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h購物| | PChome| 登入
2022-11-22 21:46:36| 人氣1,015| 回應1 | 上一篇 | 下一篇

極劍番外之武林學院19---岳父來了

推薦 73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副相離開武林學院後,一回京城便直奔潞川王府。

 

潞川王屏退左右,書齋裡只剩下他和副相兩個人秉燭夜話。

 

 

 

「那些武林學院的學員都這麼年輕,怎麼可能知道逆龍的秘密?」

 

潞川王啜了一口雨前龍井,並示意副相坐下。

 

「根據他們的說法,並不知道逆龍的秘密。之所以不殺逆龍,是認為龍為祥瑞之兆,擔心殺了影響天爵王朝祥瑞。這樣的觀念在史書中的確有記載,所以沒法確定他們沒有中計,是因為知道逆龍的秘密。」

 

「而且,臣調查過十名學員的背景,他們都不可能跟逆龍有所牽連。」

 

「不是說,也有鉛陵家的代表?那個鉛陵家的當主鉛陵鈺,可曾經在朝為官過,還替父皇執行過祕密殺人任務。」

 

潞川王放下茶盞,離開他的座席。

 

「所以,臣此去便重點調查十人眾中,那名鉛陵家的代表,鉛陵避。他說他的確曾阻止眾人殺掉逆龍,但原因只是祥瑞。而這個鉛陵避在鉛陵家,並不是甚麼核心人物,和鉛陵鈺不會有太多接觸,他從鉛陵鈺處知道這麼天大的機密的機會肯定不高。」

 

他們的調查都是環繞在遙遙的堂兄弟鉛陵避身上,自然不會想到其實她的真身竟是家主千金。

 

 

 

潞川王來回踱步了半晌,而副相見潞川王避席也不好意思坐著,隨侍而立。

 

 

 

「算了,這次計畫既然失敗了,就算汴川王時運不錯,那就無謂糾結,該進行下一個計劃了。」

 

武林學院辦得有多盛大,潞川王就有多想趁這機會把汴川王搞下台。

 

人一得意,是最容易放鬆戒備的。正所謂爬得越高,摔得更慘。

 

 

 

「那麼,該啟動咱們埋在武林學院裡的棋子了。」

 

副相心領神會地笑道。

 

 

 

因為受傷,遙遙已有一陣子沒熬湯給櫟陽喝了。更準確地說,應該是從阿星每晚都變著名目纏著她後,就沒法去膳房燉補湯給櫟陽喝了。

 

只是,奇怪的是,櫟陽對沒有補湯喝了這件事好像也沒有甚麼反應。

 

這讓遙遙很洩氣,原來櫟陽不喜歡喝嗎?

 

其實,櫟陽問過採艾這件事。

 

他一直以為補湯是採艾熬的。

 

採艾的廚藝也不差,只是不像遙遙,懂得那麼多藥膳。櫟陽一問起,她沒肯定也沒否認,只是在隔天,她便熬了一些羊肉食補湯來給櫟陽。

 

櫟陽公子傷勢已然大好,擔心公子過補上火,於是熬些清淡的食補,希望公子也會喜歡。

 

採艾這樣說,因時制宜,讓櫟陽覺得她很細心。

 

此後,櫟陽便一直喝著採艾的宵夜湯,這就是為什麼遙遙不熬湯後,他看起來沒什麼反應的原因。

 

 

 

這天晚上,櫟陽喝完湯後,採艾過來收了碗盞,要回膳房清洗。卻在還沒進入膳房前,看見一道人影閃出膳房。

 

今晚有一點點月光,而採艾的視力向來不錯,這麼短的時間內,她就瞧清楚了,那道黑影,是她的同僚,跟她一樣也是武林學院裡的侍婢,名叫縈兒的。

 

 

 

「縈兒!」

 

採艾叫住了她,招呼道。

 

「妳怎麼這麼晚了還在這裡?」

 

縈兒的臉色變得慘白,她回過頭去,用試探的眼神看著採艾。

 

採艾對著她微笑,手上還拿著竹籃,裡頭裝了一些用過的碗盞,很顯然不是故意來找她的。

 

縈兒七上八下的心上吊桶放下一半,也對採艾綻出一抹人畜無害的微笑。

 

「今天太忙了沒吃飯,回膳房看還有沒有東西可吃。」

 

「真是辛苦了,有一些消夜分剩的燒餅在乾糧櫥子裡,妳看見了嗎?」

 

「看見了,吃完才走的,謝謝妳啊。」

 

說完,縈兒轉身向著月光走了。

 

採艾不疑有他,也跟著離開。

 

 

 

有個消息炸開了鍋!武林學院的大學長鉛陵鈺即將蒞臨武林學院,同這些年輕學員交換參賽心得!

 

鉛陵鈺是許多武林學院學員的偶像,又是武林盟主,整個武林學院都很熱鬧,大家都很期待見到這位第一屆冠軍大學長!

