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11-28 18:06:18| 人氣1,787| 回應1 | 上一篇 | 下一篇

抉擇全文

推薦 4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不知道走了多少回,他用盡了所有能用的方法如做記號、默記左右方向迴圈等他所知道的方法,還是走不出身處的迷宮,他累了,癱坐在地上,望著無盡的黑暗無力地嘆了一口氣,驀然,陽光驚醒了他的眼皮,他意識到該上班了。

    忙碌之餘,他心想怎麼最近都在作闖迷宮的夢,明明我就不是冒險控啊!!其實他心裡有個結存在很久了,這個結用盡了他所知道的方法還是解不開,或許因為如此才會做這個夢吧?什麼結呢?他的管轄範圍有編制內人員與非編制內人員,但詭異的是兩者待遇竟然大同小異,這是他所不能理解的,但法規上找不出答案,因為編制內人員與非編制內人員名稱只差二個字—代理,但法規內容完全沒有這兩個字。

    也有嘗試過請示中央機關,但給的答案繞來繞去就只有繞到「請本權責辦理」,喵喵的!!本權責辦理還要問你?政府請你來領錢的啊!!不過這個團體實力蠻可觀的,敢吵、敢鬧、敢上街頭、敢請願、敢陳情,也許如此連中央部會都不敢得罪,畢竟為了選票,當好人都來不及了,誰還願意當壞人?於是到最後也沒人敢去動這一塊,也只有這個初生之犢不知人間險惡的想去捅看看,都沒想到一個搞不好可能變成千夫所指。

    有天工作不多,他又龜到地下二樓的檔案室了,翻檔案是一件很無趣的事情,尤其又指望著在裡面找出一些關於案子的蛛絲馬跡時,更是無趣,檔案室為了保存紙本檔案,不許在裡面飲食,翻累了也只能再爬二層樓出來透氣,最近幾年的檔案都翻過了完全沒有線索,於是信手拿起一卷蠻多年前的檔案,檔案夾的外皮都發黃了也一股霉味,連多少年度的都看不清楚了,當他拿起來的剎那,有張紙從檔案夾飄了出來,撿起來一看是許多年前有人去請示相同的問題,中央部會給的答案很清楚的說明了編制內與非編制內人員待遇的差別在哪裡,於是填好申請單到檔案室複印,歸好了檔案就信步走了出來。

    回辦公室的路上他就在構思如何付諸實行,但一個連中央部會都不想得罪的團體,憑他一己之力能動的了嗎?行政首長會同意嗎?或是說他單位的首長敢動這一塊嗎?現實上絕不可能讓他憑一紙公文就快刀斬亂麻的下手,可能得以迂迴再迂迴的方式才能取得應有的支持,想著想著就回到辦公室了,他的主管看他走進來一副面色凝重的感覺,就問他怎麼了?他跟他的主管說可不可以下班後去找他有事想商量,他的主管非常訝異,想了想說那好吧!周末晚上我們就一起吃飯,然後再慢慢聊,其實他也很不願意非上班時間找主管談公事,畢竟那是下班時間,人家也有家庭生活要過,但這件事情有可能牽一髮動全身,不談好、想好應該沒有機會成功的。

 

    其實自打知道這件事以後,他的心也很亂,做與不做之間就是一局兩難的棋,在家裡他也盡量裝著若無其事,畢竟家裡人也幫不上忙,讓家裡人知道這件事只是多一件事情讓家裡人煩惱而已,周末的早上他決定去自己曾經皈依過的佛寺找師父談談,現在他的心比麻花捲還亂,需要有人開導,與師父見過面後,他實話的告訴師父他的困惑,師父聽了以後告訴他「佛門一文錢,大如須彌山」,尤其你身在公部門,手裡來來去去的都是公帑,也是民眾的納稅錢,不得不謹慎,既然事情兩難,那就憑著自己的良心去做事吧!!諸佛會庇佑你的,畢竟你不是為了自己,聽完了這番話後,他心裡總算底定了。

 

