似不符的強勁。

“怎麼,不打算回應我嗎?”

“是、是…!對不起!”

明明是淡然冷靜的視線卻有把身體狠狠釘在十字架上無法動彈的錯覺,他第一次發現那張俊美的臉孔帶著肅殺氣息。

等到幸村放開他,那幾個人連滾帶爬的跑離網球部眾人視線。

/

網球場上,從剛才開始,幸村有意無意的觀察站在球場旁的真田。

他今天很明顯的心不在焉。

幸村走近他,他也只是文風不動的盯著球場上來來往往的訓練,不發一語。

“真田,如果沒有心看顧訓練的話,你今天還是早退吧。”

真田才終於轉過頭來看他,但板著臉的表情好像也沒什麼改變。

“我沒有。”

還說沒有,臉上就差沒寫上生人勿近幾個字了。

幸村走過去,舉起雙手,精準的捏住比他高的人兩側的臉頰,往兩邊用力一扯。

“幸村、!”

驚訝之餘,幸村的力道毫不留情,臉頰傳來火辣辣的疼痛感,就連很耐得住痛的真田都不禁擰起眉頭。

“這樣臉皮能鬆了嗎?板著一張恐怖的臉,那些新生都要被你嚇死。”

啪的鬆開雙手,真田敢怒不敢言的看著他,手邊揉著自己的臉頰。

“好了,別氣了。你也該顧慮一下社團裡有其他的O,你這樣散發不穩定的信息素他們也會受影響的。”

幸村跟著伸出手,揉了揉他另一側的臉頰。

真田表情這才鬆了些。

“我不是唯一一個被偷拍的人。”

他開口,真田瞬間躲避掉他直視的目光。

這的確是實話,在學校裡,常有些無恥之徒靠著偷拍騷擾一些高人氣的O,風紀委員會裡處理過不少類似狀況。

只是他沒想過如果是自己的朋友的話。

真田自己也不知道,他的反應有這麼強烈。

尤其還是自己最好的朋友。

一想到那些人用汙穢的眼光看待自己的摯友,他心裡就一股壓不住的怒意。

自己所敬佩的、被稱為神之子的那個形象,被無聊的俗人欲念所玷污。

他不願看見,也憤於看見。

“真田,不能把外邊的情緒,帶到社團正事上來。這是對在場訓練社員們的不公。”

幸村沉著的說明。

幸村是對的,他的確不該這麼做。情緒管理這點上幸村一向做得比自己好,看得比自己透。

而且最有資格生氣的人也不是自己,是幸村。

可他心裡就是止不住的憤怒。

看他又彷彿豎起毛的野獸,幸村嘆了口氣,一手握住他的手腕。

“沒事的,真田。”

這句話很簡單,但似乎有種魔力,奇妙的安撫了自己的怒火。

真田聞到一股淡淡的洋菊類香氣。

TBC

台長: 桔子
人氣(430)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電玩動漫(電玩、動畫、漫畫、同人) | 個人分類: 萬A之上 |
此分類下一篇:【真幸ABO】萬A之上-5
此分類上一篇:【真幸ABO】萬A之上-3

是 (本台目前設定為強制悄悄話)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