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12-16 21:57:02| 人氣7,479|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烏雲遮蔽「青天白日」的時代祭品 ─ 李玉堂將軍墓2010.2.25

推薦 5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  烏雲遮蔽「青天白日」的時代祭品─李玉堂將軍墓2010.2.25

 

曾經提過,大學時開始喜歡四處看墓

因為是說不上為什麼的單純興趣,所以就一直斷斷續續維持著

沒想到前不久,在一間茶行無意聊起有兩尊裸女的李梅樹教授墓

引起TVBS新聞台台北縣駐地記者施協源大哥的注意

於是才有了TVBS新聞台「追墓狂」的報導﹝標題下得太重,我不是「追墓狂」啦!﹞

 

其實,看墓只是我業餘的興趣之一

況且只要上網搜尋,可以發現看墓、尋墓的領域還真是高手如雲

可是報導一出,很多人真以為我知道很多墓的資訊

於是有人便在小草的部落格上留下墓的訊息,甚至於要我代尋墓

 

未曾謀面的網友小明兄便是一位

小明兄不單告知許多名墓的寶貴消息,還請我尋找一位「李玉堂」將軍的安息處

小明兄實在過於看重我

因為孤陋寡聞的我,完全沒聽聞過「李玉堂」將軍的生平事蹟耶!

 

 

↑  烏雲遮蔽「青天白日」的時代祭品─李玉堂將軍墓2010.2.25

 

 

但小明兄卻十分熱心地轉貼「李玉堂」將軍的文字資料在小草部落格上

以下是小明兄提供「李玉堂」將軍的一些文字資料:

 

「想請問秦大:有一位被老蔣手諭槍決可野而死的李玉堂將軍墓是在那裡,我已去世的父親曾與他認識,李將軍是被白色恐怖殺害,所謂攻高震主,好人不長命,我想到李玉堂將軍墓去憑弔.秦大可告知地點嗎?」

↑2010.1.19小明兄留言

 

「(中央社記者羅廣仁台北五日電)
 
  陳水扁總統在一月十七日代表國家頒發「回復名譽證書」給前海南防衛軍副總司令李玉堂中將的遺孤李國英女士,使李玉堂夫婦遭陷包庇叛徒被處死刑的冤案得以平反。李國英選擇其父李玉堂一百零四歲冥誕之日─二月七日,於台灣師範大學教育學院大樓舉辦追思法會,以告慰雙親在天之靈。
  
  前海南防衛軍副總司令兼第一路軍司令官及三十二軍軍長李玉堂中將夫婦被判處死刑冤案,在經過「財團法人戒嚴時期不當判亂暨匪諜案件補償基金會」重新調出全部檔案,慎重審查,以具體實證而決議予以補償,並由總統陳水扁代表國家頒給「回復名譽證書」,李玉堂之遺孤台灣師範大學退休教授李國英女士為父母平反名譽的心願終告達成,因此選擇其父李玉堂一百零四歲冥誕之日─二月七日,於台師大舉辦追思法會。
  
李玉堂將軍為黃埔軍校一期的名將,歷經東征、北伐、西征、討石、剿赤諸戰役,抗日戰爭期,武漢、南昌、長沙、常德等名震中外戰役,李玉堂無役不與,並於長沙三次大捷,擊退日寇,因而榮獲「青天白日勳章」。
 
