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h購物| | PChome| 登入
2022-09-06 13:49:08| 人氣243|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22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國土偵事

就跟時鐘一樣的準確:一棟用灰磚窯撘建的三層建築物出現在州警指示的方向。樓頂所散發的熱氣因太陽的熱量遠看過去呈蒸騰的視覺效果。把車停好在佈以碎石的縣警局大樓停車場,剛步上石級的森探長跟一個推門而出的縣警相遇。「伙計,你上司在嗎?」森探長給對方看了一下自己的識別證,邊問。

「在用早餐。來,我帶你去。」縣警把森探長帶到一個連坐在辦公桌後吃東西的人都知道是個高個子,瘦削,看來友善,戴深度眼鏡,名字叫畢森的縣警警官前。「州警剛跟我們說你會來。把你需要的說說,我們會盡力協助。」

森探長把他所要的和所知的大概說了一下。安靜的聽過後,畢森說:「這地方每人都知道索爾是個問題。在我是個新手的時候滿鎮的人都已說他是個魔鬼附身在十二歲身裡的魔童。在這長大,上學,卻是個把個人快樂建築在虐待貓狗身體的小孩。離家後聽過他的犯罪事件,後來聽到他因為持械搶劫不遂而再次下獄,這裡的人都一致通過:「Yup,that is the evil bastard we know。可是話是那麼說,探長你可別忘了我鎮上還有蠻俱同情心的鎮民,他們都認為那兩個還火的店員比索爾和他的倒霉同夥都是不相上下的冷血雜種。我這的混混私下都說比起隔鎮的店員,他們簡直就是自愧不如。嘿。」

「如果我知道那兩個店員在那店上班我早就挑另一間下手。或者,從良…」森探長認真思考了一下後回答。

「你跟我講到一起了,」畢森說:「好了,今天你來找的是索爾的女友,妲碧娜。」

「對,這是地址。」

「探長。」畢森警長細心的用手裡的麵包把盤上荷包蛋的蛋黃仔細的抹乾淨,然後小口小口的遞進嘴裏,喝了口咖啡,用餐巾擦了下唇,把餐巾整齊的疊好,雙手滿意的擱在胸前,說:「老實講,如果索爾是個混種,那妲碧娜就是下混種的母狗。她比我所知道的母狗都要可怕。我在這所指的母狗是用兩腿走路的人型母狗,不是一般善良的犬系。」

森探長很久就認為聆聽是最大的情報來源。鬆了鬆領帶,把身體挪到個比較舒適的狀態,然後他點頭示意對方繼續。

「她女兒在兩歲的時候被她媽媽揍到差點死去。要不是鄰居把我們喚去把女孩送院,那女孩一定沒命。妲碧娜自從那後被送去女獄呆了三年。根據紀錄,她在獄期間把每個跟她同室的都操的半死。她的女兒傷好後被送到一戶人家收養,天佑她,在那她終於得到一個女孩成長應有的祝福。出獄後妲碧娜沒有探望也沒有嘗試去聯絡她的親生女兒。」

「除了住在這裡,她有收入嗎?」

「據我觀察,收入來自不明管道的她有一輛不錯的皮卡,除了這她沒正式工作,也沒有來自她父母的資助。她的父母也是窮的連盛尿的罐也欠奉,就算有,住的房子也是窮得連把罐丟到窗外也沒有窗口的破屋。你說她是一個叫隱藏的怒火什麼的組織的頭人?這我們可不清楚。你要去,我可以讓兩個人陪你一起去。」



就這樣,森探長跟一個叫馬格的縣探員和一個軍裝縣巡警,卡森,一行三人三車來到妲碧娜所登記的住址。一所流動居家車的車場。馬格探員把車停好在跟目標比鄰而居的門前,巡警卡森大咧咧的把車橫停在一輛有著越野底盤的福特F-150側身。魚貫而到的森探長因為地方的細窄只好把車停在離目標位置後一點的路肩。倒要看這女人得意的多久,森探長來到目標家門前的時候探員馬格跟森探長和巡警卡森交換了個眼色後就要敲門。

三人面前的門忽然打了開,一個高又壯,方字臉,兩顎骨跟臉型不對稱,臉如花崗岩色的女人站在門裡往三個楞在當場的男人喊,就算各人都經歷過風風風雨雨,但看著眼前這個壯如摔跤手的異形,各人都暗自為自己的安危打著算盤。森探長第一個想到的就是那個在擂台出手闊綽的女摔Santana Garrett。不,簡直就是查先生筆下梅超風和李莫愁的真人合體。其他兩個條子的想法森探長無從得知,但看他倆的雙腳不自覺的往後退了退,森探長欣喜的覺得自己不是唯一沒種的一個。可是一想到今天為了趕時間而只攜帶了便於攜帶的輕型七發點38的德製Walter,能否保命還是個未知數。

「你們站在哪找什麼渣!老娘跟你們這些條子沒什麼好說的!」嘗試外文意譯一下:Get out of there,I am not talking to your kind。

探長馬格感覺到身後兩人都站定了腳跟,所以也就稍微恢復了鎮定的說:「嗨,妲碧娜。這位來自聯邦執法單位的探長要跟你談一下索爾和他所認識的人。」

「去你們的什麼聯邦,索爾被關進監獄都是你們搞的鬼!滾!」

「妲碧娜,我們今天來只是需要跟你談談一個你男友有份參與,名為隱藏的怒火的組織…」

「Fu*k you!」門被狠命的甩上。

隔著門旁的一扇窗戶,森探長揚聲說:「今天來不是給妳帶麻煩的,跟我們談一下…」

玻璃碎裂聲和散彈槍的轟鳴震耳欲聾,沒人知道自己是否是對方射擊的目標!但三個本來志在必得的條子已被對方散彈槍的威力嚇得成鳥獸散的東朵西竄!馬格連滾帶爬的躲到停在路邊的車後,卡森爬進了鄰近的流動車低,森探長手腳並用的和馬格擠在同一輛車的車後。兩人看著自己手裡的輕火力短槍,又探頭看著黑洞洞的大門,腦袋一片混亂。

更可怕的事情還是發生了,妲碧娜,只有小松左京筆下的人物可與之相比,持槍從屋裡走了出來。又是一聲轟鳴,街道上其他車輛安裝的防盜器隨著轟鳴又各自發出著各種各樣的噪音。在各種噪音當中傳來了一聲來自躲在流動車低下,縣警卡森的還擊,就一聲,絕對偏離目標的還擊。手持散彈槍的還是圓好無傷,森探長和馬格還是驚魂未定,但神奇的事情再次發生。

「我的寶貝車,你受傷了!」妲碧娜在三個條子眾目睽睽之下跳進被擊中擋風玻璃,留下彈孔的福特,發車,進後檔,然後全速運轉的車輪險險在森探長趴在地上的臉前擦過,帶著滾滾泥塵往街的另一頭離脫韁而去。

台長: uni2019
人氣(243) | 回應(0)| 推薦 (22)|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我要回應 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 登入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