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h購物| | PChome| 登入
2022-08-28 21:52:16| 人氣1,688| 回應2 | 上一篇 | 下一篇

極劍番外之武林學院8---崔大廚

推薦 69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遙遙用盡力氣,將櫟陽拖上了岸,其餘櫟陽甚至世家眾都圍了上來。眾人把櫟陽扶回了廂房,幸而他的傷口看著雖怵目驚心,但櫟陽從頭到尾意識清楚。

 

武林學院常駐大夫到櫟陽廂房替他止血縫合,採艾得到消息,也跟著大夫過來打下手,遞醫具,準備藥材。

 

等安定下來後,櫟陽對著渾身濕透的遙遙,誠摯地道了聲感謝。

 

「謝謝你,避兄弟,如果不是為了救我,以你的水性,或許已經拿到珍珠了。」

 

櫟陽臉上是一片失去血色的蒼白。

 

「那些不重要,你沒事就好了。」

 

雖然成功救了櫟陽,可想起方才水中那一幕,遙遙餘悸猶存。

 

 

 

「你渾身都溼透了,趕緊回去休息,洗個熱水澡,喝碗薑湯吧,免得感冒了。」

 

明天還有賽事,不過看樣子,櫟陽大概有好幾場要缺席了。

 

他原本是想完賽的,此刻的他,心情一定很難受。

 

 

 

「好,我回去休息,晩一些再來看你。」

 

遙遙也不逞強,她的確有些累了,可她在心裡暗自決定,她要替櫟陽完賽。

 

那晚聽櫟陽說完後,她覺得這是她和櫟陽共同的志業,她非完成不可。

 

所以,她要好好保護自己,可不能病了或傷了。

 

 

 

因為今天這場賽事是在水底進行,擔心學員們感冒,每個人都得到一碗薑湯,遙遙洗過澡後,喝了薑湯,覺得通體舒暢。

 

晩一些去看櫟陽時,在櫟陽的廂房外,她聽見裡頭傳出採艾的細語呵護。

 

她想衝進去把採艾揪出來,自己去照顧櫟陽。可明早還有賽事,而自己又該用什麼身分去照顧櫟陽呢?

 

遙遙沒有進去,過一陣子再去看,採艾還是在裡頭。

 

夜色已深,遙遙不想自討沒趣。只得回到自己的廂房歇息,備戰明日。

 

 

 

隔天的賽程,又讓那個邪魔外道拿了第一。櫟陽不在後,他簡直橫掃千軍,如入無人之境。

 

而遙遙不知道昨晚採艾到底在櫟陽房裡待到多晩,她有些神不守舍,今天的表現不如預期,連遐都表現得比她好。

 

 

 

連續一個月的高強度訓練,助教們大發慈悲,擔心他們彈性疲乏,放了所有學員一天假,讓他們可以到離歸雲谷最近的寒江城散心逛逛。

 

歸雲谷門一開,學員們就像出柙的虎兕,自由就是他們的獵物。

 

櫟陽有傷在身自然不能出去,遙遙離開前去問了櫟陽想買什麼,櫟陽說他什麼都不缺,遙遙想,不然就給他帶份桂花糕吧,武林學院裡沒什麼糕點,饞都饞死遙遙了。

 

遙和遐走在熙來攘往的大街上,寒江城並不是一座多大的城池,街上的行人幾乎都是武林學院的學員,遙遙看見他們有人買兵器,有人買傷藥,還有人買小黃書,有人去逛戲班子看戲,還有人逛窯子。

 

遐問遙遙有甚麼想法,遙遙說想去買桂花糕,遐直呼好主意,她也喜歡吃桂花糕,兩人便在街道上找尋桂花糕攤子。

 

還沒找到桂花糕攤子,遙遙卻先看見一家藥鋪,有幾個同學拎著紙包或瓶罐走了出來,看樣子就是進去補充傷藥的。

 

武林學院雖然不缺傷藥,不過有些人慣用了自己在家常用的傷藥,武林學院的用不慣也是有的。

 

遙遙站在藥鋪外瞧了一陣子,突然福至心靈,拉了遐跑了進去。

 

 

 

「唉,兩位公子,有甚麼可以替兩位服務的嗎?」

 

那個中年掌櫃和譪可親,今天因為武林學院,他荷包滿滿,笑得嘴都合不攏了!

 

「有沒有麻仁散?」

 

遙遙笑得有些狡黠。

 

「麻仁散?這位公子您便秘嗎?」

 

掌櫃愣了一下,武林學院學員來都是買傷藥,怎麼來個買瀉藥的?

 

「才不是,掌櫃你有錢賺就好,少囉嗦。」

 

遙遙說完,遐問道。

 

「妳買瀉藥幹嘛?」

 

「我自有我的用處。」

 

遙遙越想越得意,還請掌櫃加到了最重的劑量,一拉大概會軟五天那種。

 

 

 

「遙遙妳到底買瀉藥幹嘛啊?」

 

兩人離開藥鋪後,遐邊走邊問。

 

「我自有我的用處啦。」

 

遙遙就是不講,惹得遐有點生氣,一個人走到前頭去了。

 

 

 

遙遙忙追上她。

 

「好啦好啦我跟妳說.............