  國共內戰期間,李玉堂率兵在兗州激戰共軍陳毅部隊圍城七日七夜,後來又臨危授命督師海南,以舉世聞名之榆林口大捷,為國共最後一戰寫下光榮一頁。
 
  李玉堂將軍戎馬一生,轉戰南北,勳績彪炳,功在國家。民國三十九年五月李玉堂奉令率部隊從海南島撤台不久後,因「陳石菁、魏天民匪諜案」,與其妻陳伯蘭雙雙受誣涉案下獄,而分別被以「包庇叛徒」與「煽惑軍人 (指李玉堂)逃叛未遂」莫須有之罪,處以死刑,夫妻同於民國四十年二月五日 (舊曆三十九年除夕)遭槍決,當時朝野為之震驚。李玉堂將軍夫婦沉冤逾半世紀,李玉堂的遺孤李國英女士終身未嫁,矢志為父母平反名譽,終在陳總統「人權立國」的主政下,「財團法人戒嚴時期不當判亂暨匪諜案件補償基金會」重新調出李玉堂夫婦案全部檔案,慎重審查,以具體實證而決議予以補償,並由陳總統頒給「回復名譽證書」,使李玉堂夫婦沉冤得以昭雪。李國英終償平反父母名譽宿願,並特別在父親李玉堂冥誕之日─二月七日,舉辦追思法會,以告慰雙親在天之靈。 
  
□ 〔 資料來源:
中央社 〕」
 
↑2010.1.20小明兄留言
 

 

「‧‧‧過去我在監牢裡便曾聽說:民國四十年,國民黨殺了一名軍方將領,這位軍長李玉堂中將,是所有政治叛亂犯中軍階最高者,两夫妻均遭國民黨槍決。國民黨過去有一項傳統,凡對國家有極大貢獻者,均可獲頒青天白日勳章,擁有此勳章者,便宛如擁有免死金牌,即使犯了死罪也可因功倖免於死。李玉堂雖擁有青天白日勳章,但蔣介石仍然不赦他,照樣把他殺掉。一些李玉堂的部下心裡都很不服氣,但在蔣介石淫威之下,誰也不敢表達出來。二十五年之後,蔣介石也死了,白色恐怖的烏雲逐漸散開,李玉堂昔日的舊屬等四十人,便聯合出名出錢,爲李將軍夫婦在五股鄉示範公墓重新修築一座很好的墳墓,兩夫妻合葬在一起,還特別把李玉堂的青天白日勳章和證書,影印在磨光的一塊白色大理石上,擺在墓前展示,以示無言的抗議。勳章證書中寫明:「國民政府爲第十軍軍長李玉堂,具有陸海空軍勳賞條例第四條之勳績,給予青天白日勳章壹座,此證。國民政府主席林森,中華民國三十一年一月二十四日。」李王堂將軍的案情我不甚清楚,只聽說他被拉去槍斃的那天,有人看見李玉堂牽著他太太的手,他太太則把頭斜靠在李玉堂的肩膀上,夫妻兩人慢慢地走出監房,鼢在同年同月同日,同時同地遭到國民黨槍決。之後每有空間,當我赴五股鄉示範公墓遊玩時,必在李玉堂墓前向他行三鞠躬,我覺得大家都是共患難的難友。‧‧‧」

↑2010.2.15小明兄留言

 

「李玉堂將軍安眠處所;五股鄉示範公墓大略位置是在:

西雲巖寺,從成泰路往觀音山方向前行,在三重客運西雲寺站牌旁左轉向上,附近是五股鄉示範公墓,整齊劃一。 」

↑2010.2.15小明兄留言

 

給小明兄:

李玉堂將軍墓在陳立夫兄弟的陳氏墓園旁的右側小路往上,約四五層後方的李氏墓園

 

 

↑  烏雲遮蔽「青天白日」的時代祭品─李玉堂將軍墓2010.2.25

 

後來我又在網路上讀到一段介紹「李玉堂」將軍頗長的文章

 

●  台灣小學課本裡的「共匪」(管仁健/著)

原出處網址:

http://mypaper.pchome.com.tw/kuan0416/post/1281895827

 

「‧‧‧「李明」到底哪裡去了,課本沒交代,老師也沒說,我們小孩子更不關心。但台灣在白色恐怖期間,最有名的失蹤人口不是「李明」,而是黃埔一期的名將「李玉堂」。

  2004年的春節過後不久,台灣兩大報頭版報頭下,登了一則「李玉堂將軍及夫人陳伯蘭沈冤昭雪並頒予『回復名譽證書』」的啟事。短短幾十字讓大家回到五十年前白色恐怖的慘痛回憶裡。