    周末晚上他和他的主管約在一家小麵館吃飯,老麵館了但眷村的好滋味可一點都沒少,一個烙餅、兩碗嗆鍋麵和幾個小菜,吃了兩人一身汗,飯後他一五一十的將這件事的來龍去脈說了個詳細,並說了他想要的做法,他的主管端起了手中的決明子茶喝了一口,時間像沙河般慢慢流逝,當他的主管放下手中的杯子告訴他,我支持你的做法,但我們必須要更細膩,讓當事團體找不到把柄可以攻擊我們,也讓長官願意做出我們想要的決定,我認為這樣是可行的,於是兩人細細地商量接下來的步驟。

 

    既然想要斷人財路,肯定得做效益分析,取消了某些措施以後,一年可以節省多少人事費啊?調查表發下去了,很多人都在問做這調查表要做什麼?還好之前就有先想到,美其名曰「審計機關」想瞭解,審計機關權很大的,不被它查就阿彌陀佛了,誰敢打電話問它?現在的審計機關也走功績化講求績效的,不問沒事,一問搞不好惹來它的調查,到時候萬一不小心查到哪裡有疏失又一疊厚厚的審核通知來了,光寫那個檢討改進就煩死人了,搞不好還要被處分,所以這樣的回答是安全無虞的。

 

    至於其他地方政府的做法當然也要調查,才能讓最大的老闆參考,當他把調查表送上陳核的時候,單位的副首長馬上就知道他想做什麼,畢竟兩人共事多年,就把他叫去,他就順便帶了那紙公文試圖說服副首長,副首長和他談了之後也支持他的做法說:「那我們就捅這個天看看會不會破?」但調查表到了單位首長那裏整整快一個月沒有消息,但他又不想主動去問,因為這人「寡人有疾」,男性員工基本是不待見的,不找你麻煩就不錯了,你還找他有事?

 

    某日上午,單位首長請他進去,就問他這調查表是做什麼用的,他帶了那紙公文進去,從頭到尾細細說明,想爭取單位首長的支持,單位首長聽了以後,沈思了好一會兒,就讓他先出去,他知道單位首長在想什麼,畢竟要做下這決定還真的不容易,他出去後就到機關陽台上抽菸解解悶,看來這件事能不能出大門還是未知數,萬一連大門都邁不出去知情的人會怎麼看他?正猶豫呢?突然有人拍拍他的肩膀,回頭一看原來是這機關的二老闆,他對二老闆印象很好,少數賞識他的人其中之一,二老闆問他在想什麼?他猶豫了一段時間不敢說,二老闆就跟他說有什麼難處說出來,也許我可以幫你的忙,他就如實說了他想做什麼以及遇到的難處,二老闆說我知道了,我看到你們單位首長會提提看,他對二老闆說別說我說的,就說你從別的地方政府有聽到消息,不然越級報告是有違行政倫理的,到時候可能會吃不了兜著走,二老闆跟他比了一個OK的手勢。

 

    發出去的調查表回來了,他加總了一下若是依照公文取消了這項待遇,每一年約可節省700萬人事費,700萬對一個總預算300多億的地方政府來說的確不算個數目字,但滴水穿石啊!!若真的能節省下來,107000萬,3021000萬,5035000………時間越久這筆數字就越是驚人,這時他腦海裡又出現了師父的那句話「佛門一文錢,大如須彌山」,這時電話響了,是二老闆打給他的,說大老闆想見他,想瞭解一下事情的始末,走去大老闆辦公室的路上他的心裡七上八下,怎麼會這麼突然就到大老闆那邊去呢?這要是大老闆口風不僅,他的單位首長非剁了他下酒不成。

 

    敲了敲門,裡面傳來一聲進來!!穿過了3道門就見到大老闆坐在辦公椅上,二老闆坐在沙發上跟他點點頭,大老闆說了「坐!!」讓他有點受寵若驚,以往進來都是站著報告事情的,三人就坐在沙發上,旁邊有人遞過茶水,大老闆揮揮手後房間內就剩下他們三個人,大老闆說道:「把這件事情的始末說清楚,越詳細越好。」於是他將他心裡的疑問、想法和那紙公文及他想要的做法說得很詳盡,除了往公平正義的方向去帶,也用每年可節省的人事費作補充說明,大老闆聽完了後對他說:「你的想法跟做法都很好,感覺上情、理、法你佔住了後兩個,但你有沒有想過我還有連任的壓力?若萬一我沒法連任,你可就是罪人了喔!!」他突然感受到排山倒海而來的壓力,這個罪名他不可能承受的起,於是他沉思了起來。

