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h購物| | PChome| 登入
2022-07-19 00:00:00| 人氣1,697|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眼疾

推薦 2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最近也沒寫什麼東西,只有這篇。

 

電視劇的白愁飛,到劇集後半部一直在留眼淚,所以才有了這一篇。淚管阻塞要治啊~~~~(大笑)

 

祝我自己生日快樂XD

 

----

 

 

    眼疾-白愁飛

 

 

  突而其來的意外是天外飛來一筆,也是窸窸窣窣的埋伏偷襲,又或者不想說破,明顯到無法忽視時才開口,畢竟室內戴上墨鏡實在太突兀,又或者是瞞不下去又不想坦承,就算欲蓋彌彰依舊還是戴上,反正等等就要出門,出門帶太陽眼鏡是理所當然。

 

  蘇夢枕難得主動湊過去,他的命令向來不容反駁。白愁飛向來反骨,就是要唱反調。兩人動上手只是為要不要拿下太陽眼鏡,傳出去都會惹人發笑。眼鏡被挑飛的時候,白愁飛一把掐住對方脖子,若是聽到笑聲,索性惡向膽邊生,把人給掐死好了。但他的未婚夫就是有過人之處,被捏著要害仍是音調平淡的責備:你何時才要告訴我手術的事情。

 

  懷疑王小石出賣了他,走漏了消息,畢竟就住在左近,彼此經常互通訊息。蘇夢枕則坦明是見到同居人那向來保養得宜的臉蛋居然出現過度清潔的粉紅、當事人又不住地揉眼、昨日早早躲回自己房間。責問小石頭看得,蘇夢枕怎麼看不得?莫非只許白愁飛偏心翻醋,蘇夢枕就不能?

 

  聽起來像哄撫,音調卻沉落下去的嚴肅,毫無笑意。淚腺堵塞的人抬眼,雖然淚管阻塞導致淚腺流出的液體無處可去,淚水模糊視野,他依舊清楚地見到蘇夢枕不悅,病罐子不拿生病開玩笑,也不認為外表有何好笑。那雙眼專注地觀察他的眼睛周遭,細細觀察彷彿以毛孔做為分格,一點一滴檢查,問著他究竟沒有讓王小石先問診,質問他何以認為自己不會在乎;一個不好,瞎了眼怎能忍受等等。白愁飛被罵得整個人飄飄然,想湊上前用嘴封住那張緊張時叨叨念的嘴,無奈視野模糊抓不準距離,接吻變成牙床相撞。

 

  蘇夢枕嘆了口氣,起身去把那副滾到一邊的寶藍色太陽眼鏡撿回,檢查確定無損之後放回到擁有者挺直的鼻樑上,唱反調的白愁飛又拿了下來,眨著因病水汪汪狀似無辜的眼企圖蠱惑對方好占些便宜。無奈手術前不僅管制飲食,更限制交歡,最後得到的福利只有情人為過度清潔而乾涸的眼窩皮膚上藥,以及明日陪同到愁石齋診所開刀。

 

  他所不知道的是,淚眼汪汪的表情雖然丟人,蘇夢枕仍覺得可愛,打算收在回憶裡,私下兩人情動纏綿時,當成戲謔的素材。

 

 

----

 

 

    眼疾-蘇夢枕

 

 

  因為健康因素而氣色不佳的蘇夢枕,能引人目光的是周身氣質,他可以是看起來體虛嬌貴的富家少爺,也能瞬間轉成威壓全場的黑幫大老,那雙如鬼火如磷光如春日第一抹新綠的眼傳達意念,傳達命令,傳達評價,能入眼的皆是人物,其餘的棄如敝屣。

 

  白愁飛想要被看入眼,更甚的是看入心。他已經確定自己被看進心底,牢牢的鑲在腦海裡。所以當投過來的目光是空虛時,他馬上察覺不對勁。下一瞬間便知道蘇夢枕是看到他的,因為就像尋常見面,回過頭,臉正對著他才發話,只是眼珠子不見靈活,失去了光彩。

 

  他的火氣消了一半,另一半燃燒的起火點,是情人到醫院做健康檢查,彷彿預知那幾天他沒回家,相應地回金風細雨西塔住,導致他回家時想偷偷給個驚喜卻撲了場空,猶如送花卻被直接拋進了垃圾桶。怒氣沖沖地奔來接人,打算抓姦在床。而那人就算被撞見與楊無邪一起窩在鴉片床上,也不會理會他的情緒,該發生什麼都已經發生了,該做的都做過了。白色炸毛貓翻倒了滿缸的醋,灑了整個地板,直想咆哮發洩不滿。

 

  既使被投注了大量情緒,蘇夢枕臉上仍是風波不興,或許看不見對他而言並不是大不了的事情。也許真的是沒什麼大不了,因為眼睛感染,他又常強撐任事,過度用眼,於是醫生打了強制目盲的藥物,關掉視覺讓眼睛休養,過一星期後自然回復視力。知道白愁飛出門去辦事,家中暫時無人,蘇夢枕便留在西塔休養,與告假的楊無邪難得整日窩在鴉片床上,過一段聽戲、閒聊、清閒、疏懶的日子。

 

  那氣得蹦蹦跳的未婚夫彷彿鬧鐘,提醒享受偷懶有其時限,該回到現實。而一開始來時暴跳,發覺他看不見後的情人,現在渾身散著興奮激動的躍躍欲試,沒想多與楊無邪計較,搶著接手帶他回家。

 

  若以為看不見等同無行為能力,未免太小覷人的本能。人雖是視覺的動物,剝奪視覺後,其它感官會擴大功能,盡力捕捉外界的刺激,彌補腦中的視覺畫面,更甚而能察覺原本忽略的資訊。在早已住慣的家裡,他行動自如一如明眼人,用翻譯機聽資料閱讀,用指尖確認服裝儀容,頂多用餐改成湯品,省去夾取的麻煩。

 

  白愁飛自然知道看不見並非等同無行為能力,但蘇夢枕肯定不曉得那副眼罩強化了禁慾的氣質,挑釁似地撩撥他的情緒、蠱惑他的心神,引誘著他做些出格的事情,探尋更進一步的底線、更深一層的禁忌、更加無上的歡愉。

 

  蘇夢枕哼了聲,聽起來是不滿,是知道他的企圖,也是無可奈何,但還雜了看好戲的期待──沒有開口或動手拒絕。白愁飛想著,若是讓這個期待落空,那他真是活該被踢下床了。

 

 

台長: slanki
人氣(1,697) | 回應(0)| 推薦 (2)|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說英雄衍生短篇 |
此分類下一篇:雪山(1)
此分類上一篇:夏日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