 

「那個邪魔外道不是趁櫟陽受傷後拿了好幾次第一嗎?他搶珍珠時害櫟陽受了傷,自己卻大出風頭,那有這麼便宜的事?害櫟陽不能完賽,那他自己也不要完賽,這才公平,遐妳說是嗎?」

 

說完,遙遙得意地笑了一下。

 

「妳......妳想對他下瀉藥?」

 

「是啊,我特地讓大夫在裡頭加了一些去味的成份,那傢伙肯定聞不出來。」

 

「可遙遙......這是違法的......要是查出來,輕則妳被剝奪參賽資格,重則咱們鉛陵家都被取消參賽,妳可想清楚了。」

 

「所以我不是說我去了味嗎?他肯定吃不出來,拉肚子的原因有很多,食材不新鮮,過敏,受寒都有可能,也不一定就是吃了瀉藥啊!」

 

遙遙看上去成竹在胸,可遐就是很擔心,覺得此舉不妥,非常不妥。

 

 

 

「妳別說了,我心意已決,妳知道櫟陽最大的志願就是想完賽,現在被他害得無法完賽,拿第一畢業也有困難了,總要讓他嚐嚐櫟陽的痛苦,這才公平。」

 

說完,遙遙將黑色藥瓶藏入懷裡,繼續去找桂花糕攤子了。

 

 

 

回到歸雲谷後,遙遙觀察了一陣子膳房的作息,發現其中有個崔大廚心術不大正,他會收那些小門派學員的錢,給學員不一樣的菜色。有塞錢的餐餐大魚大肉,沒塞錢的就粗茶淡飯。

 

至於像鉛陵家這種大門大派,他們自然不敢怠慢,因此遙遙仔細觀察後,才發現原來有人收回扣這種事。

 

那正好,我現在正需要這樣的人。

 

 

 

遙遙塞了一堆錢給崔大廚,又拿了一只黑瓶子給崔大廚,讓他把瓶子裡的藥粉下到薄允星的酒瓶裡。

 

崔大廚面有難色,問遙遙。

 

「這瓶裡是甚麼藥?會死嗎?鬧出人命的事我可不幹。」

 

「不會,就讓他拉幾天肚子而已,小懲小戒。」

 

「他是得罪你什麼,你幹嘛懲戒他?」

 

「崔大廚你不知道,他那個人可壞了,一個邪魔外道,在外頭燒殺擄掠強搶民女無惡不作,還開賭場放高利貸,逼死我舅舅的姑媽的姑爹的三姨太的弟弟,還把人家女兒賣到窯子去,我總要為親人報仇。」

 

「那個姓薄的這麼壞?看樣子,鉛陵公子你挺有正義感的,行,我崔大廚最佩服行俠仗義之人,這事我替你搞定。」

 

 

 

「我一看就知道崔大廚你相貌堂堂一臉正氣,果然是個可以託付的人,那就麻煩你了。」

 

分配停當,遙遙臉上綻出一絲奸計得逞的奸詐微笑,離開了膳房。

 

 

 

後天下午有一場很艱難的比賽,遙遙打算明晚動手,讓薄允星沒法參加。

 

隔天晚上,算算時間,薄允星應該已經中了,現在正在跑廁所無疑。相形於他平時那付不可一世的樣子,遙遙心裡越發得意,總要親眼去看看薄允星的窘態才好。

 

趁著夜色,穿過漱雲台,遙遙來到西行教這裡的廂房,夜已經深了,西行教的廂房只有一間燈還亮著。

 

當然要亮著,不然怎麼找得到恭桶?

 

想到姓薄的窘狀,遙遙很想大笑,可她不能被人發現,只能強自忍住笑意,跑到那間還亮著燈的廂房,透過窗隙,查看房間裡的狀況。

 

沒看到人。

 

當然沒看到人,應該是跑廁所去了。

 

房間裡沒人,門虛掩著,

 

遙遙輕輕推開房門,迎面就看見桌上一只酒瓶,一只酒杯,酒香四溢。

 

喝的還是這麼烈的汾酒,難怪中招。

 

遙遙眼神逡巡了半天,沒看到薄允星,反正八九不離十了,就想退出房間,卻冷不防地後肩遭受一陣重擊,當下失去知覺。

 

 

 

台長: 陳跡

Cevilla(大姐姐)
苗族飾嗎?很有特色~
2022-08-31 12:01:40
版主回應
應該是吧???
2022-08-31 12:39:02
uni2019
不作不死,簡直抱腹~~
2022-09-22 13:21:53
是 (本台目前設定為強制悄悄話)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