 

聽說櫟陽掌門也會一起來,帶了一堆禮物,要來慰勞這些辛苦的世家子弟們。

 

只有遙遙聽到消息慘白了一張臉,她爹不會是來抓她的吧?肯定是的!那她要躲起來。

 

躲在哪裡?就躲在山上好了,等她爹走了,再讓小叔叔通知她下山。

 

畢竟她女扮男裝參加武林學院,小叔叔也是默許的共犯啊,大夥都是一條繩上的螞蚱!

 

 

 

這個消息,阿星知道了,他很緊張,跟知道秘密的莫若巖商量,見到岳父第一句話該說甚麼?

 

莫若巖也還沒成親,哪裡知道啊?

 

莫若巖笑著揶揄他現在想這個也未免太早了,遙遙又沒說接受他。

 

但阿星覺得那有什麼關係,他要是搞定了鉛陵鈺,遙遙就得聽她爹的話,乖乖嫁給他。

 

聽莫若巖分析鉛陵鈺這個人的個性,他雖然驚才絕艷,為人強悍,不過並沒有迂腐的門戶之見。

 

這麼說來,阿星西行教的背景根本就不必擔心,他要擔心的是自己的表現。聽說鉛陵鈺只服膺實力,是個武痴,武功太差的人根本見不到他。

 

莫若巖說,不然,你去跟嫂子商議一下好了,天底下沒有人比嫂子更了解她爹的,如果嫂子肯幫你,那鐵定八九不離十啦。

 

雖然八字還沒一撇,但莫若巖已經開始叫遙遙嫂子,他這樣叫阿星都會顯得很開心。

 

 

 

當晚,阿星果然跑去找遙遙商量這件事。妳爹喜歡什麼,喜歡聊什麼樣的話題,喜歡吃什麼,平常的嗜好等。

 

聽得遙遙杏眼圓瞪,七竅生煙。

 

 

 

「問這些幹什麼?姓薄的你聽好,不--------前!」

 

遙遙生氣地叫道。

 

她自己都要跑去躲起來了,阿星說什麼?要見她爹?有病嗎?

 

她真的很煩,她爹這麼出名,藏都藏不住,想騙阿星都騙不過!

 

 

 

「遙遙,我想讓妳爹看到我的誠意…..

 

阿星「深情地」扶住遙遙的肩。

 

 

 

「甚麼誠意?沒有誠意,我不會見我爹,你也不要見我爹,我爹看到你只會覺得莫名其妙!」

 

「我會讓妳爹知道我們是兩情相悅,我一定會讓妳幸福的。」

 

阿星忙解釋。

 

 

 

遙遙簡直要瘋掉了!她和櫟陽還有婚約,莫名其妙殺出個薄允星,她爹一定會氣死,如果姓薄的這二愣子,再說出她們糾葛的緣起,她爹才不會管自己有沒有對他下藥,敢欺負他女兒,她爹肯定殺了他!

 

一個爹,一個櫟陽,一個阿星,她簡直要被這些男的逼瘋了!

 

 

 

不行,不能讓姓薄的在父親面前胡搞瞎搞。

 

反正自己已經決定躲起來,不如帶著他一起躲吧?

 

唉,太佩服自己的聰明才智了。

 

 

 

「星。」

 

這是第一次,遙遙這般親密地叫他,水汪汪的大眼睛眨呀眨的。

 

阿星心下一砰。他覺得應該是遙遙體會到他的誠意了,才會有這般轉變,他摟住遙遙的肩,讓遙遙靠在他懷裡,柔聲笑問。

 

「妳想說甚麼?」

 

 

 

「我覺得我們現在最要緊的,不是見家長,而是培養感情。你看咱們除了去槐蔭鎮屠龍,就沒一起出去約會過了,很少時間了解彼此,這樣不是很可惜嗎?更何況,槐蔭鎮還是去出任務的,根本沒有咱們倆的時間。」

 

阿星聽了,覺得很有道理,點點頭。

 

「遙遙說得是。那麼,咱們該去哪裡約會呢?」

 

 

 

「這歸雲谷的後山,終年雲霧瀰漫,就像仙境一樣。咱們去山上待個兩三天吧。」

 

雲霧瀰漫根本超隱密的,要是她爹不高興找人搜山還不見得搜得到他們。

 

「嗯,好主意,那麼,咱們那兩三天就住在山上嗎?」

 

阿星覺得這點子也不錯。其實全天下的男人都一樣,與其見岳父,更願意和喜歡的人相處。

 

「是啊,所以星,你快些去準備上山要用的東西吧。」

 

遙遙順勢把阿星推開,朝他眨眨眼,阿星笑著點點頭,步履輕快地離開了遙遙的房間,去張羅這浪漫的三天雙人之旅了!

 

 

 

 

 

台長: 陳跡

陳跡
突然想到
遙遙這樣做又會被栽贓跟阿星私奔了XD
不過我沒有要這樣寫
哈哈哈
2022-11-25 09:34:48
是 (本台目前設定為強制悄悄話)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