 

    大老闆跟他說:「你想好了嗎?」,他回答:「我們做屬官的當然不能讓機關首長為難,若您覺得有困難,那後續我就不做吧?」大老闆笑笑地說:「我沒有說反對喔!!只是讓你知道這件事若要做的話,會有什麼機會成本?公務員守法是應該的,你也知道我們窮,能節省經費有什麼不好呢?如何發動才能取得最大的支持?你有沒有想過?」這一點他的確連想都沒想過,果然每一個位子想的點都不一樣,他很坦然地搖了搖頭,大老闆拍拍他的肩膀說道:「回去再想想,我也會想看看有沒有什麼合適的機會?你們單位首長那裏我會去說,你放心我會說是從別的縣市聽來的,不會讓你為難的」,他站了起來道謝後告退,這一場會談好像坐雲霄飛車一般,高高舉起又輕輕放下。

 

    走回辦公室途中,聽見同事從旁經過聊著說:「要不就開個會吧?聽聽大家的意見,若大部分的人都同意,應該就定案了吧?」他若有所思也若有所得,但沒辦法拿出一個具體的想法,好像有什麼但又說不出來。他的主管見他回來就問他詳細狀況,但人多耳雜不便細說,於是兩人約定晚上碰頭。華燈初上,兩人又在麵館碰頭了,他向主管詳細的說明了事情的始末

及大老闆的想法,主管沉吟了一會兒告訴他:「你明天弄個調查表,瞭解一下其他地方政府現行的做法如何?若與我們想法一致的占大多數,那就好辦,畢竟其他人都這樣做,大老闆沒理由不同意,萬一與我們想法不一致的占大多數,你就死了這條心吧?我覺得若上了報紙,大老闆下一任應該不用選了!!」他點著頭說道明白了!!

 

    調查表傳真到其他地方政府了,為求慎重他還一個一個打電話去說明,那時台灣還是25個縣市政府,結果現行的做法是各12個,好尷尬的數字,也說明了有些事情中央若不說個清楚,到了地方很容易各行其是,到最後就是「一國兩制」了,他把明細給了主管,也準備了另一份去見二老闆,二老闆看了以後開心地對他說,你看還是有人跟我們的想法一樣,只要我們不是全台開第一炮,大老闆的疑慮會少了很多,於是二老闆帶著他去見大老闆,把調查後的數據說明,大老闆想了一下說「下個月有個會議,各相關機關首長會出席,我會跟你們單位首長說請你做個簡報,看看大家意見如何,若大家看法都一致,那就好辦多了。」

 

    到了會議當天,他穿得很整齊,西裝、領帶、頭髮梳了又梳,簡直像是去提親了,會議開始時大老闆做了說明和想法,接下來就看他的了,經過了一個小時的簡報和說明,大家清楚的知道了想表達的意思,蠻多人附和的,因為一樣的待遇,代理的都叫不太動,老是說我們又不是正式的,領錢時都一樣,做事時就很會計較,聽了就讓人不舒服,接下來就是時間點的問題,是立即取消還是有落日條款?到最後大老闆做成決議,這年度維持舊案,明年度就全部取消,若他們計較的話,讓他們去別的地方考,反正有缺不怕沒人考。

    那天夜裡他真想浮一大白,一件牽掛許久的疙瘩就這樣處理掉了,對他而言好像是一場夢,一顆小螺絲釘能拆解一條大船,要是跟人說這經歷恐怕是不會有人相信的,這樣做對他沒有絲毫的好處,但為人處事就是那麼一句話—憑良心,有天當生命將盡結束的時候,心裡不會有遺憾、悔恨,也對得起他的信仰,如此而已!!

圖/網

台長: 幻塵
人氣(1,787) | 回應(1)| 推薦 (4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心情日記(隨筆、日記、心情手札)

愛馬氏
自古以來中國官場就是這樣子,至今日台灣也不例外,老美他們解決這種問題就是小政府,讓這些政客不能掌控那麼多權力和權利
2021-12-03 00:51:42
版主回應
但台灣的民眾還是希望都由政府來做
想要小政府很難
2021-12-03 04:41:28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