  李國英老師在家父就讀師大國文系時,曾教過他鐘鼎文。李老師留著西裝頭,穿西服襯衫、打領帶,很多人都誤以為她是男老師。但山東人都知道她就是李玉堂將軍的女兒。

  黃埔一期的天子門生,出了三個山東名將,李玉堂、李仙洲和李延年,因為剛好都姓李,被稱為「山東三李」。而國軍是南方人的軍隊,「山東三李」下場都很悲慘。李仙洲於1947年魯南戰役,以中將副司令官身分被共軍所俘,在戰犯收容所住了12年,1988年病逝濟南;李延年中將來台後,因平潭島失守而坐牢多年,出獄後生活困頓,三餐不繼,1974年死在台北。

  李玉堂的戰功在三李中最輝煌,歷經掃蕩陳炯明、北伐、剷平閩變、剿共、抗日和國共內戰,是個打硬仗的將領。尤其是他率領第十軍創造的第三次長沙大捷,更是名聞中外。抗戰時長沙會戰的第一次第二次,都是國民黨吹牛誇勝的,根本毫無依據;但第三次是連日軍自己也承認失敗的。

  李玉堂是得過青天白日勳章的將領,但自海南島撤守台灣才兩個月,就自人間蒸發了。軍中都知道1951年1月26日他與妻子就被槍決了。但官方卻從未公佈李玉堂夫婦被槍斃,連被捕原因與羈押單位都諱莫如深。

  五十年來,外界所知道的一切,都是官方刻意釋放出來的,這樣更能達到恐怖效果。已故香港報人朱振聲(筆名戎馬書生)在《台灣行》一書中說,陳伯蘭族兄陳石青,原任第十軍軍需處長,早年曾參加共產黨。李玉堂撤退海南島後,陳石青煽惑陳伯蘭向共黨靠攏,但事機不密,被台灣情報機關偵知,誆以總統召見,將李玉堂夫婦逮捕下獄。

  軍法審問是由老第三師長錢大鈞任軍法庭審判長,查明李玉堂確未同謀,罪在治家不嚴而已。按照《戡亂時期檢肅匪諜條例》第九條,知匪不報的最高刑也只是七年徒刑。不過軍法官判他七年的判決書呈上去時,老蔣批了個「再判」;軍法官就改判他十五年徒刑,可是呈上去老蔣親筆又批了一個「恥」字。

 因為老蔣的「匪諜邏輯」就是「先生通匪,太太不一定知道;太太通匪,先生一定是奸匪」,李玉堂犯了老蔣的邏輯,又遇到他剛丟了大陸,心情極度鬱悶,一個「恥」字,就這樣槍斃了得過青天白日勳章的抗日名將。

  李妻陳伯蘭是江蘇銅山人,也曾經是徐州某女中校花,李任第九旅旅長時與陳結婚。李玉堂「伏法」那天正逢農曆除夕,他們看到憲兵至拘留所提人,以為是總統新年特赦,兩人乃沐浴換裝,李妻猶略施脂粉,一出門即見荷槍士兵,把他兩手反捆起來,押上軍車,李妻這時已腳軟不能走路,大哭不止。

  李玉堂不失將軍氣概,對他太太說:「這時還有什麼哭的,快走!」但李太太已不能走,憲兵便拖她上車。而李氏夫婦死後,特務們以為陳伯蘭受共黨利誘,家中必藏巨財珠寶,打開保險櫃一看,除一些平時穿戴飾物,什麼也沒有,特務大感意外。

  李玉堂在獄中曾留有遺書,給女兒李國英及五弟李蔭堂:「我命已矣!但事與我無關。總統命令,已無申訴餘地,我死後望有公論。我無對不起國家之事,國家如此對我,於國家何益?實為共匪所快。我不足惜,不過一生為國,如此下場,心有不甘耳,和平後,葬我於徐州雲龍山。」
  
在李玉堂夫婦伏法前半年,老蔣一連槍斃了國防部中將參謀次長吳石、第四兵站總監陳寶倉等四人,以及台灣行政長官陳儀。吳石與陳儀被槍決前,軍法處邀中央日報攝影記者王介生、文字記者龔選舞,至台北馬町刑場目擊拍照,並發布新聞。

  但李玉堂一案從逮捕到槍決,老蔣都不讓相關機關公佈,更何況媒體。家屬與國人心裡都明白,李玉堂應該是凶多吉少了,但國民政府始終諱莫如深,卻放任小道消息在軍中與外省人(尤其是山東人)裡流傳。「李玉堂不見了」就成了白色恐怖中最震撼的一齣「奇案」。

  60年代老蔣有一次到金門巡視,用望眼鏡遠眺大陸河山,忽然發了瘋的大喊:「反攻大陸,你們快反攻啊!」空軍與海軍司令都不敢說話,李玉堂的山東同鄉、黃埔學弟的前陸軍總司令劉安祺就坦然報告:「校長,我們還沒準備好。」

  老蔣氣得拿手仗揮打劉安祺,打了幾下又放聲大哭:「玉堂啊!玉堂你在哪裡?你在我就不用受這些人欺負了。」一時之間,劉安祺也落下眼淚,一大堆司令哭成一團。他們在為李玉堂痛哭,其實不也是為自己哭、為總統哭、為黨國哭,也為這不幸的時代,共掬一把心酸淚。」

 

 

↑  烏雲遮蔽「青天白日」的時代祭品─李玉堂將軍墓2010.2.25

 

閱讀了這麼多時代生死所書寫的血淚文字

我不僅願意接受小明兄的委託,還有著任務必達的使命感

告訴自己一定要前往五股示範公墓,尋找李玉堂將軍的最後安身處

 

 

↑  烏雲遮蔽「青天白日」的時代祭品─李玉堂將軍墓2010.2.25

  

↑  烏雲遮蔽「青天白日」的時代祭品─李玉堂將軍墓2010.2.25

 

↑  烏雲遮蔽「青天白日」的時代祭品─李玉堂將軍墓2010.2.25

 

↑  烏雲遮蔽「青天白日」的時代祭品─李玉堂將軍墓2010.2.25

 

↑  烏雲遮蔽「青天白日」的時代祭品─李玉堂將軍墓2010.2.25

 

 

↑  烏雲遮蔽「青天白日」的時代祭品─李玉堂將軍墓2010.2.25

 

↑  烏雲遮蔽「青天白日」的時代祭品─李玉堂將軍墓2010.2.25

 

↑  烏雲遮蔽「青天白日」的時代祭品─李玉堂將軍墓2010.2.25

 

↑  烏雲遮蔽「青天白日」的時代祭品─李玉堂將軍墓2010.2.25

 

↑  烏雲遮蔽「青天白日」的時代祭品─李玉堂將軍墓2010.2.25

 

↑  烏雲遮蔽「青天白日」的時代祭品─李玉堂將軍墓2010.2.25

 

↑  烏雲遮蔽「青天白日」的時代祭品─李玉堂將軍墓2010.2.25

 

↑  烏雲遮蔽「青天白日」的時代祭品─李玉堂將軍墓2010.2.25

 

↑  烏雲遮蔽「青天白日」的時代祭品─李玉堂將軍墓2010.2.25

 

↑  烏雲遮蔽「青天白日」的時代祭品─李玉堂將軍墓2010.2.25

 

↑  烏雲遮蔽「青天白日」的時代祭品─李玉堂將軍墓2010.2.25

 

↑  烏雲遮蔽「青天白日」的時代祭品─李玉堂將軍墓2010.2.25

 

↑  站內相關參考連結:   二二八創作者之墓  ─  黃榮燦﹝2007.4.1﹞

 

 

↑  站內相關參考連結:

●  《小草書籤14 》:「在安息地徘徊?」彙整連結:

http://mypaper.pchome.com.tw/peter19711017/post/1326382596

 

 

台長: 小草N號志工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